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7章 第六一零、六一一章 赌涨的保证(二合一大章)

谢谢朋友们的支持,小羽今天收到了七八个朋友的留言,让小羽的心情好多了!

………………………

周围上百人都直直的看着李阳,此时李阳已经把那长长的大切刀推进了毛料的皮层。

“不看,也不划线,他就这么直接切?”

“这么大的毛料,这么贵重的毛料,什么都不准备就切了,也太随意了点吧?”

“这是价值七百万欧元的毛料,可不是七百欧元!”

周围的人马上都议论了起来,一些人还大声的质疑着。很多珠宝公司的老板们都摇了下头,李阳这样切石确实显得很是随意,不摆神案不做准备就算了,可毛料也不仔细的分析,就这么看都不看直接下刀,怎么都给人种儿戏般的感觉。

别说这么贵重又这么大的毛料了,就是普通的毛料解之前也要好好的斟酌一下。

大切石机的声音更加的刺耳,毛料稳稳的固定在解石机的加厚木板上,这是专门解大块毛料的解石机,普通的木板解石的时候会有震动,震动的力量让木板承载不了这么重的毛料。

在毛料的两边还掉着粗粗的麻绳,防止切刀过后分开的毛料自动掉落,李阳是从中间开始切的,一半的毛料也有一千多斤重,砸到任何人恐怕都能让他直接报销。

特别是现在站在解石机前的人就是李阳,对安全问题李阳可一点都不敢马虎。

不管周围人怎么议论,李阳的切刀一直都是稳稳的、慢慢的向前推进,过了一会,议论声渐渐的小了下来,大家都想知道这一刀的结果如何。

邵玉强也站在人群里面,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大块毛料解起来要比小块慢的多,这是非常快的金刚石切刀,即使如此,半个小时才推进一半多,想要切完这一刀,差不多要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

一个小时,平时都能完全的解出一块不小的翡翠了,在这块毛料上只是一刀的时间。

时间慢慢的走过,周围的人也越来越多,下午到珠宝中心查看毛料、或者投标的人可不少,一些人听说上午七百万欧元的那块毛料正在开解,很多人都跑过来观看。

连公盘管理处的人也派了人过来,一是维持秩序,二是带着摄像机进行宣传。

这块毛料若是跨了他们会马上删除掉拍下的录像或者直接封存掉,不过若是赌涨了,那可是一次不错的宣传。现在缅甸政府可不像几十年前只知道蛮干,他们知道哪些事情对自己更为有利。

五十多分钟后,切刀已经推到了另一边皮层的边缘。这块毛料是白盐砂皮壳,白盐砂皮壳属于上等毛料,这么大的上等毛料很是少见。

不过毛料越大,赌跨的风险也就越大,以往不是没有出现过大块毛料,比这更大的都有过,最终能赌涨的却是很少。这块毛料若不是皮壳的表现很好,也无法标注出一百二十万欧元的底价来。

标注的底价已经不低,可成交价更让大家吃惊,也让大家对这块毛料的最终结果都显得非常好奇。

“卡擦!”

切刀穿过了最后的石层,发出一声脆响,大块毛料并没有扭动,依然摆放在那里,李阳他们后退一些,赵奎他们则上前把两块毛料慢慢的用吊车分离,常盛和林郎都带着大盆的水,去清理带有泥浆的切面。

“跨了,真的跨了!”

切面还没洗净,很多人就大叫了起来,这些人的声音听起来似乎还有些激动。

林郎和常盛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两人很快把两个切面都洗干净,两个切面都是灰黑色的石层,翡翠的影子都看不到。

单从这一刀的表现来说,的确是切跨了。

林郎眼睛不断转动着,过了一会又露出了笑容,而常盛的脸色则变的很难看,这一刀的结果和之前他解的那块毛料是何其的相似,也和李阳之前解的那块毛料一样。

一刀切出来后,一点绿和雾都没有见到,一点翡翠的痕迹都没有。

“太可惜了,七千万啊,就这样打水漂了!”

“北圣也不过如此,今天可算是亏到家了,那些解涨的翡翠也弥补不了这个损失!”

“也不一定真跨,这只是第一刀,这块毛料这么大,里面只要解出点好翡翠就能赚回来,若是有玻璃种的话,还能发大财!”

很多人议论着,最后有个人摸了摸脑袋,对身边的人反驳了一句,他反驳的话刚说出口,周围就有好几个人一起嗤笑了一声。

“玻璃种,做梦吧去!”

“我看就是完跨,一点翡翠都没有!”

“就是,肯定会跨,要不我和你打赌,我赌这块毛料要跨,赌什么随你选!”

