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4章 第六八五、六八六章 专家的刁难(二合一大章)

“这个其实很简单,大家想想,空白期是什么时期?敢做出这样底款的人,又会是什么人?”

李阳微笑摇了摇头,周围的众人眼睛马上睁大了,还有些人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我明白您的意思了,天池,琼瑶这可都是天上的东西啊,敢说出这样话的人,不是皇室的王爷,就是那些达官贵族,只有他们敢把自己的东西比成这些!”

有个人兴奋的大叫了一声,众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一股恍然的神色。

对啊,这话听起来是很优雅,但同时也代表着高贵。一般的老百姓,哪怕是地主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更不会放在瓷器上做底款。

只有那些真正的权贵才会如此,朝廷禁烧,只是限制老百姓,限制不了这些真正的权贵阶层。

至于当时的社会时局,那就更没什么问题了,时局越乱,有些人就越能发财,每个朝代亡国之前,那些当官的达官贵人们不都是肥的流油。

这些人也最有需求,他们可不管别人的死活,只会想着自己的奢华生活,没有这些奢华的瓷器他们肯定不乐意,想着办法都要弄来。

事实上目前所发现的空白期官窑瓷器都和这些人有关系,是他们暗中命令御窑厂烧制出来的,否则有皇帝的禁令在,谁敢冒着杀头的大罪私开窑口。

既然是偷偷摸摸的行为,那就不可能有年款出现,这也是空白期官窑瓷器无年款的原因,大家想明白,把这一切都捋顺之后,很多人都相信了李阳的话,这就是一个官窑的空白期瓷器。

“空白期的官窑虽然有秘密烧制过,但窑工情绪不高,条件比不过前后两朝,即使是官窑瓷器在品质上也要逊色于之前的宣德和之后的成化,但不能因为瓷器的品质就判断它不是官窑,这是很不科学的,也是不准确的!”

李阳轻叹口气,又说了一句,这次周围所有听他说话的人都跟着点头,李阳说的非常有道理,他们都很认同。

“李先生,佩服!”

抱着青花笔筒的那人把自己的笔筒放在了桌子上,抱拳对李阳说了一句,李阳这三个证据加在一起,完全可以证明这就是一个官窑瓷器了,而这些证据确确实实都存在于这只青花盘上,是无法忽视的铁证。

李阳的细心,以及他的学识,也真正的征服了这个人。

“李先生,这是我在天津的一个朋友,叫吴青峰,他是做贸易生意的,我们是在一次拍卖会上认识,并且结为了很好的朋友!”

老梁急忙走到李阳的面前,向李阳介绍着这个人。吴青峰今年四十二岁,公司资产也有过亿,也算是个富豪,这年头有钱的人喜爱收藏的可不少。

“李先生,您这么厉害,也算是位专家了,以后还请您多多指导!”

吴青峰这会的态度和之前完全是两个样子,老梁心里则暗暗的发笑,李先生早就是专家了,还是厉害的专家,你们这些人偏偏不信,现在服气了吧。

“以后我们共同学习,探讨!”

“老梁,我们时间是不是快到了,是不是该进去了!”

旁边另一个人突然说了一句,他们这些人都是同时来的,领的号牌时间也差不多,一会进入篮球馆去鉴定的时候也能在一起。

“还真是的,这会只顾着听空白期官窑瓷器的鉴定呢,连时间到了都不知道!”

桌子旁又有人说了一句,有十几位专家在,他们的鉴定速度不算慢,一次可以放进去上百人,不过你若是赶不上的话,那就只好重新领牌重新排队了。

“我还真把时间的事忘了,老梁,我们赶快过去吧,正好听听专家怎么评价这件官窑瓷器!”

吴青峰拍了拍脑袋,又回头看了一眼李阳,笑呵呵的说道:“李先生,您要没事的话不如和我们一起过去吧?”

李阳眉头稍微皱动了一下,吴青峰见到李阳的表情,马上又解释道:“李先生,我没有不相信您的意思,只是想让您跟着,也能给我们壮壮胆!”

吴青峰确实没有这个意思,他已经相信了李阳的话,认为这就只盘子就是官窑瓷器,自然不会再有别的怀疑,他把李阳请过去,只是想看看专家和李阳的说法有什么不同,做做比较而已。

老梁也看着李阳,这个时候他也希望李阳能和他们一起过去,有着一个毫不逊色里面专家的人跟着,他的心里能多出很多的底气来。

李阳摊了摊手,倒:“我没带东西,也没有领号牌,应该进不去吧?再说了,我还有朋友在,我们这么多人跟着并不方便!”

