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7章 玻璃种,又见玻璃种

“你这是怎么了?”

这名中年男子身边的同伴笑着问了一句,他们正在争论这块毛料到底会跨到什么程度,在这点上双方有着不同的观点。

同伴回过了头,顺着中年男子的眼神看了过去,下一刻,这位同伴也和那中年男子一样呆立在了那里。

像他们这样的人还有不少,所有看到切面了的人都张着嘴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林郎,安文君,邵玉强这些最前排的人眼睛瞪的最大,很多人的脸上都带着不可思议、不敢相信的神色。

“真的出了玻璃种!”

林郎心里异常的激动,刚才李阳为他挡灾的念头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出了玻璃种,证明他之前并没有看错,这的确是块能出高翠的毛料。

这块玻璃种若是一开始出现林郎也不会那么激动了,他本来就猜测有很大的可能出玻璃种,可跨了之后再涨给人的感觉就有着很大的不同,哪怕是林郎也避免不了那种心情的起伏。

“玻璃种,我没看错吧?”

人群中那个大嗓门突然又大叫了一声,很多人都有着和他一样的念头。

玻璃种,一块正被他们议论着是大跨还是完跨的毛料竟然解出了玻璃种,这个反差也实在太差了。就好像他们正对着一个乞丐指指点点,不一会来了辆加长的劳斯莱斯,上面的人恭敬的把乞丐请上车一样。

比喻不同,但这种反差感却差不多。

现在每个人就是这种感觉,比看见一块石头破开里面露出了黄金还要惊讶,黄金可没玻璃种翡翠值钱。

“这还是苹果绿啊!”

又有人叫了一声,众人都跟着点了下头。苹果绿也叫秧苗绿,颜色浓绿中稍显一点点黄色,这点黄色几乎看不出来,色饱和度略仅仅比祖母绿稍微低一点,更在阳绿之上,是绿色中难得的佳品。

苹果绿也是极受市场追捧的一种绿色,如果这块翡翠和刚才那块玻璃种差不多大小的话,肯定要比刚才那块玻璃种翡翠价值更高。

“玻璃种,苹果绿,李老弟,大涨,我们大涨了啊!”

司马林猛然兴奋的跳了起来,四周看了一眼,又惋惜的摇了摇头,忍不住说道:“可惜这里不能放鞭炮,真想好好的放几挂庆祝一下!”

司马林的话让常盛赞同的点了点头,玻璃种,又见玻璃种,连续解出了两块玻璃种,这种事发生的几率更小,好像也只有翡翠王那位老人家做到过。

“放鞭炮没问题,连续解出了玻璃种,提出这个要求不难!”

桑达拉笑了笑,吩咐身边的保镖,让他们出去买鞭炮。缅甸公盘本来是不放鞭炮的,但连续解了两块玻璃种翡翠的事绝对值得庆祝,桑达拉不是政府成员,但他五大家族之一继承人的身份就是政府首脑也不敢轻视。

有这么个彩头,又是桑达拉亲自出面,在这里放点鞭炮不会有任何人阻拦。

那几个带着摄像机的工作人员变的更为激动了,又解出了玻璃种,两块玻璃种连出,今天的事传出去后,恐怕明天这些参加公盘的人会变的更加的疯狂。

“好,桑达拉先生,先谢谢了!”

司马林咧着嘴大笑道,他现在可是极度的兴奋,两块玻璃种啊,一块是他主解出来的,另一块则是他帮忙打下手解出来的,这样的荣耀,这辈子都有可能都不会在拥有,不过有这么一次对他来说也已经非常的满足了。

一直站在解石机前的李阳则轻轻的摇了下头,其实他的心里也很高兴,连续解出两块玻璃种,又能大赚一笔,李阳说不高兴那绝对是在骗人。

固定好毛料,李阳重新架起了切刀。

这个时候周围的人马上都安静了下来,再也没人敢去随意的评价这块毛料如何,也没人再敢小看这个解石的年轻人。北圣就是北圣,能和南翡翠王相媲美的人物,怎么可能会那么容易赌跨。

这个时候,大家似乎都忘记了刚才的幸灾乐祸和对李阳的质疑。

切刀在皮壳上面慢慢的划过,周围的人又变的有些紧张,刚才的切面不小,露出的翡翠也很多,但毕竟只是一个切面,下面若是没有翡翠的话,一样会跨。

若是八万标下来这块毛料,即使跨了最终的结果也是涨,玻璃种翡翠有一点的厚度就能收回成本了。

但八百万就不一样了,这可是价值八千万人民币的巨款,必须解出相当分量的翡翠才能值回这个价。

不到十分钟,切刀便从毛料的身上划过,周围的人再次翘起了脖子。

解石区已经没人解石了,听说这里连连出玻璃种谁还能忍得住,纷纷都跑过来观看,连帮李阳解石的那些人也都停了下来,抱着毛料跑了过来。

人群中突然有个聪明点的人悄悄的退了出去,快速的向外奔跑出去,他是去领取今天自己竞拍到的毛料。一会李阳解完石后要第一时间占据这台解石机,连续解出两块玻璃种的解石机,这要是错过了肯定要后悔死去。

李阳松开固定架,轻轻一掰,皮壳‘哗啦’一声自己掉了下来。

“涨,涨,还在涨!”

