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1章 第七八一、七八二章 麒麟金星砚(二合一大章)

“李,李阳先生,原来你们在这!”

进来的这个人,就是后来从茶楼追出来的上官先生,他出来的晚,出门后就没见到李阳他们,后来经过好几次的打听,才到古玩街这边来找到了李阳。

“哗哗!”

外面开始向下滴落着水滴,这雨比李阳想象的来的还要早。

下雨了,刘刚眉头稍微皱动了下,雨滴不小,落下来后就慢慢变大,不一会外面的天色变的更为阴暗,古玩店的灯早就已经打开了。

林伯文也走到一旁打了个电话,下这么大的雨这会肯定不能离开,若是雨一直下的话,还要外面的人给他们送伞才行。

“上官先生,您好!”

见到上官先生李阳也挺奇怪,但还是礼貌的打着招呼,刚才人家可是配合着自己,给那三井结衣埋了一个好大的坑,最终让那三井结衣吃了大亏。

“上官先生,那个小日本最后怎么样了,有没有哭?”白铭也走了过来,笑呵呵的问道。

白铭这么一问,王佳佳,李灿他们都看向了上官先生,三井结衣越倒霉,他们就越高兴。

尽管只是第一次见到三井结衣,可双方之间仿佛天生就是仇家似的。

“小日本!”上官先生眼睛一愣,随即又摇了摇头,道:“我出来的时候他正叫着退货,这会怎么样了我也不清楚!”

叫着退货?

白铭回头看了看毛老,李灿和柳骏互相看了一眼,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一股得意的神色。

想退货哪有那么容易,既然叫着要退货了,证明这家伙肯定知道自己的东西是假的了,这个和他老爹一样嚣张的家伙,这会终于得到了教训。

“他退的掉吗?”这次问话的是李灿。

白铭他们也都看着上官先生,对三井结衣和那茶楼的实力他们都不是太了解,不过每个人都知道,花了钱买了东西,想退并不容易,更不用说是拍卖出去的古玩了,各大拍卖公司都很少有退货的。

上官先生立刻摇了摇手:“肯定不可能,老胡做事我清楚,那钱已经转入多伦多的慈善会的账户内了,捐出去的钱再要回来,根本没这一说!”

他说完这些,白铭他们笑的更开心了。

结果和上官先生说的差不多,在上官先生出来之后,三井结衣在茶楼又是闹,又是威胁的折腾了好一阵子,结果被胡老板报了警,他们在这议论的时候,警察局的人正带着三井结衣离开茶楼。

三井结衣的下场可以预想的到,一百万美金不是小数字,他老爹是掌控着上亿美金资产的公司,但公司不是他们私人的,他老爹所拥有的股份化也只有三成而已。

这次三井结衣动用的可是公司账户的钱,他老爹帮他抹这个窟窿肯定要费不少的劲,若是被其他的股东知道了,甚至会威胁到他老爹的位置,三井家族内部同样存在着激励的竞争。

综合因素放在一起,所以三井结衣才会紧张的想要退货,退不了,他这次的下场真的会很惨很惨。

“上官先生,您和这几位老板认识?”

李阳身后走过来一个人,脸上带着副人畜无害的灿烂笑容,正是那位一开始就出来接待他们的年纪大点的服务人员。

上官先生呵呵笑道:“吴经理,我和这几位先生也是刚刚认识,刚刚在茶楼发生了一场好戏,今天拍卖的无款孔雀绿釉罐,可是拍出了一百万的天价啊!”

“一百万!”

吴经理愣了下,满脸的不敢置信,一百万加元,在任何地方都不是个小数字了。

上官先生立刻点头,又指着李阳说道:“没错,一百万那,是一个日本人拍下来的,那位日本人能大出血,多亏这次李阳先生。对了,你还不知道李阳先生的真正身份吧?他可是这位是来参加这次鉴宝大会的中国代表!”

“鉴宝大会的中国代表?”

吴经理这次显得更为震惊了,比听到刚才那一百万的数字还要惊讶。

多伦多古玩圈最近最热闹,最火爆的事就是这次的鉴宝大会了,谁都知道,能来参加鉴宝大会的专家都是本地的一流专家,都有着很高的威望。

李阳这么年轻,竟然是来自中国的专家,古文化艺术最为发达的中国,在那里成为代表可不容易。

“李阳先生,真是失敬,我刚才是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您也是为厉害的专家!”

吴经理马上上前热情的握住李阳的手,他的眼里却还有着一点疑惑,李阳实在太年轻了,这样的人会是中国的专家代表吗?