他倒不是怀疑什么,里面有十几位专家,那不用说白铭和毛老肯定都在,他们本就是电视台聘请的专家,被他们看到自己,指不定怎么想呢。

“没关系,我这次带了好几件东西,特意领了五个号牌,你们都可以进去!”

吴青峰立刻摇了摇头,李阳马上张大了嘴巴。

连号牌和东西都准备好了,李阳甚至怀疑他们是不是早就猜到自己要来,故意等着的。

“李先生,我这次带的几东西都没有太大的把握,所以特意的分开了,另外几件在我司机和公司员工的手里,正好不让那几个员工进去了!”

吴青峰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东西没把握,都被鉴定为赝品的话他也丢人,这是一种保面子的行为,说出去确实有点脸红。

“我明白了,好吧,我和你们一起进去!”

李阳无奈的摇了摇头,到了这个份上他也不好拒绝了,跟着进去看看也好,他只在电视上,或者古玩公司内见过专家鉴宝,还没见过这种现场的专家鉴宝,正好看看白铭他们是怎么工作的。

至于身份,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大不了尽量的避着白铭他们。

“李先生您答应了,太好了,我们都快点过去吧,别耽误了时间!”老梁喜悦的大叫道。

离开的时候,李阳打开特殊能力特意的扫描了一下,附近的瓷器确实不少,也有不少真品,不过这些真品很多都是开门的老物件,有点水平的人都能看出来,别想着捡漏。

也有几件价值能够超过百万的精品,但都在一些明显是成功商人的手里拿着,这些人可是真的来鉴宝,想从他们的手里收过来很不容易。

就像老梁,刚刚李阳鉴定为官窑之后,就有人小声的向他问价,被他一口拒绝了,既然是空白期的官窑,他就要自己好好的收藏下去,绝对不会去出售,他也不缺这点钱。

篮球馆在足球场的旁边,距离不算远,没走几分钟李阳他们便到了。

他们到的正是时候,正好轮到他们这一批人进去。

和刚才不同,李阳的手上多出了一个青花梅瓶,梅瓶不大,造型很别致,看起来也挺漂亮。

这个瓶子倒是老东西,可惜并不到代,底款写的是‘大清康熙年制’,实际上却是光绪的仿制品,这类东西若是当作康熙年间的来收可就亏大了,至少也得交上几十万的学费。

光绪的仿制品,这样的瓶子的价值最高也就是五千块钱而已,真是康熙本朝的则要增加上百倍,甚至更多。

不过这总算是个老东西,真抱着个新仿,李阳也没脸进去,省的以后被白铭他们笑话。

篮球场里人不少,他们之前有不少人先进来了,都站在篮球场地的旁边等待着。平常的裁判席那边则摆着一长排的桌子,每个桌子前都坐着一位专家,他们的桌子前还有很多的工作人员。

见到这一排长桌,李阳心里就忍不住苦笑了一声。

熟人还真多,白铭,毛老都在,他们的旁边竟然是收藏协会的周老,另一边则是蔡老师和柳老,除了他们之外,其余的还有几个专家都见过面。

一共十三个专家,李阳不认识的只有三个人,真不知道这些人等会看到他抱着个瓶子,站在那等着他们鉴定,会是个什么样的表情。

此时李阳的心里也有些后悔答应老梁了,他是不愿意让老梁失望,又临时没有特别好的理由才跟着进来的。

“2567到2582号,到瓷器鉴定组毛老师,白老师和周老师那边去!”

篮球场地旁有个人拿着个喇叭,大声的喊道,李阳和王佳佳马上很好奇的看了看周围,民间鉴宝的形势和电视上完全不一样,这里显得有些凌乱,专家们似乎也没电视上那么活泼。

还有一点,这里对持宝人的管理很严格,没有叫到号牌之前严禁进入鉴定区。

“李先生,我们过去吧!”

老梁突然小声的对还四处张望的李阳说了一句,李阳这才想起,他的号牌好像就是这里面的一个。

王佳佳,刘刚也都带着号牌和手上的瓷器跟了过去,他们两个的运气比李阳更差,两件都是现代仿制品,不过仿的很不错,算是高仿。

难怪吴青峰会说他很没把握,特意的分开,他们三个拿的都不算真。吴青峰司机拿的那只嘉庆青花碗倒是真的,不过有过修复的痕迹,而且是后来修复的,本来价值就不高,现在更低了。

几个人快步朝着白铭和毛老那边走去,李阳的脸色也越来越古怪。

王佳佳注意到了李阳的变化,抿着嘴偷偷的笑着,白铭和毛老可都是李阳的朋友,一会见到李阳这样进来肯定会大吃一惊。

其他几个人可不知道李阳的心情,他们的心里多多少少都有点激动,终于见到了这些只在电视上才能看到的专家,可以请这些专家来点评一下他们所收藏的宝贝!

