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3章 第七一七、七一八章 小型收藏展览(1)(2)

喝了感冒药有点犯困,就躺床上休息了会,结果直接睡着了,醒来后才开始码字,更新的时间就有些晚了,小羽向大家道歉,让朋友们久等了!

………………

何杰和李阳说了这事之后又忙去了,李阳见自己这会有了时间,赶紧走到了父母那边,他比何杰稍好一些,但也是忙的连招呼父母的时间都没有。

父母和大哥还在原来的位置上,王佳佳正陪着母亲说话,她的哥哥王峰在宴会结束后就已经离开了。

“爸,妈,哥,嫂子!”

李阳坐在了王佳佳的旁边,满桌的菜肴还有一半都没动,李阳刚才一直忙着招呼客人,也和何杰一样都没怎么吃东西,这会还饿着呢。

趁着空闲下来一点时间,李阳直接拿起筷子,准备先填填肚子,再说了这钓鱼台国宾馆的菜可不是能经常吃到的东西。

“你们怎么了?”刚吃了几口,李阳就发现父母还有大哥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对,忍不住问了一句。

“没事,你先吃东西吧!”

母亲急忙摇了摇头,不管李阳闯出多大的成绩,李阳总是她的儿子,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母亲只会为他感到自豪。

王佳佳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看着李阳,不过她的小手从下面轻轻拉住了李阳。

李阳回头对王佳佳笑了笑,马上又多吃了几口美味佳肴。

差不多二十分钟后,除了收藏界的朋友外,其他的客人终于走的差不多了,留下来的都是自己人。

这会的时间,李阳也基本填饱了肚子,和父母小声说了一句之后,又回到了老前辈那边。

李阳刚回来,还没说话,老爷子还有黄院长他们就从里面走了出来,本来坐着的众位前辈们都站了起来。

出来的人还有秦老和方老,这些老人刚才就一直陪着老爷子。

能陪同老爷子一起吃饭的客人并不多,本来也邀请了香港的黄老,可惜黄院长在他不愿意去,这对亲兄弟的矛盾看来不小。

老爷子走的很快,脸上依然带着很浓的笑容,走过来后,马上抱拳说道:“诸位,招待不周,还请海涵!”

“何老您太客气了,今天您可是寿星,您最大,再说还有李阳在呢!”

香港的黄老首先抱了抱拳,笑着说道,其他人都跟着点头,表示没事。

有很多人早就知道了老爷子的身份,但接触的并不多,今天见到老爷子的影响力心里都有些震撼,特别是那几位特意来祝贺的人,可都是掌管着整个国家机器的大人物。

“哈哈,好,时候不早了,我知道今天有些东西比我这老寿星还要重要,大家里面请?”

老爷子大笑了一声,周围的人也都笑了起来,这会哪怕等急了的人也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他们本是来祝寿的,现在看起来像是别有目的一般。

不过很多人确实想早点看到李阳的那些收藏,特别是有些没见过这些宝贝的人。

李阳的收藏品,除了长生碗见到的人多一些,其他的大家都是听的多,见的少,就是故宫的黄院长也没有全部都见过。

听的多了,心里就有了好奇,更不用说传的还都那么神奇,这就更加剧了大家的好奇心,所以这次一听所李阳的宝贝会在寿礼上展览,每个人心里都产生了期待。

哪怕那些见过的人也是一样,李阳的这些宝贝可都是百看不厌的。

老爷子走在最前面,其他的人一起跟着朝后面走去,李阳犹豫了一下,又急忙走回去,把父母和大哥都接了过来。现在把家人都丢在这里肯定不合适,,自己的这些收藏品家人也都没见过呢,正好带着他们好好的去看一看。

老爷子把李阳的收藏品展览特意安排了一个单独的大房间,说是房间不如说是小厅,不比一般饭店的大厅小。

在这小厅里面,已经摆上了十来张圆桌,圆桌中间有片很大的空地,桌子上也已经摆好了水果点心和茶水。

“大家请坐!”

老爷子进来之后,直接在中间的桌子上找个座位坐了下来,坐下来后他又对着李阳招了招手,李阳犹豫了一下,带着父母一起来到了老爷子这边。

“李老师,很不好意思,今天没能亲自招待你们!”

见到有些拘谨的李军山,老爷子笑呵呵的说了一句。周围其他的人都猛的一愣,还有些人心里则不断的在猜测,这位李老师究竟是哪位高人,竟然让何老爷子说出这样的话来。

他们也明白这些话只是客气话,让老爷子亲自招待那根本不可能,没看今天那些领导人来了老爷子也是坐在那等着,只派了儿子出去。

听了老爷子的话,李军山的紧张马上消失了不少,心里还有些感动:“您,您太客气了,我们今天很好,很好!”