马上有好几个人同时的大叫,这次的切面上,依然有玻璃种翡翠,不过同时还露出了点红雾,这次大家总算看明白了,玻璃种翡翠和红雾是连在一起的。

对此很多人都大肆的惊叹,容易破坏翡翠的红雾竟然和这样一块极品翡翠安然的共存着,这样的事情可是极为的少见。

这就像猫枕着鱼睡觉,结果鱼一点事都没有一样的不可思议。

不管这事情有多奇怪,毕竟是真真切切发生在他们眼前的事,毛料中还有变异的可能性,这次没有被破坏倒不是那么难以理解。

常盛和司马林互相看了一眼,两人都感觉到身上干劲十足,快速的帮着李阳。

林郎脸上的笑容依然存在,心里却轻轻叹了口气,这块毛料还没解完他就已经知道了结果,这块毛料肯定会赌涨,而且涨的还不小,红雾没对翡翠有一点的破坏,翡翠的大小他已经差不多能猜出来了。

邵玉强也是同样,邵玉强轻轻摇了下头,对师傅更佩服的同时也有些无奈。

这次的事让他再一次感受到了自己和李阳之间的差距,尽管邵玉强心里很不愿意承认,不过他也非常的明白,李阳真的快要达到师傅的那种境界了,或者说,李阳已经拥有了和翡翠王相等的实力。

安文君脸上带着更多的惊讶,同时又有着更多的不甘。

或许这次回去之后要联合父亲和爷爷一起采取强硬措施,那些老古董的董事们再不摆正关系,迟早会引发他们安氏和李阳的矛盾,那才是真正的灾难,现在的李阳已经成长到即使她也要仰望的地步了。

这一刀之后,周围人的态度和刚才有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仅仅十分钟之前众人还在议论着这到底会跨多很,现在大家的话题则变成了能涨多少,会不会超过前面的一块玻璃种价值,超过的话又能超过多少。

王佳佳骄傲的抬起头来,她就知道,自己的男人不会让她失望。

看着切面,李阳重新固定毛料,这块毛料下面更好解了,用不了多久就能全部解开。

第四刀,第五刀,第六刀连续三刀一共才用了十几分钟。

这几刀之后,整块翡翠的轮廓彻底的出来了,这块翡翠比刚才的玻璃种还要大,至少能做出十二副以上的镯子出来。这还是省料的做法,单从这一点就明白这块玻璃种翡翠要比刚才那块还要贵重的多。

大涨,切切实实的大涨。

这样的大涨不是看翻了多少倍,哪怕只翻一倍,这也是八千万人民币的价值,一块五万的毛料,解出的翡翠翻一百倍也不过五百万而已,和八千万根本没有办法相比。

更何况,这块翡翠增加的可能还不止八千万。

林郎,安文君,邵玉强的眼中都有一股炙热,这块翡翠的吸引力对他们来说更大。

林郎和邵玉强的心里免不了又有些后悔,若是早知道这个结果,一千两百万,甚至一千五百万欧元他们都愿意竞拍。用一千五百万拍下这块毛料也不会赔钱,还能赚上一些,可惜最终他们都没那个魄力,这块大涨的毛料还是落在了李阳的手里。

十几分钟后,李阳抱着刚解出来的翡翠对着太阳看了看,满意的交给了刘刚。

赵奎和海东变的异常警戒,还悄悄打了个手势,让暗中跟着的赵永他们也提起精神来。尽管公盘内有很多政府军士兵,可这毕竟是价值好几个亿的东西了,谁知道会不会有人脑袋一发热做出傻事来。

“李先生,我记得你说过这些翡翠都要想要卖掉对吧!”

林郎突然问了一句,这个时候他已经顾不得去后悔,这两块玻璃种翡翠他一定要拿下来,不然会影响到他的计划,如果拿下来的话,对他的计划还会更加的有利。

“对,可惜我还有些毛料没解开,等解开后我们回酒店一起竞拍!”

李阳笑着点了点头,那些毛料都是因为他解玻璃种而被耽搁了,很多人听了李阳的话后,急忙又跑回去继续解石。玻璃种翡翠解完了,他们也想知道李阳选的其他毛料结果会是如何,会不会再出现一块玻璃种,创造个连续解出三块玻璃种的记录来。

………………

第三更,连续四更爆发胳膊和手指都有些吃不消,今天三章更新,算是小小的休息一下,明天继续爆发。(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