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4章 第六一八、六一九章 两个过亿的毛料

“真疯狂啊,这才半个小时,06893号毛料就到六百万了,最后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天价!”

司马林小声的感叹了一句,他们现在还都没动,李阳突然睁开了眼睛,仔细的看了看大屏幕。

大屏幕现在的变化比刚才要快一些,06893号毛料非常的显眼,这会变化最多的也是他,每次的加价不高,但顶不住出价的人多。明标开始才半个小时,已经突破了六百万的关卡,这六百万可是欧元,相当于六千万人民币了。

06893号就是那块擦出了玻璃种的翡翠毛料,这块毛料的势头比昨天那块玻璃种还要厉害,估计最终的成加价也会突破千万欧元。

李阳轻轻摇了下头,他刚才一直在想林郎的用意,最后也没想明白,索性不再去想。

不管林郎想干什么,他只要盯着自己想要的毛料就行,特别是那块隐藏的玻璃种,无论如何都要拿下来。

李阳仔细的看了会大屏幕,心里稍微安定了一些,老象皮毛料从底价一百六十万已经涨到了三百多万,相比那块擦出了玻璃种的毛料来说还不算高,现在的竞争力很多都被这玻璃种毛料吸引走了。

这对李阳来说也是个好消息,李阳对这块老象皮毛料的心理底价是一千万欧元,但在林郎告诉他对这块毛料也有兴趣之后,李阳不自然的又加了点,一千一百万欧元之内都可以拿下。

这里面的翡翠能卖到一亿两千多万,竞争激烈的话一亿三千万也没问题,只要李阳买下来后能及时卖出去套现对他就不会有任何的影响,还能小赚一些。

对这块玻璃种李阳可没有压在手上的担忧,这不是芙蓉种,玻璃种毛料只要出现,那肯定是大家都争抢的原料,就算林郎不要还有邵氏和安氏会竞争,这两家绝不可能放弃这样的顶级原料。

时间慢慢的走过,很快又到了最后半个小时的时间。

李阳不远处的贵宾室内,林郎已经坐直了身子,他的手上也有一个投标器,他的身后还站着十来个人,每个人的手上都有一个相同的投标器。

林郎对今天所竞拍的毛料同样很看好,做了很多的准备。

最后半个小时,大屏幕的变化明显加快了不少,玻璃种毛料的价格倒没有出现大幅度的增加,每次的加价都是几万欧元。

三号竞标大厅贵宾室,邵玉强自己坐在那里,他的旁边和身后也跟着不少的人。

翡翠王只在第一天出现了一次,之后就没来参加过明标拍卖,今天也是一样,不过最后一天的暗标他会来,翡翠王能出现两天,已经是对他们邵氏最大的帮助了。

由此也可以看出,翡翠王对邵玉强这个徒弟确实很看重。

翡翠王虽然人没到,不过重点毛料还是帮邵玉强标注了下来,其中那块老象皮就是一块重点毛料,具体的价格则让邵玉强自己去把握,这也算是对他的一次考验和锻炼。

“司马大哥,桑达拉先生,我们现在开始竞拍!”

李阳突然说了一句,司马林和桑达拉都疑惑的回头看了他一眼,按照之前的计划,他们是要最后十分钟才出手,之前只关注这些毛料的价格,记下每一次的变化。

现在时间还剩下二十多分钟,比计划多出了许多,现在出手势必会打乱他们的计划。

“现在就开始?”

司马林轻声问了一句,所有拿着投标器的人都在看着李阳。

“对,现在竞拍,不过暂时不拍我们那些,我给你们在说一批毛料的编号和价格,拍这些!”

李阳点了点头,拿出纸笔来给每人写了一张纸,分别写了几个编号和价格。

这些毛料全是表现不错,价格又高的毛料,李阳都有印象,这些也是今天经常出现在大屏幕上的那些编号。

李阳算是彻底的想明白了,不管林郎的目的是什么,他只要保住那块含有隐藏玻璃种的毛料就行。这块毛料到手后,其他的毛料全部放弃都没关系,这块玻璃种可是今天三块玻璃种之中价格最高的一块。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李阳便有了搅浑水的想法,他现在在贵宾室,搅了浑水别人也不会知道。

除此之外,他也想试探一下,到底有没有人也盯上了那块毛料,李阳总感觉林郎也盯上了这块玻璃种毛料,故意用老象皮毛料转移他的注意力。

对此李阳没有任何的证据,纯粹就是一种直觉。

“是不是和上次一样?”司马林接过李阳写下的编号和价格,兴奋的问了一句。

李阳和桑达拉都愣了一下,李阳马上反应了过来,司马林所说的是上次平洲公盘明标竞拍的情况。

“对,就是和上次一样,底价之内随便你们怎么弄!”

