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3章 你能发现这些,你也是专家

“空白期的瓷器,给人最直观的感觉就是很多民窑,在连续验证了几件真正的空白期官窑瓷器后,空白期有官窑的说法才渐渐的被确定下来!”

李阳轻轻的说着,周围的人都很赞同的点了下头,李阳说的这些都是基本常识,这些大家都知道,在以前,还有过空白期无官窑的说法。

“而事实上,空白期确实有官窑瓷器出产,而且空白期的官窑瓷器还拥有一些当时民窑所不具备的特点!”

李阳话锋一转,慢慢的说道,老梁和他身边的几个人都把目光直直的对着李阳。

李阳环视看了一圈,此时注意着他的足足有二十来个人,周围其他的人则显示很是好奇,好奇为什么这么多人在听一个年轻人说道。

“首先第一点,空白期官窑瓷器的青花瓷质坚致洁净,釉质细平腴润,无片纹,这些都是民窑没有,或者很少有的特点!”

抬起手,李阳指着桌子上的那个大盘子,继续说道:“我们来这个盘子,底足露出了胎秞,釉质就非常的细腻,一般的民窑是烧不出这样的好东西!”

李阳这么一说,很多人都马上仔细的去看了看摆在桌子上的青花盘,就是老梁也不例外,尽管这个盘子已经被他看过很多次。

“不错,民窑是很少能烧出这么好的胎秞,但也只是很少,不能就一定说民窑烧不出来,那个时候大户人家所指定的民窑,还是能做到这点的!”

抱着青花笔筒的那人跟着说了一句,周围的人也都点了点头,李阳只凭这一点还很难让他们信服,不过李阳说的确实一点都没错。

李阳并没有在意,笑了笑,继续道:“民窑是能烧出这样的胎秞,但有一点是民窑所做不到,那就是上面的橘皮纹,这是延承宣德年间的烧制手法传下来的,这也是当时官窑瓷器的特点之一!”

李阳的话音一落,几个脑袋都凑了过去,仔细的看着那个被他们之前看过很多遍的青花大盘。

橘皮纹是宣德瓷器的一个特点,做的好的还被称为橘皮釉,这点很多人都清楚,这些可都是青花瓷的爱好者,橘皮纹在宣德瓷器中也算是个特点了。

“真的有很细的橘皮纹!”

那个抱青花笔筒的人首先惊叫了一声,空白期的民窑瓷器确实没有这样橘皮纹,李阳说的这点虽然还没让他就此相信这就是官窑瓷器,但怀疑也没那么大了。

“这么细啊,我之前怎么没发现?”

另外一个人也跟着感叹,老梁则嘿嘿笑了一声:“你若是发现了,那你也是专家了!”

老梁的话让众人都小声的笑了起来,大家又都抬头看着李阳,想听李阳继续点评下去。

李阳微微一笑,继续说道:“除了橘皮纹之外,整个盘子的釉层较薄而且光亮透明,釉色泛水青色,沿口边还有酱釉,这些都是官窑瓷器的特点,民窑想把这些做的这么完美,不是做不到,但很难!”

众人都跟着点了下头,这些确实是官窑瓷器的特点,民窑能烧的这么好的不是没有,不过在空白期的那三个朝代却是很难,官窑都艰难的支撑着更不用说民窑了。

少部分人的心里,已经开始认同了李阳的话,这件盘子很有可能就是空白期的官窑瓷器。

有些人还羡慕的看了眼老梁,若真是空白期的官窑瓷器,那这件青花盘可就要大大的升值了,原本最多二十万,现在最少也要五六十万,上拍卖的话还有可能更高。

“这是其一,还有其二!”

李阳淡淡的说道,所有的人都收起心中的想法,集中所有的精力听着李阳点评。

“第二点就是青花的颜料,大家有没有注意到,这只青花盘的青料用的是什么?”李阳微笑着看了看众人,首先问了一句。

“苏麻离青吧?”

有个人不确定的回答了一句,其他几个人看着瓷盘都没有说话,但都默默的点了下头。他们也赞同这就是苏麻离青料,毕竟苏麻离青和国产的青料还是有一定的区别,他们不是专家,没有那一眼就清楚的本事,但对比之后还是能分出来的。

“你说的没错,这的确是苏麻离青,不过苏麻离青也有好坏之分!”

李阳的脸上再次露出了笑容,站在盘子的面前,身上还带有一股强大的自信:“苏麻离青的使用有四个时期,元朝是第一个,明朝开国的洪武是第二个,第三个则是永宣时期,永宣时期的瓷器几乎都是使用的这种进口青料,把这种青料的作用发挥到了极致。第四个时期,就是正统开始的空白期了!”