“2567号先来!”

几位专家的前面也有工作人员,这名工作人员看着本子,首先说了一句,坐在专家席那的白铭也抬起了头,猛然间,白铭眼睛瞪的圆圆的,往前使劲的突出着,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

“你,你,你……”

白铭张着大嘴巴,呆呆的看着人群里面的李阳,刚走过去的2567号持宝人则很吃惊的看着白铭,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走过来后,专家会显得这么激动,他还朝身后看了看,又仔细的上下打量了自己一番

毛老也感觉到了白铭的不对,皱了皱眉头,并且顺着白铭的目光看了过去。

下一刻,毛老也像白铭一样张大了嘴巴,像见鬼似的看着前面。

另一边的周老则奇怪的看了他们一眼,拿起水杯喝水,刚喝了一口,也跟着他们一起看到了人群中的那个熟悉的身影。

“噗嗤!”

周老刚喝进的那口水就被他给喷了出来,随后使劲的咳嗽了起来,这下他被呛住了。

三位专家的反常表现让周围的工作人员也都注意到了,很多人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看着几位专家,不明白他们这是怎么了。

好在其他鉴定组的专家距离这里稍微远一点,李阳又侧了侧身子,有几个专家奇怪的看了这边一眼,没有发现什么值得奇怪的东西后,便继续忙着自己的鉴定去了。

站在人群里面的李阳,不断的给白铭他们挤着眼,做着手势,白铭,毛老还有周老师经过了刚才的惊讶之后,这会都恢复了不少。

白铭本想叫李阳过来,问问他在搞什么名堂,见到李阳的神情之后他也明白了一些,至少没有当场揭穿李阳的身份。

毛老和周老更是什么话都没说,白铭都理解了李阳的意思,他们不可能不知道。

周老还苦笑摇了摇头,好久没见到李阳了,没想到这次的见面李阳又给了他一个‘惊喜’,竟然这个样子的跑来了,他的东西,还需要自己几个人来鉴定吗?

“你好,让这些人都过来吧!”

白铭突然叫住身边的工作人员,指了指李阳他们,李阳这一行人可有十五人,专家一般都是一次给一人鉴定,东西假的话,一两句话就打发了,真的话最多也就说一两分钟。

不管时间多少,每次鉴定的人数都不会多,这次白铭一反常态的让所有的人都过来,让工作人员感觉很是奇怪。

不管有多奇怪,专家的话还是要执行的,那名工作人员很快把十几个人都放了过去。其他地方鉴宝的人也都发现了他们这边的不同,全都小声的议论着。

“搞什么鬼呢?”

等李阳他们走近之后,白铭忍不住问了一句。

“我没搞鬼,白老师,还请您帮我看看这个瓶子!”

站在最前面,那个2567号藏友急忙接了一句,正想说话的李阳马上闭了嘴,嘿嘿的笑了一声。

2567号此时显得很是莫名其妙,他来鉴宝,结果专家都表现的很夸张,最后更是把后面的持宝人都叫了过来,而到现在他的宝贝还摆在几位专家那里呢。

“不错,景德镇出的,还热着呢,烫手!”

白铭低头看了一眼,随意的说了一句,2567号持宝人马上愣在了那里,脸上还有些发呆。

白铭这话非常的直白,只要喜爱收藏的人都明白这话的意思,带着热气,烫手,说的是东西刚烧出来没多久,还带着炉子里的热量,白铭点名了这是景德镇新烧出来的仿制品。

“这件东西是机器成批做出来的,你如果去景德镇的话,能在街边见到很多,五十块钱就能买一对,现在还没有什么收藏价值,以后可能说不定会有!”

毛老对那持宝人笑了笑,这件东西确实是很低劣的仿制品,只用了普通的手法做旧了一下,真正懂的人都能看出来。

2567号持宝人带着东西被工作人员请了出去,他倒是想和专家多交流交流,可惜此时的专家不愿意和他多说话了。

几个专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李阳的身上。

“你,先过来!”

