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7章 卓老与翡翠王的老师

李阳也急忙凑上来,小声的说道:“陈老您过奖了,您这样的前辈才是真的让人佩服!”

在他的心里也有些疑惑,这位老爷子怎么上来就问别的人,而他所问的‘小桌’,李阳根本不知道是谁。

见到李阳的神情,林郎脸上的笑容更盛了。

林郎微微一笑,道:“李阳,爷爷所说的小桌就是卓联,目前在桑顿将军那里的卓老!”

“卓老!”

李阳猛的张大了嘴巴,这会他总感觉林郎所说的话有些奇怪,此刻总算是明白了。

卓老,可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了,在眼前这位老人的嘴里竟然变成了孩子,不过一想起眼前这位老人的年纪,他这么称呼似乎并没什么。

李阳以前只知道卓老的姓,今天还是第一次知道卓老的全名。

卓老是卓联的话,那刚才林郎嘴中马顾明的身份也不用去猜就知道是谁,想到这里,李阳的嘴巴又张开了不少。

“卓老他很好,除了眼睛看不见之外,其他的生活都很不错!”

见林郎还在看着自己,李阳马上说了一句,说到卓老的眼睛,眼前的老人轻轻叹了口气,脸上似乎还有些伤感。

“小桌很坚强,他是我见过最有毅力的一个孩子,当年跟着我的时候就是这样,后来知道他的噩耗,我还为这孩子担心了很久,没想到最后他挺了过来,不错,很不错!”

陈老慢慢的说着,说的时候眼睛似乎有些浑浊,这个时候他的样子才真正的符合他现在的年纪,刚才的眼神根本不像是一位近百岁的老人所拥有的。

李阳低着头,心里却在感叹着。

卓老已是年过古稀的老人,可眼前这位老人明显还拿他当孩子对待,不知道他听到这位老人所说的这些话后,会是什么想法。

“卓老的确是位值得所有人尊敬的大师!”李阳慢慢的说了一句,这句话可是发自肺腑。

李阳对卓老非常的尊敬,他赌矿能一次成功,也和卓老的帮助有着很大的关系,在李阳的心里,卓老的地位要比翡翠王要高出不少。

“不说小桌了,小马那孩子输给你,表现的怎么样?”

老人笑呵呵的抬起头,直直的看着李阳,李阳的额头忍不住又冒出一丝的汗水。

小马,翡翠王马老先生,这会也成孩子了。

李阳低下头,轻声道:“马老的胸怀非常的开阔,已经不看重输赢,这点我还要多多学习!”

“哈哈!”

老人猛然大笑了起来,笑了会之后才接着说道:“这孩子以前可是最看重输赢的,当年他是憋着劲和小桌再比!”

说到这里,老人的语气又变的有些伤感:“可惜啊,造化弄人,一场意外让小桌再也看不见东西了,从那以后,小马的心性也有了不少的改变,最终闯出了自己的名号,小桌虽然出了事,不过也算是成全了他们两人!”

老人慢慢的说着,李阳则是满脸的震惊。

他从不知道,卓老和翡翠王之间还有这样一段辛秘,而且听这位老人的口气,似乎他和卓老还有翡翠王有着不浅的关系。

“李阳,爷爷从小就躲战乱去了缅甸,是缅甸那边的一位赌石专家,曾经有着很高的名气,卓老和马老先生都曾再爷爷门下学艺!”

林郎似乎看出了李阳的疑问,又轻声说了一句。

李阳站直了身子,瞪着眼睛看着这位老人。

眼前这位老人,竟然是翡翠王和卓老共同的师傅,这一刻李阳似乎明白了很多。

为什么林郎身在加拿大,又是财团的掌舵人,一样有着如此之高的赌石水平,为什么马老先生当初在缅甸翡翠公盘的时候会主动走过来和林郎打招呼。

有这么一位师傅,只要林郎自己努力,又有一定的天赋,那就一定能取得不错的成绩。严格说起来,他和翡翠王还有卓老还算是同门师兄弟,这也是翡翠王和他如此随意的原因。

林郎又叹了口气,道:“李阳,爷爷当年在缅甸的时候可是数一数二的赌石专家,五大家族和政府的人都拉拢过爷爷,当时的军政府将军还想用卑鄙的手法想迫使爷爷为他们服务。好在爷爷那时候朋友多,提前知道了那位将军的阴谋,偷偷跑到了香港,随后又来到了加拿大,最后在这彻底的定居了下来,说起来,爷爷来到加拿大的时间也有近五十年了!”

