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5章 第六二零、六二一章 尘埃落定,解出玻璃种【四更完毕】

“一百万!”

林郎正微笑着的神情瞬间呆滞了一下,最后一分钟了,07333号毛料再次出现在了榜首,不过这个时候这块毛料的价格已经变成了一百万。

林郎的预感成为了现实,不仅有人看上了这块毛料,还很是看重,并且下了重注。

一百万,相当于一千万人民币,里面不解出芙蓉种以上的翡翠估计就是亏,这需要多大的魄力啊。

又一块上了一百万的毛料,竞标大厅内很多人也都开始议论了起来,今天竞拍的毛料过百万的很多,至少有十几块毛料都超过了百万,比前几天都要强。

“07333,标价好像只有八万?”

竞标大厅内,有人突然说了一句,07333号毛料之前他也注意过,但没当作重点,之所以能记得这么清楚还是因为他当时说了一句这块毛料八万的标价有些高了,留下了印象。

“真的假的?八万的话那岂不是翻了十几倍?”

旁边马上有人叫了起来,八万的标价,到一百万,翻了十二倍还多,在缅甸公盘上,超过十倍的增幅并不多见,占有量极少。

“应该是,我记得就是这样!”那人肯定的点了点头。

贵宾室里面,林郎的眉头紧紧的皱着,时间所剩不多,他也没有多余的时间进行考虑。

他能看出这块毛料有很大的可能出玻璃种,但多大块就一点都没把握了,这块毛料的隐藏性实在太深,让他也没有多少把握。

不过超过一千万人民币的价值肯定会有,想了一下,林郎决定往上继续加价。

一百二十万。

林郎还没加上价,大屏幕又变了,07333又到了最前面显眼的位置上,这次被人直接加了二十万。

李阳看了看那倒数的时间,脸上的笑容更盛了。

一百万是他加的,一百二十万也是他加的,这会并没有人跟价,证明他们还在考虑,考虑的原因李阳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这只是他的试探。

李阳在试探他们到底会对这块毛料出多高的价格,这会李阳的心里已经有了点把握。

最后三十妙,屏幕上的变化再次加大了,毛料的编号疯一般的变化着,各种编号几乎都是一闪而过,不仔细看清楚,你根本不会知道你投的标到底是不是现在的最高价。

李阳的投标器已经按好了,上面显示着一连串的数字,数字的顶头是个八,后面一连串的零,李阳的出价是八百万整,这次没带什么零头。

这可以说是绝对的天价了,他有种感觉,林郎不会出低于三百万或者四百万的价格,另一个人出的价或许更高,但也不会太高,超不过八百万。

本来李阳想投标的价是六百万,可最后时刻又改了数字,宁可少赚点,也要把这块毛料拿到手,不然被别人竞争走了,那还不得哭死。

八百万标下来的话,李阳一样赚的不少,如果真的拿了下来,单单这一块毛料,今天的收获能比上之前所有明标竞拍收入的收入总和。

三,二,一.

最后三秒之前李阳就按动了投标器,有一点李阳并不知道,这块毛料投出去之后,这届缅甸公盘最大的差距王也产生了。

所谓的差距王,就是标价和成加价的差距,八万到八百万,差了一百倍,这种事情在历届的公盘上也是罕见的,这说明有人很看好这块毛料,还不止一个人,公盘方估价的专家都看走了眼。

屏幕静止在了那里,所有的人都舒了口气,随后又把心都提了起来,看看最后自己到底中了几块毛料。

“李哥,我这投完了,估计能中不少!”刘刚放下投标器,笑呵呵的说了一句。

“我这估计不行,竞争都好大!”

司马林则摇了摇头,桑达拉的脸色也很一般,他们两个要竞拍的都是一些表现不错的重点毛料,竞争力比其他人高的多。

这也是因为他们两个懂的更多一些,所以李阳才让他们负责最重要的那一部分。

“没关系,只要有中就行!”

李阳笑了笑,他的全部注意力都在07333号上面,这块毛料只要拿下来,其他的可以都不要。

“出来了!”

