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6章 实在太可怕了【第一更】

张伟已经站在了解石机的面前,谁都知道这边的解石也要开始了。

解石的人不是李阳,多多少少让大家有点失望,不过这毛料可是李阳选出来的,看看李阳亲手选出的毛料能解出什么样的翡翠也不错。

“哗啦!”

这边张伟正拿着毛料比划的时候,云南那个年轻人再次切完了一刀,这一刀是沿着皮层边缘切的,切开之后露出了里面的雾层,这也是他们第二块毛料的第一刀。

雾层还看不出翡翠,但各方面的表现都很不错,解涨的可能性很大。

这也让那几个云南人都松了口气,再垮的话,余六恐怕要后悔这一局把那最好的毛料拿出来了。

“张总,你看看这里,这条形蟒像不像一条龙?一般条形蟒有龙状的话那赌涨的可能性又会增加一些,龙头的位置很有可能就是翡翠所在的地方!”

张伟正犹豫着要不要请李阳来划线,李阳突然主动说了一句,李阳的话也吸引了周围很多的人,全都伸着脖子往里面看。

“还真有点像龙!”

“条形蟒有龙的话,会增加出翡翠的几率?”

周围的人很快都小声的议论了起来,李阳的这个说法有很多人都不知道,张伟同样是第一次听说,此时正瞪着大眼睛,看着毛料皮壳上有点龙型的蟒纹。

李阳选出的第一块毛料是黄砂皮壳,皮壳表面还有还条长长的条形蟒,条形蟒形如毛笔划了一笔的条形直线。不过这直线也不一定全直,有时候会出现点差距,偶尔让条形蟒的形状发生一点的改变,前头若是突出一些的话,确实有点像龙。

条形蟒前端变大,下面出翡翠的几率要比普通的直线条形蟒至少高出一倍来,这不算是常识,是一些专家大师们总结出来的经验。一般这种自我总结的经验都会秘而不宣,或者只讲给亲近的人,李阳当众说出来,也有想让大家增加点实力的想法。

反正那几个云南人都在另一边,又听不到他说的话,能学到这点经验的人全都是自己人。

“我知道了,那在这里下刀是不是很合适?”

张伟突然说了一句,手上还指了指条形蟒末端的地方,前面有翡翠,从那里切肯定不行,会破坏翡翠的完整性。末端靠近皮壳边缘,选择这里下刀即能先看看毛料的表现,也不会对翡翠有什么破坏。

李阳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

有了李阳的赞同,张伟的干劲立刻提了起来,一旁的顾老则又很感激的看了眼李阳,只有他最明白李阳的目的。

画好线,张伟很快便下了刀,两台解石机的解石声同时响了起来。

这让李阳又想起了当初和翡翠王对赌的时候,也是两台解石机,不过那次对赌的毛料要比这次好的多,仅仅毛料的价值就高达六七亿人民币。

时间慢慢的走过,云南那个年轻人最先切出了翡翠,干青种的表现让几个云南人都松了口气,但也隐隐有些失望,靠这种翡翠去赢李阳,他们还真没什么把握。

“哗啦!”

张伟这一刀也切完了,顾老帮着洗的切面,洗净切面之后,周围的人顿时都叫了起来。

冰种,切面上露出了冰种翡翠,这块毛料没有雾层,张伟这一刀恰到好处的切出了翡翠,还没造成一点的浪费,可以说极为不容易了。

张伟也傻傻的看着面前的切面,如此高质量的切割他可从没有过,这还是第一次。

过了一会,张伟才抬头感激的看了李阳一眼,若没有李阳刚才的提醒,他自己肯定不可能切出这么高质量的一刀来。

冰种翡翠,鹦鹉绿的颜色,这一刀之后众人的信心也都完全落了下来。

另一边,余六和那年轻人的心则都提了起来,对方第一刀就直接切出了冰种翡翠,而他们最好的毛料只是一块擦出了冰种翡翠的半赌毛料。这一对比双方的差距也实在太大了点,几个人的心里都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司马林还在几个云南人那边守着,等张伟一切出冰种翡翠来也跑过来了,这会没人再去看那几个云南人解石了。

“六哥!”

年轻人抬起了头,有些迷茫的看了眼余六,看着面前的干青种毛料,他有种解不下去了的感觉。

“尽力吧!”

余六轻叹了口气,尽管他们还有一块擦出冰种的毛料没解,可这会余六的信心也没多少了,对方所解的可是第一块毛料。

年轻人点了下头,继续埋头解石,解石原本是他最喜欢的工作之一,可这会他却有了一种枯燥的感觉,只希望早点解完这块毛料。

“涨了,涨了!”

“翡翠不小,这一块翡翠解出来估计我们就赢了!”

