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5章 亲手报仇

大仓库很快就聚集了不少人,比原来在翠玉轩的人还要多一些。

有些人是朋友紧急通知来的,李阳出现的时候就通知了,哪怕再忙的人,只要能挤出时间的都会跑过来,想一睹玉圣的风采,这会正好赶到了这里。

如今李阳在明阳玉石协会的名望,可比张伟这个会长高多了。

仓库很简陋,不过没人在意这些,大家都兴奋的交谈着,张伟在那带着人布置解石机的位置,忙着接通电源。

余六他们几个人一直都站在旁边,守着他们的那些毛料,静静的看着明阳玉石协会的这些人忙碌着。

各地都有玉石协会的分支机构,他们云南也不例外,余六本身就是云南省玉石协会的成员,还是昆明市玉石协会的理事。

昆明市玉石协会也不过只有两百多人的规模,这让他很难想象,明阳一个和赌石没任何关系的三级城市,玉石协会也能有这么多的成员,这点确实让余六有些意外。

名人的效应,有时候真的不容小视,没有李阳,明阳玉石协会不可能有今天这个规模。

当然了,明阳玉石协会的这些成员,在水平上还远远无法和昆明玉石协会相比,但给他们时间发展,又有李阳这样的人帮忙,明阳玉石协会的未来肯定会更加的辉煌。

“余六,解石机准备好了,你们的毛料先解吧!”

张伟突然走过来,李阳的解石机还没搬过来,但不影响这台解石机的使用,可以先进行解石。

“你们的毛料呢?”余六犹豫了一下,轻声的问道。

“马上就会送过来!”张伟嘿嘿的笑了一声。

刘刚已经带人去搬毛料了,李阳带来的毛料只有十来块,不过应付这两局的对赌完全是够了。这十来块毛料,可都是能够大涨的毛料,李阳想着帮明阳在南阳活动上取得好成绩,自然不会准备太差的毛料。

余六点了点头,他身旁的那个年轻人突然站了出来,看着不远处的李阳说道:“六哥,这两局我要和他对赌!”

“你来?”

余六眉头皱了皱,张伟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们,这几个人之间的关系不太正常他早就发现了,不过这是他们的内部事,张伟也懒得过问。

“对,我要和他对赌,一定要!”

年轻人很是坚定的说道,不过张伟发现,这个年轻人的眼里带着浓厚的嫉妒神色,这让张伟心里又冷笑了几声。嫉妒李阳的人多了,当初他还嫉妒过,但现在是一点的嫉妒心也提不起来,李阳早已站在了他一辈子都不可能达到的高度上了。

“好,这两局你来,但绝对不能输!”

余六看了这个年轻人好长时间,最后才点了点头,张伟则面无表情的离开了,对他来说,这几个人谁来赌都一样,最后的结果反正都一样。

李阳的毛料很快都送来了,见到这些毛料张伟的心更加的安定。

这都是平洲公盘上暗标中的毛料,表现自然不会太差,见到李阳的毛料,那个余六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的凝重,李阳这几块毛料的整体表现要比他们带来的那些还要好一些。

余六又叮嘱了那个年轻人几句,李阳的毛料虽好,不过他也不是特别的担心。

他们的毛料有几块很不错,并不比李阳的差,而且现在的形势对他们很有利,按照五局三胜制来说,他们已经胜了两局,只要下面的两局保证能赢一场,最后获胜的还是他们。

拿出最好的三块毛料来,稳稳的得到一局的胜利,这点余六还是有一定的把握,这十一块毛料里面可有一块是他存了好几年的压箱底毛料。

解石机通好了电,那年轻人已经带着一块毛料走了过去。

为了保险起见,这一次余六给年轻人准备的是这十一块毛料中表现最好的三块,其中就有他的那块压箱底毛料。这是一块擦出了冰种翡翠的半赌毛料,窗面上的翡翠不大,但毕竟是冰种,余六找很多赌石专家看过,很多人都看好这块毛料。

这一块,也是他们这些毛料中价值最高的,估价的话不会低于五十万,擦出翡翠的窗面若是再大点的话,这块毛料说不定能够超过百万的高价。

“开始了!”

周围零散站着的那些玉石协会成员们马上都聚集在了一起,大地方就是好,他们都围在解石机的旁边,整个院子还显得很松散,很多人还搬过来院子里的一些杂物站在上面,能够更清楚的看到里面解石的情况。

年轻人带上解石眼镜,很快划好了线,按下了切刀。

“嗞嗞!”