“好,坐下吧,一起来看看李阳的那些宝贝,那些东西就是我都感觉看不够啊!”

老爷子笑着点点头,他虽收了李阳做徒弟,但年龄放在那呢,辈分绝对要比李军山高,做出一些长辈的样子也没什么。

“爸,妈,哥,嫂子,你们就坐在这吧!”

李军山还在犹豫,李阳急忙说了一声,现在老爷子的身边只有黄院长,秦老和方老陪着,这个桌子还很空,让家人坐下没有什么。

周围的人这会全都露出了恍然的神色,这几个人原来是李阳的家人,难怪老爷子会对他们那么客气。

一些人还对李军山产生了羡慕,有李阳这样一个儿子,这辈子都值得骄傲了。

李军山想了下,最后还是坐了下来,何老对李阳就和对自己的子孙一样,有这层关系在他们也算是一家人了,没必要太客气。

外面又进来了不少人,何振东,何杰都走了进来,看老老爷子这一桌的人之后都愣了一下,最后何振东走了过来,何杰与其他的人都坐在了别的桌子上。

这次的小型展览,老爷子也把自己的家人都叫进来了。

所有的人坐好之后,议论声也小了许多,特别是那些专家们,眼中都流露出一股期盼。

刘刚从外面快步走了过来,在老爷子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老爷子点了点头,刘刚又迅速的走了出去。

“李阳很年轻,他勤奋好学,又有着极高的天赋,好在这些天赋都用在正路上,如今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今天就趁着这次大寿的机会,让他的这些宝贝露露脸,请朋友们检验检验!”

老爷子笑呵呵的说了一句,他的声音不小,房间所有的人都听到了。

很多人都急忙跟着说着一些称赞李阳的话,黄老,秦老他们则互相看了看,心里都升起了一股感慨。

何老爷子在自己的寿礼上举行李阳的收藏品展览,这么做肯定是有用意,现在他们总算可以完全确定,老爷子这么做,是要对外正式宣布李阳出师了,能够独挡一面了。以往提起李阳的时候,大家都免不了把何老算在里面,一直以来大家都是把李阳当成了何老的代言人,哪怕是李阳自身有着极强的实力也不例外。

不过从今天以后就不同了,李阳以后就是他自己,代表的也是他自己,等于李阳真正的在圈子里立足了。

除了秦老和方老之外,还有很多人明白了何老的用意,他们同样很感叹。李阳这才多大,就独挡一面出师了,他们这个年纪的时候可都还当着学徒工呢。

人比人气死人,李阳出师之后,何老爷子以后参加的公众活动肯定会变的更少,不过有这样一个好弟子在,恐怕任何一个人都愿意真正的退休在家,好好的享享清福。

“李哥接触收藏的时间不长,所以收藏品并不多,无法跟前辈们相比,现在由我一件一件的展示给大家,并且向大家坐介绍!”

刘刚又回来了,这次他是推着一辆手推车回来的,车子上还有着一块不小的红布遮掩着。

刘刚进来后,门口的警卫员马上把门给关上了。

这次的专场展览,也等于是李阳的出师礼,老爷子对李阳的实力非常的认可,也放心的很,很早之前就想着正式对外宣布了,不让他老是在自己的光圈下生活。只不过一直没有好的机会,正好借助这次大寿的机会把这件事一起办了。

既然是出师礼,那就要帮着李阳彻底打响他的名气,李阳的那些收藏品,一起放出来远不如一件一件的拿出来更让人震撼,老爷子索性把这场展览办的特别一点。

不过李阳出师,并不代表以后他就不跟着老爷子学习了,相反的,老爷子以后对他恐怕会更加的严厉,让李阳更快的自己融入到这个圈子里面去,创造出属于他自己的辉煌。

刘刚推着手推车,慢慢的走到了圆桌中心的那块空地里面。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刘刚的推车上,那片红布遮掩的很严实,从外面什么都看不到,里面有什么东西大家也不知道。

遮掩的越狠,大家就越是好奇,就连何杰还有何姗姗他们这些何家的直系子弟也不例外,很多人都小声的议论着,猜测着,这送上来展览的第一件收藏品到底是什么。

刘刚笑了笑,打个响指,小厅的灯瞬间灭掉了大半,只留下几盏比较暗的灯亮着。

而小厅的窗户本来就是封闭着的,这一关灯,里面就像昏暗的黑夜一样了。

“难道是那夜光杯?”