几个人的反驳让这个人脸上变的无比的通红,但也无可奈何,这个赌他还真不敢打,因为就是他也对李阳不那么看好了。

“把右边的这块放一边,先解另外这一半!”

有些话李阳也听到了,李阳只是笑着摇了下头,并没有理会这些人,外面的评价他根本不在乎,这会他正招呼着人把毛料吊过来继续解石。

两块分开的毛料变小了不少,但依然是大块毛料,每块也都有一千多斤重,还得用吊车帮忙,普通的人抬起这样的东西很难,还容易出事。

在吊车的帮助下,李阳很快把这半块毛料固定好,仔细的看了一眼之后,才重新架起那大切刀。

那两百多公斤的芙蓉种翡翠就隐藏在这块毛料的里面,有不到三分之一的大小,下一刀就能把这块翡翠切出来,然后慢慢的解开。

“李先生!”常盛突然说了一句,他的脸上还有些犹豫。

“常总,你这是怎么了?”李阳回头看了他一眼,脸上还带着点惊讶。

“您是不是换个人来帮您!”常盛咬了咬牙,还是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此时他对自己也没了信心,这块毛料可是价值七千万人民币,真跨在了他的手上,要说李阳以后不会责怪他他都不会相信。换成他,肯定也会有点埋怨身边的助手,这是一种人之常情。

“哈哈,常总你不管怎么说也是个成功人士,什么时候也变的这么迷信了?”

李阳大笑了一声,说完之后不在管常盛,自己直接下了刀,继续切割面前的毛料。这一刀的时间比刚才要短一些,但用时也不会少,不抓紧时间下午不一定能解完这些毛料。

常盛愣愣的站在那里,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心里暗暗的叫了声羞愧。

李阳压根就没在意过这些,反而是他自己想的太多了,既然李阳不在意,他就更不需要去注意了,好好的帮忙解开这块毛料就是,这么大的毛料,常盛也从来没有解过。

切刀慢慢的推进,周围的人变的越来越多,外面的人还搬来各种垫高的工具站在上面往里面看,能看到解石的人不少,毕竟这块毛料那么的大,露出一点缝都能看到。

“黄老,您怎么看?”

安文君脸上露出一丝的担忧,悄悄对身边的黄老问了一句,这块毛料给她的感觉也不怎么好,这一刀切在了中间,又全是石层,的确不是个什么好兆头。

“等等看吧,这块毛料还有那么大,一切皆有可能!”

黄老轻声的说道,还微微摇了摇头,黄老说的虽然很好,但脸上的担忧神色和安文君一样,他也不看好这块毛料了。

“也只能先这样了!”安文君轻轻叹了口气,心里还有些复杂。

这块毛料若是切跨的话,李阳的名气肯定要受到很大的打击,北圣的名衔也会被人质疑,这对安氏来说有好处也有坏处。

好处就是以后对李阳的掌控力说不定又恢复了一些,坏处就是公司董事会的那些老家伙人肯定又要跳出来叫了,实在让人头痛。

安文君自己也不知道,她在想这些的时候,只是在想着李阳的名声降低,却没对李阳的实力有过任何的怀疑,安文君的内心中早已对李阳的实力有了认可。

当然了,安文君并不知道这块毛料翡翠王也竞争过,最后以五欧元的差距输给了李阳,若是知道这一点,恐怕她就不这么想了。

南王北圣都看中的毛料,那几乎就是赌涨的保证。

人群外面一点,邵玉强已经抬起了头,脸上却变的更加严肃。

切面他看到了,表现确实不好,没有出翡翠的可能,这让他对自己的判断更加的坚信,可坚信自己的判断就等于是在质疑师傅翡翠王,这让他无比的痛苦。

除此外,邵玉强心里还有一点不太对的感觉,那就是李阳的表情。

邵玉强一直在注意李阳的表情变化,可最终让他失望了,无论是刚才还是现在,也不管毛料有什么样的变化,李阳脸上始终都是那种很淡然的神色,仿佛什么都不在意似的。

不过邵玉强能看出来,李阳这不是不在意,而是有着绝对的自信,邵玉强都不知道李阳这股自信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切开了!”

四十多分钟后,人群中突然又有人大叫了一声,李阳的这一刀终于切完了,两块毛料被人小心的拉开,林郎和常盛再次上前去清洗切面。

“有绿,快看,出绿了!”

水还没泼上去,站在前面的一个人突然疯狂的大叫着,切面很大,石浆并不多,透过混乱的石浆确实露出一丝丝的绿意,不止他能看到,很多人都看到了这些绿点。

“有绿,真的有绿!”

常盛和林郎互相看了一眼,两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激动的笑容,相应来说常盛显得更激动一些,他身上的压力更大。

每人负责一个大切面,两盆水后才把切面洗的干干净净。

“好大的翡翠!”

