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2章 老东西会说话

李阳低头看了一眼,老梁的手上正抱着一个不小的青花盘。

“不错,空白期的瓷器精品,现在很少见啊!”

李阳轻轻点了下头,这件瓷器的品相确实不错。李阳的话音一落,周围一些人都惊讶的看了他一眼,老梁的这个盘子他们这些人刚才议论了很久,很多人也都猜到这个盘子是明空白期的精品。

不过他们都是看了很久才敢确定,眼前这个年轻人只看了一眼,就能说出空白期精品这五个字,足以证明这个年轻人确实有一定的眼力。

“李先生,还请您详细的说说!”

老梁脸上露出点得意,走到一边把盘子放在桌子上,然后请李阳仔细的看,这里不知道被谁搬过来一张旧桌子,除了老梁的盘子之外,还有几个人正围着一个很不错的刀马人青花罐在那看着。

李阳走上前去,轻轻拿起这个盘子,这个桌子也是方便大家看东西特意被人搬来的。

拿着盘子,李阳翻动了几下,忍不住又点了点头,空白期的好瓷器并不多,这个盘子无论是器型还是绘画风格都极为的精致,足以称得上是精品。

空白期,是瓷器历史上很罕见的一段时间,现在所指的空白期,指的是明代正统、景泰、天顺三朝,历时不足三十年。

至今为止,历史上还没有发现这段时期有明确纪年款的官窑瓷器,这也是空白期瓷器名称的来历。如果走在潘家园或者其他的古玩市场,有人拿出一个带有正统,或者景泰年款的官窑瓷器,你可以不用在搭理他了。

空白期的形成和当时的政治和时局有着很大的关系,正统皇帝也就是明英宗朱祁镇,他的事迹现在很多人都知道。

明朝时候最著名的‘土木堡之变’,被瓦剌部俘虏的皇帝就是这位兄弟,后来有复辟从自己的弟弟手中把皇位抢了回来。

被他抢夺了皇位的就是景泰皇帝,明代宗朱祁钰。抢夺了帝位之后,朱祁镇又改年号为天顺,瓷器空白期的这三个年号,实际上只有两个皇帝。

这对兄弟俩的事让史学家来说能说好几天,这些野史之类的东西大家都没兴趣,兴趣最大的还是这个时期的瓷器。

正统即位之后,就对青花的烧制下了很多的禁令,之后又有外忧内患,战乱频繁,宫廷争权等不稳定的因素,导致社会动荡,经济衰退。

这一时期的景德镇烧瓷业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官窑基本停烧,少部分民窑还在烧制,但烧制出来的瓷器器型规整的不多,无论是造型还是品质,这个时期的瓷器都无法和之前的永乐,宣德时期相比。

不过那个时期并不是没有官窑,少部分官窑也在烧,皇室贵族不可能一点瓷器都不使用,只是那个时期的瓷器都没有年款倒是真的。

“梁会长,你这件宝贝不错,在空白期能有如此精细的青花纹饰,应该是官窑出来的了!”

李阳看了一会,又忍不住点了点头,空白期的瓷器李阳见过几件,但品相大都一般,这件和李阳之前见过的确实要好出许多。

“我也说是官窑,可有些人就是不相信,有您这句话我总算放心了,即使不让专家来做鉴定也没关系!”

老梁的脸上立刻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显得更得意了,空白期没有年款,加上官窑停烧,想证明一件瓷器是官窑的并不容易。

不过他的话也把李阳抬到了专家的地位,在他的心里,李阳确实是一位顶级的专家。

“老梁,这位小兄弟,我想说一句,空白期官窑瓷器不说没有,但是极少。这件瓷器的造型是很不错,但无论和前面的宣德,还是和后面的成化相比都有很大的差距,到官还是有很大的难度!”

老梁身边走出来一个人,说话的时候还不断的摇着头。

这人也带着一件青花,是件不小的笔筒,笔筒倒是个真正的老物件,价值也不低。看来这物以类聚的时候还会人以群分,这两百多人的一群人里面又分成了好几个部分,像老梁他们这种明显财大气粗的人就聚集了在了一起。

“是啊,这是空白期的瓷器肯定没错,但直接就说能到官,是不是太武断了点?”

