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4章 鬼斧神工的天然翡翠(4)

“阳阳,这个洞到底是怎么回事?”李成问了一句。

就是不怎么懂的李成,现在也发现了不对,无论任何东西,在上面出现一个洞都不是什么好结果。

“大哥,没事!”

李阳笑呵呵的点了点头,洞解出来了,下面的东西也该见见光了。

李阳这么一说,李成便不在说话,他对这些东西并不懂,只是问问心中的好奇。

牛老板则有些担忧的看了眼李阳,胡二和黄伟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了,倒是刘原脸上现在有些幸灾乐祸,不过他头低着,别人都没有发现。

赵老板的神情一直没有变化,但他眼睛却不时的闪烁着,估计这会正高兴呢。

李阳看了小洞一会,再次架起了砂轮机。

这个小洞其实很大,长度也不短,若不是怕伤到里面的东西,用切刀一刀切开最为合适,为了保险,李阳还是先擦出来再下刀,这样更安全。

“刷刷!”

砂轮再次工作了起来,所有的人都打起精神,默默的注视着李阳解石。

砂轮下,那个小洞慢慢变大,一会的功夫就有小拇指那么大了,看到这么大一个洞,牛老板的脸色变的更难看了,赌石毛料中出现这么大的窟窿的事不是没有过,通常来说就是极其不好的表现,这样的毛料即使有翡翠价值也不高了。

这种窟窿,丝毫不比小绺的破坏少。

赵老板脸上也带着惋惜的神色,不过心里却乐开了花,李阳赌跨最好,他们不敢得罪李阳,但总能看他出丑。

这个时候,赵老板的心里也产生这样一个想法:玉圣也不过如此。

“佳佳,现在是怎么回事?”

何爱玲又对着王佳佳问了一句,她和李军山的脸上都有些担忧,胡二他们的神情等于告诉他们,李阳的进展并不顺利。

“没事,妈,我们要相信李阳!”

王佳佳摇了摇头,她的眼睛清亮明澈,李阳说没事之后,她就完全放下了心。

“对,要相信阳阳!”何爱玲点了点头,可她紧皱的眉头还是出卖了她此时的心情。

何爱玲或许根本不懂李阳在干什么,她只是本能的在为李阳担心,任何父母都不希望子女遭遇重大的挫折。

李阳继续驾着砂轮机,慢慢的沿着窟窿往下擦,牛老本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胡二,黄伟的眉头也越拧越紧,窟窿还在变大,这会都有两个大拇指那么大了,里面黑洞洞的,看到这个黑黑的大窟窿,让人有种极不舒服的感觉。

刘原心里乐开了花,他恨不得大笑一场,赵老板心里也在发笑,按照现在的大小,就是刚才擦出来的那些高冰种黄阳绿的翡翠也会受到极大的影响,甚至有可能赌跨。

赌跨,别说几千万了,就是成本李阳可能都收不回来。

这个时候,赵老板居然又想起了一句老话:擦涨不叫涨,老前辈们的话还真实在啊,这一刀要是切出来的就好很多了,至少这么个黑洞差不多能切出来。

时间慢慢走过,胡二,黄伟的眉头紧紧的皱着,王燕的脸色也不好看。

黑洞变成了掌心大的窟窿,面对这样一个大窟窿,他们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种绝望。

之前的翡翠铁定被影响了,现在他们要想的不是要涨多少,而是能保住多少翡翠,从目前的表现来看,能保住的翡翠极少极少,做成手镯是根本不可能了,挂坠都有些困难。

过了足足有半个小时,李阳擦开好几厘米长的大洞之后,这才慢慢的松了口气。

黑洞打开了,下面可以重新下刀了,此时沿着黑洞下刀,只切黑洞的外壳就不会再出现什么问题。

这样还能节省一些时间,正好还能把表面的一些高冰种黄阳绿的翡翠给保住,这些翡翠虽然不多,连挂坠都做不了,但总能做些戒面,卖个二三十万问题不大。

李阳把毛料竖起来,牛老板和刘刚急忙上前帮忙,不管李阳想干什么,他们都会无条件的支持,不过两人的神情却明显的不同。

刘刚一直都带着淡淡的笑容,他对李阳非常的相信,哪怕毛料的表现再差,只要是李阳所看中的东西,后面肯定有让大家吃惊的结果。

牛老板毕竟和李阳打交道的次数少,这么不好的表现已经让他有些绝望。

不是他们不相信李阳,实在是目前的表现让他们提不起信心来了,就像司马林在缅甸公盘上,李阳对阵翡翠王的时候就一度绝望过,当时李阳的形势太不好了。

李阳打开特殊能力,小心的对着黑洞,慢慢的固定好毛料和切刀。

固定好之后,李阳才轻轻的切了下去。

“李先生这是在做什么?”黄伟痛惜的同时还带着疑惑,小声对身边的胡二问了一句。

胡二摇着头说道:“不知道,不过实在太可惜了!”