李阳笑呵呵的点了点头,还看了眼桑达拉,上次平洲明标的时候桑达拉也在,他本来是不竞拍毛料的,那天纯粹是恶心邵玉强去了。

“原来上次真的是你们搞的鬼!”

桑达拉露出了一丝的恍然,现场的那么多人,也就刘刚知道到底怎么回事,王佳佳和李灿都是一头的雾水。

“是我们,桑达拉先生可要为我们保密!”

司马林大笑了一声,开始操控那个投标器,上次的事可以说极为过瘾,可惜缅甸的基数大,竞争力也大,之前几天都没这样玩过。

明标拍卖过程中随意捣乱可是会引起公愤的,若是被人发现了,很多人都会联合起来制裁捣乱者,这也是司马林特意和桑达拉提醒的缘故。

李阳不做珠宝生意,不怕这些人联合制裁,但传出去对他的名声总归不少。

桑达拉轻笑着摇了摇头,即使司马林不说这句话,他也不可能把这件事说出去,李阳和他们家族可以说已经捆绑在一起,出卖李阳对他来说没有一丝的好处。

正因为如此,李阳才在这里说出来,没有瞒着桑达拉。

这次的事情过后,桑达拉更不可能往外去说这种事,他也是帮凶,说出去首先倒霉的就是他自己。

司马林,刘刚最先进入状态,王佳佳和李灿听到了李阳的解释后,马上变的兴趣十足,特别是王佳佳,让李阳先写给他几个编号,好好的玩一玩。

桑达拉握着投标器苦笑一声,随后开始投标,每个编号提价不高,然后不断的提价,扰乱整个局面。

李阳又吩咐了他们注意货币单位,这才握着投标器,仔细的盯着大屏幕。

制造混乱对他自己来说肯定也有损失,那就是其他的毛料不一定能竞争到了。不过现在李阳想通了,其他毛料他可以都不要,必须把那块隐藏着玻璃种的毛料拿下来,那才是重中之重。

大屏幕的变化明显的加快了,李阳写的可都是表现好的毛料,表现好,也意味着盯上的人多,这么一快速变化,让每个看上这些毛料的人都很着急。

他们一急也会跟着竞拍,大屏幕的变化变的更快,李阳搅混水的目的算是彻底的达到了。

竞标大厅开始有人骂骂咧咧的,很多经验丰富的人已经看出有人故意捣乱,纷纷的四处张望着,无奈竞标的时候只显示编码和价格,不显示是谁在竞标,他们再急也没用。

旁边贵宾室的林郎,三号竞标厅的邵玉强都坐直了身子,眉头轻轻的皱动着。

林郎不断的捏动着手上的投标器,仔细的盯着大屏幕,大屏幕的变化太快,不过只要盯住最前面的位置,基本上就能知道这段时间被投标的都是哪些毛料了。

“07333!”

林郎的眉头轻轻跳动了一下,屏幕上方出现了一个让他不安的数字。

07333是他看好的另一块毛料,这块毛料的标价只有八万欧元,是块二十多公斤重的半赌毛料,不过切面上只有石层,没有翡翠或者雾层出现,影响了它的价值,不然标价肯定要超过十万欧元,也就是百万人民币。

这块不起眼的毛料有一个非常隐晦的特征,林郎不是仔细看了的话,恐怕也会被忽略过去。这个隐晦的特征还是当年他的师傅告诉他的,是他师傅总结出来的经验,除了他们两个人之外没人在知道了。

这个特征代表着很大可能的高翠,里面有九成多的希望会有翡翠,而且有七成以上的可能是玻璃种翡翠,其余的两成多则是可能出现冰种或者冰孺种,不管怎么说,都会是高端的翡翠。

见到这个隐晦特征之后,林郎就知道这次的机会来了,不过在来到珠宝中心之后,见到李阳的那一刹那他却猛然间有了一丝的担心。李阳这个年轻人的神奇他可是亲眼所见,李阳的赌石能力绝对不比自己差,这种毛料李阳会不会看出什么他可一点把握都没有。

这才有两人见面时候的对话,林郎确实抱有转移注意力的想法,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他的所作所为引起了李阳的警惕,索性暂时放弃其他的毛料,只专注到这一块毛料上面来。

