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6章 满脸悲愤的人【第二更】

“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并不一定是真的,一会你可以请专家再做鉴定!”

李阳淡淡的说了一句,说完便走回自己的椅子上,这会他算深刻体会到白铭说起这些人的时候,脸上为什么总是那种无奈的神色了。

“先生,专家那我会去的,这里您能不能再给我们解解疑惑,年代不对的话,您也说出来,好让我们都学点东西,以后避免打眼!”

那人又跟了上来,周围的人都跟着点了点头,东西真的他们大都能看出来,就怕把假的也看成真的,学习看假有时候比学看真还重要。

李阳心里叹了口气,果然和白铭说的一样,喜欢较真的人是最难缠的。

“你刚才说对造型有过研究,那我问你个问题,清代时期的榻都有什么特点?”

李阳这么一问,床榻的主人马上侃侃是说道:“清代的塌多是无围,细长,可坐可躺,所以又有四面床的称呼。清代的榻大都质轻,携带方便,榻身边角多有雕纹,而且多以花鸟兽为主,少部分榻还雕有龙纹。我这件古榻虽然只是花鸟纹饰,但很符合清代雕刻的特点,不是王室所用,却也是民间的精品了!”

这个人说的很流畅也很顺利,看的出做过一番功课,周围的人都默默的点着头,他们的宝贝不是床榻,但也是古代家具,对家具多少有些了解,明白这个人所说的一点都不差。

李阳微笑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轻声道:“还有吗?”

那人微微一愣,急忙道:“有,还有就是这包浆,床榻是日常使用品,使用的次数多了,就会留下厚厚的包浆,大家看这包浆多自然,肯定是真的!”

他的话让周围不少的人都凑过去看了看那件床榻,很多人还都跟着赞同,这件床榻的包浆确实很明亮,看起来就像个老东西,不像是新的。

“你说的这些都没错,不过你知道的别人很多人也都知道,那些造假的人更是非常的清楚!”

李阳站起身来,慢慢的又走回那床榻的旁边,李阳说的这也是个事实,很多刚入收藏的藏友都能知道的事,造假的人不知道那才叫奇怪。

现代有很多造假的人就利用这点常识,抓住新入行的藏友不懂装懂的心,在一些显要特征上作假,让人误以为真,最终买了下来。现代的造假手段之多,别说这些初入行的藏友了,就是专家有时候也会打眼。

李阳指了指那床榻,又问道:“你刚才说了很多床榻的特点,有一点你却没说,清代床榻的高矮你知道吗?”

“高矮!”

刚才还解释的非常的顺利床榻主人猛的愣在了那里,高矮的问题他还真没去考虑过,榻本来就有高矮之分,无论高的还是矮的都是榻。

“在古代,特别是明清以前,榻都是很矮的,我们都知道一个词,叫下榻,这个词使用频率很高,特别是接待领导贵宾的时候都会使用,比如下榻某某宾馆或者某某酒店,我想请问一下,谁知道下榻是什么意思,又有什么来历?”

李阳说完之后,还向四周看了一眼,周围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迷茫,下榻这个词还真是每个人都听过,意思也了解,可真让他们解释,却解释不出来了。

“榻是床的意思,下榻说的是不是下床?”

有个人很不确定的说了一句,他的话刚说完周围就哄笑了起来,这人自己也笑了,还摇了下头,他这个解释明显说不过去,下榻是隆重欢迎的意思,下床变成什么了。

李阳露出了笑容,轻声道:“其实这位朋友说的并没错,从字面理解确实就是这样,下榻就是下床,我们欢迎贵宾来休息,应该说上榻才对,至于为什么说下榻而不说上榻,这里面其实还有个典故!”

一说起典故,周围的人都来了精神,王佳佳也忽闪着她美丽的眼睛看着李阳,这个时候的李阳让她感觉最有魅力。

看了圈四周,李阳慢慢说道:“东汉时期有位名臣,名叫陈蕃,他性情耿直,是个很廉洁的官员,陈蕃喜欢结交有骨气,有气节的人。而且他对人分的很清楚,看不上的人,他根本就不会去见,能让他看上的人,他会特意的设榻招待客人!”

很多人都直直的看着李阳,李阳笑了笑,继续道:“陈蕃的这个榻,平时就挂在墙上,来了重要的客人,又是他特别看重的人,就会把这个榻从墙上拿下来,让客人休息,所以叫下榻,如果当时他挂的是床,那今天这个词可能就真的变成下床了!”