这么好的翡翠出现了变故,不止他们感到可惜,恐怕任何一个懂赌石的人见到这一幕都会产生这样的想法。

赵老板和刘原要除外,这两人估计此时巴不得李阳载大跟头呢。

“嗞嗞!”

切刀快速在毛料上划过,这次切石的时间很短,这本是薄薄的一层,又不是切整块石头,若不是李阳小心,时间还可以更短。

切开之后,毛料切面的表面上只是露出一道印子,这一刀并没有直接切开赌石。

此时就是何杰也都显得很是疑惑,他几次想张嘴问问,最后又忍住了。他对赌石并不了解,这方面李阳才是真正的行家,既然李阳这么做了,那就肯定有他的道理,一会再问也不迟。

切好这一刀,李阳抹了抹额头的汗水。

还好,这一刀把握的很准,非常的顺利的切了过去。

李阳重新固定毛料,这一次下刀的地点和刚才一样,还是窟窿口,不同的是这次在窟窿口的另一端,重新固定好毛料之后,李阳对准切刀,再次按了下去。

这一次,大家总算看出了李阳的目的。

李阳这么做只是想切开这层窟窿上面那一层的雾层,这片雾层中还有些翡翠,不过此时大部分都是雾层,直接说是雾层也不为过。

看到李阳这么做,牛老板,胡二和黄伟的眉头都紧紧凝结在了一起,特别是牛老板,总感觉李阳这么做有别的用意。

赵老板和刘原互相看了一眼,两人的眼中都有些迷茫,不过两人有一点是相同的,都不想李阳赌涨这块毛料。

在刘原的心底,甚至还在祈祷,祈祷李阳赌跨,这类小心眼的人也是妒忌心最强的人。

“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

牛老板正凝结的眉头突然舒展开,他的脸上还带着极度的惊讶,大声的叫了起来。

“老牛,你想起什么来了?”

胡二急忙跟着问了一句,这个时候大家都把目光对准了牛老板,就是李阳也回头看了他一眼。

“老胡,你还记不记得,五年前在四川那边出现的一次事?”

牛老板显得有些激动,胡二又皱起了眉头,五年前,还是四川的事,他五年前的事记得都不多了,四川是去过,但是很早了,这会也早都记不清了。

“老牛,你就说明白一些,什么五年前,什么四川?”

“五年前,四川有人赌石也开出了这样的洞,那些洞里面,有着树化玉,里面还几十条罕见的玉虫啊!”

牛老板再次说道,胡二猛的一愣,黄伟也直直的站立在那。

五年前,四川确实有人解出过玉虫,当时还造成了轰动,之后有人给出一虫十万的评价,不过后来这个评价很快就被推翻了,一虫的价格不止十万,应该是二十万到三十万之间。

四川那人,解出了六十多条玉虫,一下子就获得了超过千万的财富。

牛老板这么一说,别说胡二和黄伟了,就是赵老板和刘原也想起了这段曾经轰动过的往事。

五年前曾经有很多人都想抢购这些玉虫,后来听说被以大财团买走了不少,之后就渐渐销声匿迹了。

五年来,这种玉虫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胡二,黄伟,还有赵老板他们,都急忙看像这个大洞,牛老板说的这些还真有可能,当年那些玉虫解出来的时候,就有这样黑黑的小洞。

“老牛,那次的事我记得上电视了,都是很小的洞,拇指大小,没有这么大的洞啊!”

胡二又问了一句,牛老板微微一愣,眉头又凝结了起来,玉虫的事他也看过电视,那些玉虫确实都是很小的洞,这一个都顶那好几个了。

“就是,我看这就是普通的风化洞,里面什么都没有!”

刘原忍不住跟着说了一句,他刚说完,胡二,黄伟还有牛老板都回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连一旁的何杰,还有王燕他们也都回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刘原急忙又闭上了嘴巴。

在刘原的心里也异常的后悔,干嘛乱说话,这话说轻了没什么,说重了,人家可以说你诅咒别人解石解跨,这可是非常严重的事了,这几个人狠揍他一顿也不会有同情他。

最重要的是,他这话直接得罪的是一个压根得罪不起的人,这会刘原的心又有些惶惶然的,生怕李阳发火,然后狠狠的整治他。

…………

两票,半天了只增加了两票,小羽这会只想找个地方哭会!(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