林郎若是知道这个结果,不知道会不会后悔做出之前那故作聪明的行为。

屏幕的变化继续加快,现在时间还剩下二十分钟,其变化已经达到了最后五分钟的变化速度。

很多人慢慢有意识的放下了投标器,这些人比平洲公盘的那些人更有经验,他们都明白继续加价只会加大混乱,对他们竞拍毛料没有任何的好处。

贵宾室内,林郎稍微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按动了投标器,按出了一个价格。

显示屏幕上,07333号毛料再次出现,李阳惊愕的抬起头,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这次的出价并不高,标价八万欧元的毛料现在是十万,李阳加了一万,林郎也加了一万,他们都是在试探,并没人会出高价。

三号竞标大厅,邵玉强的脸上也露出一丝犹豫。

07333号毛料,同样是翡翠王为他标注的重点毛料之一,这块毛料邵玉强仔细的看过,有着很大的隐藏性,很有可能出高翠,但他的把握远没有林郎那么高,更无法和李阳相比。

犹豫了一会,邵玉强在07333号上也投了一个价,不过他的加价并不是一万欧元,而是五万欧元,直接加到了十五万。

看着07333号再次出现,李阳的心里微微一动,快速的按动了投标器,这块毛料的价格很快变成了十六万。

十六万的明标价格并不算高,在明标拍卖中也只能算是中等,有很多超过十万以上的明标毛料,更不用说那些动辄就上百万欧元的高端毛料了。07333号的变化并没有引起投标大厅里面那些人的注意,大家还都在盯着自己看中的那些编码。

另一边,林郎低头沉思着,有人直接加价五万,对他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标价只有八万的毛料,之前也不过十万,直接加价五万证明对这块毛料很看好,至少林郎想低价拿下这块毛料已经不可能。

“李哥,跟的人好像少了!”

刘刚突然说了一句,他投注的几个编号,现在的价格有三分之二都是他自己投的,不像刚才,变化极为激烈。

“我这边也是,很多人并没有跟!”

司马林马上跟着说了一句,随后李灿和王佳佳也跟着叫了起来。

对于捣乱者来说,最大的兴趣莫过于别人让他们牵着鼻子走了,有人跟着竞价他们才能感觉到乐趣,没人跟了,只剩下自己像小丑一样的出价,一会新鲜感就会过去,也就不在有兴趣。

“没关系,没人跟你们也停了吧!”

李阳笑了笑,这次的捣乱没能成功,如果能在晚一会发动,估计也就成功了,最后十分钟,或者最后十五分钟的时候没人敢不重视这些出价。

“好吧!”

司马林有些遗憾的放下了投标器,相比上一次,这次可冷淡多了,上次可是大家都玩的不亦乐乎。

对此李阳没有丝毫的在意,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还真的有人和他一样看中了这块毛料,好像还不止一个人,不管有多少人,李阳必须把注意力从其他的毛料上转移过来,死死的盯住这一块毛料。

至于后来捣乱的那些编码,不出价也好,真到最后竞拍下来也会占压李阳的资金,这些毛料拍下来不会赔钱,但也赚不到什么钱了,李阳写的都是高价。

最后十分钟很快到了,司马林他们马上都坐直了身子,李阳还分给了他们一批编号,这些才是今天的重点,要想办法拍下来的东西。

对这些编号他们不会胡来,如果把价格抬上去的话,损失的还是他们自己。

李阳心里突的一动,拿起投标器就按出去了几个号码,最后写了长长的一串零,仔细数了数之后才按了出去,大屏幕上马上出现了新的变化。

“一千万,我的老天,谁这么疯狂啊!”

“一千万了,今天超过一千万的毛料又出现了!”

“我知道这块毛料,这是带有雾层的老象皮毛料,这块毛料是很好,可没有翡翠出现还值不了一千万吧?”

四个竞标大厅第一时间就沸腾了起来,很多人对着屏幕上那不断向后退去的一千万数字指指点点。超过千万的数字和其他价码的颜色不一样,全部都会自动加红,这样更加的显眼,明标拍卖上出现这样的数字并不多。

“一千万,有人疯了!”

“不像是按错了,太可惜了!”

“得,这块我是不想了!”

