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1章 现场指导

“司马大哥,你这块毛料能不能让我看看?”

李阳指了指解石板上那块停下切割的毛料,也没怎么废话,直接问了一句。解石机对面那几个人有些好奇的看着李阳,不过他们的眼中更多的却是不服。

“你随便看,能由你来解最好了!”

司马林急忙让出了位置,有李阳在就不需要他多操心了,下面他要看的是对面那几个人会输的有多惨,李阳在他就没想过自己这一方输的事。

“等一下!”

对面有个三十五六岁的男子突然叫了一声,这几个人云南人都直直的在看着李阳。

“你们还有什么事?”

张伟皱着眉头问道,这几个人让他很是讨厌,若不是要表现出他们明阳玉石协会的度量,他恨不得把这几个人都敲成释迦牟尼。

“这人就是那个玉圣?他出现了也好,不过我先问一下,他能不能代表你们,省的一会你们输了再耍赖!”

这名男子很是高傲的说了一句,周围众多的人再次露出了愤怒的神情。这话明显是没把李阳看在眼里,李阳都出现了,他竟然还敢说什么耍赖之类的话,这不是明显的质疑李阳之前的成绩吗。

“笑话,你们到时候别耍赖才是真的,还有你们尽管放心,李阳可以代表我们明阳玉石协会所有的人!”

张伟冷笑着说道,这几个人态度并不好,他也没必要给对方好脸色,更别说这几天他已经憋了一肚子的火气。

“嘿嘿,那就好!”对面男子嘿嘿的笑了一声,之后不在说话了。

他们之前的对赌条件很松,这几个人嚣张的云南人直接挑战的就是明阳玉石协会所有的人,李阳也是明阳玉石协会的人,出现在这里替代司马林解石完全可以。

李阳已经站在了解石机前,对这几个人的态度丝毫都没在意。

几个狂妄的人而已,就凭他们这样的心态永远成不了赌石大师,这几个人和翡翠王一比就是那小小的萤火虫,而且是不怎么亮的萤火虫。

李阳和翡翠王都如同太阳般明亮耀眼了,自然不会跟小小的萤火虫计较。

李阳把切刀推了下来,重新固定了下毛料,想了下,李阳把切刀又按在雾层的旁边,和雾层排成平行线。

司马林,张伟和顾老看李阳的动作只有好奇,并没有任何的怀疑,李阳都亲自出现在这了,那今天的胜利就一定属于他们。

李阳也没废话,选定位置之后便直接按下了切刀,带上解石眼镜的李阳,让周围的人更是议论纷纷。

李阳现在的样子和外面的照片对比的话,除了衣服之外完全都一样了,解石的李阳更是带给他们一种自信高大的感觉。

看到李阳亲自解石,周围这些人也都显得很是激动,这些人,可大都是因为李阳的缘故才加入明阳玉石协会的,这也是很多人第一次见到李阳亲自解石。明阳玉石协会如今已经成为了河南省内最大的市级玉石协会,这和李阳在外面打出的响亮名声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嗞嗞!”

切刀慢慢的推进着,随着切刀的推进,还有很多黑色的石浆渗透了出来,这让对面那几个云南人心底安稳了不少。他们虽然表现的很狂妄,但人的名,树的影,李阳那么大的名气,往这一站的时候还真的带给了他们不小的压力。

现在渗出的石浆依然都是黑色,证明下面还出黑雾的可能性极大,这样来看的话这一刀依然还是垮。

周围的人也都议论着,司马林,张伟和顾老他们全都看到了这些渗出的黑浆,不过几个人的脸上没有一点的担心。

特别是司马林,黑雾又能如何,李阳连断层都能解出玻璃种紫眼睛,这黑雾根本不放在眼里。

“哗啦!”

十来分钟后,李阳便把这一刀切完了,这刀选择的位置不是中间,但只比中间偏一点,石层很厚,切的时间就稍微长了一些。

张伟拿着水盆,急忙把两个切面都清洗干净,一盆清澈的水往切面上一泼,两个切面马上就露了出来。

看到那两个切面,张伟稍微愣了一下,随后又摇了下头。

两个切面上,依然还是黑雾层,并没有像大家想象的那样出现浓绿透亮的翡翠。

“哈哈,就算是玉圣又能如何,该垮还是会垮!”

对面那几个人云南人,有一个人突然放声大笑了起来,其他几个人也都满脸笑容,还都显得有些激动。

现在他们面对的可不是明阳玉石协会那一般的人,是连翡翠王都能战胜的玉圣李阳,他们若是在这里赢了李阳,那岂不是说他们比翡翠王还要厉害?

