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8章 第七零零、七零一章 美酒夜光杯(6)(7)

第四章,第五章二合一,五更完成,时间有些晚还请朋友们见谅!

………………

一旁的梁老也显得有些发愣,他可是刚刚对李阳说过,孔老不会有其他的意思,结果孔老就要高价收购人家的杯子,这让梁老的脸面往那去搁啊。

“前辈,很不好意思,这对夜光杯我非常的喜欢,并不想转让!”

李阳心里微微一紧,马上说了一句,他的脸上还带着笑容。这对杯子的安全他倒没有什么大的担心,只要他不想卖的东西,还没人能从他手里硬生生的抢走。

“老孔,你怎么了?小李是何老的弟子!”

梁老轻声说了一句,他的脸上也带着一丝的不满,他还以为孔老是故意帮着女儿出气,把这对杯子再买回来呢。

有这种想法的可不止梁老一个,周围的很多专家也都是同样。

梁老提出李阳是何老的弟子,未尝没有提醒孔老的意思,这里是国内,不管要对李阳做什么,都要想想他背后的人,那位可不好招惹。

“我知道,我是真的喜欢这对杯子,和别的无关!”

孔老回头笑了笑,又看了看李阳,继续说道:“小李,我想要你这对杯子和我女儿没有关系,这样,每只杯子我都给你一百万,一共两百万,如何?”

“爸!”

一旁的孔萱也拉了拉自己父亲的胳膊,这对杯子是她亲眼见到李阳买到手的,宋代的夜光杯,最多也就是五六十万的价值,孔老出两百万买这一对,这不是白白送钱便宜了李阳吗。

“没事,丫头!”孔老对着女儿摇了摇头,又回头看着李阳。

“前辈,君子不夺人所爱,这对杯子我也是同样非常的喜欢,千金不换!”

李阳再次摇了下头,若是不知道杯子内部的乾坤,两百万转让出去也无所谓,类似的夜光杯市场上还能买到,两百万甚至能买到更好的夜光杯了。

知道了里面的情况,李阳再去卖的话,那他就真是个傻子了。

“千金不换,说的好!”

一旁的周老突然叫了一声,孔老年轻的时候并没有出国,是改革开放之后才移民泰国的,这和梁老不一样,梁老从小就在新加坡长大。

孔老年轻的时候和周老还在一个单位工作过,不过关系并不怎么融洽,还发生过几次大点的矛盾。

用现在的话来说,那就是冤家,难怪只有周会公开支持了李阳,其他人都没说话。

“小李,五百万呢?”孔老丝毫没有在意,继续对着李阳说道。

“五千万我也不卖!”

李阳脸色稍微有些僵硬,他敬对方是前辈,所以一直都好好的说话,在他表明不卖的情况下,对方还不依不饶的想要买走东西,难免让他有所怀疑。

说是不为女儿,那为什么要花这么大的价钱来收购,李阳若不是背后有何老,是不是还会采取更强烈的措施,一定要把这对夜光杯给拿走?

“五千万不行,那我就给你一亿”

孔老又说了一句,周围还在议论着的人顿时都停了下来,呆呆的看着孔老。

李阳,王佳佳,甚至梁老也愣愣的站在那里,包括挽着孔老胳膊的孔萱,也是傻傻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一亿?

很多人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价值上亿的古玩是很多,但眼前这对杯子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达到这个高度,一亿去买这对杯子,那不是赌气了,那是犯傻。

“我的老天那,李老弟,答应他,答应他,这个冤大头,只要他出一亿,你就卖!”

白铭心里大叫着,这在白铭看来就是一次大赚特赚的好机会,如果这对杯子在他手上的话,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卖出去。

“老孔,别开玩笑了,有些玩笑开不得!”

梁老急忙咳嗽了一声,是在提醒着孔老,李阳的身份不一般,李阳真答应了下来,他这一亿还真的拿出来,不然以后不要说回大陆的事了。

这件事本身原因就不在李阳的身上,到时候何老帮李阳出气谁也不会说不出什么,无论怎么说李阳都是占理的一方,这里可有着很多的证人在。

“我没有开玩笑,我是认真的,小李,你愿意卖的话,一个亿人民币,我们马上就可以成交!”

孔老摇了摇头,又回头看着李阳,他的脸上还带出严肃的神情。

“爸,您别这样,这次本来就是我不对,您不用这样帮我!”

