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0章 第六七九、六八零章 去除掩饰(二合一大章)

“小伙子,你这物件愿不愿转让,我可以给你刚才双倍的价钱!”

老人微笑着说了一句,不仅尖嗓子愣在了那里,迟勇也愣住了,这些青铜器他是五万卖给的李阳,双倍的话岂不是十万,刚才的交易结束好像还不到三分钟,这增值也太快了点。

“老迟,做戏不用做这么足吧?”

尖嗓子突然回头小声的问了一句,他的声音不大,也只有他和迟勇两人能听到。

“我什么时候给你做过戏?我都告诉你了东西不简单你却不信!”

迟勇冷冷的说了一句,他的脸上还带着点后悔,李阳一个人看中他这件东西说明不了什么,现在有两个人都看中了,则证明他的东西很有可能真是个宝贝,只不过大家没看出来罢了。

若真是宝贝,他这个价格可就卖亏了,等于卖了漏,再一想刚卖出去就有人愿意出双倍的价钱,更让他有种揪心般的感觉。

“不好意思,老先生,这东西我没打算卖!”

李阳的脸上也有些惊讶,这个老人看了一会就敢出双倍的价钱回购,有可能是看出什么来了。

现隐法是很神秘,但知道的人并不少,柳老和周老他们就都知道。不过这个老人能这么快看出问题,岂不是说他比周老他们还要厉害,当初那宣德炉周老可是在李阳的指点下才看出的问题。

铜盘还在那老人的手上,老人把铜盘平整的握在手心里面,轻声的说道:“小伙子,我是真的挺喜欢这个物件,这样吧,我给你出二十万!”

刚才李阳买这件东西的过程他都看到了,也知道李阳买下东西的价格。二十万,可是李阳刚才买东西所花出去钱的四倍,也就是说只要李阳同意,他刚买了一件东西转手就能多赚出三倍的净利润来。

这种赚钱的速度,让金市、股市之类的东西都变成了浮云。

“二十万!”

迟勇忍不住惊讶的叫了一声,他脸上的后悔神色更盛了,有人愿意出二十万,那他收到的这件东西可以说真是个宝贝了,值二十万的宝贝让他五万卖了,想想都很心疼。

“真不是做戏啊!”

尖嗓子也在发呆,迟勇脸上的懊恼和后悔他看的清清楚楚,他也明白做戏也不会抬到二十万的高价来,这戏做也是做给他看,而他绝对不会花二十万去收购一件看不透的东西。

听到老人的出价,李阳更加的确定,这个老人肯定看出了什么,有可能已经看出了这是现隐法掩饰的东西。

“老先生,这东西我也很喜欢,就不能割爱了!”

李阳再次摇了摇头,即使被老人看出来也没什么,毕竟东西已经是他的了,他不愿意卖谁也没有办法。

此时李阳也在庆幸,幸好提前发现了这件宝贝,被这老人早一步的话,恐怕就要与这件宝贝擦肩而过,那才是真正的后悔。

“五十万如何?”

老人直直的看着李阳,再次说了句让迟勇和尖嗓子都心跳加快的话,迟勇已经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

五十万啊,这不仅是件宝贝,还是件之前的宝贝,可恨那么多人都有眼不识泰山,迟勇自己早就有了感觉,这东西肯定不凡,现在这个老人和李阳的态度更验证了这点。

可惜这五十万却不是他的,被别人给赚去了,还是在他的眼前被赚走的,想到这点迟勇的心就仿佛针扎一般的疼痛。

“老先生,真的很不好意思……”

“我说的是美金!”

李阳话还没说完,老人又加了一句,听了老人的话,李阳都瞪大了眼睛,而迟勇和尖嗓子两人更是大大的张着自己的嘴巴,完全傻在了那里。

五十万美金,那可是三百多万人民币,这些钱足以能够收购来一件非常不错的精品青铜器,现在这个老人却要买下他手上一个不起眼的铜盘。

李阳脸上也很是疑惑,他甚至有些怀疑,这位是不是和自己一样也能看透里面的东西?不然的话怎么敢出这么高的价来收购,即使认出了现隐法,在不知道里面被掩饰东西的价值前,没几人有眼前老人这样的魄力。

五十万美金,王佳佳也惊讶的抬起了头,看着李阳。

五万刚买来的东西,放手里还没拿暖热呢,这会就变成了五十万美金,差距之大让人难以想象,不过这也证明了李阳并没有看错,这的确是件不错宝贝。

刘刚也慢慢的点了点头,他不是惊讶,脸上露出了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每次李阳看中的东西,肯定差不了。

“老先生,真的很抱歉,我不缺钱,而且我也很好奇,在这现隐法掩饰下的到底是件什么样的宝贝!”

