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8章 你到底是谁?

“我是什么都不懂,如果这就是你所说的闹官窑的瓷器,那我家里还有俩个呢,丝毫不比这个差,我不要一百万,十万我就打包全卖给你,怎么样?”

白铭嘿嘿笑了一声,还直直的看着三井结衣。

白铭这次可没说大话,民国仿被挖去底款的瓷器他真的有两件,一件葫芦瓶一件梅瓶,两件还都是上好的青花瓷,看起来也是极其的漂亮。

这两件瓷器,加在一起大概能值五万块人民币,十万加元的话,白铭铁定会卖。

“哈哈!”

白铭的话让李灿和柳骏都大笑了起来,李阳也不禁莞尔,这会人家完成交易了,白铭马上跳出来打击人家,真够坏的。

周围喝茶的很多人也都笑了起来,他们对三井结衣的印象也不太好,先不说仇富心理,就三井结衣这日本人的身份,就至少让一半的华人不感冒。

“无聊至及!”

三井结衣冷哼了一声,对白铭的话自然没有怎么在意,又回过头来仔细的欣赏着面前那件民国仿瓷器,此时在他的眼里这件瓷器就是件宝贝。

“这位先生,我看这也像是闹官窑的瓷器,真是的精品的话,一百万肯定值得!”

上官先生回过头来,微笑看着白铭,他说话的时候还看了眼林伯文。

多伦多最出名的林家就是林氏集团,林伯文没怎么在媒体上露过面,但林郎却是经常上电视的人物,林郎的身上可挂着一堆的头衔呢。

林伯文和林郎长的三分相似,在他的身上隐隐还有着一股贵气,加上他刚才所说的话以及上官结衣的态度,上官先生已经猜测到林伯文的身份。

在多伦多,林家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

柳骏先看了眼李阳,又看了看上官先生,这才轻声道:“这位老先生,闹官窑的瓷器是流传出来过不少,别的有可能是,但这件绝对不是!”

“小伙子,此话怎么讲?”

柳骏嘿然一笑,道:“很简单,这件瓷器的蓝釉虽然烧的好,但亮而不实,只有华气没有贵气,形像神不像,不可能是康乾时期的官窑精品!”

上官先生急忙回头看了眼三井结衣面前的瓷器,眉头慢慢的凝结在了一起。

仔细看过之后,这件瓷器的蓝釉还真和刚才那年轻人说的一样,有华气,但没有贵气,不像真正的官窑瓷器,那种瓷器都是贵气逼人。

“小小年纪,在这胡说什么,你懂什么是贵气和华气?”

柳骏的话更让三井结衣生气,要不是林伯文此时和这些人在一起,他恐怕都要挥舞着拳头跑过去了。

柳骏脸色一紧,还没说完,林伯文又转过来身,冷冷的对三井结衣说道:“三井先生这次你可错了,柳先生虽然年轻,但却是中国境内一家大型拍卖公司的瓷器部主管。他们的拍卖公司前不久在缅甸做过专场拍卖,拍出过上亿欧元的翡翠明料,柳先生做为公司的高层,我相信他的实力!”

林伯文这么说,等于是表明他支持柳骏的,也就是说林伯文也不看好这件瓷器。

三井结衣的脸色变的更为难看,他敢去质疑柳骏,但却不敢直接顶撞林伯文,此时三井结衣坐在那里,低着头,眼中不时的闪烁着隐晦。

周围喝茶的人全都小声的议论了起来,拍卖公司也要分大小,一次拍卖能有上亿欧元的规模,那绝对是大型拍卖公司才能做出来的了,在大型拍卖公司能做到主管的人,水平也肯定差不了。

这会大家都有些相信柳骏的话了。

其实这里面也有一些仇富的心理作祟,三井结衣今天的表现很嚣张,很多人潜意识里也希望他打眼。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特别是建立不喜欢人的痛苦之上,也算是很多人的一种共同点吧。

上官先生还皱着眉头,走到三井结衣的茶桌前,仔细看了看那蓝釉罐子之后,再次摇了下头。

“小,柳先生,你刚才所说的似乎有些道理,但仅凭这一点,还不能断定这就不是好东西吧?哪怕不是康乾时期的官窑瓷器,是后面的官窑,那也不算差啊!”

上官先生的话让周围的议论声更大了,很多人都不懂古玩,但都明白,清后期和康乾时期的官窑瓷器价值相差有多大。

真是清后期的,哪怕是官窑也值不了一百万加元这个价了,这毕竟只是个单色釉瓷器,又不是器型特别的大,或者有着显著的特征。

李阳微笑看了柳骏一眼,得到了李阳鼓励的柳骏,信心变的更足了。

柳骏站了起来,笑道:“仅凭这点是无法断定,不过这件瓷器的底胎上却有个更大的证据,这证据表明,这非但不是官窑,还是民国仿的民窑瓷器!”