解石机的声音在这个新的基地响了起来,周围的人都不在说话,那几个云南人也显得有些紧张。这次他们面对的可不在是那些普通的明阳玉石协会成员,而是连翡翠王都能战胜的玉圣李阳。

李阳的嘴角一直挂着淡淡的微笑,心里则暗暗的叹了口气。

这块毛料是快擦出了白雾的半赌毛料,雾层下面隐隐透着绿色,从毛料的表现来看很不错,这块毛料放在市场上价值也在二十万以上。

可惜的是,那些透出来的绿色都是假象,里面只有一些散玉,而且都没有成型,解出来的话也是一文不值,换句话来说,这就是一块完跨的毛料。

这几个云南人也算是倒霉,第一块就完跨。

切刀慢慢在毛料中推进着,几个云南人的表情都变得异常严肃,现在的解石的是那个年轻人,可这场对赌牵扯到他们所有的人。输了的话,每个人都要写下战败贴,这等于在他们未来的日子里面,要有一次永远都忘不掉的失败经历了。

“哗啦!”

七八分钟后,年轻人的这一刀变切完了,这块毛料不大,切起来也快一些。

“垮了啊!”

“垮的好!”

“第一刀就垮,咱们肯定能赢!”

切面一洗净,周围的人就大声的叫了起来,所有的人语气中都有股兴奋,那几个云南人则正好相反,脸色都有些发白。

这一刀,是切出了绿色,但只有一点,而且非常的散,只要是对赌石稍微了解的人都知道,这是出现散玉了,非常不好的现象。

“继续!”

年轻人大叫了一声,他的脸色最白,这一块毛料可是他主解的,解垮的话,他的责任最大,免不了受人埋怨。

张伟他们都幸灾乐祸的看着那年轻人重新固定毛料,散玉和黑雾还不同,黑雾有有可能继续解出翡翠,出现散玉的话,在解出成块的翡翠可就极低了,不次于断层的危害。

第二刀切的更快,五分钟后便切完了,看着那灰灰的石层以及一条线似的绿色,年轻人的脸色变的更白,连续两刀都是散玉,这块毛料的结局基本上可以断定了。

垮,还是完垮。

“别灰心,我们还有两块毛料!”

余六走上前,小声的劝了一句,他的心里也很是无奈,恨不得抽这个年轻人两个耳光,可惜他不能这么做。

这个年轻人年纪不大,但却是他老板的儿子,若没有这个身份,这个年轻人也不敢对他这么不敬,余六年纪不大,可资历却很老,在昆明的赌石界内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人。

“我知道,六哥请放心,我们一定能赢!”

年轻人深吸口气,慢慢的点了点头,从余六的手上接过了第二块毛料,这次他没有立即去固定毛料,而是双手合十,不断的祈祷着。

“求神也没用,还是完跨!”

“继续完跨,快点结束,我们还要看李阳解石呢!”

周围的人很不客气的大声叫了起来,张伟脸上的笑容变的更加的灿烂,这几天憋着的怨气这会吐出来了不少。

年轻人足足祈祷了一分多钟,才神色凝重的重新站在了解石机的面前。

李阳再次摇了下头,这块毛料倒没有完跨,里面也出了不错的干青翡翠,翡翠不小,价值也在三十万以上,不过这样的翡翠想在对赌中获胜却很难了。

“来了,来了,解石机来了!”

外面去拉李阳那台解石机的人终于回来了,周围围观那年轻人解石的顿时散去了大半,张伟也离开了,留下司马林和顾老继续看着他们解石。

李阳的解石机一来,意味着两边能够同时解石,那样的对比性更强。

位置张伟早就规划好了,这台解石机一放好,很快就通上了电,李阳很随意的从自己那堆毛料中选出一块来,不过他并没有带着去解石机那,而是把毛料递给了张伟。

“李阳,这是?”张伟接过毛料,猛的愣了一下。

“张总,你来解吧!”

李阳微笑着说了一句,张伟由愣变呆,随即又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昨天他可是输给过这几个云南人,虽然李阳在肯定能赢,但绝对没有他亲手来赢更加的爽快,李阳这等于给了他亲手报仇的机会。

张伟很是感激的看了李阳一眼,也没推辞,直接站在了解石机的面前。

他也确实非常的需要一场胜利,昨天赌输了没人怪他,但对他会长的形象还是有一定的影响,今天若是报仇成功,这些影响则会全部的消失,还能让他的威望变的更高。

………………………………

今天中午被表哥灌倒了,过节事情就是多,对此小羽也没有办法。头还有些痛,今天只有两章了,明天就是中秋,先祝大家节日快乐!

感谢艾夭夭,盟主小口袋,闪闪的书虫,暴风客,各种澎湃等朋友这几天多次100起点币的打赏。感谢艾夭夭,盟主小口袋每人588起点币的打赏。(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