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9章 衣锦还乡(下)

翠玉轩的生意很不错,店里有二十来名顾客,还有不少正在挑选首饰。

柜台里面摆放的玉器也比李阳以前来的时候要多一些,店面没有什么变化,但却给人种蒸蒸向上的感觉,张伟这段的日子应该很舒适。

“两位先生,想看点什么……”

一位穿着旗袍的小姑娘走了过来,先是低头说了一句,李阳微笑着回应了下,翠玉轩的服务态度一直都值得夸赞。

小姑娘刚抬起头,整个人就呆在了那里,瞪着明亮的大眼睛,嘴巴张的大大的。

“李,李……”

小姑娘刚说了两个字,马上使劲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眉头微微颤动着,显得极为激动。

李阳哑然失笑,轻声道:“你是小柳吧,张总在不在?”

“在,在,张总在里面!”

这会小姑娘总算没那么紧张了,一直看着李阳走进后门,脸上的激动才慢慢的消失,不过一想起李阳还记得自己的名字,马上心跳又加快了。

李阳并逐步知道,他在缅甸的事迹传过来之后,特别是最后的经典对赌传来之后,顿时成为了所有人的偶像。这名小姑娘也不例外,猛然看到这位大家每天都会谈论的人,小姑娘能有这样的反应已经很不错了。

“垮啦,垮啦,太可惜啦!”

李阳刚进后面那细长的走廊,就听到后面很多人的大喊声,声音很大,显得极为热闹。

李阳稍微停顿了一下,脸上还略显吃惊,后面有很多人,而且还有人在解石,就是不知道解石的人是谁。

李阳快走了两步,马上走出了走廊,看到眼前的一幕,李阳瞬间呆滞了一下,后面这个小院子几乎都站满了人,把解石机围的团团转,李阳根本看不到里面的解石机。

张伟的这个院子不大,平时有个几十人就显得很是拥挤了,李阳粗略的数了下人头,现在这里的人最少也得有一百多人,人挤着人,都快让院子里没有下脚的空了。

最后面站着的有几个人回头看了李阳一眼,又马上转过头去,伸着脖子往里面瞅。

“这个人挺面熟的,以前见过吧?”

有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小声对身边的同伴问了一句,他是刚刚回头看了一眼李阳的其中一人。

“可能是新加入的会员,之前聚会的时候见过!”他的同伴也回了下头,摇着头说道。

不过他只看到了李阳的侧身,李阳这个时候已经走到了里面来。

“有可能!”这名男子认同的点了下头,不在去多想,最近玉石协会天天有新成员进入,就是张伟也认不清所有的人了。

不过这名男子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忍不住回头又看了一眼,可惜李阳已经到人群的另一边,让他只能看到些衣服。

想不明白,这人索性不在去想,里面现在正在进行精彩的解石,他可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人太挤了,站在最外面的李阳无奈的摇了摇头,对有这么多人在也让他感到很是吃惊。

这么多人,总不会都是玉石协会的成员吧?真如此的话那明阳玉石协会发展的也太快了点,而且这么多人里面,几乎都是陌生的面孔,李阳还没见到一个熟人。

“李哥,要不要我帮你挤进去?”

刘刚见李阳摇头,凑过来小声的说了一句,这里人是很多,不过刘刚只要愿意的话,很轻松就能挤出一个通道来,让李阳到最里面去。

“不用了!”

李阳摸了摸鼻子,轻轻摇了下头,只要他想知道,不需要进去他也能看到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特殊能力展开,周围所有的一切顿时都显现在立体画面之下,解石机那摆着一些解出来的翡翠,还有很多刚解开的废料零散的丢在地上,看来这里已经解石解了一阵子了。

在解石机的木板上,还放着一块新的毛料,毛料有两个切面,这是一块刚刚被切开了一刀的新毛料,从皮壳来看,这是一块全赌毛料。

那个解石的人李阳也很熟悉,是和他在缅甸一起很长时间的司马林,李阳没想到司马林也回到了明阳,而且还在这里解石。

站在司马林旁边的是张伟和顾老,此时三个人的脸色都很不好看。

解石机周围还有不少人带着惋惜的神色,解石板上的那两个切面,都露出了浓厚的黑雾层,黑雾很不好,这一刀也算是切跨了。

“快点下刀,要不就认输!”

司马林他们的对面,有几个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子,其中有一个突然说了一句,脸上还带着点不屑。

他一开口,周围很多人都露出了愤愤的神色,这让李阳很是莫名其妙。

“你们急什么?即使黑雾也能赌涨,李老弟就曾经赌涨过黑雾!”