若不是上官先生说出来的这些话,恐怕他根本不会相信。

上官先生对李阳的年纪也很惊讶,但对他的身份并没什么怀疑,这主要还是林伯文跟着的缘故,林家可是这次鉴宝活动的主办方之一,能让林家的成员随身陪同的,身份肯定不简单。

李阳笑着摆摆手,又指了指白铭和毛老,轻声说:“吴经理客气了,我只是个来参加活动的普通人,除了我之外,白铭白老师,毛晓毛老师也都是应邀参加活动的代表!”

上官先生猛的愣了一下,回头看了看白铭和毛老,他没想到,这一堆人里面,竟然有三位来参加鉴宝活动的中国代表。

三位代表,就相当于三位在中国境内享有很高名望的一流专家。

“毛晓老师!”

吴经理眼睛突然瞪的大大的,上下仔细打量着毛老,过了会,又变的非常的激动。

“真的是您,毛老师,您可是中国的瓷器大家啊,您写的几本书我都看过,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您本人!”

吴经理大叫着,又招呼着里面的人泡茶,并且坚持把毛老他们都请进了贵宾休息室,这家古玩店也有专门招待贵宾的地方。

贵宾休息室在二楼,毛老拗不过这吴经理,加上外面又在下雨,在和李阳商量后也就跟着过去了。

上楼的时候李阳还在摇头。

这些做生意的人确实很会表现,吴经理说他看过毛老的书,这点李阳可不怎么相信,毛老的几本书基本都有他的照片。那时候的照片和现在没什么变化,看过的话不可能之前认不出来,刚才毛老买东西的时候,为毛老服务的可就是这位吴经理。

估计这吴经理也是听过毛老的名字,故意表现的有些夸张罢了,以毛老的身份来说,也的确值得他这么去做。

不过在异国他乡还能这样的影响力,也是件让人很高兴的事,看毛老那越变越小的眼睛就能知道他此时的心情肯定不错。

二楼的休息室不小,比李阳古玩店休息室要大上许多,这里还放着一些真正的古玩装点门面,墙上挂着的字画也都是真迹。

“毛老,白老师,李先生,诸位都请坐!”

到了休息室,这吴经理显得更恭敬了,上官先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反正没给他介绍林伯文的身份,自己坐在了李阳和林伯文的旁边。

在休息室内,众人才知道上官先生的真正来历。

上官先生名叫上官云,年纪也不小了,比毛老还大,今年六十七岁,二十年前从南京前移民加拿大,之后就一直在这里生活。

上官先生是到了加拿大之后,才慢慢喜欢上收藏的,可惜年纪大了,学东西就显得有些吃力。

二十年来,上官先生通过勤奋的努力也学到了不少的东西,在多伦多这片唐人街也是小有名气。不过和李阳他们的名气相比就差远了,李阳的名字,在全世界的赌石界已经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李阳,趁着外面还在下雨,把你刚才买的东西拿出来让我们看看吧?”

聊了一会,急性子的白铭忍不住又对李阳叫了一声,他的心里可是一直都惦记着李阳刚才所说的‘大收获’呢。

“老大,白老师说的没错,现在又走不了,你的宝贝拿出来让大家看看,也让我们好好的开开眼!”

李灿跟着叫道,柳骏也好奇的看着李阳,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李阳的身上。

林伯文也在看着李阳,心里却在摇头。

李阳买的是什么他很清楚,那块古砚是有一定的历史,但品相太差,根本不值几个钱,说是宝贝,恐怕就是自欺欺人了。

“好吧,就让你们开开眼!”

