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6章 茶楼拍卖(下)

十万加元。

一件单色釉瓶子,在茶楼里面,有人出到了十万加元,周围很多人都安静了下来。

李灿,柳骏,白铭他们都惊愕的看着李阳,李阳一开始加到两万他们还能理解,那是故意让三井结衣难受,可直接加到了十万,除非这是真正的康乾官窑瓷器,否则弄不好就要赔钱。

“这位小兄弟,您贵姓!”

带着拍卖品出来的那位老人笑呵呵的对李阳问了一句,三井结衣至少自报过身份,李阳他们明显是陌生人,从没有来过,茶楼的人自然要问的更清楚一些。

“老板,这是我的名片,这位先生所有的一切我都可以做担保!”

李阳还没说话,林伯文先站了起来,并且从身上掏出一张金灿灿的名片交给一旁的伙计,那伙计急忙把名片递给了这位老人。

老人对着名片只看了一眼,脸上的神情猛的一变,看起来是极度的震惊。

老人的表情恢复的很快,马上笑呵呵的说道:“原来是林公子,有您担保自然没有问题!”

“没问题就好!”

林伯文自信的笑了笑,在多伦多,乃至整个加拿大,他林家也是金字招牌,林伯文的担保自然不成问题。

老人把名片递给了身后的那年轻人,年轻人快速走了出去,林伯文对此也毫不在意。

年轻人出去无非是要验证一下他的身份是真是假,身为林氏家族的重要成员他自然不怕这点。这只是林伯文一张普通的名片,虽是金色但不是镀金,纯镀金的名片他也有,数量很少,并不对外发放。

李阳看着林伯文,一直都没有说话。

那边的三井结衣眼睛不断的转动着,不时的看看推车上的瓶子,脸上的表情也在不断的变化着。

上官先生此时眉头紧紧的凝结在一起,也回头看了眼瓶子,不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

“十一万!”

足足过了一分多钟,三井结衣才咬着牙报了个新价,三井结衣说出这个价格之后,还不断的看着那个瓶子,眼中还带着一股渴望。

白铭,毛老互相看了一眼,脸上的表情没变,但眼中都带着一股笑意。

这个时候他们都明白,李阳是故意和这个三井结衣过不去,对这样的行为他们自然很喜欢,只要不是李阳吃亏最后买下这个罐子,所有的一切他们都是支持的。

三井结衣出过价,眼睛直直的盯着李阳,他也明白,这个时候能和他竞争的也就眼前这个比他还要小的年轻人了。

李阳慢慢的喝了口茶,突然站了起来,对着四周环视了一圈。

每个桌子上都看了一眼之后,李阳才慢慢的说道:“八国联军攻入北京的时候,慈禧匆忙逃出北京,八国联军最后攻入了圆明园,但对紫禁城的侵犯并不多,很多没有逃跑的紫禁城的太监宫女,就带着大量的宫廷御器离开了皇宫!”

李阳说到这里,很多人都茫然的看了看,上官先生眼睛猛的一紧,回头看着李阳。

三井结衣的神色没什么变化,但他的眼里隐晦的神色更明显了,很多人也都看着李阳,想听李阳继续说下去。

李阳没让大家失望,又接着说道:“太监宫女外面都有亲戚朋友,他们逃出去后就寄宿在亲戚朋友那里,这些太监宫女在北京的亲戚朋友最多,差不多一大半的人都留在了北京!”

“这位小兄弟,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远处桌子那有个人大声问了一句,李阳现在站着,年纪又不大,别人叫他小兄弟也没什么。

李阳笑了笑,继续说道:“意思吗很简单,这些宫女太监们都是带着一堆的东西出来,但回皇宫的时候,全都是两手空空!”

李阳这么一说,很多人都低头在哪沉思着,谁都明白,李阳说的这些肯定和今天的拍卖品有关,不然他不会随便乱说。

“小伙子懂的也不少吗!”上官先生抬头看着李阳,慢慢的说了一句。

周围很多人又都看向了上官先生,他们不认识李阳,加上李阳又年轻,他的话可信度并不是太高。

但上官先生不一样,他是唐人街的老人,在这一块有着很不错的影响力。

“老先生,您过奖了!”

李阳笑了笑,又坐了下来,他说这些,只是为了继续提高这件瓷器的影响力,并且还看了三井结衣一眼,眼中自然也是带着浓厚的挑衅。

“像你这么年轻的人,懂的这么多的可不多,没错,当年宫女太监带出来的东西都没有还回去,慈禧回来之后,下命令拿到这些宝贝的人都要把东西都还回来,很多人不愿意还,也不舍得还,但不敢违抗圣旨,怕被发现就把底款给挖了去,这就是著名的闹官窑事件!”

