第566章 第五八八、五八九章 解石卡(二合一大章)

暗标毛料区也有不少的人,外面还不断有人走进来。

进来的大部分人都是先奔着那些老象皮壳和黄梨皮壳的毛料而去,这些毛料的表现最吸引人,价值也最高。安氏的人和李阳暂时分别之后,也都挤在了这些毛料的旁边,几位赌石专家还都小声的议论着。

常盛倒没往那边挤,他和常丰每人带着一位赌石专家悠闲的在里面闲逛着,两兄弟还各拿着一个本子,不时的在本子上记着什么。

林郎也带着自己的人走向另外一边,这次缅甸公盘林郎准备了两亿欧元进行采购,他主要采购一些顶级的精品原料,其他一些中高档的原料公司有人定期进行收购。

“早就听行内人评价,说南阳是小学,平洲是中学,缅甸才是大学,来到这里才真正的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啊!”

李阳正蹲在地上查看着一块毛料,蹲在李阳身边的司马林则很是感慨的说了一句。面前的这些毛料有很多的表现都不错,有些是在外面很难见到的高端毛料,让司马林有种看花了眼的感觉。

“比喻的很恰当,无论顾客的质量还是赌石的质量,缅甸都最远远强于平洲和南阳!”李阳抬起头,轻笑了一声。

南阳的赌石市场是靠本省玉石协会的人撑起来的,时间很短,又大都是初级爱好者,把南阳说成小学很合适,在那里十万以上的毛料就已经是天价了,百万的毛料几乎见不到。

平洲是国内最大的赌石市场,平洲公盘在国内也有着极大的影响力,在国内算是首屈一指,但和缅甸相比还有着不小的差距,从毛料的价值上就能看出这点。

在平洲,十万以上的毛料是不少,但百万以上的就不多了,千万的更是稀少。

李阳此时面前这一堆毛料有差不多上百块,其中超过百万价值的就要占到三成以上,还有很多都是价值数十万的毛料,低于十万的很少,绝对不超过三成。至于万元以下的毛料,这里根本就不会出现。

这就是质的区别,所以平洲只能算是中学,缅甸这边才是真正的大学。

顾客方面也一样,带上几万块钱就能去南阳玩,赌上几天都没问题。有个几十万也就能去平洲,可到缅甸公盘来,不带上几百万根本不要说进来的事。司马林的身价算是不错的了,想要参加缅甸公盘也是有心无力,这里的毛料价值实在太高,超过了他的心里承受能力。

司马林是喜欢赌石,但绝对不会不受控制的去赌,一般来说他愿意赌的都是几万,最多几十万一块的毛料,超过百万的几乎从没赌过,从这点来看司马林也是个很有自制力的人。

“李老弟,这块毛料我估计就不会低于一千万,切出了冰种的翡翠,水头又这么的足,还是上等的阳绿!”

司马林突然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块毛料,那是一块黄盐沙皮壳的半赌毛料,有一块巴掌大的冰种翡翠在外面裸露着,确实是上等的阳绿色,此时那块毛料旁边正有好几个人在研究,还有人小声的议论着。

“司马先生,我要提醒您一下,在这里您最好能把计算单位换成欧元,不然很容易吃亏!”

桑达拉突然小声说了一句,司马林惊愕的看了他一眼,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司马大哥,桑达拉说的对,这里的底价标的都是欧元,我刚才就差点弄错,还以为是这里的标价都很便宜呢!”

李阳跟着点了点头,又低头看了一眼他手边不远处的一块毛料,默默的记下了这块毛料的编码和价格,公盘的前三天都是看标的时间,这几天想投标都不行。

这块毛料就是刚才引起李阳惊喜的那块,进到暗标区之后李阳就不自觉的打开了特殊能力,这么多的毛料,用特殊能力观察最为方便。

李阳记下的这块毛料只是块普通的半赌毛料,黄砂皮壳,皮壳上面擦出了淡绿的翡翠,是很不错的金丝种,这块毛料的标价是三万,也就是三万欧元,相当于三十万的人民币。

这整块毛料并不小,金丝种属于中高档的翡翠,这块毛料最终的成加价估计不会低于五万欧元,也就是五十万人民币,或者有可能更高。

对这样的价钱李阳是非常的满意,这块毛料表面出现的金丝种只有薄薄的一层,在里面还有一个断层,断层是毛料之中不多见的一种破坏现象,出现断层的话通常都是翡翠被破坏掉,这是种隐性破坏力,也是赌石爱好者最痛恨的一种现场。

