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7章 第六九八、六九九章 美酒夜光杯(4)(5)

周围的人越挤越多,刘刚和赵奎他们都变的紧张了起来。

这么多人,若是有人心存歹念的话,他们也没把握及时出手阻拦住,这种混乱的地方对李阳的安全很是不利。

刘刚的手甚至已经摸着腰间的枪,李阳有一点的危险他都会毫不犹豫的掏出手枪来,这种混乱的场合,手枪的威力要比刀子大的多。

那位王副导演同样也很着急。

他不知道李阳的真实身份,可导演彭宇对他说过,李阳的来头很大,他们整个节目组都要小心的侍奉着,出了问题谁也但不起。

若不是因为彭宇说过的话,以及他亲眼看到彭宇对李阳的态度,他也不会那么谦卑,毕竟李阳专家的身份和他并没有什么直接的瓜葛。

而且现在这里人这么多,万一出了点什么事,造成什么混乱的话,做为身在这里的官面负责人,他也是第一个逃不脱关系。

“不要乱,大家请不要乱,李先生会好好的接待大家,现在李先生很累,先让他休息一会!”

王副导演急中生智,急忙的大声的喊叫着,他的叫喊声还真的起了点作用,周围的秩序变好了一些。

他又急忙让周围那些跟他一起过来,此时正在发愣的工作人员进到里面护住李阳,随后满头大汗的一边解释,一边带着李阳往外走去,那些围观的人听到他的解释,知道李阳之后还会和他们见面,也就没怎么阻拦。

这些人更多的是想看看李阳到底是什么样子,看到了就行,心里并没有恶意。

慢慢的,李阳终于挤出了人群,在王副导演的带领下往休息室走去。

李阳回头看了看,然后又看了看王佳佳,两人眼里都有着一丝的无奈,后面跟来了至少四五百人。这里聚集的玉石爱好者,除了别有目的的人之外,其余的差不多都跟来了。

这种情况下他们想走也是根本不可能了,只能先跟着王副导演去避一避。

这一次,李阳也彻底的感受到了名气带来的威力。之前的他也出名,但远比不过现在,若没有这趟的缅甸之行,没有过战胜翡翠王的经历,这里的人最多只会好奇,不会这样去跟着他。

这么大一堆人,自然也引起了别人的注意,等李阳进了休息室之后,外面差不多有近千人等待了。

“玉圣李阳,他长的什么样子?”

“我听朋友说,昨天篮球馆鉴宝的时候有个年轻人被专家刁难,专家什么问题都问他,好像和你们说的李阳很像!”

“还有,还有,昨天有个很厉害年轻高手帮人鉴定了家具,比专家说的还好!”

外面的人也不消停。很多人都聚集在一起议论着,说起这两天所发生的一些事。体育场的人很多,而且地方还不大,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只要以传就能让所有的人知道。

昨天李阳鉴定家具,鉴定瓷器,还有篮球馆发生的事都可以算得上是特别的事,有很多人都听说了。

在这里大家一对比,这才发现他们听说的那个人很像今天所出现的玉圣李阳,昨天那人若真是李阳的话,他能有那种水准也就不奇怪了。

玉石界的人都知道,李阳之所以有玉圣的称号,不仅仅是他在赌石上有着超高的水平,还有李阳对古玉的鉴定能力。

当初让很多人打眼的周仿子冈玉,就是李阳最先发现、并且指认出来,后来还带着专家团队四处鉴定,消除了这场隐患。

一些从没听说过李阳名字的人,这会也对李阳有了一定的了解,很多人都无比的惊讶,没想到玉石界还出现了这样一位厉害的人物。

外面的一切李阳都不知道,在宽大的休息室内,李阳看着外面聚集的上千人,心里又感觉到有些无奈,有这些人在外面,他想出去是难咯。

“李先生,您先休息会,我马上去通知彭导!”

王副导演把李阳安顿好,又把那跟着进来,姓孔的女子像祖宗一样供起来,这才快步的离开宽大的休息室。

走出去之后,王副导演还抹了抹额头的汗水,心里思量着这些麻烦事回头都要交给彭宇来处理,他是坚决不问了。

“小帅哥,没想到你就是那位战胜了翡翠王的玉圣,真和传闻中的一样,那么的年轻!”

坐在沙发上,女子突然转过头来,对着李阳又笑呵呵的说了一句,王佳佳的脸色马上阴了下来,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我这都是虚名,当不得真!”

