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7章 北圣完了【第四更】

大屏幕是被分成两块的,解石机那架设着两台摄像机,李阳和翡翠王各占一半。

下面的那些人对这点最为满意,围在解石机的旁边也只有里面的几圈人能看到解石的情况,其他人都看不到。不过即使看到的人也只能看一边,哪像现在,可以同时看两边,更方便他们进行对比。

看到李阳这块毛料,很多人都发出了叹息声。

和翡翠王手里的标王毛料相比,李阳这块就太不起眼了,标王毛料是耀眼公主的话,这块就是灰姑娘,根本没有可比性。

“他们不是说按照毛料的价格为顺序对赌吗?北圣这块毛料不会就是他那三块里面价值最高的吧?”

大屏幕下方最前排,来的最早侥幸得到一个位子的人对身边的同伴小声的说道,他的疑惑现场大部分人都有,对赌的规则和方式早就由内传到了外面,很多人都非常的清楚。

“谁知道呢,说不定就是,这样的话北圣一点获胜的可能都没有啊!”

他的同伴摇了摇头,类似这样的对话还有很多。

很多人对此还有些失望,本以为第一场对赌会是无比的精彩,加上标王毛料的现场解石,会给大家带来一场前所未有的、让人无比酣畅的解石盛宴,没想到结果却是这个样子。

这根本没得比吗。

就好像很久以前的人兴致勃勃的去NBA看乔丹,结果发现乔丹的对手却是一群不起眼的小孩子,即使乔丹的名气再大,大家也不会感觉到这场比赛有多爽快。

“嗞嗞!”

翡翠王的这一刀切的很快,五分钟后便切到了边缘,他的毛料不大,切起来也方便许多。

李阳此时才开始下刀,李阳选的位置也是边缘,没有划线直接按下了切刀,看着切刀慢慢的推进,李阳脸上的笑意是越来越盛。

司马林、桑达拉站在李阳的身边,正给李阳打着下手,两人的表情也是异常的专注。

这可是在和翡翠王对赌,两人哪怕只是打个下手也感觉到无比的骄傲,和翡翠王同台对比的机会可不是一般人能所能拥有。

“哗啦!”

翡翠王的这一刀首先切完,这刀切下的皮层很薄,轻轻一拨便能分开,毛料刚被分开邵玉强就急忙上前清洗切面,连司马林和桑达拉都忍不住回头看了看。

没了一层层的围观人员确实很不错,至少对方的解石进度他们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细薄那块皮壳切面上带着一点白色的雾层,另外一边也是雾层,但却是很大的雾层,单从解石来说,这一刀等于是解涨。

站在李阳那边,一直默默看着两人解石的林郎嘴角轻轻动了一下,心里还叹了口气。

林郎和缅甸政府的关系很好,加上又和李阳在一起,自然不会被赶到外面去看大屏幕。不过他那块毛料已经不解了,李阳和翡翠王对赌之后,整个解石区其他所有的解石机都停了下来,

这个时间谁也没心思去解石了。

这块毛料目前的表现和他想象的一样,下面若是擦出好翡翠的话,那可就是切切实实的大涨啊,想到这里林郎又有些懊恼,这届公盘他算遇到克星了,而且还不止一个。

这一刀之后,大屏幕下的很多人也都议论了起来,这一刀看似是涨,但并没出结果,让每个人的心里都很痒痒。他们现在最想知道的可是标王毛料里面的翡翠到底是什么品质,能不能配得上极品帝王绿的表现。

满是雾层的切面,对他们来说和刚才没什么区别。

翡翠王仔细的看了看毛料的切面,重新架起了切割机,继续沿着雾层往下去切,对这块毛料就是翡翠王也非常的小心,里面的翡翠容不得一点的破坏。

“嗞嗞!”

刺耳的解石声响了起来,没有周围很多人不时的议论,解石的声音似乎又加大了不少,司马林和桑达拉回头看了一眼,马上又转过头来仔细的看着李阳解石。

他们的心里激动的同时也有些紧张,不知道李阳能不能赢得了这场对赌。

事实上两人的心里都有些担心,他们和外面那些人一样,并不怎么看好李阳的毛料。现在翡翠王手上的可是价值三亿六千万的标王毛料,这块白沙皮壳的毛料虽然也超过了亿元,但那却是李阳硬抬上去的,总让他们感觉底气不足。

表现方面也是一样,标王毛料毕竟露出了帝王绿的颜色,他们这个只有雾层,其他什么都没有,相差实在太大。

好在两人对李阳还有信心,不管李阳的对手是谁,他们坚信最后胜利的一定是李阳。

“哗啦!”