孔萱急忙拉住孔老,她的眼睛还有些湿润,在她看来,父亲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哪怕为此拿出亿万的资产。

孔家在泰国也是大家族,资产比不过梁老,单也有着数十亿人民币之多。不过拿出一亿人民币的现金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很多人都你看我,我看你的,怀疑这孔老是不是疯了。

王佳佳,刘刚也都看着李阳,他们的心里同样有些担忧。

彭宇已经完全傻了眼,这里他是主人,不过来的人都不简单,没有一个是他能得罪起的,这位孔老就不用说了,他的弟弟就是****的副总局长,副部级的高官。

也可以说,在这类他即使说话也没人会在意他,还不如静观其变。

大家的目光渐渐都集中在了李阳的身上,一些人还很是羡慕的看着李阳。只要他点头,就能额外的收获一亿的巨额财富,这些老专家们家底大都不差,收藏品的价值上千万的很多,不过没有几个能拿出一亿的现金来,这笔钱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孔老,很不好意思,这对夜光杯,我买下来之后就没打算去卖!”

李阳再次摇摇头,周围的人都很惊讶的看着他,面对一亿的诱惑还能拒绝的,这个世界上可没多少人。

白铭已经张大了嘴巴,傻乎乎的看着李阳,他的心里则大叫着佩服,李阳不愧是李阳,一亿都勾引不走他,有着古人视金银为粪土的气魄,只是为了那一口气。

除了白铭之外,其他人也都有着类似的想法。在众人的眼里,这纯粹变成斗气的事了,还是一次很大的斗气事件,用一亿去买价值五十万的一对玉杯,说不是斗气恐怕都没人会相信。

孔老看着李阳,又突然说道:“小李,我家里还有很多的收藏品,包括几件商周的青铜器和一件完整的元青花花鸟大罐,另外宋代五大官窑我也有几件,精品汉玉还有十几件,你愿意的话,我这些都可以给你,只换你这对玉杯!”

休息室顿时变的无比寂静,大家更愣在了那里,

商周的青铜器先不说,那些都没看见,谁也不知道好坏,一件完整的元青花大罐的价值可就不低了,最少也得好几千万,而且还是有价无市。

那几件宋代官窑,只要品相完整,又是最少好几千万的宝贝,这些和元青花加在一起,绝对要超过一个亿,更不用说还有一些精品汉玉了。

古玉就属汉和唐的最好,不过唐玉有很多都是仿汉,真正的精品汉玉千金难求。孔老在玉器上的造诣最高,他收藏的汉玉肯定差不了,这十几件汉玉的价值也不会低到哪去。

孔老说的这些东西,没看到之前大家就猜测到一亿五千万左右了,见到的话,或许更高。

现在众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即使犯傻为女儿出气,也不用拿出这么多的东西来吧?

“爸,您怎么了?”

孔萱急急的叫了一声,孔老所说的那几件收藏品他最为清楚,这些东西真的全送到拍卖会上,至少能拍两个亿人民币回来,现在拿这么多宝贝去换一对不起眼的玉杯,除了用‘疯’来形容孔萱想不出别的形容词了。

“丫头,别说话!”

孔老拍了拍孔萱的手,又回头看着李阳。

大家也都看着李阳,只要李阳答应,这些可遇不可求的好宝贝就能落在他的手里,想到这点很多专家的心里隐隐都有些妒忌。这李阳的运气也太好了点,他们怎么就遇不到这样和自己的赌气的人呢。

不过也有几个人看出了点端倪,周老,梁老就是看出来的人。

周老和孔老有怨,不过对孔老却非常的了解,孔老不是那种冲动的人,他这么做肯定有自己的原因。

梁老也是同样,孔老和他中年的时候就结识为好友,几十年的老交情了。

孔老白手起家,在泰国打下自己的一番天地,都是依靠他过人的能力和耐力,能创下这些财富的人,不可能是一个容易冲动赌气的人。

这点也是梁老最为佩服的,梁老的家底更为深厚,但有祖上的功劳,他是接了一个很厚的家底之后,慢慢把家业扩大的。

这样一个人,纯粹赌气的可能性很低,更不可能用收藏了一辈子的宝贝来赌这个气,孔老这么做,肯定还有别的原因。

“除了这些东西,我刚才说的一亿也算,一亿加上我之前说的那些,就换你这一对玉杯!”见李阳没有说话,孔老又说了一句,眼睛还直直的盯着桌子上的玉杯。

“哗!”

周围的那些专家们顿时都忍不住小声的议论了起来,一亿加上之前那价值最少一亿多的宝贝,这可是两个多亿的巨额财富了。众人都感觉孔老是疯了,花这么大的代价,只为换那价值五十万的夜光杯,怎么想都让人想不明白。

“李阳,答应他,答应他!”

