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0章 那,那是什么【第二更】

李阳走到了解石机的面前,他那块白盐砂皮壳的毛料放在了解石板上。

翡翠王的用意他很清楚,不过这种压力对他没用,这种小失误不会出现在他的身上,李阳也不会有任何的心理压力。

还有一点,翡翠王刚才是休息了一会不假,可他毕竟年纪也大了,体力上比不过他们这些年轻人,这才是李阳没有任何在意的原因,若真是对李阳很不利的因素,他也不可能会跟着答应。

看到李阳开始固定第二块毛料,翡翠王轻轻的点了下头。

邵玉强急忙带着人拿出了他们的第二块毛料,这块毛料一直都在推车里面放着,还是在最底部,也是翡翠王三块毛料中最大的一块。

这块毛料出现在大屏幕之后,很多人都愣了一下,很快就有好多人喧闹了起来,这些人还显得很是激动。

特别是那些支持李阳的人,全都大声的叫喊着,脸上还都带着愤愤的表情。

翡翠王这块毛料一出现就被大家认了出来,这是一块玻璃种毛料,切面很大,切面上有块不小的淡紫玻璃种存在,是一块上等的紫玻璃毛料。

淡紫是紫色翡翠中的一种颜色,比不过紫罗兰,但和浅水绿差不多。紫色的翡翠要比绿色翡翠少的多,这块淡紫色的玻璃种价格不会太低,况且切面露出的翡翠挺大,当初看中这块紫玻璃毛料的人可不少。

这块毛料的竞争也很大,很多大型珠宝公司都参与了进来,最后的中标价是一千九百万欧元,是揭标的时候,排在大屏幕第一页第四位的高价毛料。

此时对这块毛料很中意的人,终于知道这块毛料落入了谁的手里,只是谁也没想到这块毛料今天会被解开,还是在一场大师级的对赌的时候解开。

李阳的第二块毛料表现也很不错,白盐砂皮壳,皮壳上带蟒纹和松花,还有不错的雾层切面。可惜李阳的毛料和这块切出了玻璃种翡翠的毛料一比,就变的很不起眼了,第二场对赌,翡翠王的毛料又是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这个优势,甚至要比第一场对赌的优势还要大。

第一场尽管是标王毛料,但那块毛料只有颜色没有品质,翡翠的品质最为重要,这块可是直接切出了玻璃种翡翠的毛料。只要里面能解出一定量的翡翠,价值就不会低了,李阳的毛料只是有出高翠的可能,能不能出还是个未知数。

一个已经出了玻璃种,一个是未知,两下一相比,孰好孰差一目了然。

“这不公平,这不明显欺负人吗?”

人群中突然有个大嗓子喊了一声,周围数百人都能听到,听他这话就知道,这哥们肯定是李阳的支持者。

“也不能这么说,北圣同意了这场对赌之前,肯定是见过翡翠王那三块毛料的,既然他同意了对赌,那就没什么了!”

很快就有个人反驳了这个大嗓子,可惜他的声音比不过那个大嗓门,只有周围几十个人能听到,没起到什么作用。

不用说,这个反驳的人肯定是翡翠王的支持者,第二块毛料一出现,双方的支持者就开始有了新的竞争。

解石区外面的暗标3区,此时已经聚集了两千多人,这些人同样分成了两个阵营,正看着大屏幕进行着激烈的争辩。

在这群人的后方还站着几个人,其中有两个很漂亮的年轻女孩,个子矮点的正咬着嘴唇,死死的盯着大屏幕,她所关注的是正在解石的李阳。

“真不明白,见到这样的毛料李顾问为什么还会同意和翡翠王对赌,这的确太欺负人了!”

女孩子身边还有几位老者,其中一个轻叹了口气,慢慢的说了一句。

这个老者是安氏珠宝的赌石专家黄老,他旁边的那两个女孩子不是别人,正是安文君和安文萍两姐妹。暗标揭标后,安文君就带着人把周老师匆匆送到了机场,这届公盘所发生的一些事需要有人早点回去向安志成汇报,年轻点的周老师是最佳人选。

正因为送人,让他们没来得及赶上翡翠王和李阳第一轮的精彩对赌,不过他们来到的时候正好看到了第二轮的开始。

“就是,太欺负人了,还说什么翡翠王是老前辈,我看就是一沽名钓誉的人!”