桑达拉向前指了指,大屏幕已经开始按价格自动排列,最上面两个编号最为显眼,都是鲜红色,这证明今天的竞拍有两块超过千万欧元的毛料出现。

排在第一的,后面赫然显示着两个一,正是李阳出价一千一百万的那块老象皮毛料,这块毛料出过这个价后李阳几乎没关注过,没想到最后竟成了今天的标王。

下面一块,是一千零八十九万,后面还有一些领头,只比李阳竞拍下的老象皮毛料少了十万多一点,只有李阳明白,老象皮还能赚点,这块就难咯。

看到排在第三的的编号,李阳满意的点了点头。

第三位就是07333号毛料,后面开头的那个八加上后面那一连串的零,让李阳长长的舒了口气,八百万欧元,李阳竞拍下了这块毛料。

三块玻璃种,李阳就到手了两块,对今天的收获李阳可以说太满意了。

可惜的是还是有高手出现,要是能低价拿下那块隐藏玻璃种的毛料,今天就可以称得上是完美了。

旁边的贵宾室,林郎的脸色很阴沉,再没有一点的笑容。

他敢赌这块毛料有玻璃种,但不敢赌太高的价,毕竟切面的表现很不好,谁也不知道这块毛料里面到底有多少翡翠,太小的话,可就赔大发了。

还有一点,玻璃种也有高低之分,色彩很重要,好的玻璃种几个亿都有可能,可如果被分散了的玻璃种,那就有可能只值几百万,甚至几百万都没有。

林郎算是有魄力的人了,他最后的估价是六百万欧元,只要赌出六百万欧元的翡翠他就不亏,这块毛料不小,哪怕是无色玻璃种,只要块头够大,六百万还是值得的。

最后标价的时候,林郎又咬了次牙,直接输入了七百万的价格,他像李阳上次一样加了个零头,不过他加的是一万欧元,七百零一万是他的出价。

他之前注意到了,07333号毛料最高的出价是一百二十五万,他加到七百万,等于一次加了好几倍,本来以为稳稳的能拿下这块翡翠,可没想到最后还是失败了。

咬了咬牙,林郎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脸上再次露出了笑容。

他是个成功的商人,虽然失败的打击很大,情绪也不可能那么快能恢复,但表面上先恢复过来却没有一点的问题,他不能在手下面前表露出过多的沮丧。

三号竞标厅,邵玉强的眉头紧紧的皱着。

翡翠王标注了四块重点毛料,他只拿下了一块,重点之中排在第一的老象皮壳毛料和那07333编号的毛料都没有拿到。

07333号邵玉强很用心,一百二十五万就是他加的,不过最后他也明白,他还有两个竞争对手,这两个竞争对手是谁他也猜到了。

最后的时刻,邵玉强对07333也是投下了一个高价,他投了六百一十万,一块表面上没有什么翡翠的毛料,六百一十万可以说完全就是个天价。可没想到有人比他更狠,居然出到了八百万,这个价钱邵玉强之前想都没想过。

“是李阳,还是林郎?”

邵玉强的脑袋里忍不住的想了一下,此时他算是完全明白第一天明标时候,他师傅翡翠王的感受了,也终于明白,这届缅甸公盘上,他有两个最强硬的对手。

****

李阳他们贵宾室,司马林首先无奈的说了一句:“李老弟,我只中了一块!”

李阳给了他八块毛料竞拍,价格都不低,最后只中一块,确实不多。

“我好一点,中了两块!”

桑达拉叹了口气,他要竞拍的毛料最多,一共十二快毛料都是他在负责,最后只中了两块确实不怎么样,但从比例来说要比司马林强一点。

“我比你们强,我中了三块!”

王佳佳笑嘻嘻的说了一句,她要竞标的毛料最少,一共只有五块,五中三确实是很了不起的成绩了,不过她的毛料也是最简单,竞争力最小的。

“我也是三块!”

李灿接着说了一句,他要竞拍的毛料是八块,数量和司马林一样,但最终的结果比司马林好多了。

“我这边中了五块!”

刘刚最后笑着说了一句,他盯的毛料一共有十块,中了正好一半,比例比王佳佳差点,但数量却是最多的。

“我也是中了两块,这次我们一共标中了十六块毛料,比之前好多了,值得庆贺!”

李阳大笑了一声,他的心里确实很高兴,他中了两块不假,但这两块就占据了差不多两个亿人民币的资金,今天也是李阳花钱最多的一天。

李阳只中两块,这也是他把手上其他毛料都抛弃的缘故,不愿意在其他的毛料上分心。

“不错,总体十六块,李先生今天肯定又能赚不少,说不定能超过第一天!”

桑达拉也跟着笑了笑,对李阳赌石他再没有一点的怀疑,李阳既然选定了这些毛料,那最终肯定是赌涨,能涨多少就不知道了。

“我想也是,我们走吧,早点付款去吃饭,下午回来解石!”

李阳微笑着点了点头,率先站了起来,他脸上的笑容很灿烂,让大家的心情也都跟着非常的愉快,对李阳来说,今天可是一次大收获。

刚出了贵宾室的门,李阳就愣了一下,外面竟然站着几个人,林郎正微笑的看着他。

“李先生,看你的样子,今天肯定很满意了!”