一些对老象皮毛料有意思的人纷纷的摇着头,这块老象皮毛料刚才还只有四百多万,不到五百万欧元,这一下升高了一倍还要多,超过了很多人的心理承受能力。

原本四百多万欧元的东西,要说当成人民币出错了价也不可能,人民币一千万可只有一百万欧元,原来的价格早就超过一千万的限制了。

除非有人一直把欧元当成人民币,但这种可能更不会有,参加了公盘的人,哪个不知道这里面的规则。

李阳的嘴角慢慢的扬起了一丝的笑意。

林郎不是拿老象皮毛料转移他的注意力吗,那他就把这块毛料抬到最高,让他成为不了影响自己的因素,说不定还能影响到林郎。

另一边,林郎果然显得有些犹豫,时间不到十分钟,老象皮一下子提了这么高,是不是李阳的行为他也不知道,不过这块老象皮确实也是他看好的一块毛料。

林郎对这块老象皮毛料的心理底价是九百万欧元,现在的价格明显还超过了他的心理底价。

竞标大厅的喧闹声还在继续,大屏幕上再次闪现了一下,老象皮毛料又被抬到了第一位,这次的价格是一千零十万欧元。

一千零十万欧元,加价不高只有十万,可这证明至少有两个人看好这块毛料,认为它的价值在一亿人民币以上,就是不知道这两个人到底是谁。

此时那擦出了玻璃种的毛料价格才八百万欧元,老象皮毛料现在是完全超越了它。

林郎又呆了一下,这次的出价并不是他。

不过这两个人的出价也让他猜出了一些,其中一个很有可能就是李阳,另外一个邵玉强的可能性大点。缅甸公盘的高手不少,但达到顶尖的却不多,翡翠王是一个,他自己勉强算是一个,另外一个,就是李阳。

翡翠王没来,不过他肯定会交代了邵玉强什么,如果出价的有邵玉强,林郎不会有任何的意外。

不得不说林郎还是很聪明的一个人,这会的猜测全对了,出价的人就是李阳和邵玉强。

看着大屏幕的变化,李阳笑了笑,拿起投标器,又出了一次价。

“又一个一千万!”

“玻璃种毛料一千万了!”

竞标大厅的人纷纷的惊呼,李阳这次投标的是那块玻璃种毛料,同样加到了一千万,这块毛料里面的翡翠大概在一亿左右,即使别人不竞拍,李阳拿下来也不会有任何的吃亏,就是不怎么赚钱了。

两块上千万欧元的竞标毛料出现,在缅甸明标拍卖上,还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

从这点也能看出缅甸和平洲的差距,至少缅甸明标拍卖就有过亿元的毛料,而平洲暗标里面都没有,最高的标王才八千多万,和缅甸相比差距确实很大。

看中了玻璃种毛料的珠宝公司老总和大毛料商人都咬牙切齿的四处看着,对很多人来说一千万欧元也是他们的底价。

过了足足一分钟,玻璃种毛料都退出了屏幕之后才有人继续出价,这次的加价更少,只有一万欧元,看来还是有不死心的人。

李阳的笑意更浓了,有人加价就好,这块玻璃种李阳就不陪他们玩了,按动着投标器,李阳又对老象皮开始出价。

这次的加价是九十万,李阳一下子投出了自己新的底价。

一千一百万欧元。

一千一百万价格出现的时候,时间也到了最后五分钟,大家都被这个价格又惊了一下,很多人还都摇了摇头,他们也都看好那块老象皮毛料,但没想过会有这么高的价格。

老象皮毛料的标价只有一百六十万欧元,现在一千一百万,涨了六倍还多,比第一天巨型毛料的涨幅还要大。

最后几分钟到了,很多人都忙碌了起来,顾不得惊叹这两块千万欧元的毛料,不好好的出价,这次的明标估计又会空手而回。

僧多肉少,这也是高端翡翠市场的现状,暂时没有什么能够改变的办法。

最后三分钟,林郎犹豫了一下,给07333号输入了三十万的价格,按动了投标键。

他还要继续试探,看看对方是不是真的和他一样很看好这块毛料,好随时调整自己的心理价格。

邵玉强紧跟着又加了五万,三十五万,他没像林郎加的那么多。

李阳撇了撇嘴,根本没动,他现在就八成的把握可以肯定出价的人中就有林郎,既然知道了有林郎,那就不可能低价竞拍到这块隐藏毛料。

无法低价,那就高价,反正他们都不像李阳一样有特殊能力,李阳已经保证自己稳赚不赔了。

最后一分钟,玻璃种毛料已经涨到了一千零二十万欧元的高价,老象皮退出了大屏幕,估计还是一千一百万的出价。

……………………

二合一大章,分开发的话不完整,就只能稍晚一些了,让大家看的更爽快一些!(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