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1章 老爷子大寿(5)

闫叶飞今年五十一岁,当年跟着老爷子的时候还是个小伙子,后来跟着何振江,能力不算强,但胜在从不做错事,稳重,如今也熬到了正厅级,何振江上位之后还能再上升一步。

做为老爷子曾经的老部下,在大寿的时候闫叶飞自然要出现在现场,坐的位置还比较靠前。

“朝阳,这人到底是谁?”

闫叶飞看着李阳,悄悄凑到朋友耳边小声的问了一句。他现在在外地工作,对这类私人的消息是一无所知,不过他所问的这个朋友一直都在北京,知道很多的小道消息。

“嘿嘿,告诉你没问题,请我三场!”他这朋友嘿嘿笑了一声,还伸出了三个手指头。

“成交,快说吧!”

闫叶飞马上点了点头,他们的关系很铁,别说请三场,就是请十场也没问题。

他这朋友看起来比他年轻几岁,四处看了看,又对闫叶飞招了招手。

等他把耳朵凑过去后,他这位朋友才小声的说道:“我听说何老爷子新收了个徒弟,古玩方面的,对这个徒弟极为的疼爱,他这徒弟也争气,年纪轻轻就闯出了不小的名声,好像有着一个什么玉圣的称号!”

“玉圣!”

闫叶飞猛然一愣,眼中还带着很浓的惊讶。

他现在昆明工作,是个实权部门的领导,最近云南那边盛传翡翠王和玉圣的事,正好和他主管的工作有些关联,还真的听过玉圣这个名字。不过他只知道玉圣是个很年轻的人,赌石上有着很高的造诣,没想到和何家还有这么深的关系。

“对,听说何老爷子对他比对自己的孩子还要好,连配车都给他使用了!”

“难怪!”

闫叶飞轻轻点了下头,何老爷子的唯一的徒弟,又很争气,加上何老爷子的喜爱,李阳出现在何家的队伍中也就不值得奇怪了。不过能跟着他们一起,等于说整个何家的人都接纳了李阳,这就不简单了。

闫叶飞那位朋友犹豫了一下,四处看了看,声音又降低了不少,轻轻的说道:“我还听说了一件事,你可不能对外去说!”

“你放心,咱俩认识这么多年,我是不知分寸的人吗?”闫叶飞马上抬起头,慎重的说道。

他那朋友想了下,这才又小声的说道:“好,我告诉你,我还听说这个人马上要订婚了,订婚的对象是王家的小丫头!”

闫叶飞猛的一愣:“王家小丫头,哪个王家?”

“京城还有哪个王家,没看王家父女都来了吗?”

他的朋友朝后面嘟了嘟嘴,闫叶飞小心的回过头来,正好看到后面笔直坐着的王全明,脸上马上露出了恍然的神色。

难怪王全明此时会在这里,没和其他领导们一起来祝贺,刚才见到王全明的时候他还有些惊讶。一般来说,王全明这种高官高官都会结伴前来,为老领导们贺寿,单独前来的肯定另有原因。

此时他总算明白,原因就在这个神秘的年轻人身上,这个年轻人和王家的丫头结婚之后,也等于何王两家有了紧密的关系。

闫叶飞是官员,所考虑的问题首先就是政治上的利益,和王家联姻之后,何家的声望肯定还会再提升一些,对他们这些何系的官员是有着好处的。

政治上联姻的人很多,这类关系不一定完全可靠,但多了这层关系总会好一些。

“王市长旁边的那几个人都是谁?”

偷偷看了眼王全明,闫叶飞又小声的问了一句,王全明身边有几个看起来很普通的人,年纪有大有小,像是一家子人,穿的倒是不错,但明显有些拘谨。

“我不知道!”

他的朋友悄悄的回头看了看,最后摇了摇头。

这几个人他是真不知道了,李军山夫妇本就是普通人,李成两口子还是第一次到北京来,他能知道才叫奇怪。

主席台那,李阳已经走到老爷子的面前,老爷子脸上的笑容变的更为灿烂了。

“彭老,我来给您介绍一下,这就是我那不成气的弟子李阳,李阳,这是小杰的外公彭老!”

老爷子笑呵呵的拉住李阳的手,对身边的老人说道,老爷子嘴上说着不成气,脸上却是越笑越开,明显的心口不一,纯粹是故作谦虚。

另外一边的黄院长对着李阳微笑点点头,并没有说什么。

下面那些不知道李阳身份的人变的更惊讶了,就是何杰也有些吃味,他费尽心思找来了那么好的寿礼,老爷子都没伸手拉他。

“彭老您好!”

李阳急忙弯身行礼,何杰的外公那也是自己的长辈,再说了能和老爷子坐在一起身份肯定也不简单。

“哈哈,好,不错,我可是听说过你,年轻有为啊,来,让我们看看你带的是什么?”

