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9章 第七五六、七五七章 前倨后恭(二合一大章)

上章章节数写错了,是七五五不是七五六,章节名字没办法修改,还请朋友们见谅!

…………

“小叔,你怎么不喝水?”小顺顺就在李阳的身边,抬头看着李阳,很好奇的问了一句。

“小叔刚才在想事情!”李阳低头笑了笑,索性把水放了下来。

李阳的特殊能力还没收起,在脑海中立体画面里面,这堆毛料最上方的那块此时是那么的显眼,让李阳忍不住把其他的毛料都屏蔽掉,只看这一块。

这块毛料不小,重量超过了五十公斤,是这堆毛料中最大的一块,也是一块真正的老场毛料。

这还是块灰皮壳的全赌毛料,毛料的身上有一片松散的蟒纹,还有几道大点的裂缝,这样的全赌毛料放在平洲的话,最少也能卖到二十万元,算是上等毛料了。

“那小叔,你想好了吗?”小顺顺相信了李阳的话,又问道。

“还没有,一会就能想好!”李阳轻轻抚摸着小顺顺的脑袋,心里却在不断的翻腾。

李阳经历了平洲公盘和缅甸公盘之后,可以说各式各样的毛料基本都见过。

还有一点,从李阳的手上解出的顶级翡翠就有不少,玻璃种更是连连解出,在李阳手上诞生的玻璃种翡翠,已经达到了两位数。

对很多赌石专家来说,一年能解出一块玻璃种翡翠就是巨大的奢求,和李阳的这个战绩一去比较,就可以看出有多恐怖了。

在这种情况下,很多毛料,哪怕是玻璃种毛料李阳都不会有这么强烈的表现,而这块毛料,再次让李阳体验到了那种久违的感觉。

一种久违的心动感。

看着立体画面里面那璀璨的颜色,李阳的心跳忍不住又加快了不少。

****

院子外面又有几个人走了进来,院子里面的位置本就不多,一会的功夫就显得有些拥挤了,还有几个人站在椅子的后面。

李阳一直低着头,这些进来的人都狐疑的看了他们一眼,随后目光都集中在了牛老板的身上。

他们这次让人来找牛老板,就是想和牛老板进行最后的谈判。

等人聚齐之后,赵老板咳嗽了一声,轻声说道:“牛老板,您看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天了,您是不是该给我们一个说法了?”

胡二和黄伟的脸上都露出了愤怒的神情,果然和他们猜测的一样,这些人找不到骗子,就想着赖在牛老板的身上。

“赵老板,您这话太重了吧,我该说的都说过了,该做的也都做了,剩下的实在是无能无力!”

牛老板摇着头,声音不卑不吭,牛老板人是很好,但他也不是傻子,赵老板话的意思他听的很明白,自然也不会给对方什么好脸色。

“什么无能无力,我看你和那骗子就是一伙的,不知道你分了我们多少的血汗钱呢,你赶紧把骗子找回来,或者把我们的钱还回来!”

有个女人尖叫了一句,众人的目光马上都集中在了这个女人的身上。

此人姓朱,在赵老板的旁边坐着,她也是街上玉器店的老板,这次的损失不小,差不多有四百来万。

她的话也等于直接挑明了目的,胡二和黄伟之前的担心也变成了现实,这些人找不到骗子的情况下,真准备把屎盆子扣再牛老板的头上了。

牛老板的表情也变了,一向和颜悦色的他,这会脸色变的非常的难看,大声道:“朱老板,话不能乱说,这么大的罪,我可承担不起!”

这个朱老板平时为人就有些刻薄,经常和周围的商家发生一些小矛盾,每次都是牛老板帮帮从中调和,牛老板平时对她算是不错的了,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让牛老板的心非常的凉。

“承担不起就别做,牛老板,这次我们也打开天窗说亮话,人是你介绍来的,人跑了我们只能找你,这事你最好主动坦白!”

这次说话的人叫刘原,和姓朱的女人一样都是这条街上的老板,刘原的生意不算大,但他人特别的贪心,这次的损失比那姓朱的女人还要多,足足有六百万。

六百万,刘原基本上就是要倾家荡产,一无所有,这次这么多人聚在一起,想让牛老板承担这个责任的主意就是他和赵老板先提出来的。

牛老板深吸口气,看着刘原,慢慢说道:“刘兄弟,说话要慎重啊,人是我介绍的不假,但那时候我也说过这人不太靠谱,要再观察观察,是大家逼着我把人介绍给你们,你们和他联系的时候,我还劝过你们要小心,我能做的可都做到了,咱们做人要讲良心那!”