李阳看看窗外阴黑的天气,随后便点了点头。李阳本想回酒店在把砚台洗干净,既然老天把他留在了这里,那就在这里让这件宝贝重见天日吧。

刘刚把盒子递了过来,李阳慢慢的打开盒子,除了已经知道李阳买下什么东西的王佳佳和林伯文他们外,其余的人都把脑袋凑了过来。

特别是白铭,眼珠子还在不断的转动,手指头不断的空抓着,看他的样子是想帮李阳快速把这个盒子打开。

盒子不大,很快就开了,李阳从里面拿出那还带着灰尘的古砚,并且放在了豪华的红木桌子上。

见到这方古砚,柳骏,李灿他们都愣了一下,很不敢相信的看着李阳,白铭和毛老也带着惊色,看看古砚,又看看李阳。

至于那吴经理眼中更全是惊讶,这方古砚他有印象,是放在店里好几年都没卖出去的东西了,也是很不值钱的物件,今年再卖不出去,正准备打包都处理给一些小古玩店呢。

休息室的人不多,除了李阳他们这些人之外,只有上官先生和吴经理和李阳是刚刚认识。

白铭,毛老的脸上满是狐疑,特别是白铭,几次张了张嘴巴,却都忍住了。

倒是王佳佳和刘刚脸上的神色一直都没任何的变化,他们对李阳的信任是盲目的,李阳说这是好宝贝,那就肯定是。

“吴经理,不好意思,能不能帮我拿盆清水和一些墨来?”李阳看着吴经理,笑着说了一句。

李阳本想让刘刚帮忙去找这些东西,可惜这里人生地不熟,水还好说,盆肯定要借,那就

不如直接请这个吴经理帮忙了。

吴经理马上站了起来,笑着道:“没问题,您稍等!”说完吴经理就离开了休息室,不到两分钟他又回来了,估计这事交给别的人去做了。

“水和墨,这话听起来怎么那么耳熟啊?”

白铭紧紧皱着眉头,李阳所说的话他总感觉在哪里听到过。

毛老也皱着眉头,过了一会,毛老的眉头突然全都伸展开了,脸上露出浓浓的惊讶神色,看了眼李阳,又看了看那桌子上不起眼的古砚。

毛老想了下,最后才小心的问道:“李阳,难道这和那神龙神虎砚一样?”

李阳还没说话,白铭突然蹦了起来:“我想起来了,李老弟那神龙神虎砚拿出来的时候,老蔡就是要的这些东西!”

神龙神虎砚?

李灿和柳骏眼睛也都是猛的一亮,这方古砚他们都见过,实在太神奇了,听毛老和白铭说过之后,两人在看这不起眼古砚的时候,都带着浓浓的渴望。

这方古砚肯定不是神龙神虎砚,但两位老前辈既然提到了这方神砚,那李阳这块肯定和那神龙神虎砚有一定的关系,或者说也是块不次于神龙神虎砚的神砚。

“毛老,白老师,现在还不好说,但我要说的是,我见到这方古砚的时候,和见到神龙神虎砚的感觉是一样的!”

李阳笑着点点头,白铭和毛老眼睛都瞪的大大的,面面相觑。

从捡漏来说,有时候真的要相信感觉,很多不懂古玩的人,只是因为感觉就买到了价值不菲的宝贝,在很多鉴宝节目上,这类人出现过很多次。

同样的,很多专家捡漏遇到大宝贝,也和感觉有关,别人不说,白铭和毛老自己就有过亲身的体验,他们有好东西就是因为感觉到了,才买下来的。

不过这种感觉出现的次数很少,也不是每次都会买到好东西,纯粹靠感觉的话,那还不如不靠。

但这事发生在李阳的身上可就不一样了,要说李阳的直觉告诉他这是件好宝贝,这种可能性还真大,至少李阳的运气一直都表现的无比妖孽。

上官先生和回来的吴经理都在看着那方古砚。

两人的眼中都带有茫然,疑惑和不理解的神色,他们对这一切根本就不清楚。

几个人猜测的时候,外面有人带着盆清水和墨回来了,李阳马上把这些东西摆在了桌子上。

古砚很脏,上面还有很厚的灰尘,需要好好的清理一下。

上次蔡老师清理神龙神虎砚的过程李阳还记得,按照蔡老师的方式,李阳慢慢的清理着这方古砚,没一会盆里的水就变的很混很脏。

吴经理又让人进来换水,从这水的颜色也可以看出,这方古砚确实被闲置很久了。

这让李阳的心里隐隐还有些发痛,这么好的宝贝竟然如此蒙尘,当年制作出这方神砚的高人若是知道到的话,不知道会不会从坟墓里跑出来,掐死这些不识宝贝的家伙们。

第二盆水,总算把古砚洗的干净了一些,上面的刻纹也都露了出来。

“麒麟,金星!”

看到这两种雕刻的纹饰,白铭和毛老的身子都晃了一下,两人的眼睛也是越来越大,这两种纹饰,和那神龙神虎砚所雕刻的手法是何其的相似啊。

而无论是神话传说,还是古代的传闻,神龙神虎砚可都不是单独出现的。在当时,还有一方和神龙神虎砚完全齐名的神砚,那就是麒麟金星砚。

麒麟金星砚,歙砚的代表之一。

毛老和白铭互相看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惊色和无奈,这方古砚,很有可能就是和神龙神虎砚齐名的麒麟金星砚。

神龙神虎砚为唐伯虎所有,麒麟金星砚则是祝枝山的心爱之物,这两方神砚让这两位大家有过不少让人惊叹的佳作,可惜在两人之后,这两方神砚全部都失踪了。

李阳之前在荣宝斋找到了神龙神虎砚,对麒麟金星砚也找过一段时间,但却一直徒劳无功,没想到在异国他乡遇到了这块神砚。

在看到这方古砚的第一眼,李阳就认出了它的身份。

无论是雕纹,还是古砚的材质,都和那神龙神虎砚一样,甚至连里面那些细细的小洞也是完全相同。所以在立体画面下看到这方古砚之后,李阳就有九成九的把握断定,这就是那失传的麒麟金星砚。

“李阳,这是不是麒麟金星砚?”