黄老的话马上让旁边的安文萍使劲的点了点头,安文君看了她一眼,心里微微叹了口气,随后又抬起头看着大屏幕,李阳和翡翠王的对赌,第一轮那精彩的对决竟然没有赶上,让她很是遗憾。

不管这些人怎么为李阳抱不平,都改变不了对赌已经开始的事实。

第二轮对赌是李阳先架起的切刀,在翡翠的边缘小心的切了下去,这块白盐砂皮壳的毛料怎么说也是花了七百万欧元拍下来的,价钱上是比不过翡翠王的那块毛料,但也是实实在在的一块高价毛料。

七百万欧元,七千万人民币,几乎都快比上平洲公盘的标王价了。

切刀慢慢的推进,桑达拉和司马林的脸色又变显得有些紧张。第一轮他们是胜了,可这场对赌还没结束,后两轮若是输掉的话,不仅第一轮的胜利毫无意义,那解出来的高价玻璃种至尊黄也会变成别人的嫁衣。

见到翡翠王的第二块毛料,他们两人其实也有种想骂人的冲动,桑达拉甚至怀疑,翡翠王是不是故意把这块毛料藏在推车的底部,不拿出来让大家看个仔细。

桑达拉不知道李阳有没有看清楚翡翠王的这块毛料,反正他刚才是真的怎么注意,所以也以为李阳没有注意到。

可惜现在赌局已经开始,桑达拉也是圈子里的人,非常明白这样的赌局一开始就不可能半途而废,这些话也只能在心里说说,无法表达出来。

李阳可不知道他们的想法,现在的李阳只想着好好把这块毛料里面的翡翠解出来。

这块毛料里面的翡翠不小,解出来卖掉的话能卖出个不错的价格来,比底价要高的多,这块毛料所获得的利益也是这次中标毛料中比较高的。

能成为李阳中标毛料中的前三位,本身也说明了这块毛料的价值。

翡翠王开始切石了,他那块毛料有着一着带有玻璃种的大切面,切起来更容易一些,沿着切面往下切就行。

两台解石机的切石声同时响了起来,但也不过远处那大屏幕下方人群的喧闹声。

现在支持李阳的人越来越多,差不多有六成了,第一块毛料李阳就处于劣势,最终却让李阳用一块玻璃种至尊黄的顶级翡翠来了次咸鱼大翻身,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

这第二块毛料,李阳又处于了绝对劣势,这让那些支持了翡翠王的人也有些动摇,双方毛料的差距实在太大了点。

“黄老,您说这一轮李顾问有赢的可能吗?”

解石区外面暗标区的大屏幕,站在人群后方的安文君突然对身边的黄老问了一句,安文萍也抬起头,直直的看着黄老。

黄老慢慢的摇了下头,轻声道:“我看难,李顾问是很厉害,可毛料的差距也太大了,他的对手又是翡翠王……”

下面的话黄老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不过他的意思安文君已经明白,黄老并不看好李阳,或者说,黄老已经认定这轮李阳必输。

和黄老有着同样想法的人还有不少,只有少数的人希望能够继续创造奇迹,彻底赢了翡翠王。

“哗啦!”

李阳的这一刀比翡翠王更早一步切完,他这块毛料比翡翠王的那块毛料要小上一些,他选择下刀的地方又是边缘,先切完也很正常。

桑达拉急忙去洗净切面,看到洗干净的切面,桑达拉的脸上略微有些失望,切面上只有雾层,并没有露出翡翠。

不过雾层下面却隐隐有了绿色出现,这一刀算是切涨了。

李阳看了看切面,把切刀推到一边,换了砂轮机过来,这个切面的雾层很薄,再用切刀就不合适了,用砂轮打磨掉这片雾层也用不了多少时间。

砂轮机转了起来,大屏幕上显示着两人解石的过程,很多人看着大屏幕,嘴上却不时的说着话。

他们所说的,大都是为李阳打抱不平,或者这轮对比李阳必输之类的话。

那位公盘的负责人也轻轻的摇了下头,他什么都没说,但从他的神色也能看出来,他对翡翠王用这么好的毛料和李阳对赌心里也颇有微词,翡翠王在毛料上面的优势太大了。

“哗啦!”

几分钟后,翡翠王的这一刀也切完了,看到切面之后,大屏幕下面的人摇头的人变的更多。

翡翠王这一刀依然切涨,下面露出了相同的玻璃种翡翠,这淡紫色的玻璃种在灯光下有种非常水润的感觉,让人忍不住都想去抚摸一下,非常的美丽。

这一刀后,有更多的人对李阳不在看好,李阳刚才是好运解出了一块玻璃种至尊黄,可这样的翡翠都是可遇不可求,遇到一次已是极其幸运的事,谁也不相信李阳还能遇到第二块。

“可惜啊,北圣这轮真的要输了!”

坐在前排,一位支持李阳的三十来岁男子很是遗憾的说了一句,他旁边的同伴很赞同的点了点头,也跟着说道:“是啊,除非他再解出块玻璃种出来,可那机会实在太小了,咦,那,那是什么……”

这个同伴刚说了一半语气就猛的一变,很是惊骇的看着大屏幕。

………………………………

今天晚上有场聚会,是最好朋友的中秋聚会,小羽很久都没和这些朋友在一起了,若是再不出门联络下感情,恐怕真要和现实中的朋友们淡化了。

今天的更新稍晚,但小羽今天还是三更,下面还有一章!(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