“别这么多废话,讲良心你就不会合着别人一起来骗我们了!”

姓朱的女人又大叫了一声,胡二再也忍不住反驳了两句,两人马上在这吵了起来,一会就让场面变的乱糟糟的。

牛老板看着对面这些昔日的同行,心里说不出的冷。人性自私啊,胡二之前说这些人想把一切责任推到他身上的时候还不相信,可现在亲眼见到这些人翻脸不认人的丑态,不相信也不行了。

“大家都别吵,安静一下,我来说两句!”赵老板突然挥了挥手,周围人慢慢都不在说话。

李阳的眉头轻皱了一下,这会的时间他也明白了这些人的心思,难怪胡二想着请他来帮忙压阵,这些人对牛老板的确是不怀好意。

众人都不在说话了,大家都看着赵老板,赵老板轻咳一声,这才对牛老板说道:“老牛,我和你也有十几年的交情了,事情到这第一地步是谁都不想要的,我看这样吧,您这次负担起一半的责任来,我们损失了六千万,您只要负责三千万就行,剩余的三千万我们自己认了,您看如何?”

赵老板的话让王佳佳,王燕他们几个都愣住了。

她们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如此无耻的人,若不是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恐怕还会真以为这个人就是在为牛老板打算,帮牛老板解决问题呢。

“三千万,你们怎么不去抢,把老牛卖了也没那么多!”

胡二马上大吼了一声,气的他嘴唇都在颤抖,他和牛老板也有十几年的交情,加上平时牛老板帮过他不少的忙,这个时候是最向着牛老板的人。

刘原,姓朱的女人还有其他的那些老板这次都没有和胡二去争吵,全都直直的看着牛老板。

这个时候就是李阳也看明白了,这些人之前一定有过商量,想要逼迫牛老帮帮他们承担一部分的损失。

三千万或许不是他们最终的目的,他们也明白牛老板没这么多钱,但肯定是想着从牛老板的身上放血割肉。

他们现在能找的人只有牛老板,这也是他们减少损失的唯一办法。

牛老板这会的心倒平静了下来,他算是看清了这些人的嘴脸,这个结果让他心灰意冷,但心却更加的坚定了。

牛老板在每个人的脸上深深的看了一眼,有些人都低下了头,不敢和牛老板直接对视。

看了一圈,牛老板才慢慢的说道:“赵老板,我们认识十几年了,你也应该知道我老牛的为人,是我的错,不用你们来说我都会承担,不是我的错,无论你们用什么手段也别想让我承认,别说三千万,三毛钱我也不会分担!”

牛老板说的斩钉截铁,对面赵老板的眉头微微跳动了下,转头对身边的刘原使个眼色,刘原什么话也没说,直接站起身向外走去。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我呸!”

王燕突然抬了抬头,重重的说了一句,说完还真的对外吐了个唾沫,周围的人顿时都把目光集中在了她的身上。

胡二和黄伟互相看了一眼,两人眼中都带着点赞同的笑意,这个女孩说的太好了,也说出了他们的心里话。

赵老板眉头凝结了一下:“这位小姐……”

“叫谁小姐呢,我可不认识你,哪凉快上哪去!”

王燕马上打断了赵老板的话,牛老板的嘴角都忍不住升起了一丝笑意。

“燕子,说的好!”

王佳佳偷偷的递了个大拇指,这些人无耻的嘴脸连他都有些受不了,王燕所说的话也正和她的心意。

“牛老板,这位是?”

赵老板面色铁青,这里可是他的地方,被一个小姑娘这样顶着,这脸也算是丢完了。

“她是我的朋友,不过她所说的话也是我的意思!”

李阳笑呵呵的站了起来,李阳说话的时候,胡二和黄伟的眼睛都猛的一亮。

李阳愿意帮牛老板了,这对他们来说可是绝对的好消息,听李阳的口气,似乎对赵老板他们也很不满意。

“牛老板,他们是谁?”