上官先生又慢慢的说道,他的声音很洪亮,每个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上官先生旁边的胖男子眼睛又是一亮,回头深深的看了那个蓝色罐子一眼,这件瓷器,给人最大的印象不是他的颜色,而是被抹去的底款。

三井结衣的脸色更阴沉了,他知道闹官窑的事,他也是看这件瓷器很像是闹官窑里面所出来的官窑精品,所以他才敢出那么高的价来收购,可他没想到,这里竟然有人把这件事给完全说了出来。

“原来是闹官窑,这事我听说过,今天才知道是这么回事!”

“我说怎么没底款,是这么回事,那这件宝贝肯定是真的了!”

“上官先生怎么把这都说出来了,下面的竞争岂不是更加的激烈?”

周围茶桌上的人都议论纷纷,很多人都小声的交流着,还有不少的人羡慕的看着这个小罐子,很多人的眼里,这个小罐子已经成了宝贝。

“说的不错,这的确是件闹官窑的精品瓷器,不过到底能值多少钱没人知道,我现在出十五万!”

三井结衣大声的叫道,他也是这么看的,这个时候他索性跟着承认了下来,下面这件瓷器等于变成了名器,谁能争到手,就看资本了。

李灿紧紧的皱着眉头,其实李灿一开始也把这件瓷器当成了闹官窑出来的瓷器,后来李阳对他摇头,又有柳骏的话他才改变意见,这会又变成了这种状况,让他也有些迷糊。

李阳对他轻轻摇了下头,又抬起头,大声的说道:“闹官窑出来的都是康乾盛世的精品,区区十五万肯定不够,我出二十万!”

李阳的话又引起了一阵哗然,不过他这话等于直接说明,他也是看好这件瓷器,认为这件瓷器就是从宫廷出来的精品。

二十万加元,那可是差不多一百三十万人民币了,普通的瓷器根本达不到这个价格。

推车前的老人脸上有些发愣,也有些激动,他就是这间茶楼的老板,他怎么也没想到,今天的拍卖会拍出这么高的一个价格来,二十万加元,比得上之前所有拍卖品价格的总和了。

二十万加元,慈善组织那边的人会更加的满意,以后和他的合作也会更加的紧密,有了这次的影响,他的生意更会越来越好。

李阳出到了二十万,三井结衣的脸色变的更难看。

上官先生的脸色也不好看,他一开始同样看好这件瓷器,蓝釉瓷器不多,这种孔雀蓝更少,这样的瓷器在宫廷也是精品,可他财力有限,即使认定这是官窑瓷器,想拿下来恐怕也是有心无力了。

“康乾盛世的官窑十五万确实不够,二十万恐怕也不够,我出三十万!”

三井结衣又大叫了一声,他旁边的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眉头紧紧的皱起,三十万加元和三十万美金差不多,在一个茶楼里面去买件看不透的瓷器,总感觉有些没把握。

“四十万!”

李阳头都没抬,坐下来后轻轻抿了口茶,马上又叫道,从五百,到四十万,周围的那些茶友都不说话了,至少他们今天也见到了一次真正的疯狂。

白铭,毛老互相看了看,脸上都带着笑容,眼睛却流露出一股无奈。

此时他们也不敢表露出太多的负面情感,李阳明显是在激怒三井结衣,可这种事弄不好就伤到自己,四十万加元,两百多万人民币,李阳是有这个钱,但他们却不敢多说话了。

“五十万!”

三井结衣面色通红,大声的叫道,周围人的议论声变的更大了,五十万了,从一开始的五百到五十万,现在已经涨了一千倍。

一千倍的增幅,哪怕是大型拍卖会上都不容易见到。

“八十万!”

李阳回头看了三井结衣一眼,又接着说道:“中华瓷器博大精深,康乾盛世更为出名,蓝釉瓷器尤为少见,06年苏富比香港秋拍,比这还小的康熙孔雀绿纯蓝釉瓶成交价是1200万港币,这件瓶子,我相信更好!”

周围的人突的一愣,随后议论声更响亮了,谁也没想到,小茶楼里面也会出现真正的官窑精品瓷器,还是价值连城的瓷器。

八十万加元,都快要赶上最初在这茶楼捡漏的那件瓷器价值了。

“一百万,一百万,我出一百万!”

三井结衣突然疯狂的大叫道,他的眼睛都变的通红,康乾盛世的瓷器价格确实值这个价,李阳所说的那次苏富比秋拍他也知道,正因为如此,才敢一直跟这么高价。

…………

第三更,有些可惜,没到五十票。

小羽继续求票,请求朋友们给予小羽三十票的支持,现在是1416票,三十票,小羽会继续三更,请大家给足小羽的动力,更多的宝贝,更精彩的内容马上到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