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1章 第七三六、七三七章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二合一大章)

听了李阳的话,刘刚暗暗的摇了下头,这瘦个子男子要麻烦了,李阳的语气很轻,这证明他是真的很生气。

李阳的性格和老爷子一样,平时看起来没事,一旦生气后果则很严重,云南的胡家就是最好的例子。

胡家那几个玉石厂因为原料不足已经无法开工,而胡老板出售的时候还没人敢接手,谁都怕因为接手这几个厂子而得罪李阳和翡翠王。两人明显是联手在封杀胡老板,如今胡老板已经面临着破产的困境。

其实李阳和翡翠王也没有封杀到底的心思,只是给他们个教训,是其他人宁愿想的严重点,小心点好,也不想步了胡老板的后尘。

“你们不能出去!”

赵队长一瞪眼,两个警察马上拦住王佳佳和李成他们,周围人的议论声变的更大了。

孩子都伤成这样了,此时都迷迷糊糊的在抽泣,还不让去医院,这些警察还有没有人性。

李阳抬头看了眼刘刚,刘刚马上点了下头,挤出来走到那赵队长的面前。

刘刚从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证件本,淡淡的说道:“我们去派出所,让他们去医院!”

赵队长疑惑的接过来刘刚的证件,刚打开,他那本来细眯着的眼一下变的滚圆,像动画片那么夸张,眼珠子差点没突出来。

中央警卫厅,看到这几个字,其他的不用看赵队长的身子就哆嗦了一下,他只是个派出所的队长,级别很低,不过生活在皇城,对这几个字的能量却是非常的清楚。

在这天子脚下,永远不要以为自己的官有多大,一个不小心就能招惹到让你后悔终身的人,现在那位黄总明显就是遭遇了这样的事。

“他们可以出去了吗?”

李阳从呆滞的赵队长那里收回自己的证件,轻声说了一句,赵队长仿佛清醒了过来一般,急忙使劲的点着头。

“可以,可以,快,快让开,让他们去医院!”

这突然的变化让周围看的人都不明所以,不过只要不笨的人就能猜到,这些人的来头也不小,不然不会亮个证件就能把这个队长吓的像个傻子一样。

此时赵队长满脸的惊骇,额头甚至冒出了汗水,还真像个傻子。

“我想我们需要几个目击证人,以证明我们到底有没有抢劫!”

刘刚又说了一句,赵队长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这几位爷来头不小啊,有中南海保镖跟着,不是京城的太子党也差不多了,这样的人最不能得罪的,捏死他像捏蚂蚁那么简单。

他这样的小派出所队长,屁股也是不干净的。

“带,带上两个目击证人,抓,抓住他们,赶紧走!”

赵队长又结巴着嘴吩咐了一句,那满脸是血的黄总则傻了眼,不敢相信的看着几个警察走过来把他们带走。

警察要抓李阳的时候,这里还有人挡着,一说抓这几个人马上让了位置,足可以看出民心所向了。

“赵队长,你有没有弄错,我是黄向文,我是黄向文那!”

黄总大叫着,赵队长理都不理他,还偷偷看了眼李阳他们,见他们都没说话,这才小心的向外走去。

赵队长说是请李阳他们去派出所去调查,他这次还真是请,路上态度客气的不得了,让周围几个不明所以的警察都面面相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到了派出所,李阳和黄总他们都在一个房间里,几个警察忙着过来问笔录,赵队长则亲自伺候着李阳他们几个,他们说什么,就写什么。

“你说,你那古董价值三百八十万是吧?”

录了一会,李阳又抬头对那个叫黄总的问了一句,他脸上的血还在,凝固之后看起来更为狰狞。

“对!”

黄总不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赵队长对这几个年轻人的前倨后恭,还有对他态度的转变让他心里隐隐有种不安。

他的后台当然不是赵队长这样的人,不过赵队长知道他的后台,在知道的情况下还敢这么做,只能说明眼前这几个人的来头确实比他大。

不过在说到三百八十万的时候,黄总就明显有些底气不足了。

那个盘子,是他花三万块钱买来的,当初本以为捡了个大漏,还高兴了几天,可后天找了几位专家鉴定了一下,没人看好他这个盘子,让他有些慌张。

后来在古玩城一位朋友的介绍下,认识了一位专家,听那位专家介绍他很厉害,还有和很多著名专家的合影,经常上电视的那几位专家都有。

这位专家一看他的盘子,就说这是真正的明代官窑瓷器,是宝贝,他捡大漏了。

正在为盘子担忧的黄总自然非常的高兴,花大价钱请他做了鉴定报告,他想着有了专家的鉴定报告这次总算是可以放心了。

不过后来有位关系不太熟,但水平很高的朋友看了他的盘子之后,也是摇头,让他又有些心虚。正好听到《盛世收藏》录节目,就托关系成为了这次节目的持宝人,想通过电视让自己彻底的安心下来。