“苏麻离青好是好,但它对火候的要求太高了,空白期社会都不稳定,朝廷还发布过禁烧令,这个时候的烧瓷工有几个还有心思去平衡控制火候?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民窑很多窑口选用了国产青料‘回青’或者其他,这些国产青料渐渐的在民窑中取代了苏麻离青!”

李阳慢慢的说着,周围的人再次点了下头,李阳说的这些他们都没听过,但很在理,回青确实是空白期之后成化年间的主要青料。

“就算民窑有很多使用回青,可这也无法证明这个盘子就是官窑的啊?”

有个人很是疑惑的问了一句,大家都抬头看了眼李阳,这也是他们共同的疑惑,李阳解释了青料的转换,可这一切好像和他们的主题无关,无法证明这个盘子是不是官窑。

“有办法证明!”李阳摆了摆手,继续说道:“因为这只青花盘所使用的是最好的苏麻离青钴料,只有这种青料,才能烧制出盘子上所散发的靛蓝之色,让整体青花色显得绚丽浓艳,清晰而通透。这种青料所烧出来的效果和永宣类似,大家仔细看一下,不难看出只论青花的话,这只盘子和宣德瓷器有着极大的相似!”

李阳还没说完,大家就都转过头看向那个盘子,每个人越看眼睛瞪的越大,他们都是收藏爱好者,没有专家懂的那么多但也知道一些基础常识。

通过对此,这个盘子的青花确实和一些宣德官窑瓷器的青花很是相像,换个胎秞和画工的话,大家估计会以为这就是宣德瓷器了。

“李先生,您的意思是,这个盘子用的苏麻离青料就是最好的,和宣德时期一样?”有个人好像明白了什么,轻声的说了一句。

“即使一样,这和官窑也没关系啊!”有个人则皱着眉头又问了一句。

“笨蛋,都烧出宣德官窑瓷器的青花颜色来了,还说和官窑没关系?”

这人旁边有个人忍不住说了一句,周围有几个人都笑了起来,此时大家都明白了李阳的意思。

这件瓷器的青料和宣德官窑都一样,那除了官窑烧制出来的之外没有了别的解释。

民窑口是根本烧不出来这种效果的,这种上等青料在当时限制的很严,也只有官窑才能使用,民窑根本不会有。

再说了,民窑连普通的苏麻离青都不用了,更不会说去选用这种非常昂贵,烧制要求又更高的上等苏麻离青料。

“原来您是从青花颜色上看出来的,我怎么没想到呢!”

抱着青花笔筒的那人喃喃的说了一句,他想起了李阳刚才说的话:老东西会说话。事实却是如此,这个盘子其实自己告诉了他们许多,只是他们都没发现罢了。

不过这也是普通收藏爱好者与专家的区别,专家就是寻找这些细微之处,挖掘出来其中的特点,每个人都能发现的话,那每个人都是专家了。

从抱笔筒的这个人反应来看,他已经相信了这就是官窑瓷器,毕竟李阳的这个证据真的很充分,他实在想不出反驳的理由来。

“青料采用的是官窑特有的上等苏麻离青,这是第二个证据,还有第三个!”

众人的眼睛再次瞪大了,这两个证据已经让他们的疑心降到了最低,也都开始相信这就是件官窑瓷器,他们没想到李阳还有第三个证据。

“大家看看这个盘子的底款,这就是第三个证据!”

李阳是把指着盘子的底心说了一句,这个盘子是有款的,但不是年款,而是其他的字款。

“玉池水,琼瑶酿!”

有个人慢慢的念出了盘底的六字底款,很多人的脸上还有着疑惑的神色。

空白期的官窑瓷器没有年款,但不代表他们没有别的字款,事实上这个时期很多的民窑瓷器也都带有字款,官窑瓷器带字款的反而不多。

这也是他们把这个瓷器归于民窑的一个原因,现在李阳提到了这点,还说这就是第三个证明,让大家都显得更为疑惑。

“李先生,还请您明示!”

抱笔筒的人稍稍弯身,他对李阳现在是真的服气了,可惜他并没有看出这几个字款有什么特别之处,这让他的心很是痒痒。

就像有人告诉你个特大的秘密,你正津津有味的听着前半截,结果关键的时候却没了,这人没有当场发狂就很不错了。

…………………………

第二更,出去的时间有些长,更新时间晚了些。

说实话,小羽还真忘记了新书的事,不过11和第10怎么都不一样,就像第四名和铜牌之间的那种感觉。现在我们和前面的差距只是个位数,努力一把还能上去。

小羽继续去码字,朋友们把这个差距补上来好吗,我们重新冲上去!(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