赵老板厉声喝道,赵老板旁边有几个人则露出的了吃惊的神色,指着李阳小声的在那议论着。

赵老板是不认识李阳,可不代表这里的人都不认识。

李阳曾经在赌石擂台上出现过,这里有几个老板也去参加过那次的赌石擂台,对李阳有着一定的印象。只是刚才李阳一直低着头,让他们都没注意到,这会李阳一站起来,马上就有几个人认出了李阳的身份。

“赵老板,他,他好像就是玉圣李阳!”赵老板身边有个人小声的对他说道。

“玉圣?”赵老板猛的一惊,马上回头仔细的打量着李阳。

玉圣李阳这个名号,现在可以说是玉石界最响亮的名字,特别是李阳战胜了翡翠王之后,他的名字传的更多,也传的更为神奇,俨然要成为一代传奇。

之前赵老板就听说过,牛老板和玉圣李阳的关系不浅,不过那也只是听闻,赵老板一直都只是认为牛老板是运气好,正好碰到李阳在他那里解出了好翡翠。

这次他算是彻底的明白了,李阳是真的和牛老板有着不错的关系,不然李阳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赵老板又冷哼了一声:“玉圣又能如何,天地自有公道,骗子绝对跑不了!”

李阳笑了笑,轻声道:“我也相信天地自有公道,坏人的坏主意永远实现不了!”

李阳的话让王燕和王佳佳都笑了起来,李军山和李成也都面带笑容,他们第一次发现李阳还有这么幽默的一面。

不过对李阳的行为他们可以说是绝对的支持,牛老板是好人,这些家伙自己上当受骗,还想让牛老板这个好人来帮他们买单,实在是太可恶了,这典型的是欺负老实人。

赵老板正想说话,外面又进来了一堆人,领头的穿着警察制服,后面还有好几个警察,另外还有刚出去的那个刘原。

见到这些人,赵老板马上又露出了喜色。

这个刘原为人是贪了点,但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他的关系网就非常的不错。刘原的亲哥哥就是在市公安局工作,虽说不是什么实权领导,但也是一个小队长,对很多老百姓来说这就是了不得的大官了。

刘原之前就找赵老板秘密商议过,想要拿下牛老板,让牛老板心甘情愿的大出血为他们这次的损失买单,光靠谈判是不可能的,只能想办法把这个屎盆子扣在牛老板的头上,让他认罪,那样才能让补回他们这次的损失。

牛老板的生意在潘家园玉器行当中算是非常不错的,总体资产差不多也有两千来万,能把这两千万拿到手上,他们每个人的损失都可以减少许多,至少可以渡过眼前的这个难关。

赵老板之前开出三千万的条件,其实也知道牛老板根本没那么多钱,不过是逼迫牛老板的一种手段罢了。

让刘原的哥哥出面,接手这件案子,把牛老板弄进公安局,下面就不怕牛老板不吐血。刘原和赵老板已经秘密商量好了,只要牛老板吐血,先把他的损失弥补上,剩下的赵老板再来分。

刚才谈判不成,刘原就是出去把已经来到这里的警察请进来,他们这次是铁了心的为难牛老板。

“刘队长,您来了,我们都说这个案子交给您才放心!”

赵老板急忙起身,朝着领头的那名警察走去,李阳的眉头轻轻皱动了一下,他不明白这其中的原因,但也知道下面的事肯定对牛老板不利。

“六千万的诈骗大案,这可不是小事,手续我已经办好了,从现在开始市局正式接手!”

领头的警察打着官腔,又看了看赵老板,继续道:“你们举报的那个骗子合伙人在哪?我们需要找他协助调查,了解些情况!”

“什么骗子的合伙人,牛老板和那骗子根本没有关系!”

胡二忍不住大叫了一声,牛老板这个时候也有了不好的预感,黄伟则紧皱着眉头,对方把市公安局的人请来,明显就是针对牛老板的。

说是协助调查,真进了里面,想出来恐怕就难了。

他们来的时候就有预感,牛老板才会显得那么着急,他们的预感果然是对的,这趟还真是一次鸿门宴,还是对方做足了准备的鸿门宴。

“你是谁?莫不成你和那骗子有关系?”领头的警察马上走了过来,很不客气的对胡二说了一句。

胡二张了张嘴,慢慢的又缩回了脑袋,下面的话他不敢乱接,把他和骗子也扯上关系,那不等于要了他的命。

“警察同志,办案不代表乱给人扣帽子,这样不好!”

李阳紧皱着眉头,忍不住站出来说了一句,他思量着是不是给何杰打个电话,牛老板说的都是真的话,交到哪里办案都不怕,怕的就是对方暗中使坏,这年头屈打成招的事可不少。

“我们办案,还轮不到……”

领头的警察马上转过来头,对着李阳就是训斥,话刚说了一半,他那高傲的头就低了下来,瞪着大眼睛在看李阳。

“您,您是李阳李先生?”