林郎笑呵呵的看着李阳,他的心里有八成的把握最后拍下07333号毛料的人就是李阳。对这块毛料他可是非常的好奇,很想知道里面到底什么样子,是不是玻璃种?如果是玻璃种的话又有多大?

“还行吧,老象皮壳的那块毛料我拿到了!”

李阳嘿嘿笑了一声,说完邀请着林郎一起向外走去,这个财神爷跟着也好,今天一下子出去了两亿多,要赶紧卖了翡翠回笼资金啊。

十六块毛料,一共要支付两千两百多万欧元,要是无法及时的回笼这些资金,李阳估计真的要找人去借钱了。

付款中心的人不少,李阳他们到的时候,安文君和邵玉强已经到了,两人各坐在一张桌子前,见到李阳和林郎走进来后都站了起来。

除了他们之外常盛也在这里,他正和安文君坐在一起,也跟着站了起来。

对此李阳并没有意外,这几天都是这样,他们三个跟着最好,这三个人是他最大的主顾,这些翡翠解出来后,最终的结果还是要卖给他们。

付款的时候,周围还有不少人对李阳指指点点,现在公盘内认识李阳的人变的越来越多。

连那收款的工作人员都惊讶的看了李阳一眼,一次性付款两千两百多万欧元,暗标揭标的时候倒有不少,在明标竞拍的时候就不多见了。

付了款,拿到了凭证,李阳的心情大好,主动请大家一起去吃午饭,然后再回来解石。

交了钱,这些毛料的所有权已经变为李阳,飞都飞不走了。真给李阳把这些毛料丢了,公盘管理处至少要付出双倍的赔偿,至于掉包就更不可能,这些毛料可是被成千上万的人看过,掉包会马上被人认出来。

所以李阳再没有任何的担心,这一顿饭吃到两点他们才回来。

看到李阳领取的毛料,林郎和邵玉强的眼睛都猛的一紧,07333号果然在李阳这里。

想到连续都输在一个年轻人的手里,林郎忍不住苦笑了一声,这种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体验到了,让他真有种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感受。

解石区的人并不多,中午这里向来是人最少的时候,今天只有六台解石机在工作,剩余的解石机足够李阳他们解石。

“司马大哥,这块老象皮你来帮我解吧,我给你打下手!”

司马林正想拿块毛料去别的解石机去解,李阳突然叫住了他,笑眯眯的说了一句。

“我来解?”

司马林瞪大了眼睛,还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这块老象皮可是价值一亿多的超级毛料,他压根就没想过解这样的毛料。

“对,司马大哥难道你没有信心吗?”

李阳点了下头,司马林最大的爱好就是赌石,这点李阳非常的清楚。

这里面可是一块玻璃种翡翠,这样一块翡翠对赌石爱好者来说意味着什么李阳更加的明白,加上毛料本身的价值,这次的解石对司马林来说意义绝对不同。

况且司马林已经有过一次解玻璃种翡翠的经历,再加上这次,可以让他在行内的名气再提高上不少。

“有,有信心,好,好的,谢谢你老弟,说实话,这块毛料都快比得上我全部的身家了!”

司马林兴奋的点了点头,一亿一千万的赌石毛料,别说主解了,哪怕打个下手他回去也有炫耀的资本,要回味上很久。

当然,前提是必须解涨。

这点司马林没有任何的怀疑,李阳给他的毛料,能不涨吗?

林郎,邵玉强他们则惊讶的看了一眼李阳,这么贵重的毛料,就是林郎回去也要做一番的准备才会开解,不拜神坛,他也要好好的平静一下自己的心情。

李阳倒好,不仅不做任何的准备,反而交给一旁的朋友来解,能做到李阳这样的,也算是独一份了。

司马林站在了解石机前,激动的带上了眼镜,过了三分钟才开始慢慢的下刀。

这三分钟是他平静心情的时间,下刀的位置是李阳事先画好的线,其实就是沿着雾层往下切,这是很多人都会选择的方式。

“嗞嗞!”