李阳的身后又传来一声脆响,不用猜都知道,翡翠王的第二刀已经切完了。

桑达拉和司马林忍不住又回过了头,正好看到邵玉强在切面上泼了水,看到那切面上翠绿透明,全绿无一丝杂色的切面之后,两个人的脸色瞬间都变白了。

大屏幕那边,切面被泼干净之后,下面顿时变的鸦雀无声,大家都瞪着大眼睛死死的盯着屏幕上刚洗出来的切面。

玻璃种,这块标王毛料没有让大家失望,真的解出了玻璃种翡翠。

“哗!”

几十秒的寂静之后,人群顿时喧闹了起来。

玻璃种帝王绿,翡翠王不愧是翡翠王,真的解出了这样难得一件的顶级翡翠,下面很多人都是珠宝公司的老板或者赌石专家,还有一些就是毛料商人,这些人可全都是和赌石翡翠打交道的人。

即使是他们,也很少有人亲眼见到过玻璃种帝王绿这样的顶级翡翠出世,玻璃种帝王绿的首饰大都见过,但见过原料解出的人却不足百分之二三,对于很多人来说,这块翡翠也弥补了他们的一个空白。

不管怎么说,他们也算是亲眼见到这最顶级翡翠出世的场面了。

见证一块顶级翡翠的诞生,本身就是件很值得骄傲的事。

可惜这里没有鞭炮卖,若有的话,很多人都会心甘情愿去买上一挂来为翡翠王庆祝,这就是玻璃种帝王绿的魅力。

“北圣完了,他肯定要输了!”

“我就说吧,标王就是标王,翡翠王竞拍到的标王,怎么可能差了!”

“北圣还是不如南王啊!”

大屏幕下方,一个个人开始大声的说着自己的点评,抒发着心中的那股激动。至于因为紧张金牌获得的那些压抑感,在见到玻璃种帝王绿出现的那一刻起,就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翡翠王微笑看着翡翠的切面,满意的点了点头。

一旁的邵玉强也露出了喜色,这块毛料他之前也猜到了能赌到玻璃种,但真看到玻璃种出现后,他的心脏还是忍不住因为激动快速的跳动了起来,玻璃种帝王绿啊,邵玉强不相信这次李阳还能赢。

李阳总算要输了,可惜赢他的人不是自己,不过邵玉强相信,总有一天他也能赢了李阳。

翡翠王仔细的看了看,重新架起了切刀,这次的切面上露出的翡翠并不多,还有很多都是雾层,需要进一步的擦石才能解出翡翠。

擦石可以放在最后,这块毛料不大,解出之后再擦最合适,也能节省时间。

翡翠王按下了切刀,切刀慢慢的朝前推进着,也带动了每一块大屏幕下面人的心,此时大家最想知道的已经变成这块翡翠到底有多大,能不能值回三亿六千万的投标价。

林郎闭上了眼睛,脸上带着痛苦的神色,这块毛料他也看好玻璃种,有很大的把握赌出玻璃种,所以才设为自己最重视的毛料,最后五分钟都盯着,希望能高价拿下来。

没想到一山还比一山高,最终让翡翠王抢了先,翡翠王什么时候让人投的三千六百万欧元的投标单他都不知道,想想玻璃种帝王绿没了,林郎的心就有种滴血般的感觉。

司马林和桑达拉这个时候才转过来头,脸上都带着苦涩和绝望。

标王就是标王,知道对方有标王,一开始就不该同意这场对赌,现在两人都感觉心里再没有任何的希望了。

李阳从头到尾就没回头看过一次,依然慢慢的解着面前的毛料。

对他来说就没有去看的必要,想看后面的情况特殊能力一开就可以了,那块毛料的内部情况李阳早就摸的清清楚楚,不看也罢。

两分钟后,李阳这一刀总算切完了。

桑达拉接满了水,站在旁边等待着,司马林急忙去帮忙松开毛料,让切开的毛料分开。

端着水的时候,桑达拉明显感觉到了自己的手在颤抖,他是对李阳有着绝对的信心,可翡翠王这次出的翡翠实在太好了,想赌赢翡翠王,必须同类翡翠才行。让李阳解出块比标王更大的玻璃种帝王绿,哪怕是桑达拉也没感觉有什么希望。

或者说,两人的内心都已经感觉他们要输了,目前所做的就是给予李阳最大的支持,让李阳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

“哗啦!”

李阳的这块白沙皮壳毛料总算分开了,桑达拉强打着精神,上前慢慢的洗着切面,只洗了两下,桑达拉整个身体就猛的哆嗦了一下,呆呆的站立在那里。

突然,桑达拉也不管手上的泥浆很脏,使劲的去擦了擦眼睛,结果越擦眼睛越看不清,桑达拉的脸还变成了小花脸。

一旁的司马林感觉不对,直接把盆里的水泼在了切面上,清水冲洗掉了切面残留的石浆和泥水,看到光滑细腻,露出了翡翠的切面之后,司马林整个人也完全傻在了那里。

………………

不休息,不吃饭,还有第五章!(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