不过这块毛料的断层却出现了意外转变,断层把毛料一分为二,另一边也有翡翠,而且是比外面金丝种表现更好的翡翠。

李阳估计这个断层的产生非常的早,以至于后来又生成了翡翠,至于后来生成的翡翠是表面擦出来的那些金丝,还是里面隐藏着的翡翠就不得而知了。

李阳和司马林他们在这个暗标区一共看了三个多小时时间的毛料,在特殊能力的帮助下,这个暗标区一万多块的毛料全被李阳看过来一遍。特殊能力进化之后,也加快了李阳查看毛料的速度。

不得不说,缅甸公盘的质量就是要比平洲强的多,仅仅一个暗标区,李阳就发现了八块可以出玻璃种翡翠的毛料,这个效率要比平洲高的太多了。

八块并非全部都能赌涨,但有这么多的玻璃种也证明了缅甸公盘的实力,这届公盘缅甸的五大家族确实都把压箱底的货源都拿出来了。

除了玻璃种之外,还有上百块能够出冰种的翡翠毛料,难怪国内那些大型珠宝公司都不会错过缅甸公盘,这算是他们采购高端毛料最重要的一次机会。

玻璃种,冰种以及一些少见能够大涨的毛料编号都被李阳记了下来,记的时候李阳还很是感叹。他卡里还有差不多两亿人民币,本来以为这些钱来参加公盘足够,等来到这里之后才发现远远的不够,只那八块玻璃种毛料的总体价值就有好几个亿,李阳必须放弃一些才行。

八块出玻璃种的毛料,有一半都是直接切出或者擦出了翡翠的毛料,这些毛料的标价最低都在百万欧元以上,换成人民币那就是千万,若有人竞争的话,抬到上亿都不是没有可能。

这类毛料已经不是李阳所考虑的对象了,即使李阳有这个财力拿下来,最终所获得的利益也会非常的稀少,这不符合李阳的现状。况且盯着这样毛料的人可不是一个两个,特别是那些大珠宝公司,拼着赔钱也会极力的去竞争。

李阳所盯的是那种表面没有露出来那么多特征的毛料,这样的玻璃种毛料一共有两块,这类毛料最大的特点就是隐藏的深,标价也不高,想要拿下来不会费太大的力气。刚刚李阳注意的那个标价三万欧元的变异断层毛料就是其中之一,这也是李阳必得的一块毛料。

另外还有两块玻璃种毛料没有显露出来,但它们外表的表现都极为不错,标价也都不低,这样的毛料竞争也会很大。其中有一块老象皮皮壳的毛料里面就有一块不小的玻璃种,这块毛料的标价也不低,两百万欧元,相当于两千万人民币。

李阳估计,最终竞争下来不会低于三千万人民币,甚至可能更高,这样的毛料他也只能看着,最后再做决定。

“李先生,我们是回酒店,还是留在这边吃饭?”

刚走出缅甸珠宝中心桑达拉就问了一句,他们有自己的车,返回酒店吃饭很容易,只是路程稍微远一些,来回差不多需要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回去吧,下午我们再过来!”

李阳想了下便点头说道,王佳佳还在酒店休息,他很想回去看看怎么样了,昨天的疯狂让王佳佳受了不少的苦。

司马林有些羡慕的回头看了看,此时外面广场显得是异常的热闹,很多解石机都在工作着,一些在里面看过毛料,手又痒的人都出来买几块小毛料解着玩。还有一些人没有财力投标公盘内的毛料,索性纯粹在外面赌着玩。

“司马大哥,下午我们再来,我保证让你玩个痛快!”

李阳又小声的对司马林说了一句,司马林笑呵呵的点了点头,几个人很快上了车。

离开的时候李阳又给常盛、林郎和安文君他们打了电话,这几个人中午都不离开珠宝中心,他们要抓紧时间查看里面的毛料,这些赌石专家可没有李阳的特殊能力,他们必须一块一块仔细的去看,这么多毛料想在短时间内看完根本不可能。

这种情况下他们自然不愿意浪费时间,特别是林郎和安氏的人,他们这次所求都大,多看准一块毛料就能多一分的把握。

王佳佳恢复的很不错,李阳回去之后她已经能下床走动了,就是走路还显得有些别扭。

中午几个人一起吃了顿丰盛的午餐,下午也没有休息又直接开车返回珠宝中心。下午的时候王佳佳也跟来了,她现在能走动了,不做剧烈的运动都没事。

李阳他们回去的时候是下午一点多,珠宝中心外面那些凌乱的摊位前人少了许多,还有很多摊主正在抓紧时间吃盒饭。

这些摊主的表情上大都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可以看出他们上午的生意很不错。

下了车,司马林显得最为兴奋,李灿也好奇的四处张望着,李灿也带了几万块钱到这边来,打算跟着司马林一起赌一赌。

这还是司马林撺掇的功劳,让李灿有往赌石爱好者上发展的趋向。

“几位老板,想看点什么样的毛料?”