白铭的心里开始祈祷着,他对孔老倒没什么意见,不过因为和李阳的关系,他只想着这个天上掉下来的巨大馅饼能落到李阳的口袋里。

在白铭的眼里,这就是一次巨大的馅饼。

李阳看了孔老足足一分多钟,最后才轻轻叹了口气,并且摇了摇头:“孔老前辈,很抱歉,再多的东西,再多的钱,我也不换这对玉杯!”

“轰!”

周围的人,不止那些专家,还有一些电视台的工作人员都小声的叫了起来。

疯子,两个人都是疯子,一对不起眼的夜光杯,被人疯狂的抬到了两个多亿,而最疯狂的是,这对玉杯的主人还不愿意去卖,若不是此事亲眼发生在眼前,恐怕都没人会相信。

白铭的心里哀叹了一声,暗暗的为李阳着急,他现在都恨不得把夜光杯拿到手上,帮李阳完成这笔交易。

有了这两个多亿,多少夜光杯买不回来啊?

还好现在大家都在休息室内,休息室虽然很大,但人并不多,加上工作人员还不到四十人,要是在外面发生这一幕,用不了半天,互联网就能把这不可思议的事传出去。

“小李,我能冒昧的问一句,你为什么不卖吗?”

孔老没在意周围人的反应,还是直直的看着李阳,孔老的话让周围慢慢的安静了下来,他的这个问题大家同样也很想知道。

面对两个多亿的诱惑,竟然还选择不卖,不是疯了,就是傻子,无论怎么看李阳都不像傻了的人,大家都想知道李阳这么做的原因。

反正换成任何一个人,估计几百万的时候就已经卖出去了。

李阳的脸上有些犹豫,过了一会,才慢慢的说道:“孔老前辈,您能不能先告诉我,您一定要收走这对玉杯的原因?”

李阳没回答孔老的问题,反问了一句,大家又都把目光对准了孔老,这个问题同样是他们所想知道的,反正这俩人的疯狂举动他们都不理解。

“其实很简单,这对玉杯本就是我孔家的东西,是我孔家的传家宝,很早的时候就流失了,我现在想把它们重新请回去,还希望您能成全!”

孔老说到这里,还对着李阳微微弯了下身,连敬语都用上了,态度可以说完全的做足了,大家又都把目光对准了李阳。

孔老的这个解释有点勉强,但却是个理由,这对杯子是人家的传家宝,那肯定要想着办法收回去了,只不过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到底值不值就没人知道了。

“孔老前辈,还请您见谅,我不卖这对玉杯的原因不是因为金钱,也不是看不上您的那些宝贝,而是这对玉杯对我还有另外的用处。这对玉杯,我感觉它们不是本来的样子,在玉杯的里面,还另有乾坤!”

李阳犹豫了很久,才慢慢的说道,说这些话的时候他还一直都在注意着孔老。

听到李阳的话,孔老的面色微微一变,随即又恢复了过来,这个变化很快,要不是李阳一直都注意着他恐怕也不会发现。

李阳说出夜光杯的情况,也有这尝试的目的在。他刚才就怀疑孔老看穿了这对夜光杯的虚实,现在来看,他的猜测很有可能是真的,不知道里面还有更好的宝贝的话,谁会有那么大的魄力,花那么大的代价来收这么一对不起眼的东西。

“小李你这个理由可不好,这只是对普通的杯子,怎么说另有乾坤呢?”孔老马上又说了一句,周围的人都跟着点了下头。

李阳说玉杯不是原来样子之后,所有的人都仔细的盯着这对玉杯去看,坐的最近的白铭还拿起一只仔细的打量着,最后摇着头放了下去。

这就是一只普通的蓝田玉夜光杯,至少他看不出任何的问题来。

白铭没看出来,其他人一样没看出来,梁老亲自走到杯子的面前,仔细的翻看着另外一只,最后也是摇了摇头。

大家又都看向了李阳,对李阳的这个理由明显不是多么的信任。

“孔老,我的理由是好还是坏,我们还是用事实来说话吧,我现在要用玻璃刀来划开这对夜光杯,您看如何?”

李阳心里已经有了些把握,笑呵呵的又说了一句,这次孔老的脸色再次一变,变的很是难看。

周围的人则都呆住了,像看妖怪似的的看着李阳。

这可是有人愿意出两个多亿来收的宝贝啊,李阳竟然要划开他,真不知道李阳脑袋里是怎么想的。

李阳要划的可不是普通的夜光杯,而是价值两个多亿的夜光杯,划开之后,要是没什么东西那两个多亿可就没了,白铭现在恨不得上去拍两下李阳的脑瓜子,让李阳好好的清醒清醒。

“长江后浪推前浪,小李,你真的让我刮目相看,何老爷子厉害啊,收了个让嫉妒的徒弟!”