切刀和皮壳摩擦的声音响了起来,一会的功夫周围就聚集了上百人在围观,很多人的脸上也都很是惊讶。

这块毛料可是上午的标王,一千一百万欧元的天价,居然在解石区就这么随意的解了,哪怕是之前见过李阳解那巨型毛料的人都很不理解。

巨型毛料还能用太大不好带走来解释,这块可没这个原因,老象皮毛料,谁买回去估计都得先好好的摆上几天,斋戒沐浴,拜上几天神后再去解。

周围的人小声的议论着,林郎本来正帮着李阳解别的毛料,见李阳是解的老象皮壳的那块就把手上的毛料交给了手下的人去解,自己又跑了回来。

和他一样跑回来的还有安文君等人,邵玉强并没有帮李阳解石,每次都是静静的站在旁边观看。

老象皮壳的毛料不算大,切起来很简单,十几分钟后这长长的一刀便切完了,在皮壳要拿下来的那一瞬间,司马林又使劲的吸了口气。

司马林以前从没大涨过,认识李阳之后也算转了运,大涨的次数虽然远远比不上李阳,但也有好几次了,这让他非常的满足。

可这价值一亿一千万的毛料,可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大涨了,随便涨点都能赚上不少,要说司马林心里不紧张,那绝对是在骗人。

“哗啦!”

毛料一分为二,切面展现在了大家的面前,常盛负责泼水,上去把两个切面都洗的干干净净,解石的时候常盛也被留下来帮忙打下手。

“玻璃种!”

周围的人群瞬间的安静之后,彻底的爆发了起来。

还有人大声的嘶吼着,今天的标王没让他们失望,真的解出了玻璃种翡翠,现在的切面大部分还都是薄薄的雾层,不过有些地方露出了翡翠,正是那清澈透明,圣洁无暇的玻璃种翡翠。

缅甸公盘第七天,解石区出现了第一块公开解出来的玻璃种了。

之前也竞拍走了两块玻璃种毛料,加上今天的一共三块了,但这几块都没有在解石区解石,全都被得手的人带了回去,李阳这块也就成了解石区第一块公开出现的玻璃种翡翠。

“不愧是顶级的老象皮毛料,真是玻璃种啊!”

“玻璃种,浅水绿,这颜色也不差啊!”

“这块毛料切涨了,翡翠要是不小的话说不定还能赚上不少!”

周围的人全都大声的发表着自己的看法,说起来这些人很多都是珠宝公司的老总,不过即使他们玻璃种的翡翠也都不多见,成品在珠宝展览的时候或许见过很多,但现场解出来的玻璃种就不多了。

林郎的眼睛稍微紧了一下,脸上的神情并没有变。

邵玉强稍稍摇了下头,目前翡翠的表现还没达到一千一百万欧元的表现,不过超过这个数也不是没有可能,一切都要等翡翠解出来后才能知晓。

“李老弟,玻璃种啊!”

司马林兴奋的回头大吼了一声,还忍不住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李阳果然没让他失望,这块天价毛料让他切出了符合身价的翡翠。

“司马大哥好运气,我们继续解!”

李阳轻笑一声,帮忙固定好毛料,选择下刀的地点也是李阳在做,不过操刀手换个人而已,司马林的解石经验很丰富,李阳没有任何的担心。

“好,继续解!”

司马林重重的点了点头,重新握起切刀,慢慢的向前推进。

王佳佳则很好奇的看着这一切,李阳解出玻璃种她以前就见过,倒没有什么惊讶的神色,再说了,她对翡翠也不太懂,玻璃种和冰种有时候她还分不太清楚。

“嗞嗞!”

切刀慢慢的沿着皮壳向前行走,周围的人都显得极为兴奋,玻璃种出现了,这届缅甸公盘第一块真正意义上要解出的玻璃种终于要出现了,一些人还不断的通知着自己的朋友。

第二刀不到十分钟便切完了,洗净切面之后,常盛和司马林变的更为兴奋。

这次的解石结果没让大家失望,切面下露出的玻璃种翡翠越来越多,看到这一刀,邵玉强默默的点了点头,整块翡翠的势头很不错,九成的可能性赌涨,不过也涨不了太多。

不管怎么说,李阳还是赌涨了,邵玉强忍不住又叹了口气。

这次他等于又输给了李阳,李阳出价一千一百万后,他本想再跟一下,可最后想到毛料的表现却又放弃了,若是师傅翡翠王在的话,或许还会再往上提提价,那这块毛料就是他们的了。

不管他们提多少李阳都不会再加价了,他们若拿下这块毛料,同样也不会赔钱。

只是现在说这些都为时已晚,邵玉强也只能接受这个现实。

………………

第三章,第四章,二合一章节!

感谢京城小帅,随心泡泡牛,紫月血狐,盟主小口袋,独孤武神,每天来看一看每位朋友100起点币的打赏,感谢盟主小口袋588起点币的打赏。

特别感谢盟主吾愛堂再次1888起点币的打赏,小羽谢谢大家的支持!!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