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1章 第六八一、六八二章 极品唐代铜镜(二合一大章)

去除掉掩饰之后,这古朴的铜镜似乎也在宣泄着自己的情绪,把它最震撼的一面展现在大家的面前。

没有了掩饰,铜镜光亮的镜面直接映照出了清晰的影子,背面那些栩栩如生的浮雕,正在向周围的人显示着它的不凡。

迟勇和尖嗓子互相看了一眼,一起艰难的吞了口唾沫。

这是大开门的顶级铜镜,开门到唐,唐代是铜镜发展的鼎盛时期。唐代铜镜不仅继承了汉魏的文化传统,而且吸收了很多少数民族的艺术成就,对一些外来国家文化中的优秀部分也兼收并蓄,融汇一体,构图更加精细,使铜镜艺术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

为此唐朝的时候还有过很特别的‘千秋金鉴节’,所谓的金鉴就是铜镜,每逢唐玄宗的生日,也就是农历八月初五,人们都会将铜镜送人做为礼物,就和中秋节的月饼一样。

从这样一个节日也能看出唐代铜镜艺术的发达,唐代的铜镜之多也堪称第一,可惜的是明清时期国内缺铜,很多铜制品都被回炉重铸,变为了铜钱,糟蹋了很多精美的艺术品。

现代流传下来的精美传世唐代铜镜并不多,大都在博物馆或者国外,目前流传的铜镜很多都是古墓内挖出来的,不过眼前这件绝对是传世之作,镜身的光亮足以说明这一切。

“真漂亮啊!”

王佳佳忍不住赞叹了一句,她不懂古玩,但同样被这面铜镜的美丽所折服。

“是啊,真漂亮,这么大的瑞兽葡萄纹镜,很是罕见那,堪称国宝!”

梁老也大声的叹了口气,李阳不清楚,梁老却非常的明白,去年拍卖过一面比这小很多的瑞兽葡萄纹镜,当时的成交价达是七百多万人民币。这面镜子比那次拍卖的品相还要好,更是大出了许多,价格最少也得翻上两三倍。

李阳默默的点了点头,他在立体画面之下已经看到了铜镜的样子,不过真拿出来,特别是看到那铜面的亮泽之后,李阳的心里也有着一种震撼。

铜镜为唐代的最好,而眼前这一面就是唐代铜镜的精品之作,足以那个时期辉煌的铜镜文化。

这面铜镜圆的十分自然,直径有27到28厘米,一般来说,直径10厘米以下的为小铜镜,10-20厘米的为中型铜镜,20-30厘米的为大型铜镜,30厘米以上的为特大铜镜。

这面铜镜绝对是大型铜镜,这么大的铜镜又制作的这么精美就和梁老所说的一样:很是罕见,堪称国宝。

李阳小心的又拿起铜镜,放平在桌子上,把浮雕的那一面展现出来,让大家仔细的欣赏。

铜镜文化也是一种浮雕文化,很多铜镜都会有浮雕,越精美的铜镜浮雕就越好,艺术价值也就越高。

这面铜镜中间有伏兽钮,伏兽形体丰腴,造型巧致,肩膀上还披着繁密华丽的鬃毛,正探头伸向一泓池水,瑞兽神态刻画清晰,活灵活现,完全展现出了瑞兽那表现悠然自得的样子。

浮雕的工艺更是精湛无比,风格富丽华美,铜镜腹下还有个穿孔,以此为镜钮,如此富有强烈艺术感染力的镜钮在唐镜中也是极为少见的。

除此之外,浮雕中心那环绕一圈的双线高凸棱将镜背直接分成了鲜明的内外两区。内区的六只瑞兽姿态各异,或奔跑,或饮水,或端坐栖息,每只瑞兽皆浮雕感很强,刻画细腻,构图变化多端,情态不一。

工匠们对于瑞兽的形体特点表现得淋漓尽致,不仅表现出其肥硕饱满的体型,更突出其矫健、活泼、机警、充满生机的情态。不管你从那个角度去观赏,每只瑞兽的眼睛都会炯炯有神地盯着你,有的瑞兽显示出了威严,也有瑞兽露出了可爱的一面。

浮雕外区的瑞兽、禽鸟掩映在葡萄枝蔓叶实之中,瑞兽丰满灵动,禽鸟翎羽飘逸,姿态挺拔优雅,果实堆砌、枝条漫卷、花叶铺陈,充满生命力的葡萄枝蔓叶实显示出优雅秀巧之美。

这所有的特点,无不是向世人在宣布,它就是一面精致高雅的极品铜镜。

“漂亮,真漂亮,这么精湛的工艺,也只有皇室能做出来了,这面瑞兽葡萄纹镜绝对是所有唐镜中的代表之作,价值连城,价值连城啊!”

