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1章 你捡漏了

这里一共有十七只各式各样的小木盒,大部分都是两层光圈,证明是清朝后期的老东西。

有一件却带有十层的光圈,那十层的淡黄色光圈在立体画面之下格外的显眼。

十层光圈,一圈六十年,十圈就是六百年,也就是说这只圆形的小木盒诞生最少也有六百年了,六百年前,基本上可以追朔到明初。

“何先生,您要不要在考虑一下!”

何杰已经开始掏钱了,老田则显得有些犹豫,之后又劝说了一句。

“不用了,东西是老的就行,就当作自己收藏了!”

何杰摇了摇头,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想买下这些东西,或许是因为这些盒子和老爷子收藏过的一个很像,才有了买下来的想法。

这个时候,李阳的心脏已经慢慢的跳动了起来。

这个盒子是红色的漆面,表面还有不少的灰尘,让盒子看起来毫不起眼。

不过即使用肉眼去看,也能发现这个盒子的颜色与别的红颜色盒子并不一样,这种红色显得更浓一些,属于那种浓艳的鲜红色,没有一点的杂色,还带着一股淡淡的高贵。

立体画面之下,这个盒子与其他的不同被分辨的更为清楚。

其他的盒子,都只有那么一两层的红漆,最多的也不过六七层。可这只盒子的红漆,竟然高达两百多层,而且这些红漆每一层都非常的细,这么多层红漆加在一起,也只有不到十毫米的厚度。

两百多层漆,不到十毫米的厚度,李阳深深吸了口气,他已经明白这是件什么东西了。

李阳怎么也没想到,在这一堆很普通的漆器木盒里面,会见到一只真正的剔红木盒。

剔红属于漆器,是雕漆品种之一,又叫雕红漆或者红雕漆,这种方法起始于宋代,在明清发扬光大。现在也有,但不多见了,现在人已经很少有人能掌握这层高深的手艺。

所谓的雕漆,就是用漆雕刻出来的东西。

这种手艺相当的复杂,剔红制作的过程中要先在胎具上刷一道红漆,等半干的时候再刷上一道,刷了几十道之后,这些漆也就变成了牛皮糖似的样子了。

古代的漆,那就是纯粹的漆,和现在的油漆并不相同,现在的油漆都是稀释中和的,刷起来很方便,根本别想着把油漆雕刻成艺术品。

那时候的漆不同,可以一层一层的去刷,刷厚之后直接用漆雕出想要的东西来。

不过古代的漆非常黏稠,而且固化的很快,刷的时候,每一层都要掌握好它们固化的时间,不能让漆完全变硬,也不能让漆过于柔软,每一层漆刷的时候火候都要到位,否则就是前功尽弃。

一般来说,剔红有七八十层漆就很了不得,过百层的都不多见,达到两百多层的,那肯定是当时大师级的精品之作,每多一层漆,多出来的就是一份心力,一份经验。

这些漆刷好之后,还有一个很难的步骤,就是要等一个最佳的时间。

漆容易固化,等它干透了就变的非常的清脆,无法下刀进行雕刻。但要是过于黏稠的话,漆又会粘在刻刀上面,无法继续雕刻下去。

所以必须在不沾刀又不脆的时候把纹样雕刻完成,这个时机的把握并不容易,出现一点失误都要重新再来。即使把握住了火候,还要在很短的时间内把纹饰刻好,时间超过了,漆变硬了的话就无法继续雕刻,最终也只是件半成品。

这些手艺放在一起,确实非常的不容易。

除此之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刷漆的层数越多,这个最佳时间就越短,很多剔红的层数也是显示工匠水平的最直观证明。

眼前这个剔红木盒,绝对是顶级大师的作品,在古代也不多见,让人痛惜的就是有了破损。

李阳还注意到,盒子的里面有一层刮痕,应该是标刻纪念款的地方,这处损伤让整件剔红木盒的价值降低了不少,非常的遗憾。

这个时候何杰已经掏出了钱,老田则很不自然的摇了下头。

这十七只盒子,一起要的话要两万块钱,老田怎么看这些东西都不值这个价。那些品相好点的也就是几百块钱一个,最多也就是一两千块钱,品相不好的一百块钱就能买一个,至于那腐朽的更便宜。

这么一堆东西在老田的眼里根本不值两万这样的高价,可何杰愿意买,他也没有办法。

看到何杰把钱递给面前的那人,并且开始收拾东西的时候,李阳的心里也松了口气。

这里面若没有那件剔红,李阳也会反对何杰花两万块钱买这一堆东西,明显一万以内就能买到的东西非要两万,就显得有些冤大头了。这种普通的红漆木盒,在潘家园都能买到很多,还都是清朝后期的东西。

不过有了那件剔红则不一样,哪怕是有所损坏的剔红,两万都是超值,二十万甚至两百万李阳都会毫不犹豫的同意。

那个女人的话不多,点过两万现金之后带着钱就离开了。这些东西确实是她家里传下来的,但都很普通,有些上门铲地皮收东西的都不愿意要。

她到这里来,纯粹是碰碰运气,没想到真的卖了个高价,这个时候很满意的离开,而且是快速离开,省的买的人会反悔。

“杰哥,跟我来!”