司马林冷哼了一声,重新固定好稍微大点的一半,可是选择下刀的时候又显得有些犹豫,一旁的张伟和顾老都紧皱着眉头,顾老不时的还摇了下头。

这块毛料不大也不小,有二十来公斤重,是块腊肉皮的细皮子毛料,这类毛料的皮壳红黄相交如同腊肉,光滑有透明感,主要产于雾露河沿岸的阶地,是老场口毛料的一种,质量算是中上等。

这类毛料在缅甸的时候很多见,不过在明阳可就很难得了,可惜这块毛料上面有一片霉松花,极大影响了它的价值。

即使有这片霉松花,这块毛料的价值也在二十万以上,毕竟这么大的腊肉皮壳毛料很不多见,这类老场口的毛料都有着很大的赌性,出高翠的几率也不低。

司马林刚才所切的那一刀,就是沿着皮壳那块霉松花的皮层处下的刀,可惜结果让他们很失望,下面的表现果然很不好,目前很多人都不在对这块毛料看好。

“顾老,张总,你们怎么看?”

司马林嘴上说的好,可重新下刀的时候却很没底气,忍不住对身边的张伟和顾老问了一句,对面那几个人立即冷笑连连,讥讽之色更盛了。

见到这一幕,李阳明白这里肯定有什么事情发生,急忙拉住最近的一个人,小声的打听了一下。

这个人回头看了李阳一眼,很快愤愤的小声说了起来。通过这个人的解释,李阳总算明白了怎么回事。

那里面站在解石机后面的几名男子,都是云南昆明来的人,这几个人是赌石高手,到明阳之后就扬言要挑战李阳,李阳根本不在明阳,也没人理会这几个人。

找不到李阳,他们就对明阳玉石协会提出了挑战,张伟看不惯他们的嚣张,就答应了他们提出的对赌要求。

对赌的方式很简单,每人拿出三块毛料来,解出的翡翠谁的价值最高,谁就获胜,输了的人也不用把自己的翡翠交给对方,只要承认自己不如他们就行了,这和李阳在缅甸的时候与卓老的对赌方式差不多。

这几个人已经来了好几天,前天是王浩民和他们其中一人对赌,结果三块毛料全都输了,让这明亮玉石协会丢了次大脸,那几个人也变的更加的嚣张。

昨天张伟亲自上阵,三块毛料有两块都解出了超过对方价值的翡翠,可惜人家最后一块来了次大涨,总体价值一下子超过了张伟,最终张伟很是憋屈的又输了一场。

连赢两场之后,这些人变的更为狂妄,扬言就是李阳来了也不行,他们的态度激怒了明阳玉石协会的所有成员,可惜这种事不是打架能解决的,若不然,这几个人恐怕就出不了翠玉轩的门了。

今天是第三天,张伟把郑州的司马林给请来了,又带着他们赌石店的几块好毛料来,希望能靠司马林帮他们扳回一局。

毕竟司马林在缅甸和李阳在一起很久,又帮着李阳解出了好几块顶级翡翠,玻璃种更是连连解出,怎么也得带点李阳的运气了。只要这个运气在,赌赢这几个云南来的狂妄家伙还是不成问题的。

下午对赌开始,这会云南人的三块毛料都已经解完了,分别是花青,干青和金丝种翡翠,三块毛料全部赌涨可不容易,这几个云南人拿的是自己带来的毛料,不过也能看出他们确实有一定的水平,要比张伟他们强不少。

司马林拿来了三块毛料,另外两块毛料只解出了豆青和花青翡翠,价值都不高,豆青那块还赌跨了,花青也不过勉强够本,和对方相比差的实在是太远。

这最后一块毛料也是他们最看重的一块了,这块要是也赌跨,司马林等于就输了,明阳玉石协会的两位理事和会长都输了,那也等于整个明阳玉石协会也输了。

想赢回来,恐怕还真要请李阳出面,不过他们绝对不会因为这种小事惊动李阳,这些人还不值得去请李阳来对付,最终只能自己吞咽这些委屈。

给李阳介绍的那个人,显得非常的愤怒,他也是明阳玉石协会的成员,是最近新加入的,水平很一般,比起司马林他们来都差的很远,只能算是一般的赌石爱好者,还是刚入行的爱好者,所以尽管表现的很愤怒,可对结果却没一点的办法。

除了他之外,周围不少人脸色都不好看,连续三天都赌跨的话,这几个人还不嚣张到了顶点,更笑话他们明阳无人了。

……………………

站在河边,吸着河边湿润的空气感觉很舒服,在那小羽想了很多,对后面很多情节都有了新的构思。

可回来之后,这好心情顿时没了,小羽说三更不算爆发,不爆发就真没票了啊?50票,最后只有15票,连一半都没有,今天最少三章也是万字更新了,这会小羽想去撞墙的心都有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