梁老又忍不住赞叹了一句,连说了两句价值连城,可以看出他此时的激动。

迟勇和尖嗓子都跟着梁老一起点头,梁老说的这些一点都没错。

现在两人的心里更加的悔恨了,手捧金碗去讨饭也不过如此,迟勇若知道这是一面如此漂亮的唐代铜镜,怎么也不可能卖给李阳了,送到拍卖公司去拍卖,赚的钱够他好好的生活一辈子了。

那尖嗓子也在后悔,后悔自己没有买下来,有了这一面铜镜,他下半辈子的日子会变的更好过,退休在家也完全没问题了。

“小李,这面瑞兽葡萄纹镜我非常的喜欢,我愿意给你开两千五百万的价格,能不能转让给我?”

梁老突然转过头,对李阳说了一句,两千五百万,迟勇和尖嗓子心里都咯噔了一下,两千五百万啊,这是多大的一个漏。

特别是迟勇,摸着口袋里的那五万块钱很不是滋味,两千五百万和五万相比,他恨不得想抽自己两耳管。

“梁老……”

李阳无奈摇摇头,他刚说出话来梁老突然又接着说道:“你别急着拒绝,两千五百万,我愿意再加一面比这小的瑞兽葡萄纹镜,那面镜子有些瑕疵,但也是我用四百多万人民币拍下来的宝贝,一样是唐代皇室所出的精品!”

两千五百万,外加一面同样的镜子,就是小一些有瑕疵,梁老完全展示了他的诚意,迟勇和尖嗓子互相看了看,两人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那股心痛。

加上那面镜子的话,差不多就是三千万了,原本对梁老那五十万美金的出价很是惊讶的他们,现在已经麻木了,这个价格,可比五十万美金差不多又高出了十倍了。

就算去买彩票,也要中六注五百万大奖才行,算的还是税前,眼前的镜子要是私下卖了的话,根本就不用去交税。

梁老看着李阳,眼中满是期望,李阳的心里再次叹了口气,轻轻的摇了摇头。

梁老的眼中马上流露出一股失望,没见到掩饰的宝贝之前,他只是好奇,见到这面几近完美的镜子之后,他深深的被吸引住了,心里想的则是如何才能请到手。

“梁老,我理解您的心情,我也非常的喜爱这件东西,您放心,我会好好的保管传承下去,如果您想看的话,可以随时来找我,除了这件东西之外,我的手上还有几件不错的宝贝,到时候可以一起欣赏!”

看着失望的梁老,李阳又有些于心不忍,小声的劝了一句。

不忍归不忍,他绝对不会把这么好的镜子卖出去,这面镜子可以说是唐镜中的典型代表了,甚至是这类镜子中保存最完整,又最大的一块,这样的好东西李阳说什么也不会松手。

真卖出去,那肯定是他后悔一辈子的事。

三千万听起来很多,可李阳并不在乎,他在缅甸的玉矿只要正常挖掘,他每年的分红不知道有多少个三千万呢。

再说了,李阳现在也不缺这点钱,他卡里还有两亿多的现金,就是挥霍也都足够了。

“你还有很多宝贝?”梁老眼睛微微一亮,情绪也恢复了一些,抬头直直的看着李阳。

“对,您老愿意的话,随时可以去看!”

李阳马上点点头,他手上的宝贝从来没有反对过让别人欣赏,交流。展示出来大家共同欣赏完全没问题,但转让出去就绝无可能了,这种好宝贝没人会嫌多的。

“你的这些宝贝之中,可有长生碗?”老人突然又问了一句,脸上又带出了笑容。

李阳愣了一下,下意识的回答道:“有!”

说完之后李阳就感觉到了不对,他有长生碗并不是什么秘密,行内的人现在都知道了。当初长生碗可是引起了极大的轰动,不仅仅是因为长生碗的神奇,还有让北京,台北两大故宫一起打眼的事迹。

李阳的长生碗是真的,两大故宫当作宝贝收藏的自然就是假的了。

这事大家都知道没错,可李阳并没有对眼前的梁老说过自己的身份,只说了自己姓李,梁老问他手上有没有长生碗,明显是知道了他的身份。

“果然是你,难怪,我说国内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年轻高手!”

梁老微笑着点点头,从李阳说出他的姓之后梁老就有些怀疑,最近这段时间李阳也算是个风云人物,梁老即使在新加坡也听说过许多李阳的传闻。

主要还是李阳的年纪太轻了,若也是一大把的年纪,估计就不会引起大家的特别注意了。

“何老的身体还好吗?”

梁老又轻声问了一句,李阳马上点点头,表现的更稳重了,眼前这个老人问到了老爷子,那肯定是老爷子认识的人了。

“老爷子身体还很不错,最近正准备寿辰,稍微忙一些!”