今天,他是宴请了几位同样附庸风雅的朋友,来帮他掌掌眼的。

这几个朋友都是半吊子水平,甚至还比不过他,哪能看出什么来,有专家的鉴定证书在,他们肯定会把这盘子夸到天上去,让黄总高兴高兴。

说白了,他这是提前讨个彩头,想多听点吉利话而已,事实上他自己的信心也不是那么的足。

“你说是我们抢劫你的盘子,才指使这价值三百八十万的盘子摔碎的,对不对?”

黄总正恍惚间,李阳又问了一句,黄总想都没想,就点着头道:“对,你们就是抢劫犯,想抢我的宝贝,还打伤了我!”

李阳这句话让他想起了身上的疼痛,下意识的说出了心里话,他就是想把抢劫犯这个罪名载在这几个人的身上,把他们送进监狱。

除了对吴度的报复之后,他心里龌龊的想法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了。王佳佳他们几个女孩都非常的漂亮,这些人在自己的运作下安上抢劫犯的帽子后,这几个外地女孩还不吓的求饶,到时候什么不都得听他的了?

“都记下来了吗?”

李阳回头对那赵队长说了一句,赵队长急忙点了点头:“记下了,都记下了!”

赵队长不知道李阳的身份,但刚才那中南海保镖明显就是跟着他,保护他的人,能让中南海保镖保护的人,赵队长已经不敢往下去想了。

“记下了就好!”李阳轻声道,眼中闪过道寒光。

“什么记下来?记什么了?”

黄总脑袋还有些发晕,问过这句话之后猛的愣了一下,他看着赵队长笔下的纸,终于明白记下来了什么。

笔录,刚才他们说的话都记成为了笔录。

不过询问笔录的人应该是警察才对,不应该是他,看赵队长他们如此听话,黄总的心里是越来越慌了。

事情的发展和他之前的想法完全不一样,按照他的设想,到了派出所应该像到了他的地盘上才对,即使栽赃不了抢劫的罪名,也能让他们赔这个盘子,反正他有坚定证明,又有关系,到时候完全可以从这些人的身上捞点出来。

不管捞多少都能赚上一笔,也等于这个盘子就是捡漏了,可现在事情的发展却完全反了过来,对方成为了主人,他变的像犯人一样。

“不,赵队长,我要见马所长,我要给我叔打电话!”

黄总心里真的慌了,不断的大叫着,而他那几位朋友也都感觉到了不妙,他们都不是笨蛋,看眼前的架势也能明白,他们好像惹了得罪不起的人。

赵队长理都没理他,谄笑着把笔录拿给李阳看。

马所长是他们派出所的一把手,和黄总是表亲关系,正因为如此黄总到这来才感觉这里是自己的地盘。

而黄总的叔叔才是他真正的后台,区监察局的一位副局长,正处级干部。

“李阳,你没事吧?”

黄总正还叫着,王峰皱着眉头从外面走了过来,他的身边还跟着一位中年男子。

“刘局!”

见到这中年男子,赵队长马上站直身子敬礼,来的这位刘局可是区公安局的常务副局长,不是分局,也不是他们这小派出所,马队长和人家中间不知道差了多少级呢。

刘局看都没看他,看了一眼李阳他们几个,脸上马上露出了惊讶。

“吴少,您也在这啊!”

刘局微笑着叫了吴度一声,不过旁边的人听着,总感觉他像是在讨好一般。

“峰哥,我没事,你怎么来了?”

李阳则摇了摇头,他是没事,可一想起小侄子的脸,他就满身的心痛。

“佳佳给我发了个信息,又给我打了电话,让我到这来的!”

