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5章 老祖宗也聪明

老梁急忙把手上的青花盘子放在了桌子上,让专家来做鉴定。

白铭拿起盘子先看了两眼,忍不住点了点头:“空白期的青花,不错,很难得!”

“咦?”

白铭突然轻咦了一声,他正拿着盘子上下翻看着,这会也让他看出了一点不对劲来。

“不是民窑,这是难得一见的空白期官窑瓷器!”仔细看过之后,白铭抬头看着老梁说了一句。

李阳心里则轻叹了口气,空白期的官民之分一般的收藏爱好者绝对看不出来,但还难不住这些顶级的专家。

他们每天就是鼓捣这些物件的,白铭虽然年轻但也是国内排名前百位的一流专家,要是连官民都分不出来,他这个专家也白干了。

“让我们也看看!”毛老伸出了手,周老也看着这边,白铭急忙把盘子递了过去。

老梁和吴青峰他们则互相看了一眼,吴青峰他们都很敬佩的看了李阳一眼,专家们的鉴定和李阳一样,不过李阳好像看出这是官窑瓷器的时间比白铭还短。

“的确是空白期的官窑,秞色很正,还带有极细的橘皮纹,青花的颜色醇厚,色彩艳丽,是上等青料的表现,只有官窑能烧出这么好的瓷器来!”

毛老看了一会,慢慢的点了点头,他说的和李阳差不多,这些都是这件瓷器官窑的显著特点。

当然了,这个特点是针对他们专家来说的,对普通的收藏者爱好者来说这个特点一点也不显著,靠他们自己很难发现。

“空白期的官窑瓷器并不多见,好好收藏下去!”

周老从毛老那里接过瓷器,也跟着说了一句,三位专家的鉴定结果等于已经出来了,和李阳所说的一模一样。

他们还比李阳少说了一点,对这件盘子的底款并没有点评,这让吴青峰他们更为佩服了。

“几位老师,能不能帮我看看这件刀马人青花人物大罐?”

人群中有个人不等几位专家说话,抱着一个大罐子走到了专家的桌子前,并且把大罐放在了桌子上。

他们这批人本来就都站的很近,旁边的工作人员想阻拦也来不及了,只能看着他把东西放了上去。

一名工作人员走过去看了看他的号牌,随后点了下头。这人是2569号,若不被李阳插队也该鉴定到他了,可怜的2568号只能在旁边继续的等着。

白铭嘿嘿笑了一声,眼珠子转了转,又对李阳招了招手:“小兄弟,看你学问不错,来,再说说这个罐子如何?”

周围的几个人又呆了一下,特别是那些工作人员,他们和刚才白铭的眼睛一样都瞪的圆圆的,满脸的不可思议。

持宝人来鉴定宝贝,专家让持宝人点评自己的东西也就算了,这种事很少,但也有过个例,有的专家喜欢这样反问一句。

可是让一个持宝人来鉴定另外持宝人所带来的宝贝,这种事可就从没有发生过,这很不符合常理,甚至能用疯狂来形容了。

白铭平时性格好闹,这点连工作人员都知道,可毛老和周老竟然没有一点的反驳,这也太反常了,而且两位专家还都点了下头,显然是赞同了白铭的意见。

几个工人员互相看了看,这也未免太儿戏了点?让一个持宝人,还是如此年轻的持宝人做鉴定,真不知道这几位专家的心里是怎么想的。

一名聪明的工作人员悄悄的离开了,他有必要把这里的情况汇报给领导,由领导来定夺。

“白老师,我是想请您帮忙给掌掌眼的!”

持宝人眉头皱动了一下,他不知道李阳和白铭的关系,对白铭的提议其实并不赞同。

刚才李阳对那空白期官窑青花盘点评的时候其实他也在场,但他并没怎么去注意听,一直都在和身边的朋友争论他这大罐的来历。

这个罐子挺漂亮,造型也很大,罐底有‘大清康熙年制’六字楷书款,罐身则是著名的刀马人人物图纹。

“没关系,他说的和我说的一样,让他说吧!”

白铭笑了笑,又抬头看了李严一眼,眼中还带着浓浓的谐趣,看到白铭眼睛的人都知道他肯定是故意针对李阳的了。

带有大罐的持宝人张了张嘴,可看到白铭的神色之后又什么都没说出来,最后闭上嘴巴,回头静静的看着李阳,既然专家让他说,那就先听听这个年轻人的说法吧。

他还有些印象,好像这个年轻人刚才就说了那件空白期是官窑瓷器,随后才引起的纷争,最后专家的鉴定结果和他一样,应该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不过他这件青花人物罐的争论并不只是官民之争,这件人物罐最大的争议点是年代的问题,有人说是现仿,有人说是旧仿,也有人说就是真的,康熙本朝的官窑。

这些争论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该相信哪个了。

“康熙刀马人图纹青花罐!”

