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3章 好悬,好悬啊

李阳这一刀要切的皮层很薄,几分钟后切刀便穿过了毛料。

“涨了,还在涨!”

“一定能赢!”

洗净切面之后,周围的人立刻小声的议论起来,这一刀之后又切出了不少的翡翠,对面那几个云南人已经没有了笑容。

李阳看了看切面,并没有继续下刀,而是摘下了眼睛,并且把毛料解除固定,拿到自己的面前来。

“司马大哥,你看看这里,活黑的边缘已经不在是黑色了,完全生成了绿色,这就是‘绿靠黑生’,若是再给这块毛料几千万年的衍变时间,它能把这些绿色生的更加的鲜艳漂亮,变成祖母绿也不是没有可能!”

李阳指着毛料的黑雾层和翡翠相连的地方轻声的说道,司马林急忙点着头,旁边的张伟也仔细的看着切面,听着李阳的讲解,他们似乎真的明白了一些东西。

其他很多人也都仔细的听着,这可是玉圣李阳亲自讲解的高深赌石知识,错过了就再没机会了。

说了一会,李阳重新固定好毛料,按下切刀,继续切割着毛料,一旁的顾老则不断的看着毛料,心里想着李阳刚才所说的话。

李阳能讲的也只有这些,能领悟多少还要看他们个人,李阳也没想着他们能通过这一次的学习就能领悟赌黑,那样根本不可能,不管怎么说,赌黑都是比赌色,赌雾,赌绺更难的一种赌石方法。

不过通过领悟的东西,多多少少有些进步还是能做到的,特别是司马林和张伟他们两个,本身底子就厚,领悟到的东西都能变成自身的财富。

周围人都不在说话了,静静的看着李阳解石。

对面那几个云南人,脸上的自信也没那么大了,还有几个人露出了点焦急。

李阳说的这些,有些东西也是他们知道的,不管是不是真的,李阳把这块解涨了却是不争的事实,一块出了黑雾的毛料,愣是让对方到这里就给解涨了,几个人的心里也都有种无力的感觉。

时间慢慢的走过,十几分钟后,李阳便连续切了四刀,每一刀都切出了翡翠,基本上把翡翠的轮廓给切出来了。

看到轮廓,对面的几个云南人脸色变的更为阴沉,李阳解出的这块翡翠不小,而且还能做出镯子来,只这一块翡翠的价值就比他们那三块加在一起高了,这场对赌不用去猜也能知道结果。

“赢了,我们赢了!”

张伟突然兴奋的大叫了一声,说完还直直的看着对面那几个云南人,李阳没让大家失望,真的解出了价值比对方更高的翡翠。

这一刻,大家都把获胜的功劳全部都归功于李阳了,没人去想这块毛料本身就是可以出翡翠的赌涨毛料。

这也是人的一种普遍心理,比如打牌的时候,你感觉自己手气不好,就想让朋友帮忙起牌,起到的牌还真比以前的要好很多。这个时候你就会认为是你朋友的缘故才会获得这手好牌,根本不曾去想,这手牌你自己去起也是一样,因为牌的顺序压根就没有改变过。

“余六,今天这局怎么说?”

张伟稍微歪着点头,脸上还带着兴奋的笑容,冷冷的说了一句,他嘴中的余老六是那几个云南人中年纪最大的一个,名字就叫余六,家中排行老六,父母为了省事,就起了这么个名字。

余六是云南大理人,年轻的时候辍学当了解石学徒,熬了二十来年,终于熬出了名头,从学徒变成了一个小有名气的赌石高手,并且被高薪聘请到一家玉器公司成为一名赌石专家。

这次云南来的几个人,余六就是领头人,这几天也是他一直在和张伟他们对赌。

“翡翠还没评估,你想怎么算?”余六还没说话,他身后那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就抢先说了一句。

“评估,余六,这也是你的意思?”

张伟冷笑了一声,翡翠明料的市场并不是大白菜那样有着明码标价,低端毛料还好,高端毛料几乎都是买家和卖家各自商量,根据目前的市场价值进行买卖。

价格虽不固定,但有一点却是相同的,每块翡翠都有各自的计算公式,通过翡翠的重量,形状来估算这块明料的价值,一般来说,重量大,形状适合做镯子的翡翠明料价值就高一些。

李阳解出的这块芙蓉种翡翠明料,差不多能做出两幅镯子来,价值相应就会高出许多,绝对比他们那几块翡翠加在一起要多出一些,真正的行内人一眼就能看出这局的胜负了。

这边一块翡翠就比上他们三块,这个时候还说去评估的话,真给人种想耍赖的感觉。

“张会长,这局是我们输了,我们不否认!”