对梁老和老爷子相识李阳并没有任何的奇怪感觉,梁老的水平明显很高,即使比老爷子估计也差了多少,他们又是年纪差不多的人,这个圈子像他们这样的人本来就不多,两人若说不认识那才是真的让人奇怪。

“是啊,要过寿了,何老的这次大寿肯定最为开心,他最大的成就不是那些收藏,而是收了个好弟子啊!”

梁老又重重的叹了口气,看着李阳的眼睛中带出了浓浓的羡慕之色,他不是在羡慕李阳,而是在羡慕何老,李阳这么年轻就有如此之高的成就,未来更是不可想象。

这样的弟子,对他们这类人来说绝对比那几件精致的收藏品重要的多。他们平时的眼力再厉害,看的也不过都是死物件而已,何老的眼力绝对要比他们高明,不仅能看死的物件,还会看活人,收了李阳这样的弟子则是最好的证明,这也是何老最大的骄傲。

“您过奖了!”

李阳轻轻摇了下头,梁老这样的表情他已经见过很多次,早就习惯了。

“小李,给我留下一张你的名片吧,这几天我肯定要去你那打扰一下,见识见识那长生碗的神奇!”

梁老控制住心情,表情也恢复了平静。

既然李阳不愿意卖,梁老也不会强求,确定了李阳的身份后他也明白李阳确实不缺钱,继续在钱上来争取是毫无意义的事,索性不在去做。

“梁老,不好意思,我出门没带名片,我把我的电话写给您吧!”

李阳有些为难的摇了摇头,他确实没有带名片,或者说他就没有带名片出门的习惯。

“也好,给我留个电话就行!”

梁老点了点头,有件事他没告诉李阳,他这次回国除了探亲之外就是特意来参加何老大寿的,何老是圈子里的名人,这又是一次很重要的寿辰,很多外国的资深大师都会亲自前来祝贺。

李阳急忙拿出纸笔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接过李阳递来的那张记有电话号码的纸,梁老轻轻点了下头。

迟勇和尖嗓子又露出了茫然的神色,看样子李阳和这位梁老似乎拉上了关系,可惜两人都没有直接说出名字,对两人的身份他们是一无所知,全都蒙在骨子里。

“小李,今天打扰了,我这边还有些事,我们改日再好好的聊一聊!”

梁老又说了一句,并且向后伸了伸手,那个叫瑞特的年轻人立刻线走了出去,随后梁老也向外走去。

把梁老送走后,李阳又回到了雅间,小心的把这面铜镜收起来,铜镜回去还要好好的保护一下,这类金属物件的保存很麻烦,一个不小心就能造成损坏。

包好铜镜,李阳也准备离开茶楼了,这会还没到下午三点,他们在茶楼的时间并不长,完全还有时间去体育场看看别的东西。

李阳离开,迟勇和尖嗓子也都跟了出来,两人并没有跟着李阳返回体育场,这会估计不知道去哪添伤口去了,这次的事情让他们一辈子都忘不掉。

卖掉个大漏,推掉个大漏,这样的经历恐怕换乘任何人都会终生难忘,就像周星驰的经典台词一样:直到发现的时候,才后悔莫及。

两人的心情很不好,想到那三千万就感觉到心好痛,痛的要蹦出来一般。

不过两人对那铜镜并没有任何的邪恶思想,茶楼雅间所发生的一切让两人明白,无论是李阳还是那位梁老身份都不简单。

先不说两人那高出他们太多的实力,两人的气度也反应出了很多的问题。

三千万那,面对三千万的诱惑,李阳这个年轻人竟然没有丝毫的动心,直接拒绝了下来,还有刘刚那锐利的眼神,两人即使再后悔也不会去做傻事的,他们都跑过江湖,直到有些人是招惹不得。

