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7章 很有专家的范【第三更】

这人来的快,跑的也快,喊过那几句之后,没一会就看不见人了。

李阳,王佳佳还有周围的人都显得莫名其妙,刘刚则对隐藏在远处的赵奎和海东伸了伸拇指。

这人那么嚣张,之前又对李阳还有王佳佳那么的不客气,最后竟然还敢耍赖,李阳拿他没办法,可不代表别人不行。

赵奎和海东可是特种兵出身,整治一个人那还不是小意思,刘刚一递眼神他们就明白了什么意思,马上悄悄的跟了过去。果然,没多久这人就老老实实的跑过来实现他刚才的话了。

赵奎和海东用的方法也很简单,赵奎和那人碰撞了一下,然后说身上的钱包丢了,最后还真的在那个人的身上找到了赵奎所丢的钱包。

钱包里有赵奎的身份证,还有几千元的现金,那里又没有监控,搜出钱包之后那人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只能在那无奈的解释着,而赵奎则坚持着要报警。

这个人虽然狂妄,但不傻,他知道自己落入别人的圈套,又有这么多人看着他的身上拿出的钱包,去了派出所估计一时半会是出不来了,最后只能苦苦的求饶。

赵奎不在坚持报警,但要求他必须实现刚才所说的话,不然还是要报警抓他。钱包上有那个人的指纹,又是大庭广众之下看着从他身上找到的,加上钱包里那三千多的现金,这些罪证一旦坐实,足够让他蹲着过年了。

赵奎提出这个要求后,他马上就明白了对方是什么人,可惜他根本不敢反驳,先不说对方人多,眼前的形势就对他很不利,若不答应这一关都过不去。

最终这里才出现了他飞奔跑来,喊了几句之后便飞奔而去的场面。

赵奎的手段是很卑鄙,不过对这种无耻的人就应该这样,再说赵奎只是让他实现刚才所说过的话,没有真的把他弄到派出所吃苦头。

若是这人不肯去做的话,赵奎并不介意真的让他进里面接受点教训。

这一切李阳都不知道,还是回去之后才知道的,知道之后李阳只是摇头,并没有任何的反对,这样的人确实也该有点教训,至少说话算数讲诚信是人的根本。

那个人的出现只是个小插曲,等他离开之后,李阳继续看着手上那个梳妆盒。

这个梳妆盒显得更为古老,造型很像是明朝的东西,木质的颜色和黄花梨类似,若真是黄花梨木所做的话,这件梳妆盒的价值也不低。

轻叹口气,李阳慢慢说道:“朋友,你这梳妆盒看起来不错,可并不到代,这是民国的仿制品,这也不是黄花梨木,只是普通的硬木伪装的,不过它确实是件老物件,有一定的收藏价值!”

这个梳妆盒的价值比起刚在那个紫檀的来比差的很远,民国时期的普通仿制品,价格超不过千元,他要是当明朝时期买的话,肯定要打眼交学费了。

“原来是民国的,谢谢先生!”

这人拿回自己的梳妆盒,微微躬了躬身,这才退到一边,他的脸上还带着点落寞,这对他来说显然不是个好消息。

接下来几件东西鉴定的都很快,有真有假,有现仿也有古仿,不过都没价值太高的东西,最贵的一把椅子也不过万元,和之前的紫檀梳妆盒还有那瘿木茶盘都无法相比。

“先生,您来看看我这件吧!”

李阳刚伸了个懒腰,又有个人走了过来,四十多件东西只差最后几件没鉴定了,想到这里李阳也有些无奈,他来淘宝的,没想到却客串了一回鉴宝专家。

“好!”

李阳起身跟他走了出去,这一会鉴定的都是小物件,这个人请他过去,肯定是大东西了。

这个还真不小,是一张有着三面围栏的床,也是这么多东西里面最大的一件。

床有四种形态,分别是榻,罗汉床,架子床和拔步床,前两种即可坐也可卧,而后两种只是睡觉的寝具。

眼前的床就是罗汉床,这个名字怎么来的到现在都没考证清楚,目前最通俗的理解则是这种床是从罗汉榻演变而来的,所以才叫罗汉床。

罗汉床通常都有三面围子,一面冲前,这种床到了明清以后大都是待客工具,两个人可以坐在床边喝着茶,聊着天,聊累了还能躺下休息会,很是惬意。

不过这张罗汉床的造型显得比较早,是明初的造型,上面镂空雕刻着明初的一些风土人情,也展现了明初国泰民安的时候那种安居乐意。

“哎!”