李阳他们刚走进摊位区,就有一个摆摊的小贩急忙上前打着招呼,这人说的居然是有些生硬的汉语,让李阳和司马林他们很是惊讶。

小贩的旁边还放着一个盒饭,他的面前摆放着大概五六十块各种毛料,这些毛料中全赌毛料居多,占了一大半,半赌毛料只有寥寥的十几块。

从规模来说,这个摊位算是很小,平洲的自由交易区也是摆地摊,但通常每个地摊都有数百块毛料,而且半赌毛料的比例也要比这里高的多。

相对比来说,这里更像是南阳的地摊。

李阳稍微摇了下头,司马林已经蹲了下来,很有兴趣的看着这个摊位上的毛料,无论是全赌毛料还是半赌毛料他都看,对他来说只是赌着玩,过过手瘾,这类价值不高的毛料最适合他。

李阳低头看了几眼,默默的摇了下头。

他并没有使用特殊能力,这些毛料大都是很普通的毛料,有些就是李阳和卓老对赌时候所使用的那些争议毛料,即使没有争议的毛料,表现大都很普通,真正表现好一点的毛料。只有很少的几块。

这个表现好还只是比对这里其他的毛料,和公盘内暗标区的毛料相比,就是天上和地下。

“李老弟,你看这块怎么样?”

司马林突然抱起一块十几斤重的全赌毛料对李阳问道,这是很普通灰皮壳毛料,不过毛料上面有一块很明显的带形松花,在这几十块之间这算是比较好的一块毛料了。

“老板,您太有眼光了,这是我这里最好的一块毛料,今天上午还有个参加了公盘赌石专家说,这块毛料一定能出高翠!”

李阳还没说话,那摊主首先用生硬的汉语说了起来,来参加公盘的八成以上都是华人,来这里玩的也有一大半都是华人,这些精明的小毛料商人都学会了汉语,为了就是方便交易。

“出高翠!”

司马林稍微愣了一下,又回头看了一眼李阳。

有没有赌石专家评论过他不知道,他只相信李阳,有李阳跟着的时候,不相信李阳的话那肯定是要吃大亏的,这点他们早就验证过了。

“再看看吧!”

李阳轻轻摇了下头,带形松花又称绿带子,松花如带形缠绕在赌石皮壳上.时粗时细,时断时续,一般来说,这是一种很容易出色的松花表现。

不过这种松花也有一个很大的缺点,出色的话大都出在带子上,也就是那条松花带上,目前这块毛料的带形松花很散,算不上什么特别好的表现,即使里面有翡翠恐怕也不会太多。

“好!”

司马林有些惋惜的把毛料丢在那里,他对李阳的话早就百信不疑,李阳既然说了不能赌,那就肯定不能赌。

事实上李阳这次并没有使用特殊能力进行观察,这些全都是凭借着他的经验来进行的推断。离开的时候李阳还是忍不住打开了特殊能力进行对照,特殊能力一开,李阳立即站在了那里,慢慢的回过了头。

那块带形松花毛料确实表现不怎么好,里面只有很小的一块翡翠,还是普通的豆青种,肯定不会值毛料的那个价,也就是说这块毛料无论谁买都会跨。

在这块毛料的下方,有一块七八斤重的杨梅沙皮壳的普通毛料,这块毛料还是块半赌毛料,有几个擦出来的窗面,露出了黑色的雾层。

黑雾在赌石中是一种不好的表现,主要是黑雾容易跑皮。

不过黑雾也不是绝对的不好,黑雾中还有死黑和活黑之分,判断黑雾是死黑还是活黑可不是一般赌石专家能够做到的事,主要是这两种情况的变化很不固定。

死黑就是黑一片,一黑到底,这种情况下肯定不能赌,不过死黑的末端也有可能变成活黑,这就给黑雾增加了不少的变化因素。同样的道理,活黑也有可能变成死黑,这也是赌石专家们都不愿意赌黑雾的一个重要原因。

若纯粹是活黑的话还好,活黑很有可能变成绿色,有赌涨的可能,可把握太低的情况下,一般的赌石专家都是宁可信其无,主要还是这类黑雾赌跨的可能性太高。

“司马大哥,稍等一下!”

