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0章 卖剑的疯子

听到李阳问价,那摊主站直了身子,表情又变得很是严肃。

旁边几个摆摊的小贩有几个人还发出了嗤笑声,他们脸上的鄙夷神色更盛了,这几天他们可没少见这摊主装模作样,不过结果肯定一样,再次把别人吓跑。

何杰,王佳佳他们也都看了眼李阳。

这样的长剑,他们任何一个人都看不出哪里好,实在想不到李阳为什么会对这样一把剑感兴趣。

何杰还从李阳的手里接过长剑仔细的看了看,最后再次摇了下头。

“小兄弟,这是我家传的上古名剑干将,本来是家传宝不应该卖的,最近实在是没有办法,才被迫将传家宝出售,我愧对祖先那!”

摊主没说价格,而是发起了感慨和牢骚,让李阳的眉头忍不住跳动了下。

李阳刚想说话,这摊主继续说道:“上古名剑干将,我只卖八十万元,不议价!”

“八十万!”

何姗姗猛的叫了一声,何杰也愣了一下,王佳佳也惊讶的看着这个摊主。

就是李阳,也抬头惊愕的看着他,此时李阳想起了之前那老外所说的话,太贵了,还真是太贵了,这把剑哪怕真是春秋战国的古剑,没有来历,没有传承的,也不可能值这么多钱。

“我说李阳,咱们还是走吧,真遇到疯子了!”

何姗姗又对李阳叫了一声,这会何姗姗也体会到刚才那外国人的感受:疯子,眼前这人就是个疯子。

周围几个摊贩脸上都露出了冷笑,这一幕他们这些天见多了,每个问过价人的反应都和他们一样,都感觉这个人是疯了。

他们几个摆摊的人,对这个卖剑摊主的行为可以说是很不理解。

在这里摆摊可不是免费的,每天交着很多的管理费,而他只摆一件东西,还是一把不起眼的长剑,就这样一件东西还开出八十万的天价来,在这里能卖出去才怪,这样的人不是疯子还能是什么?

“李阳,你不会真想要这把剑吧?”

王佳佳突然问道,李阳蹲在那里那没起来,但以王佳佳对李阳的了解,李阳有这样的表现,很有可能真的看上这把剑了。

王佳佳的话也让何姗姗与何杰他们都看向了李阳,眼中还都有着不可思议。

特别是何杰,又往那长剑上多看了几眼。

“佳佳,稍等一下!”李阳回头说了一句,又看向了那摊主,摊主的脸上依然是严肃的表情。

看着摊主的样子,李阳的眉头再次跳了挑。

过了会,李阳才慢慢说道:“你这把剑我要了,怎么交易?”

摊主的脸上明显愣了一下,周围的小贩们也都愣住了,谁也没想到,竟然还真有傻子花八十万去买这样一件不起眼的东西。

“哥们,这是八十万,不是八十块,你要确定好?”

旁边一个小贩忍不住劝了一句,李阳他们几个谈吐不凡,衣着也很鲜艳,这些小贩倒没有怀疑他们的支付能力,只是总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我知道,八十万,应该是人民币吧,不是美金就行!”

李阳笑了笑,这把剑从表现上来看确实不值八十万,八万都够呛,但剑身那不知名的金属以及里面隐藏着的浓稠液体引起了李阳的兴趣。

除此之外,这把剑也给了李阳种很不一般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奇妙,说不出来,更像是种直觉。

所以李阳才愿意买下来,对现在的李阳来说八十万算不得什么,李阳不想错过这件宝贝,在他的心底深处还有一种预感,若是今天错过了这件宝贝,以后的他肯定会后悔。

“疯了,都是疯子!”

旁边那小贩嘟噜了一声,不在说话,周围的人全都好奇的看着李阳,想看看李阳会不会真的花八十万买这样一把剑。

“交易啊,怎么交易都行!”

过了足足两分钟,那摊主才长长的吐了口气,轻声的说了一句,脸上还满是惆怅。

在这摊主的脸上,竟然有着浓浓的不舍之情,眼睛中还弥漫着一层明亮亮的液体。

这让李阳的眉头又皱动了一下,他能感受到,眼前这个人不是故作样子,他是真的不舍得,真的对这件东西有感情。

别的不说,把一件真正有感情的东西卖出去,本身就是件不容易的事,或许这人是真的遇到了困难,才开出这个高的价格来。

李阳又道:“银行转账,现金支票都可以,现金的话就要等一等了!”

摊主回头看了李阳一眼,又低头看了看那把长剑,这才叹了口气,轻声道:“银行转账吧,这附近就有银行!”