林郎的话让李阳再次动容。

这位老人的水平,在当年绝对是数一数二,不然也不会让政府心动,想用特殊手段挟持这位老人。

若不是这样,也不会让卓老和翡翠王主动投上门拜师学艺。

也正因为如此,林郎发迹之后在缅甸政府做了大量的投资,让那位曾经想要挟持陈老的将军的儿子下台,扶植了另外一位将军登位,这也是他和缅甸政府关系那么密切的原因。

“一晃,就是五十年,如今我是彻底的老了!”

听林郎说起这件事,老人也叹了口气,眼中又显现的有些浑浊,九十五岁的老人,能有他这样好听力的确实不多。

“不老,您一点都不老,再活上二十年对您来说也没问题!”

林郎急忙摇起了头,老人看着林郎,脸上又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过了一小会,老人才回过头来,脸上带着微笑,继续问道:“你叫李阳是吧,我能不能问你个问题?”

李阳急忙道:“您老随便问!”

眼前这位老人年纪大了,不过绝对是位值得尊敬的老人,李阳又回头看了看,很难想象,有着如此之高水平的赌石界前辈,竟然住的是这样一个环境。

几十年前的翡翠是没有现在值钱,但那时候的赌石高手想赚点钱也不难,至少翡翠王所住的地方就是栋很不错的别墅。

卓老是居无定所,但他所到任何一个地方,都会有人用最好的地方来招待他。

那些地方和眼前这如同七八十年代小民房的地方相比,几乎可以说是天堂了。

老人看着李阳,轻声道:“你什么时候开始学着看毛料的?师傅又是谁?”

“师傅!”

李阳张了张嘴,他第一次看毛料,那还是在青岛参加珠宝展览的时候,严格来说的话,他最开始看毛料是在张伟的翠玉轩,用张伟的毛料进行简单的学习。

之后则是郑州市场,南阳聚市,平洲公盘,缅甸公盘,一系列的大型活动让李阳见到了无数的毛料,留下了丰富的经验。

李阳看过一块毛料,那可就等于解了一块毛料,这经验之丰富,恐怕就是翡翠王都无法相比。

想了下,李阳无奈摇头,道:“陈老,我接触赌石毛料只有两年的时间,我没有师傅,也没人教过我,一切我都是自学的!”

李阳没有撒谎,面对这样一位老人他也不愿意撒谎,况且林郎有可能知道他的来历,他接触赌石的时间不难查到,与其说谎骗人,不如直接坦白出来。

“两年,无师自通!”

老人猛然瞪大了眼睛,脱口叫了一声。

这也是老人从房间出来后,第一次脸色发生变化,说完之后,老人又抬头看了看林郎。

林郎轻点头,道:“爷爷,李阳说的没错,他有着无人能比的好运气,从出道之后,所取得的成绩都是惊人的!”

林郎说这话的时候,似乎还带着点得意。

老人慢慢张开了嘴巴,眼睛也变的再次明亮了起来,看着李阳,过了很久才慢慢的点了下头,说道:“运气只能是一时,不可能是一世,你既然能赌赢小马,那你的水平确实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两年,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天才,如此年轻的天才啊!”

“爷爷,您没说错,李阳不仅在赌石上是天才,在收藏上更是位天才,他踏入收藏界时间不长,可取得的成绩就是我都眼红。还有,这次的鉴宝大会,他是中国所有专家代表的领队,这么年轻的领队,在中国绝对是前无古人!”

林郎快速的说着,说到这些的时候他的心里又忍不住升起一股酸味,李阳的那些宝贝,任何一件都让他无比的眼馋。

而李阳有了这么多宝贝了,他还没停下来,在加拿大又捡漏获得麒麟金星砚这样的神器,实在让人有些无奈。

“对了,爷爷,李阳在收藏上有一位德高望重的名师,就是中国那位何老爷子!”

林郎又说道,老人眼睛再次瞪大了,脸上还有些惊喜。

“你的师傅,可是国内那位身居高位的小何?”老人再次问了一句。

小何?

李阳的脸色又变的有些古怪,可一想起眼前这位老人的年纪,他只能先把这种感觉压住,这位老人比老爷子大了有二十多岁,这么称呼也没什么。

李阳对着老人点了点头,在国内身居高位,又在收藏上德高望重的人,也只有老爷子了。

“好,好,非常好!”

老人又笑了起来,这次笑的更为开心,还不断的上下打量着李阳,看李阳的眼神也有些怪怪的,让李阳心里有种发毛的感觉。

林郎则凑了过来,在李阳的耳边小声的说道:“李阳,爷爷当年能从缅甸逃到香港,又从香港来到加拿大,都是何老爷子的亲哥哥帮忙的结果,何老爷子的哥哥也是爷爷一生最感激的人!”

…………

第二更,还有一章!(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