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7章 杀一儆百,李阳的封杀【第二更】

年轻人强打着精神,放弃用砂轮擦石,也换上了切刀。

对方连续三块冰种几乎敲碎了他的信心,这会他再也没有任何心情继续浪费时间擦石了,用切刀来能够更快的看出里面的翡翠到底怎么样。

时间慢慢的走过,不到半小时,张伟和这年轻人的毛料都解完了。

确切说,是张伟的解完了,那年轻人毛料解出的翡翠还有一些碎渣没有擦掉,这个时候那年轻人已经没有接续解下去的动力了。

最后一块毛料,最后一块翡翠,张伟解出的高冰种祖母绿比年轻人解出来的还要大一点,只是这一块翡翠就已经能确定这局对赌的输赢。

赢了,他们又赢了。

张伟这个有种想要仰天大笑的冲动,报仇了,终于报仇了,这几天所受的憋屈这一刹那似乎都释放了出去,让他全身所有的毛孔都有种极其舒畅的感觉。

周围的人都小声的议论着,这些人即尊敬,又崇拜的看着李阳。李阳在缅甸连解三块玻璃种的事他们听说了,但并没有亲眼见到,现在李阳所拿出的毛料,连续解出了三块冰种却是每个人都亲眼所见的。

张伟离开解石机,周围围着的玉石协会成员都自动的让出了位置。

那几个云南人的脸上再没有了之前的那种狂妄嚣张,每个人的脸上带着一种凄苦,甚至还给人种很是无助的感觉,他们的表情让很多明阳玉石协会的成员心里都大叫爽快。

“这一局应该是我们赢了吧?”张伟看着余六,头不自然的抬高了许多,轻声的问道。

“是,你们赢了!”

余六苦涩的点了点头,这一局他们输了,彻彻底底的输了,不仅输了对赌,还输了所有的信心,就是他也没有任何想赢李阳的念头了,那根本不可能。

“五局三胜,现在是二比二,抓紧时间进行最后的对赌吧!”

张伟嘴角扬起了一丝笑意,现在他是胜利者,他有资格摆出胜利者的架子来。

“不,张会长,我们认输,不用再比了!”

余六突然摇了摇头,他的脸色变的更加的无奈,那年轻人的斗志已经全没了,别说那年轻人,就是他自己也不愿意在去面对李阳。

张伟,司马林还有周围的人都互相看了看,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惊喜。

面对强大到让他们无法想象的李阳,这些人连继续比斗下去的勇气都没了。

“认输的话,那就按照之前的协议来做吧!”

这次说话的是李阳,李阳淡淡的说道,时间不早了,这会天色有些发暗,这里是可以挑灯继续对赌,但既然对方认输了,就不需要在浪费时间了,最后的结果还是一样。

“李,李先生,我写战败贴可以,但我只承认输给了你!”

那年轻人猛的抬起头,输给李阳他还能接受,李阳毕竟是连翡翠王都能赢的人,这个年轻人直到此刻心里还有着那一股骄傲的心,不愿意对别人承认失败。

“不,你错了!”李阳摇了下头,继续说道:“解石的人张会长,你们输给了明阳玉石协会,还是按照之前的协议来吧!”

余六,还有那年轻人愕然的看着李阳,过了一会,那年轻人才颓丧的点了点头。

这局的对赌,确实是张伟一直在解石,这点让他们说不上什么来,李阳不承认对方输给了自己,他们硬赖着也没办法。

这或许也是李阳在表明,这几个人根本就没有和他对比的资格。

“这里很暗,我们到前面去,我会让人给你们准备好纸笔,等写完你们就可以走了!”

张伟冷笑了一声,这些人到最后还不死心,好在李阳拒绝了他们,若是这些人只承认了败给李阳,让他们明阳玉石协会情何以堪,严重的话还会造成分裂,这会张伟更加的气氛了,根本不给对方留一点的面子。

“好,我们写!”

余六艰难的说出这几个字,整个人仿佛变的虚脱了一般,他怎么也没想到,这次斗志满满的出来,最终却是这么一个结果。

战败贴,现在赌石界已经很少有人写这东西了,写了战败贴,他余六等于这辈子多出了一个无法抹除的污痕。这个时候余六甚至恨起了当初狂妄提出这个建议的人,而提出这个建议的,就是他旁边的那个年轻人,他们老板的儿子。

一群人欢快的说笑着,慢慢返回翠玉轩。

这些明阳玉石协会的普通成员今天最为兴奋,他们不仅见到了传说中的玉圣,还亲眼见到玉圣的毛料被解开。三块冰种,连续三块冰种的出现让每个人都无比的激动,这次的解石盛宴也是他们所见到的,质量最高的一次了。

和司马林亲身体会到连续三块玻璃种出世的感觉一样,今天的事也足以让这些人回味很久。

翠玉轩已经点亮了灯,这个时候客人没那么多了,只有七八个人在店里闲逛,并不像真正想要购买首饰的顾客。

张伟没管那么多,进店之后就让人拿来纸和笔,摆放在余六他们每个人的面前。

余六慢慢的拿起了笔,最后轻轻叹了口气,慢慢的开始写着自己的战败贴。

其他几个人也都摇了摇头,对于他们几个来说这场失败还没到完全不能接受的地步,他们的水平本就一般,只是厂子里的普通员工,再说输给李阳他们也不丢人。

这场对赌是和明阳玉石协会进行的不错,但每个人都知道,他们其实就是败在了一个人的手里。

倒是那个年轻人久久没能拿起笔来,等其他几个人写完,这个年轻人还一直没动,脸上带着一种极其复杂的神情。

“胡公子,写吧!”