李阳轻声说了一句,慢慢又走了回去,那个商贩本来都坐下准备继续吃饭,一看李阳回来马上又站了起来。

李阳蹲了下来,把之前司马林看中的那块毛料拨开,露出下面那小点的毛料。

“这块怎么卖?”

李阳指着这小块毛料,轻声的问了一句,司马林和桑达拉两人急忙也跟着蹲下来仔细的看了看这块毛料,两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疑惑。

一块普通的杨梅沙皮壳,还是擦出了黑雾的半赌毛料,平时根本不会引起他们的注意,他们谁也没想到本来都要离开了的李阳会对这样一块毛料产生兴趣。

“这块,不贵,一万五千人民币就行,您用美金也行,美金只要两千五!”

商贩笑呵呵的说了一句,说话的时候还露出了带着蔡渣的牙齿,王佳佳马上把头转向了一边,胃里忍不住还有些翻腾。

“一万五?”

司马林的眉头轻皱了一下,这样的毛料,在他看来一万五肯定不止,在国内最多也就万把块钱让人赌着玩一下,这里却开价一万五,可以说非常的高了,有宰人的嫌疑。

“好,我用美金结账!”

司马林还没说话,李阳已经站了起来,这里购买赌石的货币很乱,无论是人民币,美金还是缅甸币这些商贩都收。因为李阳他们是中国人,所以这商贩才报出了人民币的价格,不过这里不收支票,也不刷卡,只收现金。

司马林张了张嘴,最后摇了下头。

同时司马林也很好奇的看着这块毛料,李阳愿意买的毛料肯定不会差了,只是他怎么也看不出这块毛料有什么特殊之处。

两千五百美金,百元一张也就二十五张,刘刚把钱递过去,这笔交易也宣布完成了,这块擦出了黑雾的毛料正式变为李阳所有。

“几位老板,要不要在这里解石?”

商贩熟练的数好钱,脸上的笑容更加的灿烂了,他开出两千五美金的价格来其实是给了对方还价的余地,两千美金他也卖。只是没想到对方那么大方,竟然直接同意这个价格买下来,这等于让他多赚了五百美金,难怪他会如此的开心。

“等会吧,现在不解!”

李阳想了下,随即摇了摇头,他下午本想是陪着司马林好好的玩一会,自己却先买了块毛料,这解石就先放一放,至少也等司马林挑好毛料之后统一来解。

“好,您想解的话那边有专门解石的地方,这是解石卡,您拿着这张卡就能免费的解一块毛料,一会我就不跟着了!”

商贩笑呵呵的递过来一张很薄的硬纸片,上面写着几个缅文还有数字,李阳拿着卡,又回头看了一眼桑达拉。

“这是十公斤以下的解石卡,这边解石区和摊贩都是分开的人,解石机的主人会拿着这张卡和这些商贩进行结账!”

桑达拉看了一眼,小声的解释了一句,李阳的脸上露出丝恍然,慢慢的点了下头。

感情这边不止有专卖毛料的摊贩,还有特意为人解石的解石商人,所谓的解石商人就是摆了一台解石机,收费解石。

这个商贩若不给他们解石卡的话,一会去解石恐怕就要自己掏钱了,李阳和那商贩道了声谢,这才和司马林他们一起离开。

李阳的猜测没有错,这边的解石机确实是有人特意摆来的,就是趁着公盘期间赚上一笔。

公盘十天,卖毛料赚钱,解石同样赚钱,生意好的话,就这十天他们就能赚回一台解石机的钱来,在缅甸来说可谓是暴利了。

这个商贩也确实不错,李阳他们没要求解石,一样给了他们解石卡,这等于解石的费用就要他来支付。这点钱李阳自然不在乎,不过对方的态度却让他很满意,高点的价格买下这块毛料也没有任何的在意了。

司马林对这个卖家的印象也有了很大的改观,自己几个人都要走了,这个商贩即使不给他们解石卡也没人会说什么,但他还是给了,这给人种对方很诚实的感觉。

走了一会,周围的摆放毛料的摊贩变的越来越多,刚才李阳买下哪块杨梅沙皮壳毛料的地方只能算是零散毛料摊位的外围,现在才是真正的走进来。

………………

谢谢大家的支持,先更新一章二合一的章节!

这个月除了第一天一百多票外,还没有过一天单日月票过百的日子,眼下还差三十多票就可能突然十位数达到三位数,希望有月票的朋友能够继续支持小羽,让本月第二个单日月票过百的日子产生。

月票超过一百,小羽还会加更一章,今天最少四章更新!(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