“这刀切涨了,这是芙蓉种的翡翠!”

“我的老天,这么大的切面,里面要有多少翡翠啊?”

人群再次大声的喧闹了起来,和刚才的嘲笑和质疑不同,这次全是惊叹声。

两个切面,长和宽都有半米多长,切面上除了少部分的石层之外都是那翠绿灿烂的翡翠,这么大块的翡翠,还是中高档翡翠中顶端的芙蓉种,绝对很少见。

这一刀之后,刚才还叫着完跨的人马上闭了嘴,再没人敢说类似的话了。

完跨绝对不可能,赌涨都有可能,现在两个切面的表现就超过了两千万以上的价值,和李阳竞拍价七千万还有一定的差距。但这只是第一刀,只是评论目前的表现,下面若继续赌涨的话,李阳的成本不仅能收回来,说不定还能赚回来。

“黄老!”

安文君慢慢回过来,看了一眼身边自己的赌石专家,黄老眼睛瞪的滚圆滚圆,一脸不相信的看着那两个很大的翡翠切面。

“怎么可能,这里面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芙蓉种?”

黄老僵硬的转过了头,呆呆的看了安文君一眼,他被眼前这个结果给惊住了。他之前分析过,里面即使有翡翠,也是分散的,或者品质不高,这么大的原料很少出高品质的翡翠,翡翠的生成并不容易,越大块的毛料生成好翡翠就越难。

这就像一个大胖子,你还想让他变的很帅,这很不容易。

“我不知道!”

周老师突然说了一句,没人问他,他完全是出自内心前意识的说出来这句话。

在他的脸上还带着很浓的震惊神色,这块毛料他给的评价更差,甚至连底价都没评到,这个结果等于宣布他之前的判断完全是错误的。

一旁公盘管理处的人则显得很是兴奋,摄像机对着翡翠猛拍,这块毛料真赌涨了,那可是一个绝佳的宣传机会。

“李阳,涨了,切涨了!”司马林兴奋的拍了一下的肩膀。

司马林竞拍到手的两块毛料,一块涨了一倍,是那快金丝种翡翠,另一块则是小跨,今天的收获总体来说非常不错。而那涨了一倍的毛料还是李阳帮他参谋的,一直看李阳切跨司马林的心里早就很不是滋味,这会总算有了发泄。

“是涨了,司马大哥,你轻点!”

李阳无奈的揉了揉鼻子,司马林的手劲可不小,兴奋之下没受控制,让他的肩膀隐隐有些发痛。

“哈哈,好,我会注意!”

司马林大笑一声,跑过去仔细的看着那两个切面,这么大的翡翠切面,司马林可是第一次遇到。

林郎回头看了李阳一眼,笑呵呵的问道:“李先生,下面怎么解?”

“先解小块,再解大块!”

李阳想了一下,便轻声的说道,小块毛料大概有三百多斤重,里面有一百四五市斤重的翡翠,基本上一半都是翡翠了。

这块毛料相应也要好解一些,这才是李阳选择先解它的缘故,此时已是下午三点多,节约点时间好。

“好嘞!”

林郎点着头,帮李阳招呼旁边的人用吊车吊下去那大块的毛料,那大块毛料还有上千斤,小块毛料倒是可以直接让人来抬了,三百斤,只要几个人就能搬得动。

毛料重新固定好,周围的人还在纷纷议论着,李阳寻找好位置,从容的下了刀。

刺耳的解石声轰鸣着,周围的人是越来越多,解石区其他的解石机依然没人使用,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巨型毛料的解石上来了。

特备是切涨之后,感兴趣的人更多。

人群中,邵玉强的脸色有些惊愕,眼神却变的更为复杂。

他的眼睛中似乎带着一点轻松,又带着很多的不服,这块毛料切涨了,目前涨势很不错,这么大的芙蓉种,价值很有可能要超过七千万,甚至更多,这就等于师傅的判断没有错,这的确是块有货的全赌毛料。

这样一来,翡翠王的形象在他的心里没有任何的变化。

不过这块毛料却是李阳竞标下来的,翡翠的价值越高,就证明李阳比他越厉害,这让邵玉强的心里很是不服气,但却无可奈何。

切刀慢慢的推进,周围的人群都翘着脑袋,恨不得切刀一下就能把皮壳都切掉,让他们早点看到里面的结果。

赌石这东西,不到最后谁也不敢有什么保证,现在的形势很不错,但最终的结果如何还不好说,现在大家看涨了,可不等于最后的结果就一定是涨。之前看涨,最后暴跨的事可不少,所以大家都想着整块毛料快点解完,好早知道在最后的结果。

在大家期盼的目光下,这一刀经过二十分多钟终于切完了,毛料小了点,切的速度就快了许多。

常盛急忙上前洗净切面,看着切面下那翠绿的翡翠,常盛马上咧嘴笑了起来。

这一刀还在涨,眼下露出的翡翠面积可不小,这里面很有可能有一块超大型的翡翠在。

“芙蓉种,瓜皮绿,看样子不小,收回成本的可能性很高!”