李阳轻叹了口气,慢慢的说道,他直接说出了现隐法,就是告诉老人他知道这件东西真正的价值,请老人不要再想着从自己手里收购了。

李阳说出现隐法的名字后,那老人的脸上果然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有一点李阳也没说错,他现在确实不缺钱,这个铜盘看似不起眼,却是实实在在的一件宝贝,对方哪怕出再多的钱他也不卖。钱没了可疑再挣,东西没了,想再找回来可就难咯。

迟勇和尖嗓子显得一头雾水,现隐法是什么东西他们都不知道,但在两人的眼里,李阳就是个傻子,五十万美金还不卖,国内能有这样价值的青铜器可以说极少极少。

此时迟勇的心也在滴血,他恨不得把东西再抢回来,然后卖给那老人。

五十万美金啊,三百多万人民币啊,他都可以在北京开家小古玩店,不用辛辛苦苦去跑江湖铲地皮了。而这价值五十万美金的宝贝,还是他刚刚卖出去的,这个时候迟勇没有吐血就已经很不错了。

无论是李阳,还是迟勇他们,都没怀疑过这个老人所说的话,老人说话的时候能给人一种信服感。

“很不错,你这个年纪知道现隐法,又能看出现隐法的人可不多,小兄弟贵姓啊?”

老人轻轻点了点头,不在加价收购李阳的东西,人家既然知道东西是被掩饰的宝贝,自然也不可能把宝贝卖出去了。

“老先生过奖了,我姓李,您叫我小李就好了!”

李阳急忙回答道,眼前这个老人确实知道现隐法,那在古玩鉴定方面的实力肯定差不了,最基本也是周老和柳老他们那个水平,这样的人值得李阳去尊敬。

李阳的心里也有着很多好奇,国内这个年纪,又有这个水平的专家他大都见过,可这个老人却很陌生,就像突然冒出来的一般。

“你姓李?”

老人眼睛微微一亮,突然笑着点了点头,接着道:“我知道了,小李,既然这件宝贝和我无缘,我再提个不情之请可以吗?”

“您请说!”李阳点头道。

“我想看看这现隐法下究竟是件什么样的宝贝,能不能现在就把现隐法的掩饰去掉,让我看上一眼?”

老人慢慢的说道,说完还直直的看着李阳,老人的这个要求也不算过分,知道现隐法,又看到了被现隐法掩饰的宝贝,恐怕每个人都会想着看一看,里面的宝贝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当初柳老和周老两人见到那现隐法掩饰的宣德炉后,同样是急着去掉现隐法的掩饰,看看宝贝真正的样子。

“老先生,这里恐怕不合适吧!”

李阳四周看了一眼,最后苦笑摇摇头,对这个要求他并不在意,可这是足球场,一没工具二没条件。再说了这里也很乱,贸然的把李阳的东西拿出来肯定会引起轰动,让更多的人知道他。

李阳的心里还想着继续淘宝捡漏呢,被大家都认识了还怎么去捡漏。

“我知道,我们可以去外面找个合适的地方!”

见李阳没有拒绝,只是提出地方不合适老人轻笑着点了点头,这里确实不适合揭开现隐法的雾纱。

“可以!”

这次李阳没在拒绝,爽快的点了点头,他也想早点看到里面那件宝贝的庐山真面目。

现隐法的去除并不难,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李阳去除掉之后可以再回来继续看东西,再说明天还有一天的时间,对李阳来说时间还是足够的。

“好,小兄弟请跟我来!”

老人满意的点了点头,眼中还带着感激,他身后的那两个年轻人倒是一直很好奇的看着老人手上那件不起眼的铜盘。

老人重新把铜盘小心的交还给李阳,和李阳一起朝外面走去,迟勇和尖嗓子两个人互相看了看,急忙都跟了过去。

刘刚则抱着那一箱青铜器,慢悠悠的走在后面,他在等着赵奎和海东,请他们两个先把这箱东西先送回车上,他的职责是贴身跟着李阳。

体育场进进出出的人不少,几个人离开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没一会几个人都出了体育场。

体育场门口那还停着一辆劳斯莱斯高级轿车,老人径自朝着那辆车走去。

见到老人,车里的司机急忙下车,帮老人打开后车门。尖嗓子看到这一幕之后,再没有任何的怀疑了,就算这几个人真的都是在在做戏,也不可能把这样的车租来用,只是租车的钱就比他想卖的价贵了。

明白了这些,他的心里也在懊恼,这东西他是最有机会先拿到手的,却被自己硬生生的推走了。

“小李,上来吧!”