李阳很羡慕的看了何杰一眼,除了羡慕之外,他的心里还有一种欣慰。

有志者事竟成,李阳也没想到,何杰真的捡到了漏,而且捡到了一次大漏,这件剔红木盒应该是明朝永乐时期的代表作品。

明朝每个皇帝都有自己所喜爱的东西,永乐最喜剔红,那个时期也是剔红发展的辉煌期,按照时间来算的话也能对上号,永乐是是公元1403年即位,正好有六百多年的历史。

“干什么,这么神秘?”

何杰正在收拾东西,对这些东西他并没有看好,只是想着老爷子手上有相同的东西,买回去研究一下,当作初期的收藏品,两万块钱对他来说也算不得什么。

“干什么?你捡漏了!”

李阳低着声音说道,何杰则诧异的看着李阳,过了半响才说道:“你的意思是,这些东西里面有真正的宝贝?”

何杰不傻,李阳这么一说他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看到李阳重重的点了头,何杰又低头看了看那还放在地上的一堆有方有圆,不同形状的小木盒。

“真的假的!”

何杰的心跳忍不住加快了,能被李阳这么慎重的东西肯定差不了,可惜他无论怎么看,也不知道到底哪一件是李阳所说的宝贝。

这里可有十七只各式木盒,何杰还不会疯狂到认为这里的每一值都是真正的宝贝。

“就是这个,先拿出来,别碰坏了!”

李阳从地上捡起那剔红木盒递给何杰,此时李阳总算感受到自己捡漏的时候,周围那些人的感受了。

看着一件好东西被别人捡走,心里确实有点不是滋味。

不过李阳的心里更多的却是高兴,为何杰高兴,也为老爷子高兴。何杰的心愿终于达到了,这件剔红木盒尽管有些破损,但也是一件代表之作,价值极高,做老爷子的寿礼完全够分量。

既然是寿礼,那以后肯定会变成老爷子的东西,如今老爷子的收藏对李阳可是全面开放的,老爷子的收藏和李阳自己的收藏几乎没啥区别。

这样一想,李阳的心里又有着一种兴奋,何杰捡漏和他捡漏,对他来说分别并不大,反正这些宝贝以后都要汇聚在一起。

“真是件宝贝?这东西能值多少钱?”见李阳脸上都露出了羡慕的神情,何杰的心跳变的更快,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这件剔红稍微有些破损,影响了价值,我估算的话,上拍卖八百万没什么问题!”李阳想了想,轻声的说道。

何杰已经完全呆立在了那里,八百万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他很轻松的可以拿出几个八百万来。可这八百万是他捡漏获得的,那意义就不同了,两万变八百万,这绝对是一次真正的大漏。

李阳的估价也是按照他所了解的拍卖纪录来分析,这种剔红木盒完整的话至少也在三千万人民币以上,有可能会更高。08年的时候佳士得拍过一个差不多大小的完整剔红木盒,也是永乐时期的代表作,当时就拍出了三千多万的天价。

何杰买下的这件除了标刻纪年款的地方被人为刮掉之外,其他还都算完整,漆面有些脏乱,不过这可以修复,修复好之后就能恢复原来那漂亮的样子。

此时李阳也想明白了,若是纪年款不被刮掉的话,恐怕也不会落在何杰的手里,早就被人收走了。

即使有损伤,这剔红木盒也有着极高的价值,绝对在六百万以上,毕竟两百多层的剔红本就非常的罕见,李阳估一个八百万的高价也属于正常。

再说了这属于漆器,不是瓷器,漆器对完整的要求不像瓷器那么苛求,有喜爱漆器的人见到这件剔红,说不定还愿意出更高的价钱来。

“走,我们出去再说!”

过了好几分钟,何杰才反应过来,马上拉着李阳就往外走,连地上的那几个真正清朝后期的红漆木盒也不要了。

老田则收起何杰丢在地上的那些东西,紧紧的跟了过去。

…………………

三更完成!

写别人捡漏有些不大习惯,没有主角那种随心所欲的感觉,不过何杰毕竟是很重要的一个配角,之后还有很多的戏份,就让他完成这一次对老爷子的心愿吧。(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