李阳低头看了一眼,随即轻轻的摇了下头,毛老和周老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全都双手交叉的放在桌子上,饶有兴趣的看着李阳。

“小兄弟,白老师请您帮忙点评,您就说两句吧!”

持宝人想明白后也不怎么在意了,反正他最后只听从专家的意见,李阳的说法就当和藏友们的探讨了。

“那好吧,不过你千万不要在意,我说的对不对,还要由‘白老师’来定论!”

李阳无奈摇摇头,白老师三个字说的特别的重,他的心里已经盘算着回头怎么在白铭的身上找回这些场子。

白铭脸上的笑意更盛了,他自然听说了李阳话中的不满意,李阳越不满意,他就越高兴。李阳这小子出去那么久,又办了件那么大的事,回来居然也不和他们联系联系,最过分的是,还扮成持宝人跑这来调戏他们几个。

是可忍孰不可忍,白铭打定主意要步步紧逼,逼到李阳忍受不住为止。

李阳若是知道白铭心里所想,肯定会大喊冤枉,他哪有调戏他们的心思,还不是被老梁和吴青峰他们硬拉过来的。

可惜李阳不会读心术,这个时候只能让这个美丽的误会继续延续着。

想了下,李阳慢慢的说道:“这件大罐烧制的还算不错,是官窑烧出来的,但并不是康熙本朝的东西,是清朝后期的官仿!”

所谓的官仿,就是后期官窑仿制前期的东西,清朝一代,青花瓷器延续了明代的辉煌,但只延续到清中期,康乾时期是最辉煌的顶端,再往后,从嘉庆开始就变的毫无起色了。

再往后则越变越差,以至于后来的人也不想着创新了,只模仿前朝的东西,清后期的时候官窑和民窑都烧制了一大批的康乾时期的仿制品。

刀马人人物画在康熙时期的瓷器上最为出名,后期的官窑仿制它,也没什么值得奇怪的。

“不可能,我这怎么可能是官仿,这就是康熙本朝的人物罐!”

持宝人皱着眉头,大声的叫了一句,也有其他的藏友提过这个说法,说这个罐子不到代,只是旧仿,官仿也算是旧仿的一种。

可惜他从没承认过,这罐子可是他花高价收来的,都是官窑,但后期的仿制和本朝的东西差距可就大的了。

这个罐子,若是康熙本朝的宝贝,最少也得在三百万以上,若是后期官窑仿制的话,三十万都达不到,甚至更低。

“我说了你别在意,我只是提出自己的看法,你还是问白老师吧!”

李阳毫不在意的摇了摇头,又把皮球踢给了白铭,微笑站在那里,看白铭如何做出反应。

李阳的话提醒了那个持宝人,持宝人急忙满是希望的看着白铭。这个罐子他可是花了一百二十万的高价收来的,若是后期的官仿,这次打眼交的学费可不少,即使他有点身价,也有种难以承受的感觉。

老梁则很同情的看了这个持宝人一眼,这些来鉴定宝贝的人之中,只有他最了解李阳,李阳的水平丝毫不比眼前这几位差,他说了是后期的官仿,那就肯定错不了。

“你说的没错,这的确是后期的官仿,你能不能说出这到底是清后期哪个后期的官仿?”

白铭的话让那持宝人的脸色马上变的粉白,他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让专家给鉴定下这件东西的真实性,白铭现在的话也等于是专家的鉴定结果了。

“这件官仿应该出自道光年间,那个时候是收藏热的又一次开始,不过那个时候的收藏是由外人所带动引起来的,大量的外国人来到中国,他们喜欢中国的古瓷器,很多人都高价收购!”

李阳微微一笑,又继续说道:“那个时候的青花瓷,康乾时期的最为漂亮,数量最多,又最受那些老外的欢迎,很多老外都拿着白花花的银子到处收购这些瓷器!”

“咱们的瓷器是不少,但官窑烧制的本都是精品,并不太多,那个时候的市场就是供不应求,不过咱们老祖宗也聪明,你不是喜欢吗,找老的不容易,我就给你画新的,让窑工烧出来一批,反正这些老外也不会区分什么,这银子是不赚白不赚!”

李阳说到这里,周围的好几个人都笑了起来,连白铭和毛老他们都露出了笑容。两人发现李阳还真有上电视当专家的料,就凭李阳刚才说的这几句话就足够但当电视节目中的鉴定专家了。

………………

第一更,感谢朋友们的支持,月票已经八十多票,只差十几票今天就可以破百!(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