李阳没事,王峰也松了口气,打电话的时候王佳佳都哭了,让他很是担心,开着快车就赶来了。路上顺便给这边的公安局认识的人打了电话,去公安系统,有认识的人跟着总是好的。

见到吴度在这,王峰更没有了担心,别人不知道这位大少,他可是非常的清楚,这位大少的父是公安部里极其重要的一位实权领导,整个一公安系统的衙内。

见到了刘局,又见了刘局的态度,赵队长更加证实了自己的猜测,心里还暗自的庆幸着。

连刘局都要巴结的人,黄总这次估计是死定了,这几年黄总没少用自己的金钱和身边的权利祸害一些人,也算是遭到了报应。

“刘,刘局!”

黄总也傻了眼,这位刘局他见过,自己的生意几次想和他拉上关系都没能如愿。

不过他的叔叔前段时间宴请了他,当时叔叔就说过,公安局老局长快要退了,刘局很有可能再进一步,所以要提前打好关系。

刘局淡淡的看他一眼,这个人有些面熟,但并不认识,只是眼熟的话证明没有直接的关系,这让刘局的心里也安稳了许多。

“到底怎么回事?”

刘局回头又问了那赵队长,赵队长马上把刚才的情况说了一遍,赵队长表达的能力不错,没一会就让刘局还有王峰都听明白了。

赵队长的表述中,自然偏向李阳,把那黄总的事说成了疑似诬告。

听完后,刘局点了点头:“三百八十万的抢劫大案,你们处理不了,回头我让局刑警队来接手,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但是说在饭店里面抢劫,还带着孩子,这不胡闹吗?”

刘局话中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赵队长不断的点着头,又看了眼那个黄总。

黄总已经完全傻了眼,呆呆的坐在那里,事情的发展完全脱离他的控制,这会不是自己找别人麻烦的事了,好像是别人准备给他安个诬陷罪。

“刘局,刘局,我是黄向文,我叔是黄高,黄局长!”黄总急忙大叫了一声,他现在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自己的叔叔身上。

“黄局的侄子?”

刘局眉头皱动了一下,又回头看了看面无表情的王峰和吴度,心里暗暗的苦笑一声。

别说是一个区的监察局副局长了,就是区高官的侄子在这事情恐怕也难办,这几位都是什么爷啊。市长的儿子,副部长的儿子,另外一个来头还不清楚,但见王峰的态度也能知道是他们的同类人。

三个太子,这不等于一下子惹了三个马蜂窝?

刘局想到这里就不寒而栗,没人保得了他。

“不管是谁,都要依法办事,我已经通知了刑警队,一会你们就办交接!”

刘局心里想着,嘴上却说的堂而皇之,这也是当官的共同特点吧,不管心里怎么想,说的时候总是大义凛然的。

黄总一下子瘫坐在了那里,他终于明白,这次自己闯大祸了,连最大的后台说出来都没用,证明这些人根本不在乎他的叔叔,想到面临的结果,黄总的心就变的更乱了。

现在别说把那几个漂亮的姑娘弄到手,就是自己都可能有牢狱之灾。

十来分钟后,区局刑警队的人就到了,刑警队长听了刘局的吩咐,二话不说带着口供和黄总他们几个人就离开了,至于李阳他们,根本没人去问。

黄总离开的时候还大喊着冤枉,大喊着叔叔的名字。

赵队长有些戚戚然的抹了抹冷汗,这次若真是几个普通老百姓的话,那倒霉的肯定是老百姓,区监察局副局长也是个实权的位置了,没人会照顾老百姓而去得罪这样的领导。

看看那几个漂亮的女孩,她们未来的遭遇就可想而知。

黄总的生意就是娱乐场所,有好几个女孩子就是他玩腻了之后在里面强迫被接客,曾经还有人跳过楼,连市公安局都惊动了,最后还不是在他叔叔的运作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赔了点钱就了的事。

这些事情很黑暗,但却是一个现实的存在。

赵队长又想起一句老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在李阳的面前,刘局又暗暗的做了一些承诺,李阳听明白之后也就离开了,小顺顺还在医院,他很不放心。

王峰,吴度都跟了出去,刘局亲自送走这些人,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

这几个人,能量太大了,大到能直通大内,别说不是他们惹的祸,就算是也没人能奈何了他们,三家人联合在一起的背景,想想都让人恐怖。

“刘局!”送走李阳他们之后,赵队长又小心的叫了一声。

“忘记今天的事,什么都不要提!”刘局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这小派出所的队长还到不他的眼里。

“是,是,我明白,我们今天的人保证什么都不会说!”