老人站在车前,微笑着对李阳伸了伸手,李阳犹豫了一下,最后摇了下头,轻声道:“老先生,我记得前面不远有处茶楼,那里应该有单间,我们去那就行了,不用开车!”

“也好,那我们一起走过去!”老人微笑着点了点头,跟着李阳一起向前走去,劳斯莱斯的司机急忙关好车门,开着车慢悠悠的跟在后面。

李阳所说的茶楼并不远,七八百米的距离,走了没几分钟便到了,这个茶楼规模不小,这栋楼的下面三层都是茶楼,里面有着环境很不错的雅间。

老人直接要了个雅间便进去了,一直跟着他们的迟勇和尖嗓子两人迟疑了一下,最后也跟了进去。

李阳和老人都看了他们一眼,谁也没有说话。

他们两个人一个是这件铜盘之前的主人,另一个是差点成为新主人的人。让他们留下来看看也没什么,不过看到里面的宝贝对他们来说不一定就是好事。

“小李,多谢了,请坐!”

进到雅间,老人先笑呵呵的对李阳说了一句,李阳同意让他见到这铜盘掩饰下的真面目,确实让他很是感激。

“瑞特,去准备些东西来……”

等李阳坐下来后,老人又对身后的一名年轻人吩咐了几句,李阳听的很明白,这些东西就是清除现隐法所用的材料,老人不去准备,李阳也会请刘刚帮忙把这些东西买回来。

“李阳,你说这件东西本来不是这个样子,是被人故意弄的这么难看的?”

王佳佳正好奇的拿着那个铜盘打量着,从外观上来说,这个铜盘真的很普通,除了圆形之外,也就只有上面的几个纹饰好看一些,但却有明显的仿制痕迹。

通过这些仿制痕迹李阳能判断出来,这个铜盘是在清末民初的时候被人故意使用现隐法来掩饰的,那个时期是一次收藏热潮,但时局却非常的动荡,好东西没有实力是绝对保不住了的。

那个时期也确实有一些重要的东西被人用现隐法保护过,不过很多都是自己解除了掩饰,毕竟东西他们是要欣赏收藏的,不可能一直都掩饰着。

使用了现隐法掩饰,又出现意外,并且流传至今的类似宝贝并不多,遇见的几率可以说非常的低,李阳能见到两件,还把两件都拿到了手上可以说绝无仅有的了。

“对,不过别看现在难看,一会弄干净了说不定是很漂亮的东西!”李阳轻声说道。

“真是奇怪,干嘛把好的东西弄的这么难看?”

王佳佳的好奇心也被提了起来,李阳稍微愣了下,随即摇了下头。

他第一次见到那使用了现隐法的宣德炉的时候,也有和王佳佳此时一样的感觉,把不好的东西弄的好看糊弄人的事经常发生,但把好的东西,故意装扮难看的还真不多。若不是出于对宝贝的保护,估计以前的人也不会发明这样的方法。

“小李,喝茶!”

老人让这里的人送来了一壶他们店里最好的茶,李阳和王佳佳说话的时候也泡好了,他还亲自给李阳倒了一杯,迟勇他们则没有这个待遇,是服务员帮他们倒的茶。

“谢谢老先生,还不知道您老贵姓?”

李阳急忙站了起来,这个老先生的气质很优雅,接触的时间越长这种感觉也就越深。

“老朽姓梁,刚从新加坡回来探亲,正好遇到这样一个活动,就特意来看了看,没想到还真的见到了有兴趣的东西!”

老人微笑着说道,说完还很遗憾的看了看王佳佳手上的铜盘,这位姓梁的老人也是听到有人争论,引起了好奇特意走过来看看的,可惜他比李阳晚了一步,到的时候李阳已经完成了交易。

看到东西之后,他当时也没认出来是现隐法做的掩饰,只是感觉不对,就主动从李阳的手里把宝贝借过来仔细的看了看,这才发现上面的现隐法。

发现了之后梁老就有把东西买下来的想法,他比李阳更清楚这类东西的价值。

懂得使用现隐法的人,即使在过去也没有多少,而能被使用上现隐法的东西,无一例外都是精品,以前的精品,放在现代那也是国宝一级的宝贝了。

这也是他敢出价五十万美金的缘故,他相信,无论里面是什么,都会值上这个价,这才开出了个天价来,让他惋惜的就是李阳也清楚的知道这件东西的价值,没有卖给他。

李阳嘿嘿的笑了一声,心里也有种恍然。

原来这位老人并不是国内的人,难怪李阳没有见过他,新加坡国家很小,能在古玩上有这么强实力的人更少,回去问问老爷子就能知道他是谁了,李阳相信老爷子一定知道。

几杯茶后,那个叫瑞特的年轻人就回来了,还带来了一个新的水盆。

见到这些东西,梁老的眼睛变的更亮了,把桌子上的茶收拾了一下,让瑞特把水盆放在中间,并且倒上了清水。

“小李,你来吧!”