“哈哈!”

李阳的话音一落,周围很多人都笑了起来,大家对李阳更加的敬佩,这个他们还不知道名字的年轻人确实学问渊博,懂的很多。

李阳也轻笑着,继续说道:“我们还都知道一个成语,叫扫榻以待,这句话出自《后汉书•徐徲传》,原文有句话:蕃在郡不接宾客,唯徲来特设一榻,去则县之,这里的县就是悬的意思,也是指悬挂在墙上的榻!”

“我明白了,您的意思是,以前的榻都很矮,是可以挂在墙上的!”

周围有个聪明人突然大叫了一声,李阳微笑点点头,他说出这两个词来确实就是这个意思。

“我这个榻也很矮啊,一样能挂在墙上!”

鉴定床榻的那个人忍不住也跟着说了一句,周围的人都再次点了点头,他这张榻只有二十公分的高度,绝对算是矮榻了。

“你这个榻,问题就出在矮上,古代的榻很矮不假,但那是明清以前,特别是到了清代,除了坐榻之外,就没有这么矮的榻了,满清是马上打下来的天下,他们本性不喜欢使用矮榻,特备是那些要躺下休息的榻,绝没有这么矮的!”

李阳微笑着摇了摇头,高矮也是榻的一个特点,不算是什么高深的学问,可惜很多人都只被眼前容易见到的假象迷惑了,忽视了最基本的东西。

“原来是这样,难怪清宫戏里很少见矮着的卧榻!”

有人跟着点了点头,那个鉴定床榻的人则有些发呆,李阳说的这些他也很在理,可心里却怎么都不愿意承认。

“可我这真是红木,我刮下木屑找人鉴定过,我这还有坚定证书呢!”这人还不死心,又急急的问了一句。

“你这张榻确实有红木,但不全是,你这榻的重量不对,明显只是在外面包了一层红木,你如果刮开一片的话,就能看到里面的庐山真面目了!”

李阳再次说道,既然指出来了,就给他全部指明,省的这人还蒙在鼓里。这个时候李阳总算理解为什么说专家鉴定都是得罪人的活,别人一直当成真的宝贝,你一下给说成假的了,人家肯定无法接受。

“只包了一层?”

那人脸上变的更呆了,突然从身上拿出串钥匙来,上面有一把小刀,打开小刀就对着榻的一只床脚狠狠的刮去。

不一会,还真让他刮下来几厘米长的一片木皮,露出了里面明显有些发黑的木头,而且中间的贴层非常的明显,看到这一幕,每个人都明白了怎么回事。

李阳说的都是对的,这个榻确实年代不对,是典型的现代仿制品。

“对不起,先生!”

这人脸色有些发红,低头对李阳道声歉后抱着自己的床榻离开了这里,榻已经被鉴定过了,而且他还亲眼看到了里面的其他木头,已经证明了这件东西的真伪,没必要再到专家那里丢次人了。

不过他的态度要比之前那交椅的主人强的多,离开之前还知道道声歉,这种心态非常不错,慢慢的也能成为一个好的收藏家,若是不那么较真的话,会是大家都喜欢的人。

“先生,厉害啊!”

那个五十所岁,鬓角有白发的老人对李阳伸了伸大拇指,这会大家对李阳更加的信服了。

“先生,帮我看看我这梳妆盒吧!”

马上又有个人抱着一个黄色的梳妆盒走了过来,他的脸上还带着明显的期望。

刚才那个女人的梳妆盒可被鉴定了是真品,还让大家看到了一场紫气东来的美丽试验,这会他也希望自己的这件宝贝也是真的,同样有着很高的价值。

李阳从条案上拿起梳妆盒,还没说完,突然又抬起了头。

远处跑来了一个人,头上还举着把椅子,这人跑的很快,不一会就跑到了他们这里。

不止李阳看到了,他们这里很多的人也都看到了,大家都惊讶的看着这个满脸悲愤的人,每个人都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耍赖逃跑的那个中年男子,他头上扛着的也是被李阳验证为假的那把交椅。

中年男子显得有些慌乱,又有些恐惧,他看了看四周,突然大声的吼了起来:“我的东西是假的,我的东西是假的,我的东西是假的……”

男子连续喊了好几声,每一声都竭尽全力,喊完之后他马上又向外跑去,比来的时候跑的还要快。

………………

还是被爆了啊,哎,既然没有月票,那就来点推荐票好吗,推荐票快十万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