回体育场之前,李阳又把一直跟着的赵奎和海东叫了过来,让两人先把铜镜送回别墅。

带着价值三千万的东西闲逛,李阳总感觉有些不自在,他是准备去淘宝,而不是去炫耀的,东西先送回去也好,放在家里可比在这里安全的多。

等赵奎和海东离开后,李阳立即拍了拍自己的衣服,大步朝体育场走去。

这个时候李阳开始感谢何杰今天叫了他,若不是何杰,他根本不会来这里,也就无法遇到这面极好的唐代铜镜了。

体育场的人还有不少,李阳进去之后直奔足球场而去,那里的人最多。

等待着鉴定,或者已经鉴定过的人很多都在里面聊着天,互相探讨着各自的收藏品,感受着这些宝贝带给他们的乐趣。

走到那群青铜器爱好者的旁边,李阳忍不住放慢了脚步,这里的人有了些变化,不过东西并没有变,很多人手上拿着的还是各类的青铜器。

李阳走到人群的旁边,直接打开了特殊能力,周围十米之内所有的东西立刻全部出现在立体画面之内。

十米之内这里只有六七十人,大部分都都包裹在里面了。

他们手上的东西都散发着不同的光圈,看到这些光圈李阳忍不住点了点头,这里有三分之二的东西都是多层光圈,说明至少三分之二的东西都是老的。

这个比例可以说非常的高了,上午鉴定的那些家具远远比不过这里。

不过想想李阳也就释然了,青铜器出土的最多,造成这类东西价值不等,市场上流传的很多价值都不高,比如几百块钱一个的铜镜就有很多。

加上青铜器本身材料的限制,很少有人去造假,即使造假也是那些价值高的东西,高价值的东西在这里并不容易出现。

看过之后,李阳又摇了下头,这才离开这里。

老物件确实不少,可惜没有精品,像之前那件极品铜镜的更是没有,大都是一些香炉,佛像之类很普通的东西。最贵重的是一件清仿宣德炉,市场价也不过五六万,李阳有了正宗的宣德炉,对这类东西自然不会再有兴趣。

往前走了没有多久,就到了另外一堆人的旁边,这堆人比青铜器那边要多出许多,很多人的手上都拿着各种各样的瓷器。

这堆人差不多有两百多人,李阳注意了一下,他们手上大都是明清时期的青花,不过民窑居多,官窑并不多见。

还有一些人手上的瓷器明显有冲,或者其他之类的损伤,这些东西的价值应该都不太高。

“李先生!”

李阳还没打开特殊能力进行大范围的观察,周围就传来道惊喜的叫声,李阳转过头,在人群里面,正有个人惊喜的看着他。

“真的是您,没想到在这里又见到您了!”

“梁会长!”

李阳的脸上也有些惊讶,眼前这个人还真是个熟人,南阳玉石协会的会长老梁。李阳在南阳所解出来的那块玻璃种就是他高价拍走的,那笔钱后来成为了李阳投资拍卖公司的起始资金。

李阳叫出了老梁的名字,让这位南阳玉石协会的会长显得很是激动,快步的走到了李阳的面前。

“没想到您还记得我,前几天听说了您在明阳做的那些,解气,真的很解气啊!”

老梁显得极为恭敬,让周围一些认识老杨,知道他身份的人都很是惊讶。老梁没有什么官面的身份,玉石协会也只是一个地级市的会长,不过他总是一个亿万富豪,在南阳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他对眼前这个陌生的年轻人很是尊敬,几个人都能感觉出来,老梁对这个年轻人竟然还是发自内心的那种尊敬,而不是表面如此,这让他们更加的奇怪了。

老梁对李阳的尊敬的确实是发自内心的,这届的缅甸公盘他也参加了,张伟他们公司的规模小,去不着缅甸,他的公司规模已经达到了去缅甸的标准。

在缅甸,他亲眼看到了李阳和翡翠王的那场终极对决,回来之后更是赞不绝口,见人就说,所有见过那场代表着赌石界最高实力的一场对赌之后,恐怕都会有这种感觉。

可惜的是李阳周围的人很多,让他没有机会见上李阳一面,后来急着回国,也没能去参加李阳的翡翠专场拍卖,为此他遗憾了很久。

也正因为如此,李阳认出他、叫出他的名字都让他很是激动,现在的李阳可不是南阳聚市的时候那个普通的明阳玉石协会成员了,而是战胜了翡翠王,新登上神坛的赌石界第一人。

“那件事,没什么!”

李阳稍稍愣了下,马上明白老梁所说的是那几个云南人的事,这件事估计整个河南玉石协会的人都知道了,圈子很小,有什么风吹草动肯定传的很快。

“对了,我都忘了您还是一位古玩鉴定大师,您能不能帮我看看我这件宝贝?”

老梁突然叫了一声,李阳是在南阳成的名,对李阳的一切他们自然都很关注,李阳那长生碗还在郑州展览过,更是圈子里的一段佳话。

“古玩鉴定大师?”

老梁的声音并不小,周围听到的人都小声的议论了起来,还都很是疑惑的看着李阳,很多人的眼里都明显的带着不相信。

就是老梁的那几个朋友也都是满脸的怀疑,原因无他,李阳实在是太年轻了,很难和古玩鉴定大师这样的身份联系在一起。

…………………

很累,真的很累,手指头都感觉在不断的颤动,不过小羽的心里却很轻松,承诺的五更终于完成了。

月中到了,很多大神都开始发力,让小羽感觉压力很大,本想休息一天的想法只能作罢。

本周过了四天,小羽爆发了四天,明天将是连续爆发的第五天,人在做,天在看,小羽的努力大家都在看,认可小羽努力的朋友,请一定要继续支持小羽!

这个月对小羽很重要,这个月是小羽写书以来取得的最好成绩,也是小羽拼命竞争的最后一个月,拜托朋友们,不要让小羽留下任何的遗憾。

明天,继续爆发,求50张月票的支持!(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