余六轻叹口气,他入这行快三十多年,虽然有些心高气傲,但对行规还是很遵守的。一个人从小就接触,又干了一辈子的行业,对自己的行业也会有着一种发自内心的尊重。

余六身后那年轻人愣了一下,微微露出点怒色,想说什么,最后又闭上了嘴巴。

“好,既然你们承认输了,那就按照之前的协议来做吧!”

张伟大叫了一声,脸上还带着点报复性的快感,周围那些玉石协会的成员,只有少数人知道这所谓的‘之前协议’。

余六和这几个云南人来的时候非常的嚣张,扬言要挑遍整个明阳玉石协会,如果这里的人能赢了他们,他们每个人都会留下自己亲笔所写承认失败的帖子,这叫战败贴。

战败贴在很久以前的赌石界盛行过一阵子,对赌挑战的时候,主动挑战的人输了之后就要留下战败贴,表明自己是别人的手下败将。以后两人出现在共同场合的花,战败的人还要对胜者避让三分,什么都要让赢了自己的人优先。

这主要是针对主动挑战的人一种惩罚,后来这种情况渐渐变少了许多,到现在挑战的时候几乎没人在拿战败贴来说事。

不过这次几个狂妄的云南人很是自大,他们竟然提出了,如果他们输的话愿意留下战败贴,这才激火了张伟,好好的要和他们赌上几场。

这些云南人的战败贴对他们作用不大,不过总是一种荣耀,这年头有这种东西的人可不多了。

眼下张伟的意思就是要对方留下战败贴,然后彻底的滚蛋,张伟还打算拿着这几张战败贴到云南走一趟,好好的给这几个人个好看。

“要不要我帮你们准备纸笔,你们若是在这里写不出来的话,我可以给你们安排个雅间,让你们好好的来写!”

张伟继续笑着,他的话可以说很不客气,不过其他人都没有任何反对。这几天他们输的时候,对方的表现比张伟还要嚣张,不然今天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到这里来助威。

“你们只赢了一场,我们可是连赢了两场,按照三局两胜制,也是我们获胜”

余六身后的年轻人又叫了一声,张伟,司马林他们都微微一愣,随后很多人的脸上还露出了愤怒的神色。

“你们想耍赖?输不起当初就别那么嚣张!”

张伟怒叫了一声,这几个云南人之前可没说过三局两胜的事,现在他们输了,却拿这个来说事,确实让他的火气很大。

周围那些玉石协会成员的脸色也都很不好看,全都冷冷的看着这几个云南人,大有一言不合武力相对的势头,几个云南人都感觉到了不妙。

他们现在可是在人家的包围之中,这一百多人,每人给他们一拳头也够他们受的了,几个人中有胆小的脸上开始冒冷汗了。

“张会长,你别急,要不这样,咱们也别三局两胜了,五局三胜,再赌两局,如果我们输了,绝对按照前面的协议来做!”

余六急忙叫了一声,他的态度算是比较好的了,不过他现在的态度也和之前有着天壤之别,从这点也能看出几个云南人原来是多么的嚣张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余六明白,之前他们一些人的嚣张和狂妄的话早就引来这些人的不满,若不是大家都算是有点身份的人,他们恐怕都不敢到这里来了。

能玩赌石和翡翠的人,多少都要有点身价,自然不会像小混混那样两句话不对路就拳脚相加。

“五局三胜,好,我就答应你们,等你们彻底输了,看你们还敢用什么理由来狡辩!”

张伟大叫了一声,李阳回来了,还在他们的身边,此时他可是底气十足,再赌两局又能如何,反正最后赢的人肯定是他们,正好在让他们见见李阳那精彩的解石,看看能不能在学点什么新的东西来。

“好悬,好悬啊!”

顾老突然叫了一声,他们在说话的时候,顾老可是一直都在看着那块翡翠,根本没去在意他们的争辩。

李阳讲解的东西对他来说也有很大的学习价值,越老的人越珍惜学习的机会,这会他都在细细体会着李阳的话。

不过这块翡翠看的多了,让他猛然间想起了一件事,不由自主的叫了起来。

“顾老,什么好悬?”

张伟回头疑惑的看了一眼顾老,对顾老他也很尊敬,顾老可是他们玉石协会辈分最高的前辈了,当年他还是受了顾老的指点才加入的玉石协会。

“你们还记得,这块翡翠是在毛料的哪个部位上解出来的吗?”

顾老抬起头,轻声的说了一句,司马林和张伟都慢慢的回忆了起来,过了一会,他们两个的脸上都露出了极度的震惊,司马林的脸上甚至还有些后怕。

………………

今日走了一天的亲戚,累坏了,只有两章了!

这几天是大家的假期,也算是小羽的假期了,假期中保底两章,忙完这些事肯定爆发,还有件事,再求五张月票支持,眼看月票就要到九百,就是冲不过去,急啊!(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