这话他们还真不敢四处去说,不过能赢了李阳,怎么也会让他们的名气一飞冲天,成为赌石界最顶尖的人之一,一想到这点,几个人都恨不得李阳马上把这块毛料彻底的解垮。

“李老弟!”

司马林没理会那几个云南人,轻声叫了一声,他的脸上并没有任何的担心。和其他人不同,他对李阳有着绝对的信任,他已经亲眼见过李阳产生太多的奇迹了。

倒是周围那些玉石协会的成员们,此刻都略显的有些着急或者迷茫,刚才司马林切垮了也就算了,怎么李阳来到之后也会切垮?他们对李阳的信心还不像司马林那么深,很多人都是第一次见到李阳本人,之前李阳的形象一直存在想象中。

“司马大哥,你看这片黑雾,和刚才有什么不同?”

李阳也没理会那几个云南人,微笑着对司马林说道,他这一问,周围所有的人都仔细的看着那两个新的黑雾切面,就连那几个云南人也不例外。

“都是黑雾,我看不出来!”

司马林仔细的看了一会,最后苦笑摇了摇头,这些黑雾和之前在他的眼里就没什么不同,反正都是不好的东西。

李阳轻笑一声,把毛料抱出来,指着切面的黑雾说道:“司马大哥,你仔细看,这里的黑雾是不是比刚才的要亮一点?还有,他们的结构显得更紧密一些,带有微微的湿润感,和刚才那种枯涩明显不同!”

李阳这么一说,周围的人还真有了这种感觉,现在的黑雾确实感觉比刚才明亮湿润,就好像这个切面是刚切开的苹果,刚才的切面是切开有一会的苹果了。

“李老弟,你的意思是?”司马林心里一动,急急的问道。

“现在的黑雾是活黑,而刚才的是死黑,现在这块毛料活黑变死黑,很有可能会赌涨!”

李阳微笑着说了一句,周围的人显得更为惊讶了,倒是顾老眼中闪过道精光,他似乎对李阳的意思明白了一些。

“活黑!”司马林急忙又趴下来仔细的看着。

黑有死黑和活黑之分,这点他早就知道,但他见过的大都是死黑,活黑的还真的很少,而且他根本不知道如何去分辨什么是活黑,什么是死黑。

如今这块毛料既有活黑雾层,又有死黑雾层,正是学习分辨的好机会,司马林自然不会错过这样的好机会,他对李阳的话可没有任何的怀疑。

周围的很多玉石协会成员也是同样,全都全神贯注的看着那不同的两个黑雾切面,仔细的想着李阳刚才所说的话,这个时候反而没人去在意这块毛料到底是什么结果了。

对赌石有一定了解的人都知道,黑色能够在毛料的任何部位出现,比如说黑癣,黑雾等,这些可以说都不是什么好兆头。不过这种现象也不是绝对,活黑对毛料的影响就没那么大,有时候还会变成极好的表现。

行内有一句话,叫‘绿随黑走,绿靠黑生’,这句话的意思是,有黑不好,它会影响绿色的表现,特别是很多黑色喜欢吃绿,有翡翠也会变成没有价值的黑雾层。不过有时候有黑又好,因为有的黑会变成新的绿色,让毛料有了赌涨的可能。

这里面的关键就是区分死黑和活黑,死黑就是不能变化的黑,是纯粹的黑。

活黑则是可以变化的黑,它可以变化为绿色,也就是说,如果毛料的黑雾层是活黑的话,那很有可能在活黑的边缘会变成绿色,这是一种极有可能出翡翠的表现。

这些东西司马林他们也都听说过,一些新接触赌石的人或许不了解,不过无论是司马林还是那些新手,都不会去区分死黑和活黑。

这是高级赌石专家才会接触的东西,就算是高级赌石专家,也不愿意去赌黑,这里面的难度太大了。

“哼,大话谁都会说,你说这是活黑,这就是活黑了,我还说它们都是死黑呢!”

对面的几个云南人,其中最年轻的一个很不屑的叫了一句,赌黑他接触过,但根本没学会,自然而然的想着别人也不会这种极其复杂的赌石方法。

“是不是,往下看就知道了!”

李阳轻笑着说了一句,摆正毛料,架好切刀,随即按下了切刀继续切石。

周围那些明阳玉石协会的成员们兴致全都被提了起来,他们都想知道李阳说的到底对不对,这层黑雾是不是真如李阳所说的是活黑,下面有着极大的可能会出翡翠。

………………

三更完毕,教师节就要到了,祝朋友们教师节快乐,假期愉快。

喜欢这本书,您愿意支持这本书,还希望能继续投票支持小羽,推荐票,月票小羽现在都很需要!(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