2568号刚走上去,白铭突然指着李阳叫了一声,李阳看着白铭眼中的闪烁的的光芒就感觉到了不妙,白铭好像在出什么鬼点子,而且是针对自己的。

2568号只好先让在一边,让李阳先过去,他和老梁是一起的人,此时也有些好奇。

“搞什么鬼呢?”白铭又问了一句。

“我没搞鬼,白老师,还请您帮我看看这个瓶子!”

李阳小声的说道,周围的持宝人脸上都露出了点笑意,毛老的脸上也是同样,李阳的回答和刚才那个持宝人一模一样。

这个回答倒没让大家怀疑到什么,很多人好奇的看着白铭,不明白他鉴宝之前怎么老问这样的话,难道这是白铭的一个习惯?

白专家还有这样的习惯,这可是个不错的新闻素材,回头向身边的朋友好好的炫耀炫耀去,这可是非常好的谈资。

“你!”

白铭被堵了一下,眼珠子一转,嘿嘿的笑了一声,轻声道:“你这个瓶子我不看好,你自己先说说吧,哪里不好了?”

周围的人更是莫名其妙了,持宝人来鉴宝,专家竟然让持宝人自己点评,这种事可不多见。倒是老梁老神在在的站在一旁。他很清楚这几位专家都和李阳认识,刚才白铭就是在对李阳说话,只不过被大家误会了而已。

老梁还记得,李阳长生碗在郑州展览的时候这些专家都来捧了场,不认识的人,怎么会千里迢迢的跑来捧场。

李阳迟疑了一下,这才慢慢的说道:“这个瓶子确实不怎么好,是晚清光绪仿康熙的,还是民窑烧出来的。

李阳的回答让那些工作人员更是惊讶,专家让他点评他还真点评了,而且是说自己的东西不好。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还真有说自己东西不好的人。

那几个和老梁在一起,刚才又见到了李阳鉴定那空白期官窑瓷器的人倒是都点了点头,他们都看出了点端倪,不像其他几个不了解的,此时都是满脸的迷惑。

“你说的没错,能不能说说理由?”

白铭又问了一句,毛老和周老都笑眯眯的看着李阳,丝毫没有阻拦白铭的意思。

李阳的眼睛则慢慢的瞪大了,白铭没有揭穿自己的身份,但他此时却用这个机会考自己,哪有专家这样问持宝人的。

白铭问了之后,老梁和吴青峰等几个人都转过头来,看着李阳。

他们一共十几个人,不过进来之后也有所分开,瓷器的鉴定并不止这一块,还有一些人去了别的地方。他们这些人加上王佳佳和刘刚也就只有七个人,除了他们的人之外,其他的人都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理由很简单,就是上面的这些鸟,它们告诉我的!”

李阳明白了白铭的意思,索性放开了,伸出食指指了指瓶子上的青花纹饰,上面画的是鸟兽图,有七只各式各样的小鸟存在。

“鸟?”

就是老梁他们此时也显得疑惑了,毛老和周老互相看了一眼,他们都轻轻的点了点头。

白铭显得更有兴致,道:“你说说,鸟怎么告诉你的?”

“大家看这些鸟的形态,都是头冲前,扇着翅膀,像是临终逃命一般,是不是像是在说:世道变了,我们赶紧跑吧。这是清朝末期时候人们的普遍心态,对前途的渺茫,对国家的失望!”

李阳看了白铭一眼,继续说道:“真正康熙时期则不是这样,康熙时期的鸟都是大肚子,很多都是落在树枝上,康熙的时候他们已经打下了天下,还处于盛事阶段,表明那个时候的人没多少担忧,像鸟一样自在,很多时候,画工在工作的时候就把当时的社会形态给表达了出来!”

李阳的话让周围的很多人都瞪大了眼睛,还有这样来分辨古玩的,不过每个时期的陶瓷绘画工艺确实都不相同,这点倒是真的。

“说的没错,既然你都知道,还拿到这里来干嘛?”

白铭点了点头,脸上还有些谐趣,毛老和周老的笑容更盛了。李阳突然出现在这里是给了他们很大的惊讶,还让周老很没形象了一回,现在白铭借助这个机会故意刁难李阳一下,他们可是非常的支持。

“我是和朋友一起来的,这并不是我的东西,我们主要是想鉴定下这件宝贝!”

李阳指了指老梁的盘子,这些瓷器里面,鉴定起来有点难度的也就这个了,白铭不是再考他吗,那好,来而不往非礼也,李阳也出个题,好好的考考白铭。

……………………

四更完成!

周六上午要送老婆去考驾照,中午要出远门,下午到地方后小羽才能码字,更新时间可能要晚一些,还请朋友们见谅!(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