李阳轻声说了一句,眉头还微微有些凝结,这个女人绝不简单,李阳现在对他可有着很高的警惕心。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小帅哥还那么的谦虚,让姐姐好是心疼!”

女子的声音又变了,如同呻吟一般,带着一股勾人的魅惑,王佳佳冷哼了一声,刚想回答的李阳愣了一下,随即苦笑摇了摇头。

这个女子也不知道是从哪冒出来的,看起来身份不低,可做的事上实在让人有些受不了,李阳索性不去搭理她,省的王佳佳在生气。

“小帅哥,怎么不说话了,你这样姐姐好伤心!”

女子又说了一句,王佳佳猛的站了起来,愤怒的看着这个在她心里不知廉耻的女人,那女子看了王佳佳一眼,又咯咯的笑了起来。

“妹妹生气了?姐姐是在帮你考验考验他,看你急的!”

站在李阳身后的赵奎和海东互相看了一眼,两人都发现了对方眼中的恐惧,这类女人招惹不得,他们以后要是遇到的话,那是能跑多远就跑多远。

“你!”

王佳佳面色发寒,想说什么却怎么都说不出来,气的王佳佳转过头来,再也不愿意看这女子一眼,李阳很无奈的抓住王佳佳的小手,轻声的安慰着。

这个人,你和她说话越多,你就会越倒霉。

李阳不搭理那女子了,那女子也不在说话了,只是坐在那里好奇的看着李阳。

“李先生,孔小姐,没想到你们都来了!”

彭宇终于跑来了,刚进来就大笑着说了一句,王佳佳马上转过了头,小嘴还撅着,她现在最不愿意的恐怕就是别人吧他们和那个女人说在一起。

“彭导,不好意思,打扰了!”

李阳先和彭宇打了个招呼,外面那么多人,他还要想办法让电视台的人帮忙解决呢。

“彭导,这两天的活动还顺利吧?”

女子则轻声问了一句,刚才她对着李阳的时候,身上所带的那股媚态这会消失的无影无踪,让周围好几个男人心里都暗暗的感叹:女人果然是多变的动物。

“托孔小姐的福,这两天的活动进展的非常的顺利!”

彭宇大笑着,看了看李阳,又看了看那女子,继续说道:“还有十几分钟今天的活动就要结束了,晚上我们有盛大的庆功宴,两位要没事的话,一会请一起参加吧!”

“参加没问题,你要先让他把从我这骗走的夜光杯还给我!”

李阳还没说话,那女子就伸出手指,指着李阳慢慢的说了一句,彭宇猛的一愣,夜光杯的事王副导演说了,但可没说和孔小姐还有关系。

“你说什么呢,谁骗你的东西了!”王佳佳终于忍不住,大声的叫了一句。

这个女子她是越看越讨厌,恨不得直接生撕了她,现在竟然说李阳骗了她的东西,实在是太过分了。

“佳佳,别激动,你一激动就上她当了,她是故意气我们的!”

李阳急忙拉住王佳佳,那女子嘴角的笑意更盛了,彭宇则瞪大了眼睛,不一会脸上露出了苦笑,他总算明白王副导演为什么主动留下来干那些收拾东西的苦力活,而不愿意跟他一起回来了。

“别的事我们一会再说,孔小姐,令尊也在,他老人家会和其他的专家们一起过来!”彭宇急忙说了一句,这两位他都得罪不起,只能先稳住他们再说。

王佳佳终于坐了下来,脸上还气鼓鼓的。彭宇的心里也暗暗的松了口气,他对王佳佳了解不多,但对李阳的能量可是非常的清楚,他有一个同学,也是好朋友就在巴结着李阳,想和李阳建立好关系。

彭宇的那位同学不是别人,就是常盛常大公子,有了这层关系,他才知道李阳背后强大的关系网,才会在第一次见李阳的时候就表现的那么尊敬。

坐了一会,外面又走进来了许多人,这些人有说有笑的进了大休息室,他们对外面聚集那么多的人也显得很是惊讶。

见到这些人,李阳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今天的鉴宝活动结束了,进来的都是在篮球馆里面为大家做鉴定的专家,白铭,毛老他们都在。

“孔老先生,梁老先生!”