司马林咧嘴笑了笑,他赌石能力一般,但看翡翠的水平还是有的,其实现在只要懂赌石的人都能看出这些来,这块翡翠的涨势确实不错。

周围一些珠宝公司的老板们心里也都暗暗的打着主意,有些人想着收购这样的半赌毛料,只是没人去首先出价。这块毛料本身就是七千万人民币竞拍下来的,目前的表现还没真正达到七千万,出价多少让他们很难把握,很多人还都在考虑着。

“我看不止收回成本,李先生还能赚上不少!”

林郎回头笑了笑,深深的看了李阳一眼,他的心情很不错,虽然毛料没到他的手上,但是赌涨了,证明他的眼力并没有下降,这块毛料和他推断的差不多。

“对,对,一定能赚上不少!”

司马林稍稍一愣,马上跟着点头赞同,他也希望李阳能多赚上一些。

李阳只是轻笑着摇了下头,什么也没说,重新站在解石机前,把刚才切下的皮壳丢掉,然后把毛料摆正,重新下刀。

这一刀的时间更快,不到二十分钟便切完了,这刀所切的地方最薄,不过这一刀切下的石层却是最多的,大部分石层这一刀都切除掉了。

“涨了,又涨了,我估计里面的翡翠至少有好几十斤?”人群中又有人大喊。

这个人刚叫了一声,他身边的同伴马上开始反驳:“几十斤,绝对不止,至少要上百斤,这么大块的芙蓉种,可不多见啊!”

上百斤的芙蓉种翡翠,确实不多见。

特别是这块芙蓉种的瓜皮绿表现的很不错,又是这么大块的翡翠,做什么都能方便加工,这样的翡翠每斤差不多要到二十多万的价格,如果上百斤的话,那就是两千多万,这还只是目前的猜测。

很多人都开始对这块毛料有了乐观的看法。

丢掉皮壳,李阳继续架起切刀,慢慢的对准位置,轻轻的推了进去。

现在解石的时间过去了两个小时,李阳也感觉有些累了,不过这大块毛料还没解完,他只能先坚持着,等翡翠解出来再说。

第三刀,第四刀,李阳很快又切完了第五刀。

连续切了三刀,翡翠的轮廓全部露了出来,李阳也长长的吐了口气,王佳佳则在一旁帮李阳擦了擦汗,连续解石让李阳消耗了不少的体力。

“李老弟,要不下面这点我来帮你弄出来?”

司马林稍微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对李阳说了一句,林郎和常盛都回头看了李阳一眼。

其实他们两人也有这样的想法,只是没敢提出来,有些人对解石中突然换人很忌讳,怕影响毛料之后的表现,司马林和李阳的关系很熟,知道他不在意这点,所以才提了出来。

即使这样,司马林也只是要帮李阳解出这轮廓已经出来的翡翠,而不是要帮李阳去解另一大半的翡翠,去解那只露出切面的毛料司马林想都没想过。

“好,司马大哥那就麻烦你了,我先休息一会!”

李阳想都没想就直接答应了下来,他确实需要休息,体力的消耗让他有种气喘的感觉了。

司马林站在了解石机的面前,常盛的脸上还露出了羡慕,李阳同意让司马林帮他,就能看出两人的关系确实很好,绝对要比他和李阳之间的关系好的多。

司马林解石很熟练,一块轮廓已经出来的毛料只是擦掉那些沾附的皮壳,费不了多少时间。

而且李阳之前切的很准,很到位,让司马林节省了很多的麻烦,不到半小时,这块重达一百五十斤的翡翠就彻底的展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

今天的月票已经超过了一百,让小羽很高兴,真挚感谢大家的支持。

可小羽的心里也很沉闷,菊花最终还是没能保住,还是被爆了,现在还有被连爆的危险。

论更新,小羽不输给他们任何一个人,论订阅,咱也不比他们差,可辛苦了一个月,却不如别人几天喊那几嗓子,这种滋味很难说出来。

最后三天,兄弟们该上刺刀了,小羽不会放弃,还希望大家不要放弃,请朋友们看一看手上有没有新出的月票,现在是小羽最需要他们的时候。

一个月的努力,我们不能倒在最后,现在差距不是太大,还有机会夺回阵地,让我们一起向前冲!

今天最少还是四更!(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