做好这些准备之后,梁老轻声说了一句,李阳慢慢点了下头,向服务员又要了包普通的茶叶。

去除掩饰的方法李阳见过一次,这次正好可以自己试试手,梁老见到李阳找服务员要茶叶则轻轻的点了下头,李阳确实懂的这些,浓茶是去除方法所必须的一件道具。

茶叶很快便送了过来,李阳泡了一杯很浓的茶,除了梁老和刘刚之外,其他的人都瞪大了眼睛。

迟勇和尖嗓子互相迷茫的看了一眼,这个时候他们都明白了现隐法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李阳所做的事却让他们看不明白。他们就像当初的李阳一样,李阳在上海解除宣德炉掩饰的时候,也对柳老所泡的浓茶很不理解。

泡浓茶的时候,李阳又把旁边那年轻人带来的几个瓶子打开闻了闻,最后按照比例慢慢的倒进了水盆里面。

李阳所倒的比例都是按照之前周老所做的那样,李阳不懂得这些东西的真正用途,但比葫芦画瓢还是没问题的,当初周老所做的这一切都被他牢牢的记在了脑海里。

梁老再次点了点头,李阳兑的比例很对,看的出李阳确实懂的很多。

兑好之后,李阳才拿起一个新的毛巾,蘸着兑好的水轻轻擦拭着铜盘,每擦一下铜盘上都会有些东西剥落下来,梁老的表情也变的很是严肃,站到李阳的旁边一动不动的看着他所有的动作。

迟勇和尖嗓子都瞪大了眼睛,他们刚才就听明白了,目前这个铜盘的表面并不是本来的样子,是人为故意掩饰的,铜盘还有另外的样子,到底是什么样去除掩饰后就能看到了。

对这种说法两人一直都是半信半疑,两人在圈子里算是混了很长的时间,这种把好东西故意掩饰成差的,还让人看不出来的方法,他们之前真的没有听说过。

“铜锈都掉了!”

王佳佳突然叫了一声,李阳每一次的擦拭都擦不掉不少绿色的铜锈,渐渐露出了里面明亮的铜身,在雅间灯光的反射下,这些铜身还没完全显露出来,就已经显出了它的高贵。

迟勇和尖嗓子嘴巴都张开了,这个铜盘还真的另有乾坤,见到那反射出来的亮光,两人就明白这肯定是件宝贝。

李阳继续擦拭着,不一会盆子里的水就变了色。

这个铜盘不小,直径超过了二十厘米,有差不多五六斤的重量,不过相比宣德炉来说还是要写一些,十来分分钟后,李阳就把上面的铜锈全部擦掉,露出了里面那带着黑亮光泽的铜身。

擦完这些之后,李阳把泡过的茶叶捏掉些水分,轻轻的在铜身上涂抹着,随着李阳的动作,整个铜盘也变的越来越明亮。

迟勇和尖嗓子的呼吸变的急促起来,这哪是普通的铜盘啊,分明就是一个美丽庄重的大铜镜,这铜镜还是开门到唐的好铜镜。难怪刚才那位梁老愿意出五十万美金来收购这件宝贝,唐代的,这么精美的镜子可不止这个价钱。

看到铜镜的真身之后,两个人的心里都只剩下一种情绪,那就是悔恨。

“这是瑞兽葡萄纹镜!”

梁老突然叫了一声,他的声音不小,眼睛也瞪的很大,现在现隐法还没有完全去除掉,但宝贝的样子确实能看出来了。

李阳笑了笑,并没有说话,继续擦拭着铜镜,现隐法一但去除的话,就必须全部清理干净,不然以后对宝贝就不是保护了,而是损坏。

几分钟后,李阳总算做完了这一切,当李阳把这古朴而又庄重的铜黑色古镜彻底的展现出来后,每个人都屏住了自己的呼吸,连对古玩不怎么了解的王佳佳也不例外。

眼前的这个古代铜镜,确实给人一种震撼的美感。

………………

今天有点卡文,写写改改的用的时间有些长。下面还有更新,更新可能要晚一些,请朋友们见谅。

感谢YuriKiller,jackpppp,会飞的YU,骆家的月月,森藤等朋友们100起点币的打赏,感谢各种澎湃588起点币的打赏。

特别感谢彩虹之路,化蝶飞蝶花两位朋友再次1888起点币的打赏。

隆重感谢盟主小口袋10000起点币的月票打赏,小羽谢谢大家的支持!(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