余六再次抬起了头,他们看不到对面的解石情况,可听这些人的说话就能明白,对方解的毛料还在继续的张着。

二十多分钟后,张伟率先解完了翡翠,双手握着一块好几斤重的冰种翡翠,这块翡翠是鹦鹉绿的表现,块头不大也不小,能做好好几副镯子出来,价值也接近了千万。

“张总,继续!”

李阳没给张伟享受喜悦的时间,又递过来了一块毛料,这是一块黑乌砂皮壳的毛料,表现比刚才那块还要好一些。

“好嘞!”

张伟兴奋的叫了一声,接过毛料仔细的看着,过了一会才自己选在了画线的地点,不过在画线之前他还是抬头看了看李阳。

见李阳点头之后,他才画好线来固定毛料,周围的人也全都兴奋的议论着,现在大家对胜负都不怎么关心了,只想着李阳选出的毛料都会解出什么样的翡翠来。

固定好毛料,张伟便立即按下了切刀。

几分钟后,张伟变的更为兴奋,这块毛料没让大家失望,再次解出了冰种翡翠,还是阳绿的高级表现。

另一边,云南来的那个年轻人刚刚解完干青种翡翠,正在默默祈祷拜神准备解那冰种翡翠,刚开始祈祷就听到了张伟又解出了冰种的消息。

这个消息把还抱有希望的那个年轻人直接打懵了,他们的毛料并不大,对方有两块冰种翡翠出现了,哪怕他们解出块冰种,能赢的希望也不高。

“继续解吧,尽力就行!”

余六苦笑一声,安慰了那个年轻人一句,不过他的心里却有着一种无力感。

时间慢慢的走过,余六这块毛料的表现确实不错,年轻人采用了更加稳妥的擦石方法,虽然慢,但不会伤害到里面的翡翠,现在他们可不敢让翡翠再有一点的损失。

不到半个小时,张伟解完了第二块毛料,两块漂亮的冰种翡翠放在一起,显得格外的诱人。

“不愧是玉圣啊,两块冰种了!”

“张会长也不错,这两块冰种都是他解出来的!”

那些玉石协会的新进成员们都小声的议论着,听到他们说的话李阳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帮张伟提高威望也是他的想法,现在来看效果还不错。

第三块毛料是张伟自己去选的,有两块冰种翡翠打底,此时的张伟信心十足。

司马林则在一旁看着,对张伟连解两块冰种翡翠并没有任何的嫉妒,他在缅甸连玻璃种都解出过,还帮着解出了两块顶级翡翠,早就让他满足了。

张伟选的第三块毛料是块灰皮壳的全赌毛料,毛料上面有很不错的松花。

这样的皮壳表现算不得好,只能说是一般,不过这也是老场口的细皮子毛料,一样有出高翠的可能。

见到这块毛料,李阳微笑点了点头。

张伟的运气不错,这块看似不起眼的毛料里面的翡翠价值却是最高的,这块毛料李阳原本打算让张伟在南阳聚市开门红上去解的,虽然不像玻璃种那样保险,但其表现已经有了争冠军的可能,不是冠军也能拿到个前三甲。

可惜现在被张伟选了出来,以后的事情只能再想办法了,这会李阳绝对不会去阻止张伟的选择。

这次选择下刀的时候张伟没在咨询李阳,不过他选择的也是很稳妥的边缘部位,这样更加的保险。

十几分钟后,人群突然爆发出一阵吼叫声。

“冰种,又是冰种!”

“这么鲜艳的绿,是帝王绿吗?”

张伟连续两刀才切出翡翠,第一刀只是皮层,还让张伟担心了一会,现在这会担心全都没了。

切面上露出的翡翠几近透明,而那鲜艳的绿色则让翡翠更加的漂亮,看着这块翡翠,张伟自己都有种心神荡漾的感觉。

“不是,这是高冰种祖母绿!”

顾老突然摇了摇头,高冰种祖母绿就是这块翡翠的表现,切面上露出的翡翠还不少,若是解出大块的翡翠出来,这块翡翠的价值能达到好几千万了。

高冰种,祖母绿。

余六他们几个云南人都互相看了一眼,正在擦石的那个年轻人很无力的停了下来。

几个人的眼中都有着一种无奈,这是什么人啊,冰种翡翠连着出,还一块比一块厉害。高冰种祖母绿,哪怕只解出一小块翡翠来他们这局对赌也不可能赢了,他们冰种翡翠只是普通的绿色,价值比高冰种祖母绿差的实在太远。

这就是玉圣的实力?这也实在太可怕了!

几个人此时都升起股这样的想法,巨大的差距让他们再没有一点的信心,找玉圣对赌纯粹就是找虐,这会几个人终于明白什么叫盛名之下无虚士,李阳确实要比他们强的太多。(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