赵队长急忙说道,还发了誓,对他的誓言刘局没有在意,抬脚就向外走去,这里的事完了,他的事还没完,还要回去处理掉这个麻烦。

刘局上车前,突然回头对赵队长问道:“我记得,你们所长和黄局是亲戚吧?”

“是,表亲!”

“那好,好好干,说不定有机会提一提!”

刘局看了他一眼,随后上车离开了,刘局的车走了好远,赵队长还傻傻的站在那里,他只感觉天上有个馅饼砸了下来,落在了他的头上。

听刘局的意思,马所长都要受到牵连了,他一步登上所长之位并没想过,但提个副所长问题却不大,提到副所长,这也算升了一步,特备是抱上了刘局的大腿,那以后还不是步步高升啊?

乐呵呵的赵队长怎么回的办公室都不知道,一件坏事,转眼变成了好事,这变化连他自己都没有预想到。

………………

303医院,方淑琴眼睛还红红的,小顺顺在她的怀里睡着了,脸上敷着一层白纱,脸上的肿也消下去了很多。

听了王佳佳介绍的情况,李阳的心总算好受了一些。

这一巴掌是很重,但没他想象的那么严重,只是一些组织受伤,并没有影响到耳朵和其他的器官。

如今上了药,打了针已经好很多了,脸上的肿一两天也就能消下去了,几天之后就看不出一点的印子来。

不过心理的问题医生就不敢保证了,只能让他们在孩子好了之后去看看心理医生,这样的事说重也重,说不重也不重,就看孩子的心理承受能力如何了。

若孩子自尊心极强,又非常自闭的话,那就非常的严重了,很有可能会造成性格扭曲。

不过孩子性格开朗的话,平时又经常跑动,这事会有影响,但影响不会那么深,过段时间孩子可以自己淡忘掉。

这一切都不是李阳所能把握的了,只能带着家人一起回家,好好的照顾小侄子。

下午谁都没有心情逛街,等小顺顺醒来之后,看他不哭不闹的样子,每个人都显得尤为揪心,这才是他们最担心的。

第二天一大早,一家人就带着小顺顺去医院看心理医生,王佳佳也跟了过去。

昨天晚上王佳佳终于留宿在了别墅,可惜李阳他们都没心情想别的事,不过王佳佳能留下来一起住,总算是个进步。

在心理医生的开导下,小顺顺慢慢又露出了笑容,总算让家里人的担忧减轻了许多。

“孩子性格很坚强,承受力也强,现在只是一时不适应,心里有些阴影,过几天就会好,我建议你们多带孩子出去走走,带他到一些没有见过的热闹地方。最好是能吸引孩子的特别地方,这样孩子的心理很快就会恢复,不会留下任何的阴影!”

心理医生检查了之后,终于给出了一个结果,众人悬着的心顿时全都落了下来。

“谢谢您,王医生,我们一定会带着孩子去好玩的地方!”

方淑琴站起来,连连的感谢,小顺顺没事就行,不过他们今天想回家的愿望是彻底泡汤了,儿子现在这个样子,她和李成根本不可能回去。

“阳阳,要不我们下午去长城吧,那热闹,小顺顺还没去过!”

出了医院,李军山开口笑道,顺顺没事了,每个人的压力也都减轻了,带着顺顺去玩,全家人又能在一起旅游,确实是很好的主意。

“长城,也好,等等!”李阳刚点头,猛的又想起一件事来。

他答应了谭总今天下午去电视台录节目,医生刚才可说了,最好去的地方就是吸引孩子的特别地方,电视台的摄影棚,应该属于这一类吧。

小孩子都喜欢看电视,让他们以后在电视上见到自己呢?

想到这里,李阳回头对小顺顺笑了笑,道:“顺顺,你想不想上电视,或者说,想不想看拍电视的?”

李阳想不出什么太好的话来形容,只能先这样说。

“拍电视的,好啊!”

小顺顺眼睛猛然一亮,脸上又露出了笑容,还拍手笑了笑,李阳看着渐渐恢复正常的小侄子,脸上也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小顺顺愿意去就行,录节目的时候好像有亲友方阵,看谭总的态度,相信带一两个人进去问题应该不大。长城可以改天再去,这特别的地方正好赶上了机会,不到小侄子去看看可就浪费了。

………

四更完毕!(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