余六再次叹了口气,他们是一个整体,每个人都要留下战败贴,一个人都能不能少。

“李,李先生,我,我是昆明紫玉公司的总经理助理,我叫胡青,我爸是紫玉公司董事长胡汉江,李先生,您看咱们交个朋友如何?这战败贴,能不能不写了?”

年轻人抬头很是期望的看着李阳,余六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恼怒,最后又显得有些无奈。

胡青,也就是这个年轻人从小顺风顺水的事习惯了,加上家里有钱,从没吃过大亏,这次失败了竟然还不愿意承认,还想着用自己的关系摆平这一切,只能说这个年轻人彻底的被宠坏了。

李阳的脸上一直都带着微笑,慢慢的走到胡青的身边。

胡青急忙退了一步,眼中还带着一股祈求,若不是对方是李阳,这里又有对方那么多人,估计他当场耍赖的可能性都有。

李阳收起了余六等人写的战败贴,看了一眼后,随手交给了张伟,这才回身看了胡青一眼,余六几个人也是这个公司的人,有可能来这里还是这个胡青的主意。

这次李阳还真的猜对了,就是胡青不服气李阳的名声,特别拉上余六他们带着毛料赶到明阳来的。

“你父亲胡汉江,应该从缅甸还没回来吧?”李阳突然问了一句。

胡青猛的愣了一下,随即又露出了狂喜的神色,急忙点着头回道:“是的,他从缅甸直接去了香港,要洽谈几笔生意,还没回家呢,您怎么知道?”

这会胡青的态度已经变的无比的恭敬,和之前可以说根本不像是一个人。

胡汉江确实没有回去,说起来这个胡汉江李阳还真的有些印象,早期的几场私人竞拍他都参加了,最后的大型拍卖会同样有他,还拍走了几件不错的翡翠明料。

“我是猜出来的,他若回去的话,肯定不会同意你到这来,我在缅甸所经历的一切,他应该都是亲眼看到了!”

李阳慢慢点了下头,胡青心里猛的松了口气,脸上慢慢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他没想到李阳和他父亲还认识,这次的事总算好办了,只要不留下这丢人的战败贴,花点钱对他来说也没关系。

“你们走吧!”李阳突然挥了挥手,张伟他们都惊讶的看了李阳一眼。

“回去告诉你的父亲,以后和我有关的任何翡翠活动他都不用在参加了,他也没资格参加了!”

胡青刚面带喜色的想对李阳说什么,李阳又突然说了一句,胡青的脸色猛然僵硬在了那里,呆呆的看着李阳。

李阳所说的是任何翡翠活动,而不只是私人拍卖,李阳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他这是要封杀掉胡汉江父子。

和李阳有关的翡翠活动还真不多,不过现在李阳在缅甸有翡翠玉矿,至少缅甸五大家族有两大家族都不会在和胡汉江有任何的联系。其余的毛料商人,想交好李阳,和李阳建立良好的关系,必然也会远离胡汉江,就是其他三大家族也不会因为这样的事去得罪李阳,毕竟他们和李阳之间并没有直接的矛盾。

这样的话问题可就严重了,这等于胡汉江将会被全面的封杀,即使他通过自己的关系以后还能获得些原料,也不可能像原来那么多了,恐怕以后的缅甸公盘也无法参加。

若是李阳中宝协理事,玉石协会顾问的身份曝光,平洲公盘也会把他们封杀在外,到时候任何大型毛料采购点都会将他们拒之门外,这对他们来说才是最惨的。

现在的李阳,绝对有封杀掉任何一个玉器公司的影响和实力。

“李先生!”

余六脸色猛的一变,他比胡青更清楚李阳的影响力,李阳真的这么做了的话,他们紫玉公司恐怕真的要凶多吉少了。

“张总,还不送客?”

李阳头也没回的走到了张伟的面前,任何人来求情他也不会改变这个决定,李阳这是要杀一儆百,省的以后还有不死心的人趁着自己不在来欺负明阳玉石协会。让别人看到他铁血的一面也好,至少能让大家明白,他李阳并不是一个老好人,不是谁想捏就能捏一下的。

…………………………………………

这几天假期,小羽本想写一出衣锦还乡的好戏,可能因为每天很忙状态不好,想写的东西没写出来,让一些朋友不太满意,小羽会改正这些错误,这段情节到现在也就算是要结束了。

还希望朋友能够继续支持小羽,书有高潮和平淡,平淡过后,依然是精彩的高潮情节。

第二章,下面还有两更!(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