彭老大笑了一声,李阳急忙把手上的礼品盒送到老爷子的手上,这份礼物可是陈无极辛辛苦苦才赶制出来的。

何老打开了盒子,里面的寿星老人马上露了出来,一旁的彭老在伸手指了指,轻声道:““这是什么,很漂亮啊?”

这件寿星老人玉雕确实非常的漂亮,玻璃种的清澈,至尊黄的尊贵,就是彭老这见多识广的人也免不了有些惊讶,之前的那几件雕刻品和这一比,就什么都不是了。

“玻璃种至尊黄!”

老爷子的眼睛微微一亮,这种顶级的翡翠他肯定认识,李阳解出过这样的翡翠他也知道,上次回来并没有见过,原来是被李阳拿去做成玉雕去了。

“这雕工,不凡那?”

老爷子把玻璃种至尊黄的玉雕从盒子里拿了出来,坐的近一些的人都瞪大了眼睛,哪怕是不懂玉的人都感受到了这座玉雕的尊贵。

闫叶飞也看到了这座玉雕,在昆明的时候,他也买过一些翡翠,不是太懂,但他也看出了这座玻璃种至尊黄玉雕的不凡。

他在昆明见过的所有好翡翠,哪怕价值上千万的翡翠也见过,但那些都无法和这件玉雕相比。

“老爷子,这是陈老出山,亲手雕刻的!”

李阳轻声的说了一句,周围已经开始有不少的议论声了,特别是那些懂玉的人,看到这座玉雕之后都显得无比惊讶,这一件玉雕的价值,就比之前所有的寿礼都要贵重了。

林郎,此时对李阳最为佩服,他清楚这座玉雕的价值,这块翡翠还是他亲眼看着出世的,换成他自己,可不一定有这么大的魄力把如此顶级的翡翠做成一件玉雕。

“原来是他,辛苦他了,也谢谢你,这东西我收下了!”

老爷子微笑点点头,把翡翠寿星老人收在了一旁,这件礼物在老爷子的手上和之前的那几件倒也没什么不同,和其他几件放在了一起。

李阳的拜寿到这也就结束了,慢慢走到一旁,站在了何杰的旁边。

“李阳,你这件宝贝能值多少钱?”

何杰也看出了这座玉雕很不一般,但他对玉懂的并不多,不知道这座玉雕的真正价值,李阳一下来就忍不住问了一句。

“多少钱并不重要,这是我的心意!”

李阳微笑摇摇头,宝玉有价情无价,送老爷子的礼物再贵重在李阳的心里都是值得的。

“你小子还给我玩深沉,到底多少钱?”何杰眼睛微微一瞪,对李阳的回答很不满意。

李阳无奈摇摇头,想了下,轻声道:“原料的话也就四五亿,做成了摆件稍微降低了点价值,不过有著名大师加工雕刻,雕工还这么好,也能抵消那么的减值,四五亿还是值得的!”

“四五亿!”

何杰呆呆的张了张嘴巴,最后彻底的呆立在了那里。

四五亿,何杰的会所卖了也有这个数,可这只是李阳送出去的一件寿礼,李阳的手上不知道还有多少好东西呢。

人比人能气死人,本来他对自己那差不多能值千万的剔红还很自豪,李阳一说出这件玉雕的价值之后,何杰什么想法也没了。

“四亿!”

下面的人群中突然有人惊叫了一声,这人叫完之后脸色马上变的煞白,他旁边还有一位年纪大点的人,此时比他的脸色还要难看。

这几个人也是来参加老爷子寿礼的,那个年纪大点的是何长江的同事,也是跟着何系的一位干将,他特意把自己的儿子也带来见见市面,更想让儿子和何家的人能建立关系,最好能直接认识何杰。

他这儿子还不到三十岁,正科级干部,在下面的县里面也算是个小领导,就是性子有些好动,见到何老爷子拿出的这件玉雕很是好看,就忍不住向旁边认识的人打听这件东西的价值。

很不巧的是,他旁边那位正是喜欢玩翡翠的人,这件玻璃种至尊黄一出现就一直在那痴呆的看着,有人一问,就直接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了,这是一个价值最少也有四亿的玉雕摆件。

这一说不要紧,这位吃惊的人马上叫了出来,等叫出声后他才发现了不对,可惜已经晚了。

何振江脸色瞬间变的有些难看,何长江的脸色比他还不好看,直接走了过去,没一会,叫出‘四亿’两个字的年轻人就他的父亲一起离开了大厅,具体怎么处理还不知道。

不过这人这么一叫,大家都明白了这座玉雕的真正价值,每个人的心里都很是惊讶,价值四亿的玉雕,恐怕是这次寿礼上价值最高的礼物了,一时间看向李阳的人也越来越多。

……………………

谢谢朋友们的支持,第一章!(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