孔老突然重重的叹了口气,正瞪着李阳的众人马上都回过了头,惊讶的看着孔老。

“爸,您这是什么意思?”

孔老身边的孔萱急急的问道,她也早就看出了不对,所以才一直没有说话,这会听到父亲的话,忍不住又问了出来。

“没什么,这对夜光杯小李没有说错,里面的确是另有乾坤,这对夜光杯目前只是被掩饰的假象,里面有着真正的夜光杯!”

孔老慢慢的摇了摇头,周围所有的人都呆在了那里,包括梁老在内。

孔老又指了指那对夜光杯,继续对孔萱说道:“小萱,这就是我们家传之宝,从唐朝就传下来的美酒夜光杯,很可惜中间失传了,它们从我们孔家流失出去了几百年,我若是之前见到的话,不惜一切代价也会把它们买回来,怎么没让我之前遇到呢!”

孔老满脸惋惜的样子,最后一句话更迟充满了懊悔和痛惜。

说完,他又抬头看了看李阳:“小李,既然你也知道这里面有别的情况,那也就不瞒你了,这对杯子里面隐藏着我们孔家的家传之宝,对我们孔家很重要,只要你愿意转让,我们愿意付出任何的代价!”

周围这会没人说话了,全都呆呆的看着他们两个人,这些专家和那些普通的工作人员没什么两样,对事情的发展和变化完全摸不着头脑。

一对普通的夜光杯,李阳先说里面另有乾坤,这会孔老也承认了,还说什么里面隐藏着他们的家传之宝,可惜直到现在,这里还没有一个人能看出里面的玄奥来。

“孔老前辈,这个话题我们回头再说,我想知道,您是怎么知道这就一定就是您家传的那对夜光杯呢?”

李阳没有正面回答孔老的话,又问出了一个心中的疑惑。孔老自己刚才也说了,这对宝贝失传了几百年,那他肯定没有见过了,没见过的东西怎么会那么的肯定,还敢花大价钱来收购。

“因为这对杯子上有着只有我们孔家人才会的套隐法,所以我能一眼认出来!”

“套隐法!”孔老刚刚说完,孔萱就大叫了一声。

“没错,孩子,这次是我的错,我若是早点把套隐法教给你,这对杯子就能从你的手里收回来了!”

孔老点了点头,脸上还带着明显的懊恼,套隐法是孔家家传的一种掩饰手法,主要用做玉器上,能将一件顶级的玉器掩饰成为普通的玉器。

套隐法和现隐法、雾隐法一样,都是为了保护宝贝而出现的掩饰方法,不同的是套隐法只有孔家的人会,这是孔家人发明,并且代代相传的一种技艺。

到了孔老这一代,他的三个儿子对这项手艺都没有兴趣,唯一有天赋的女儿还经历了几次感情变故,手艺就没传下来。本来他还打算再过几年就好好的教给女儿,让她给孔家以后的子孙,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们的家传宝。

这件事孔老也没有撒谎,这对夜光杯确实是他们的家传宝贝,清初的时候就从孔家失传了,孔家历代的子孙都在寻找,但一直没能找到。

孔老怎么也没想到,这对夜光杯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被女儿遇到了。最让他后悔的是,女人不懂套隐法,而且也不知道这对家传宝贝的事情,没能看出这对杯子的玄奥,最终失去了机会,让宝贝落入了别人的手里。

落在一般的人那还好,可偏偏是被李阳拿到了,最关键的是,李阳看出了这对夜光杯的猫腻,让他想高价收回来都不行。

可惜现在说这些都晚了,李阳说出对杯子另有乾坤的时候,孔老就有了种不妙的感觉,等李阳要用玻璃刀来划的时候,他就明白,自己隐瞒不住这个秘密了。

套隐法可不像套上一件东西那么简单,用玻璃刀去划的话,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损坏到里面的宝贝,孔老绝不敢冒这个险,毕竟里面是孔家人世世代代都在寻找的宝贝。

………………

今天是小羽儿子的生日,小羽厚颜借儿子的生日来求票,朋友们能不能把月票来当一次生日礼物?

等儿子长大以后,小羽就会告诉他,他两岁生日的时候收到了许多叔叔阿姨送过来的礼物,比别的小朋友礼物都多!

…………(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