李阳又叹了口气,这张床已经算是高仿了,可惜仍然有硬伤,仿制的人若不是把时间推的早一些,让床的价值更高,估计还能骗住不少的人。

“先生,怎么了?”等待鉴定的人一听李阳叹气,急忙问了一句,心里也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此时大家都已经认可了李阳的实力,而且李阳之前说的也大都准确,若是李阳不看好这张罗汉床的话,那这床还有问题的可能性还真不小。

“你这张床花了不少钱吧?”李阳摇了下头,问了一句。

“先生慧眼,我这床是二十万请来的!”

那人马上点了点头,二十万一张明朝的罗汉床,又保存的这么完整价钱绝对不高,可若是仿制品那可就亏大了。

想了下,李阳慢慢是说道:“这张床仿的非常高明,本身材料用的也是铁力木,仿的是明初的样式,若是用其他的软木来仿或许更真,可惜他们用了硬木!”

李阳边说边摇头,铁力木是硬木的一种,目前市场上也是高贵木材,这张罗汉床若是按照艺术品来卖的话,价格也要一万多,可当成古董去卖那就是骗人了。

“仿的,还请先生明解!”那人猛的一愣,又急急的问了一句,脸上开始有了担忧。

“很简单,明初的时候我们国家没有现在的刨子,硬木很硬,无法削平,硬木家具是在明末开始流行的,之前可以说就没有硬木家具!”

李阳又指了指那张罗汉床,继续说道:“你这张床是硬木,虽说涂了仿古漆,还特意的做过旧,但硬木就是硬木,在那个时间不可能被削的这么平,这是个硬伤,单这一点就足以断定你这件就是仿制品!”

李阳的心里又想起了老爷子对他所说的话,只要不真的东西肯定有他的漏洞。这话还真不假,今天鉴定了这么多的家具,让周围的人增加了不少的知识,他自己同样也多了很多的实践经验。

“对,先生说的没错,我也想起来了,刨子是明中后期从罗马传进来的,之前我们只有推刨,没有现在这种拉刨,推刨推一些木块没问题,推这种硬木床肯定不行!”

那个五十所岁的人突然点了点头,他了解的东西也不少,不过不像李阳这样能随时的应用出来,李阳这么一说他才想起来。

“这么说,这罗汉床真的是假的了?”

那人的脸色有些发白,二十万打眼交了学费,他又不是什么富翁,肯定心里不好受。

“不能说是假的,这东西毕竟是真的,也是不错的铁力木,当古董收藏肯定不行,但却是一件很不错的艺术品,而且这镂空的雕刻也是手工做出来的,有一定的收藏价值!”

李阳摇了下头,马上又反驳了一句,古玩界对东西的真假有时候很难确定,仿制的东西但材料毕竟是真的,只有年代是假。那种材料都做假的东西才是真正的假货,比如很多假玉就是用玻璃或者塑料做出来的。

“谢谢先生!”

这人有些暗淡的离开了,李阳轻叹口气,这次他之所以说的明白就是想告诉更多的人一些常识,以后收东西一定要小心,不要再打眼了。

另外这件东西也是今天这些家具中最好的现代仿制品,假归假,但还有一定的价值。

鉴定完最后一件东西,时间都过去了两个小时,已经是上午十一点多了,李阳急忙站起身,拒绝几位热心人的挽留,拉着王佳佳就离开了。

他们这边鉴定有些古怪,也吸引了一些人,好在这些人带来的宝贝都不是家具,也没提出让李阳来做鉴定。在他们看来李阳这么年轻,能在家具上有一定的水平就已经很不错了。

“李哥,你今天很有专家的范!”

走出没多远,刘刚就对李阳伸了伸大拇指,笑呵呵的说了一句,一旁的王佳佳也忍不住跟着点了点头。

“别提了,民间鉴宝和圈子里的鉴宝果然不一样!”

李阳苦笑摇了摇头,今天在这给普通藏友鉴定,和他在荣宝斋鉴定古玉的时候完全不一样。荣宝斋的时候那些人可都非常的礼貌,不管他们说什么都是默默的听着,在这里不时的有人会提出一些不同的看法来。

在他们的后方,那些刚被李阳鉴定过东西的藏友也很是感叹,在等待鉴宝的时候没想到会遇到这么厉害的年轻高手。

“他的年纪不大,水平却很高,这样的人应该有点名气啊,对了,他叫什么?”

有个人说出了自己的疑惑,每个人都愣了一下,这个问题他们同样也想问,刚才一直做鉴定,这里的人竟然都忘记了询问李阳名字,这个疏忽让他们每个人都感到了汗颜。

………………

感谢dawang,独孤武神,艾夭夭每人100起点币的打赏。

特别感谢化蝶飞蝶花朋友再次1888起点币的打赏,这是第三更,还有第四章!(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