李阳越洗越干净,那眼神古朴的神色也慢慢的露了出来,毛老抬着头,忍不住对李阳问了一句。

李阳回头看了看毛老,脸色还有些古怪,道:“有可能吧,这麒麟的雕纹和神龙神虎砚出自同一人之手,相信毛老您也能看的出来!”

李阳没想到,首先问出这个问题的不是急性子的白铭,竟然是毛老。

他的话也让毛老跟着点头,白铭更是瞪着大眼睛看着那些雕纹,以他们的眼力,自然能看出这两方古砚的雕纹都是出自一人之手。

吴经理眉头抖了下,小声问道:“毛老师,您刚才所说的神龙神虎砚,是怎么回事?”

上官先生也是满脸疑惑,这两方古砚都是歙砚的代表,但失传已久,留下来的只有传说故事,国内知道的人都不多,更不用说他们了。

不知道这两方神砚的故事,肯定是对这一切都不了解。

毛老轻笑着,把神龙神虎砚和麒麟金星砚的故事慢慢的讲了一遍,包括那个画仙境的神话传说也说了出来,吴经理,上官先生听着,眼睛也跟着慢慢变大。

他们都没有想到,歙砚里面还有这么神奇的古砚,而且这样的古砚还是真实的存在着。其中一方更是被这位年轻的收藏家拿到手,眼前这一方价值不高,又很不起眼的明代古砚,竟然有很大的可能是另一方神砚。

神砚那,哪怕是破损的神砚,那价值也绝对不是这蒙尘的普通残缺砚台所能比的,更不用说这方古砚还是祝枝山曾经最心爱的东西。

“卖漏了!”

这是吴经理第一时间的想法,若毛老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他们这次真的是卖了个大漏,还是超级大漏。

吴经理此时很不愿意相信这些,可毛老的身份他却非常的清楚。一开始他是没认出来毛老,后来出去的时候他还特意拿出书来对照过,真是国内那位很有名望的专家。

毛老亲口这么说,由不得他不信。

“捡漏了!”

这是上官先生的想法,李阳在漱芳斋捡了大漏,若毛老说的那些都是真的,这方古砚的价值就不可估量了。

李阳慢慢清洗着,古砚在李阳的手里似乎变的很活泼,想要尽快除掉这些灰尘,恢复它的光辉。

随着李阳仔细的清洗,古砚那周身高贵古朴的黑色慢慢都显露了出来。

吴经理苦笑一声,只看这方古砚目前的状况,就知道它肯定有一定的来历,哪怕没有那些神奇的效果,这方古砚也不会是原来的那个价了。

这会吴经理心里开始骂起店里的工作人员了。

他们店的东西定期都要清洗的,古玩的清晰很麻烦,还要小心,这些砚台由于价值低,又没人注意,所以一直就没清洗过。当初的他们若是好好的清洗一次,不就发现这个宝贝了吗,至少也不会卖那么便宜的价格了。

李阳洗了足足有半个小时,才把古砚从水里拿出来,这个时候都换了四盆水了。

被洗净的古砚,那股沧桑感更为明显,而周身的一切,都和神龙神虎砚一般无二,看到这里,白铭和毛老对这方古砚是麒麟金星砚的把握更大了。

这让两人的脸上也有些激动,这可是神砚啊,两大神砚重新出世,又聚集在了一起,本身就是件功德无量的事。

两人也看到了古砚上那缺损的几块,和李阳一样,都带出无比痛惜的神色。

这方古砚显然没有神龙神虎砚那么好的运气,神龙神虎砚虽然也有损伤,但毕竟是完整的,能够修补在一起,而麒麟金星砚,那损失的部分有可能永远都找不回来了。

这么好的神砚,却出现了残缺,恐怕任何一位喜爱古砚的人都会心疼。

对此李阳也没有办法,若是有残缺的部分,他还能找秦老帮忙修复一下,可彻底消失的东西,他也无法找回来。

在众人的注视中,李阳终于把墨放入了洗净的古砚内。

白铭,毛老的心跳都忍不住加快了,是不是他们想象的麒麟金星砚,下一刻就可以揭晓。

…………

二合一大章,让大家久等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