又有一个人接了一句,还有好几个人都在点头,事实上李阳没来之前,这些人所争论的重点就是到不到官,这是件老物件已经基本可以确定。

到不到官,到不到代,这都是瓷器最容易产生争论的地方,一件瓷器,是不是官窑很重要,是不是那个年代的官窑也很重要。

不是官窑,当成官窑,那差距可就海了去,现在就是不懂收藏的人也都知道,很多的官窑瓷器都要比民窑瓷器值钱,特别是明清时代的瓷器。

几个人都看向了李阳,想听听李阳这个年轻人的解释,仅凭他一句话,这些人绝对不相信眼前这件瓷器就是官窑。

“你们几个知道李先生是谁吗,李先生说到官,就肯定到官!”

老梁急忙分辨了一句,脸色还有些发红,这些人质疑李阳比质疑他还要更让他难受。

在老梁的心里,他已经把李阳当成了骄傲,李阳毕竟是河南玉石协会走出去的人。

而且一开始见到李阳的时候,他们都感觉到了这个年轻人未来肯定不凡,让他们没想到的是,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李阳就直飞冲天,登上神坛成为了赌石界的第一人。

这也让李阳的形象在他们的心里无限的攀升了起来,毫不夸张的说,现在的李阳也是他们的神,是他们共同的偶像,自然忍受不了别人的质疑。

“梁会长,我没什么!”李阳也急忙叫了一声,这个时候他还真怕老梁把他的身份揭出来。

这么多的东西他还没看呢,说不定还能遇上几个漏,一旦让人知道他是玉圣李阳,是故宫的古玉专家,那看中什么东西的时候,持有宝贝的人还不得死命的抬价。

这个担忧可不是多余的,毛老和白铭都遇到过很多次了,他们也不怕专家不买,旁边有人会要,这些人还会说:看到没,专家都看中我的宝贝了,准没错。

这些事情李阳早就听他们说过,也一直谨记在心。

“李先生!”

老梁有些惊讶的抬起头,李阳又对他晃了晃脑袋,轻声的道:“我只是个普通人!”

李阳没有明说,不过聪明的老梁已经明白了过来,能把生意做这么大的没有笨蛋,他知道李阳是想掩饰自己的身份,既然李阳不愿意暴露,他自然也不会去说,平白无故的去做让李阳不满意的事。

“几位,你们认为不到官,只是因为品相上不如前后两代的官窑吗?”李阳又微笑着问了一句,还看了看老梁身边的几个人。

最先说话的那个,抱着笔筒的中年男子最后点了点头:“对,我们一致都认为,这是民窑中少见的精品,价值很高,但却不是官窑所出!”

“是民窑精品,不是官窑!”

“民窑也很值钱了,这个盘子最少也得一二十万!”

“到不了官!”

周围的几个人都纷纷说道,老梁则显得有些着急,他对李阳是很有信心,但这么多人反对,他也怕李阳会有什么别的想法。

老梁还没想好怎么说,李阳又开口说道:“我说到官,其实是有证据的!”

“证据?”

几个正在发表自己意见的人瞬间都停了下来,一起回头看着李阳,连一旁的其他几个人都被惊动了,也在看着李阳。

“咳,这个,小……李先生,您的证据能不能给我们说说,让我们也开开眼!”

抱着笔筒的那个人轻咳了一声,他本想继续叫小兄弟的,可一想起刚才老梁的态度马上改了口,老梁在他们几个人之中地位也不低,被老梁这么尊重的人,怎么也不能怠慢。

不过态度上的改变可不代表他就认同李阳的话,后面所讲的话也有些逼宫的意思所在,你说有证据,就摆出来让大家看看。

“李先生说有,那肯定有!”

这次说话的是老梁,李阳的话让他的心中大定,他可是对李阳有着深刻的了解,古玩上曾经带队鉴定过很多古玉,长生碗让两大故宫同时打眼,还有很多著名的专家学者都表示过,李阳确实有着很高的实力。

在他的眼里,李阳不次于里面的那些专家,既然李阳说了有证据,那就肯定有。

这个时候他的心里也很好奇,想知道李阳的证据是什么?怎么证明这就是空白期的官窑瓷器?到不到官的争论,有时候比到不到代更难判断。

李阳把盘子放在了桌子上,指了指盘子的边缘,轻声的说道:“证据就在这瓷器的表面上,老东西会说话,其实这个盘子本身早就告诉了我们,它是正宗的正官窑瓷器!”

李阳的话让众人都看向了那个盘子,不过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一种怀疑的神色,显然对李阳的话并没有完全相信。

………………

还是掉出了前十,看到之后有种说不出的复杂心情,小羽知道,朋友们都很给力,被人挤下来,是小羽的自身实力不足。

知道归知道,可心里真的不是滋味,出去走走,回来继续码字,今天的爆发不会因为这个原因而断!(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