寂静,茶楼里面瞬间变的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柳骏的身上,柳骏这次说的非常有把握,不仅说出这不是官窑,是民窑瓷器,更说出了这是件民国时期仿制的瓷器。

最重要的一点,柳骏说他有证据。

李阳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世家出身就是好,柳骏这些时间也在不断的进步着,这之中肯定有着柳老的功劳。

“柳先生,你所说的证据在哪?可否给我们指出来?”

上官先生也站了起来,慢慢的说了一句,柳骏看了李阳一眼后,脸上变的更为自信了。

“证据很简单,在这罐子的底部露胎处,有一点米质胎,虽被遮掩了下,但遮掩的并不成功,还是露了出来!”

“米质胎?”

很多人的脸上都露出了茫然的神色,他们都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

三井结衣的脸色却是猛的一变,急忙端起蓝釉罐子,仔细的看着罐底。

上古先生就在三井结衣的旁边,也跟着看了过去,看了一会,上官先生的脸上露出了极其震惊的神色,而三井结衣,整个脸上都变的无比灰白。

三井结衣实力不怎么样,但懂的并不少,米质胎是民国时期民窑瓷器的一个非典型特征,一般的专家都看不出来,至少他和上官先生一开始就没发现。

不过有人提醒就不一样了,在柳骏的点名下,三井结衣和上官先生都发现了那不起眼的米质胎。

三井结衣不知道此时他是什么心情,那细小的,如同米粒一般零散分裂的胎纹,此时就像一个个张大的大口,无情的在讽刺着他,让他的心不断的有种被压迫的感觉,身上快速向外流着汗水。

上官先生的脸上则有着庆幸,他的年纪是不小,但眼力却一般,也就和李灿差不多。

眼力不好不代表懂的少,上官先生也看过很多的书,知道米质胎是民国瓷器的特点,明清瓷器都不具备米质胎。

这个证据,就像柳骏所说的一样,已经可以断定这是件民国仿的瓷器了。

“柳先生,佩服!”

上官先生回过头,对着柳骏抱了抱拳,他这次说话的时候态度可是真诚的。

没有三井结衣,没有李阳他们这些人,今天这件瓷器说不定他就高价拿下来了,见到这件瓷器的时候,他可是给订下了十万加元的底价。

上官先生并不富裕,十万加元基本上是他大部分的积蓄了,若是打眼赔了,那对他的打击可不小。

上官先生的动作,也让周围的人都明白了怎么回事,议论声变的更大了。很多人都好奇的看着李阳那一桌,没想到这个日本年轻人高价拍下来的还真是一件赝品。

就算再不懂的人,也明白民国瓷器和康乾瓷器之间巨大的差别。

柳骏大笑了一声,也抱了抱拳,道:“上官先生您客气了,我老大比我更厉害,我这一切可都是跟着他学的!”

“老大!”上官先生微微一愣,周围的人也都好奇的看着柳骏。

“这就是我老大!”

柳骏指了指李阳,李阳此时倒有些苦笑不得了,能看出这件瓷器是民国仿制,那都是柳骏自己平时努力的结果,和他真的没什么关系。

“长江后浪推前浪,今天长见识了!”

上官先生重重叹口气,慢慢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此时周围人的议论声变的更大了,很多人还都幸灾乐祸的看着三井结衣。

“你,你是故意的!”三井结衣突然站了起来,红着脸,愤怒的看着李阳。

他这会总算反应了过来,刚才李阳就是故意和他抬价,而李阳早已看出了这件瓷器的问题。

李阳微笑转过身,慢慢的站了起来:“我确实是故意的,回去告诉你父亲,就你们这水平还是在家里多学点再出来吧,省的丢人现眼!”

李阳的话让白铭,毛老还有林伯文他们都愣了一下,不过他们马上又都露出了更灿烂的笑容。

三井结衣满脸憋的通红,李阳这句话很毒,不仅骂了他,还把他的父亲一起骂了进来。

这会三井结衣真想不顾一切的冲过去揍李阳一顿,来发泄心中的怒火。

可惜他也只是想想罢了,李阳和林伯文在一起,再借给他三个胆子,也不敢在这里对林伯文的朋友下手,那到时候挨揍的可能就是他了。

李阳说完这些,又对身边的人小声说了几句,几个人都站了起来,他们是来茶楼休息,顺便感受下这古朴茶楼的风格,这会休息够了,自然也该离开了。

等李阳他们都走到了门口,三井结衣猛咬着咯蹦的牙,大声的叫道:“你,你到底是谁?”

李阳身子停了下来,回头淡淡一笑,轻声道:“古艺术品交流会,中国代表李阳!”

三井结衣再次抬头后,李阳和他身边那些人,已经消失在了门口。(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