有人小声叫了一句,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见过夜光杯神奇之处的梁老,孔老和孔萱听到梁老的话,脸色变的很是不好看。

好在这里很暗,大家又都注意着中间的推车,没人发现他们的变化。

孔老看着女儿,苦笑着摇了摇头,今天见到何老的影响力之后,他对这对夜光杯是真的一点想法都没有了,他这一代是不可能收回来这一对宝贝。

李阳暗暗摇了下头,老爷子的安排他同样不清楚,不过看这个推车,直觉告诉李阳里面不是夜光杯。

夜光杯没那么大,除了夜光杯之外,他手里需要关灯的收藏品并不多,李阳眼睛微微一亮,他已经猜到了这是什么。

在李阳猜到的时候,刘刚已经把红布揭开了,里面立刻带出一片亮光,两只点燃着烛台的木灯慢慢的旋转着,周围每个人的身边立刻都出现一片幻影,这些影响不断的转动着,让大家如同置身于海市蜃楼一般。

“这,这是月影灯!”

这次说话的是荣宝斋的唐总,说的时候还有些苦涩。

这月影灯可是荣宝斋的东西啊,被那个该死的侯专家打眼卖了出去,不然这月影灯也可以留在荣宝斋当镇馆之宝了。

唐总身边的几个人则有些恍然,对唐总的语气一点也不奇怪。

大家都知道月影灯是李阳在荣宝斋捡的漏,这次捡漏也推高了李阳的名气,让大家知道李阳不仅在玉器上厉害,其他方面也都不差。

“这,这些都是幻影吗?”

又有一个人叫了一声,何姗姗正举着手,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四周,她回来的晚,老爷子这几天又没拿出过月影灯,她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神奇的东西。

“好像是吧,能把幻影做的这么逼真也不容易了!”

何姗姗旁边一个男孩正瞪着大眼睛,跟着说了一句,这是何杰的堂弟何浩然,是何振东的儿子,现在还在大学读书。

看到何姗姗那满是惊奇的样子,刘刚则抿嘴笑了笑,慢慢退开了几步。

“大家可以就近看,慢慢看,月影灯是我和李哥一起在荣宝斋收回来的,至于他的神奇我就不一一描述了!”

刘刚轻声的说道,他的声音不大,但每个人都听的非常的清楚,唐总听到这句话,脸上的肌肉忍不住抽动了一下。

刘刚说了大家可以靠前看,但大家并没有一窝蜂的跑过去,那些专家们互相看了看,最后还是黄院长,秦老和方老他们先走了过去,随后梁老,台湾的李老他们都跟了过去。

香港的黄老还是坐在那里,只要故宫黄院长去的地方,他绝对不会跟过去凑热闹。

“阳阳,这东西真是灯吗?”

李成坐的位置和李阳很近,看着四周神奇的景象李成忍不住问了一句,他还伸出手来,想抓住一只要从自己身边飞过的小鸟,最后却什么都没抓住。

李军山也跟着点头,对眼前的神奇一幕他同样感到很吃惊,更让他不可思议的是,这么神奇的东西还是自己儿子的。

“对,这是灯,也是我们古代艺术的精华,可惜制作的手艺失传了!”

李阳点点头,说到失传的时候脸上还有些痛惜。

接触的这类好东西越多,李阳这种感觉也就越大,古代的文化博大精深,古代人又很多神奇的技艺现在都无法复制,甚至是现代人都无法做出来的。

这类例子很多,李阳这几件宝贝都是,除了李阳的之外,世界各地也有着很多的代表。比如秦始皇陵兵马俑出土的青铜剑,被石俑压了两千年,弯曲度达到了四十五度,出土后立刻自己恢复了原状。