彭宇急忙也走了过去,对着刚进来的两位老人恭敬的说道,李阳也注意到了这两位老人,让他没想到的是,昨天和他竞争那面唐镜的梁老也在这里。

“李老弟,你怎么会在这,咦,这是什么?”刚进来的白铭最先发现了李阳,快步走到了李阳的身边。

毛老和蔡老师还有柳老、周老他们也都看到了李阳,认识李阳的人都很自然的向李阳这边走来。

白铭刚才问的就是李阳手上的那对夜光杯,这对杯子内部可是另有乾坤,李阳一直都是自己拿在手上,并没有交给其他人。

正和彭宇说话的梁老也看到了李阳,他的眼睛微微一亮,对着身边的那位老人小声的说了一句,两位老人一起向李阳这边走了过来。

不一会,这休息室的人大部分都聚集在了李阳的旁边,李阳也慌忙的站了起来,这么多前辈都来了,他若还坐在那的话,就显得太不礼貌了。

“李老弟,从哪请来的这对宝贝,这是宋代的夜光杯吧?”

白铭直接从李阳那拿过来一只夜光杯,这么多人里面恐怕也就白铭能和李阳这么随便了,就是毛老也不会这么做。

“有白老师的金口鉴定,那肯定是宋代的了!”李阳笑呵呵的说了一句。

这对杯子一般古玩店的老板就能看出来,白铭这样的专家更不用说了,白铭玉器上比不过李阳,但底子并不差,很多东西一眼都能看出来。

“你小子,这是故意笑我吗?”

白铭笑着叫了一声,把夜光杯又还给了李阳,毛老和蔡老师他们也都纷纷的看着李阳手上的夜光杯,每个人都不自然的点了下头。

这对杯子品相确实不错,价值不低,不过大家都是有名望的专家,这类的东西见过不知道多少了,看到之后也只是赞同而已,并不会吃惊。

那些凑到李阳身边来的专家,和李阳打过招呼都就近坐了下来。这总算让彭宇的提着的心安稳了不少,他还真怕这些人都站在这里,让他不好收场。

“孔老,这就是何老的弟子李阳,我昨天看中的那面瑞兽葡萄纹镜,就没抢过他,最终落在了他的手上!”

其他人都坐了下来,梁老却带着身边的那位老人走到李阳面前,笑呵呵的说了一句。

梁老又对着李阳指了指身边的那位老人,轻声道:“小李,这位是从泰国回来的孔老,孔老也是行内德高望重的前辈,只不过在国外的时间长一些,和我一样都是华侨的身份!”

“小伙子,长江后浪推前浪啊,你那面镜子还有你手中那传说中的长生碗,改天可一定让我们看一看!”

这位姓孔的老人上下打量了李阳一番,随即笑着说了一句,梁老的脸上也满是笑容。

“您老过奖了,梁老昨天也是让着我,您想看的那些东西,我一定会全部准备好!”

李阳急忙回答了一句,这位老人他不认识,不过看他和梁老关系这么熟,又是从外面回来的,身份估计也应该差不到哪去,对前辈表现的尊敬些也是应该的。

“哈哈,小伙子挺谦虚,真羡慕何老啊!”

孔老大笑着说道,梁老则很认同的点了点头,不止梁老,周围还有几位老前辈都跟着点了点头。他们是真的很羡慕何老的运气,找到这样一个好弟子,比捡再多的漏都高兴。

真的说起来,何老遇到李阳才是捡到了最大的漏,不仅衣钵有人能继承,还有可能把本派的名望发扬的更为光大,李阳的年龄放在那呢,谁也不敢保证李阳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

“爸,梁伯伯,你们可要为我做主啊!”

坐在一旁的那名女子突然走了过来,脸上还满是凄然,李阳和王佳佳都稍微愣了一下。

“小萱,你又怎么了,有什么事要我们为你做主?难道还有人能让你吃亏?”

梁老大笑了一声,对那女子似乎很是喜爱,王佳佳的眼睛又眯了起来,狠狠的等着这个女子。

“梁伯伯,看您说的,我可是经常被欺负,这次就是,我看中的一对夜光杯,被他给使诈抢走了,您一定帮我要回来!”

女子轻声的说道,周围坐在那休息的专家们也都饶有兴趣的看着她,他们和李阳不一样,这里大部分都认识这个女人。

“惨了,看样子李老弟得罪她了,这次有李老弟的好果子吃了!”