领头警察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头不高了,语气也不凌厉了,很小心的看着李阳,轻声的问了一句。

“你认识我?”这次轮到李阳惊讶了,这个警察他可没见过,没什么印象。

“上次跟着仇队办严诚那案子的时候,我远远的见到过您一次!”

领头警察叫刘平,就是那个玉器店老板刘原的亲哥哥,此时刘平的态度变的更恭敬了。

刘平这么一说,李阳倒是想了起来,上次拿到水中画的时候,有个公安分局副局长的儿子想要陷害他,结果被他们给抓了起来。

那次是何杰叫来的人,市局的刑警队长亲自带人出的面,那位队长好像就姓仇,。

刑警队长李阳还记得,可这位队长身后跟着的那么多人李阳就没什么印象了,当时大家还都处于气头上,也不可能去一一记住这些人。

李阳记不住他们,可不代表他们记不住李阳。

时候很多人都私下里讨论过,何杰可是京城有名的太子爷,何杰身边的朋友也差不到哪去,这些人都是以后见到要小心伺候的主,千万别得罪了,否则死都不怎么死的。

严诚就是最好的例子,这家伙连同他的老爸一起倒了霉,谁也保不住他。

“原来是你,现在这个诈骗案是不是你在负责?”李阳点了点头,又问了一句。

“对,对,市局刚接手,仇队最近比较忙,就暂时交给了我!”

刘平急点着头,态度说不出的谄媚,似乎对李阳记得他而感到非常的高兴,刘平的表现越夸张,赵老板他们脸上的笑容越少,刘原是完全呆立在了一旁。

李阳再次点头:“这个案子我会和杰哥打个招呼,希望你们能秉公办理,不要出现冤案!”

刘平的身子微微顿了一下,马上拍着胸口在那保证这个案子肯定会明察秋毫,做到完完全全的公正。

黄伟和胡二又互相看了看,两人的脸上都有些惊喜。

牛老板此时的感觉最为复杂,这些警察出现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这次自己要倒霉了,这年头官商勾结的事很多,这些人既然是刘原领进来的,肯定就是来对付他的。

牛老板最大的关系网不过是区工商局的一个分队长,和市公安局这样的单位联系想都没想过,牛老板也明白,这次自己估计是凶多吉少,他不承认和骗子有关,不知道这些人有多少手段来等着他呢。

几乎就在牛老板块要绝望的时候,事情却突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眼前这个警察对李阳可不仅仅是尊重,他们都感觉到了这个警察对李阳的那种惧怕。

没错,就是惧怕,这个市公安局的小队长,很害怕李阳。

“牛老板,你不要担心,他们找你协助调查你就去,有什么事你就直接联系我,今天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李阳站起身来,又对牛老板说了一句。

牛老板急忙点头,看到这个警察对李阳的态度,他这会的心里再没有一点的担忧。

和牛老板简单说了几句,李阳这才带着家人向外走去,离开之前李阳又回头看了一眼那堆毛料,这会想买那块毛料肯定是不行了,只能另想别的办法。

走的时候李阳还有些不甘心,可惜现在这种状况实在不是买那块毛料的好时机。

在牛老板连连道谢声中,李阳带着家人离开了这家玉器店,出了门李阳就给何杰打了个电话,这块毛料必须尽快拿到手,李阳不在方便出面,找何杰来最为合适。

而且正好趁这个机会把牛老板这件事告诉何杰,李阳相信只要何杰说一句话,市局的人就不会在这个案子上偏向赵老板他们了,对李阳来说,这个案子只要秉公办理就行

等送走李阳之后,刘平才重新回到玉器店的后院,一会的功夫,刘平的额头就冒出了成片的冷汗。

他怎么也没想到,平时大家开玩笑说千万别遇到的人竟然让他遇到了一个,好在他没犯下错误,不然这次肯定会完蛋。

“哥,这是怎么回事?”

回到院子里之后,刘原这才走到自己大哥的面前小声的问了一句。

“什么怎么回事,我差点没被你害死!”刘平眼睛一瞪,刘原马上低下了头,不敢说话。

想了下,刘平又叹了口气,拉着刘原到一旁小声的说道:“这个人不是普通人,咱们惹不起,你的事就别想了,赔了就赔了,大不了东山再起。还有我要劝你一句,对那个牛老板千万不要再有坏心思,不然我也保不住你,这个案子我不能在负责了,必须上报给仇队!”

说完刘平就带着手下的人离开了,刘原毕竟是他的亲弟弟,该敲打还是要敲打,不能再让他继续去做傻事。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