那几把剑,除了名气没有湛卢、鱼肠响之外,其神奇之处一点不次于这些名剑神器。

还有那让人惋惜的马王堆汉墓,尸体保存的如同活着一般,若不是后来挖掘的时候做的有些不对,那里的尸体说不定能一直完整的保存下去,而这样的技术,是现代人都所不具备的。

国外的也有一些,耳熟能详的就是埃及金字塔了,这些,都是古代文明的结晶。

走上前观看月影灯的人越来越多,很多人都克制着自己,忍着想去抚摸一把的欲望,慢慢的,仔细的欣赏着。

看了月影灯的人,又转身欣赏四周如幻的美景,一位老专家还感叹着应该带酒过来,在这幻景中饮酒谈诗,别有一番滋味。

何振东则瞪着大眼睛,不断的看着周围的幻景。他经常不回来,平时工作又忙,这么神奇的东西还真的没有见到过。

除了何杰以外,其他的何家子弟也是一样,月影灯何杰见过,早就体验到其中的神奇了。

所有的人都看过之后,刘刚才让人把灯打开,自己则推着手推车离开了。

月影灯是李阳手中,算是比较早的一件收藏品。

这件宝贝也就黄院长与唐总他们见到过,秦老和方老都是第一次看到。用这件宝贝做第一件展览品的效果很不错,看周围那些专家们很是激动的交流就能明白,开场的宝贝就震住了这些人。

月影灯的神奇是带给了大家不小的震撼,同时也让大家更为期待了。

李阳的收藏品是不多,但件件都是精品,刚刚展览的月影灯,就能把很多前辈手上的收藏品都比下去了。

一分多钟后,刘刚又走了回来,这次刘刚依然推着一辆小推车。

推车上的红布只是遮盖了一层,不像刚才那么大,刘刚推到中间之后,没有任何停留就揭开了红布。

红布下面,露出一对红色的小碗,非常的漂亮。

“这是李哥在琉璃厂偶然遇到的一对宋代红釉小碗,经过验证,和去年宋代打捞的那艘沉船中所发现的红釉碗是出自同一个窑口!”

刘刚简单的介绍了一句,很多喜爱瓷器的专家们眼睛马上变亮了。

去年打捞沉船的事很多人都知道,还轰动了一段时间,特别是当初所发现的一些精美瓷器,弥补了那个时期的文化空白,让人们知道早在南宋的时候我们就有如此高的烧瓷手艺了。

可惜的是沉船中的瓷器破损的很多,完整的并不多,谁也没想到李阳手上竟然有着完整的一对。

“何老,没想到连这样的宝贝李阳都有了!”

黄院长回头看了一眼何老,语气显得酸酸的,这样的宝贝故宫只有一只,而李阳的手上竟然有了一对,难怪他心里不平衡。

另外一边,台湾故宫的李成光也满是炙热的在看着李阳与何老,见到他的目光,李阳马上把头转了过去,一看这眼神就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了。

这样的宝贝,李阳连北京故宫都不捐,更不用说台北了。

李阳还有着办私人博物馆的想法,这样的瓷器小碗可是未来博物馆的重器,自然不可能让给别人了。

“他不过有点小运气罢了!”

老爷子笑呵呵的点点头,正笑着的黄院长猛然呆在了那里,最后讪讪的转过头不在说话。

这也叫小运气?那什么叫大运气,李阳的运气若是小运气的话,他们这些人还不如找个豆腐去撞死好了,平时认为骄傲的捡漏和李阳根本就没法比。

“大家可以近距离来看,但请大家不要随便的把碗拿开!”

刘刚在中间又说了一句,黄院长和故宫的李馆长最先走了过去,仔细的翻看着这对小碗。

何家的直系子弟对这对小碗的兴趣都不大,他们都不懂得瓷器,更不懂得欣赏,除了看着红色好看之外,其他没感觉和平时吃饭的碗没什么不同,这些人还沉浸在刚才月影灯的神奇之中。

特别是何姗姗,打定主意回去之后要缠着老爷子,好好的在看看那对神奇的灯。

那些专家们自然和他们不同,他们都在感叹这对小碗的完整以及工艺的精湛,黄院长又眼热的回头看了一眼何老与李阳,不过他也明白想让这二位把这样的宝贝捐出来恐怕很难。

黄院长还看了一眼李成光,轻轻摇了摇头。

他这都不行,李成光那里就更不用想了,话说回来,这样的重器落在他们的手里,也不会捐给别的博物馆,这类宝贝只能自己收藏着。

宋代红釉小碗的展出时间也不长,十分钟后刘刚就离开了,若不是李阳的东西少,下午的时间又多,刘刚恐怕也不会留这么长的时间。

刘刚刚出去,马上又推车一辆小车走了进来,众人都明白了过来,展览的宝贝都是事先准备好的,刘刚只是出去把东西接进来。

这次推车上也有着红布,不过下面的东西并不只有一件,而是两件。

刘刚慢慢揭开了红布,马上露出了里面那古铜色的宣德炉以及一副卷着的画卷,看到这两件宝贝,李阳脸上的笑容变的更灿烂了!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