“好,我们现在就去!”

李阳马上点头,摊主把长剑从李阳手里接过来,再次重重叹了口气,跟着李阳一起向外走去。

李阳他们一离开,这里的人纷纷都议论了起来,这个人真能把这把长剑以八十万的价格卖出去了,这也算是件神奇的事了,搞的几个小贩都心痒痒,想跟过去看看,他们到底能不能交易成功。

可惜他们都摆着摊,实在无法离开人。

他们走不开,但其他人可以,门口的几个闲人听说那把‘干将神剑’有人买了,纷纷都跟了过去,没一会,这些人就跑了回来,绘声绘色的描述起来。

买剑的人非常干脆,到那就用自动取款机直接给卖剑的那个中年人转了八十万,卖剑的中年男子查了账户之后便直接离开了,连庙会都没回。

这个消息顿时在庙会里面炸开了锅,搞的那些摆摊的小贩心里很不是滋味,很多人还在想着,他们是不是也弄把什么古剑来摆高价在这卖,低了就不卖,说不定真有傻子会买走。

那样的话,所赚的钱可比他们在这辛辛苦苦卖些小艺术品骗些老外强多了。

李阳不知道这些人的想法,交易完成之后,李阳的心里竟然有种松了口气的满足感。

对这种感觉李阳也很可笑,这把剑总不可能真是干将神剑?

这种想法刚起来,李阳便自己否定了,历史上对干将神剑记载并不多,可哪一样记载也没说过干将是这么不起眼的样子,更别说干将不可能连剑锋都没有,至于长度那就更不符合了。

这把剑到底是什么,李阳只能回头再来考证,现在只能把这个疑问暂时压在心底。

“李阳,你的爱好还真奇特!”

何姗姗上下打量了李阳一眼,笑着说道,若不是李阳在古玩上有过让她都敬佩无比的辉煌战绩,何姗姗估计真会认为李阳犯傻了。

再有钱也不是这样的败法,八十万买这么一把长剑,还不如买辆车好呢。

何杰突然说道:“姗姗,我有个预感,李阳买这剑肯定不会亏,说不定还是大赚了,你敢不敢和我打赌?”

何姗姗微微一愣,马上又笑了起来:“你说这把剑不亏?好,我和你赌了,赌什么吧!”

“很简单,你输了,今年就不要出国了,老老实实的留在家里,我来帮你安排工作留在北京,我要是输了的话,你最希望要的兰博基尼我就送给你!”

何姗姗眼睛猛的一亮,脱口叫道:“你说的是真的?”

何杰笑了笑,道:“我说的当然是真的,就看你敢不敢赌!”

“赌,当然赌了,你就等着输吧!”

何姗姗眼睛一瞄,兴奋的拍手大叫,何姗姗是个好动的女孩子,而且酷爱开车,可惜老爷子对她开车这方面控制的很严,从不说给她买车的事,零用钱也对她进行控制,省的她自己买车。

很早之前,何姗姗就喜欢上了兰博基尼,结果可想而知,普通的车都没人给他买,这样的车更不可能了,她为此还去缠过小姑,结果还被老爷子训斥了一顿。

这次回来的时候何姗姗还提过一次,本想偷偷的宰一宰目前最富有的李阳,哪怕没有兰博基尼,有辆其他的跑车也行,结果老爷子提前打了招呼,被李阳一口拒绝。

现在好了,何杰是在和她打赌,只要她赢了,这辆渴望已久的跑车就能到她的手上,到时候就是老爷子也说不出什么来。

“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我看你还是老老实实留在家里吧!”

何杰也大笑了一声,又回头看着李阳,小声的说道:“李阳,回头再给我们一个惊喜,让这丫头输的心服口服!”

“杰哥,这信心似乎太足了点吧!”

李阳苦笑一声,他没想到何杰竟然会拿这把长剑和何姗姗打赌,这次买的东西不会亏钱李阳还是有一点把握,不是普通的凡铁,还有那神秘的粘稠液体,这把剑肯定有着他们还不知道的通途。

可怎么证明李阳现在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把长剑拿去任何一个地方做鉴定,哪怕鉴定出是古剑都不会值八十万。

何杰再次笑道:“对你我有信心,你买的东西什么时候吃过亏!”

王佳佳也走到何姗姗的面前,小声说了几句,听了王佳佳的话何姗姗愕然抬头,又回头看了眼李阳。

王佳佳告诉何姗姗,她也有种预感,预感何姗姗会输。还有一点,她和李阳认识了这么久,在一起那么长的时间,还从没见李阳做过一次赔本的买卖。(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