一旁的白铭小声的对身边的毛老说道,李阳还站在那边,他们想提醒李阳都没办法。

毛老则认同的点了点头,这个女子名叫孔萱,在圈子里也有很响的名声,可惜性格有些古怪,很多人都怕和她打交道。

说起来,这个孔萱也是个可怜人,她今年三十八岁,有过两次的婚姻,这两次婚姻都被骗的很惨,感情上痛心的同时还损失了大量的金钱。

还有一点,她曾经怀过一个孩子,以为意外最终流产了,本人也落了个终生不育的下场。

从那以后,孔萱的性情就有了极大的变化,喜怒哀乐随时都有可能变化,圈子里的人都知道她这一点,很多人都会让着她。

孔萱的心理出了问题,不过她的水平确实很高,曾经还有过年轻一辈佼佼者的称号,真正的水平不比白铭差,在圈子里也算是有一定的名声。

“小李,你们这是怎么回事?”梁老惊愕的问了一句。

“梁老,是这么一回事……”

李阳无奈的摇了摇头,慢慢的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李阳实事求是的去说了,甚至自己只有五十万现金的事也说了出来。

听完李阳的叙述,梁老的脸上露出了恍然,笑呵呵的对那女子说道:“原来如此,小萱你怪不得别人,是你没看清楚,自己放弃了,就怨不得小李了!”

梁老和孔老有着一点的亲戚关系,又都是生活在东南亚的华人,平时走的就近一些,孔萱的情况他了解的更深,对这个有着很高天赋的侄女,梁老的心里也很是疼爱。

孔老三子一女,女儿最小,也就这个女儿继承了他在古玩上的天赋,谁也没想到命运坎坷,红颜薄命,感情上的事别说梁老了,就是孔老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梁伯伯,你也帮着他说话吗?”女子似乎很不满意,让梁老也无奈的摇了摇头。

梁老旁边的老人,孔萱的父亲孔老则摇头笑了笑,仔细的看了看还在李阳手上的那一对夜光杯。

“小李,你这对玉杯能不能让我也看一看?”

孔老突然对李阳说了一句,李阳吃惊的抬头看着孔老,又看了看梁老。

“小李,孔老在玉器上的造诣非常的高,恐怕你这个玉圣也不过他,孔老只是想看看你这对宝贝,不会有其他的意思!”

梁老笑呵呵的说了一声,孔萱则挽住孔老的胳膊,直直的看着李阳,眼中似乎还带着股报复的快意。

“好,梁老我听您的!”

李阳轻轻点了下头,毫不犹豫的把夜光杯放在一旁的桌子上,让孔老他们去欣赏。

梁老稍稍愣了一下,随即又摇了摇头,李阳这一句话就把他牵扯进来了,听起来就像是李阳看在他的面子上才答应的。

换句话来说,梁老就要为这对杯子彻底的负责,不管对方是谁都要保证完整的交还给李阳。

这也是李阳知道梁老的身份才这么做的,这对杯子可有着别的玄奥,里面的夜光杯比外面的还要好上很多,要真的有一点的意外,他还不后悔死。

梁老知道李阳心里的小九九,但并没在意,跟着孔老一起走到桌子前,慢慢的看着那对夜光杯。

这是开门到宋的翠玉杯,可以看出确实是蓝田玉,蓝田玉产自于今天的西安,是中国四大名玉之一,在古代也是制作夜光杯的主要材料。

蓝田玉的名气没有和田玉响,价值上也比不过和田玉和翡翠,但它的产量多,历史悠久,古代传下来的蓝田玉为材料的古玉并不少,有些价值并不低。

孔老越看越惊讶,最后带上眼镜,还拿出放大镜仔细的看着。

梁老也拿起一只仔细的看了看,不过看到最后,他也只能看出这是宋代的蓝田玉杯,造型不错,品相完整,有一定的价值。

周围其他的专家也都好奇的往这边看了看,很多人都点了点头。

这对杯子可是开门的老物件,没啥特殊的地方,更何况刚才李阳的诉说他们很多人也都听到了,五十万买下这样一对杯子很合适,不赚钱也不亏钱,喜爱古玉的人会拿在手上好好的收藏。

“小李,你刚才是不是对这对玉杯出到了八十五万?”

孔老突然问了一句,问话的时候还把夜光杯放在了桌子上,直直的看着李阳。

“我刚才是出到了八十五万,但那时候没那么多的现金,最后是五十万拿下来的!”

李阳再次解释了一句,他也直直的看着孔老,东西他是正大光明竞争下来的,孔老想为女儿讨回什么公道的话,他也不怕。

“八十五万,小李确实很有魄力了!”孔老微笑点了点头。

孔老刚说完,紧接着又说道:“小李,我现在给你出一百万,能不能把这对杯子转让给我呢?”

李阳则愣了那里,周围其他的人也都愣愣的看着这位老人,他们可不像李阳是刚出道一年的人,对这位老人的身份很是了解。

…………

二合一大章,小羽继续去码字,还有两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