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1章 冤家路窄

门口还是那条小巷子,这种几十年前的老式建筑,让人看了很是怀念。

林郎推着老人向前走着,外面那些店铺里的人很快出来不少,纷纷恭敬的和老人打着招呼,有些人年纪还不小了,说的话李阳根本听不懂。

他们的话,听起来更像是一种方言。

虽然听不懂,但李阳能看出,这些人对老人都有种发自内心的尊敬,就像林郎一样。

“郎哥!”

一个人从后面追了过来,林郎回头笑了笑,追过来的人是陈华,他刚才是在锁门。

他是听说要解石,才追过来的。

追上林郎陈华不在说话,回头看了看柳骏手上的那块毛料,最后还摇了下头。

陈华不赌石,但爷爷的那些赌石毛料他都见过,知道里面能出很好的翡翠,一直以来都是老人的库存,在关键的时候才会拿出来使用。

这块水石毛料他也认得,几次被林郎挑出来,又几次被送了回去。

他还听爷爷说过,这是他的非卖品,这里面极有可能出更好的宝贝,可惜爷爷一直不肯解开,他对这个宝贝尽管很好奇,但还是一直忍住了。

没想到,今天这件宝贝被爷爷拿了出来,还卖给了别人,出来的时候他就问过林郎,知道了这些毛料现在的归属权。

毛料卖了钱的事林郎没有隐瞒陈华,陈华知道爷爷的想法,他想让这片的街坊都有个新家,和林郎每年投入巨资在这里进行改造的目的是一样的。

对此陈华并没有任何的意见,他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而且这些年他也积攒了不少的积蓄,这些积蓄足够他安安稳稳生活一辈子的了。

“八嘎,不卖,为什么不卖?”

刚走没多远,前面一家店铺就传来声大吼,生硬的汉语,外加第一句骂人的话,让大家都知道说这话的是什么人。

林郎脸色微微一变,林伯文看了他一眼,急忙快步走进那传来声音的店铺里。

李阳他们也都停了下来,陈冲老人稍微皱动了下眉头,坐在轮椅上,什么话也没说。

“日本鬼子,怎么到哪都能遇到他们,晦气!”

白铭使劲的吐了口唾沫,本来兴致勃勃的想去看看李阳高价买下的这三块毛料能解出什么样的翡翠呢,没想到半路上遇到了日本人,这会白铭的心里还真有种膈应的感觉。

不一会,这家店里就走出来一群人,走在前面的是林伯文,林伯文的脸色还不太好看。

看到这群人,李阳他们几个都愣了一下,连林郎都瞪大了眼睛。

“林先生,您好,您好,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您,我们还真是有缘啊!”

出来的那些人,有个五十来岁的男子快步向林郎走去,胖胖的圆脸上堆满了笑容,他走到林郎的面前,个子明显比林郎矮上许多。

李灿哼了一声,转过头去,柳骏和刘刚也都皱了皱眉头。还真是冤家路窄,遇到的这日本人不是别人,就是那日本此次来参加鉴宝大会的一位代表,扬言手上有中国传国玉玺的三井康。

三井康的身后跟着五六个人,三井结衣赫然再内,不过他的脸上却是红红的,似乎还有巴掌的印子。

三井结衣也注意到了李阳他们,见到李阳他的眼睛立刻瞪大了,恶狠狠的看着李阳。

林郎眉头皱了下,慢慢的问道:“三井先生,您怎么会在这?刚才又是怎么回事?”

这片区域,加拿大的上层人士都知道和林氏关系很深,没人会打这里的主意,多伦多的地下势力也都得到过警告,没人敢在这里惹事。这里在林氏集团的庇佑下,就像一片乐土一般,这里人生活的华人让其他几个地方的唐人街都很羡慕。

有人在这里惹事,又正好被他遇到,林郎肯定要问一下。

“没什么,我听说这里的玉器不错,就特意跑来想买上几块,结果这里的人竟然说不卖,还有这样做生意的人!”

三井康马上摇了下头,很不在乎的说道,而林郎的眉头越凝越紧。

“这里的玉器师傅,都和我们林氏集团有合作,他们的玉器,大部分都卖给了我们林氏珠宝,还有,我们林家就是从这里走出来的!”

林伯文淡淡的说道,这里可是他们林氏的地盘,可惜这个老鬼子不知道这一切,不过他有义务提醒一下。

“原来如此,那是我误会了,我马上去道歉!”

三井康惊讶的抬起头,还张着大嘴巴,说完真的返回了店里,对刚才被他辱骂的人连连躬身道歉,他的态度总算让林郎的眉头舒展开一些。

“欺软怕硬,果然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

白铭又吐了口唾沫,他这话声音并不小,周围的人都听到了,连那几个日本人也听到了。

林伯文的脸上露出了丝笑意,他对这几个日本人同样也不感冒,若不是因为他们是客人,就直接给轰出去了。

三井结衣眼睛瞪的更大了,刚想站出来却被他身后的一个人给拉住。

他身后那人李阳他们也有印象,就是昨天在茶楼跟着他的人,此时这个人的脸上比三井结衣还要红,掌印看不出来,但明显能看出他的脸肿了不少。

“林先生,不好意思,真不知道这里和您有这么深的关系,早知道就直接找您了!”

三井康出来之后,就一直对着林郎直笑,那谄媚之色丝毫没有掩饰,让白铭又是一阵干呕,也让李阳他们更为鄙视。

就这样一个人,居然敢说自己手上有中国的传国玉玺,这对传国玉玺来说都是一种侮辱。

林郎的脸色总算缓和了不少,今天三井康若是在这里和人发生冲突的话,他绝对会护短帮着这里的人,不过冲突没起来,三井康的态度又那么诚恳,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对三井康这样脸皮厚的人,还真没什么特别好的办法。

“林先生,您这是准备去哪?”

等林郎脸色缓和后,三井康又跟着问了一句,林郎回头看了看李阳,这才慢慢说道:“我陪中国来的李先生去解石,他正好有几块赌石毛料要解!”

林郎解释的很简单,也没说他和李阳到底是什么关系,更没说这些赌石的来历,态度可以说相当的冷淡了。

“中国来的李先生?”

三井康抬起头,愣愣的看了眼李阳,又回头看了看三井结衣。

三井结衣拍卖打眼损失一百万加元的事,他昨天就知道了,为此还给三井结衣一个好好的教训,若不是此时不是让他回国的好时间,他说不定就把三井结衣赶回家了。

即使三井结衣留下来,也没了行动的自由,必须天天跟着三井康,而三井结衣脸上的红印子就是三井康的杰作。

从三井结衣的嘴里,三井康也知道他之所以打眼,又花了那么多钱纯粹是中国来的代表李阳所为,三井结衣转述的事,自然把李阳说的坏之又坏,他是多么多么的无辜,用来转嫁父亲的怒火。

所以这个时候三井康一听中国来的李先生,才显得那么敏感。

“三井先生,有没有验证好,那件瓷器是不是你所认为的闹官窑瓷器呢?”

李阳突然笑了笑,对着三井结衣大声说了一句,李阳的声音很大,所有的人都听到了。

李阳的话音一落,白铭,李灿他们都大笑了起来,毛老和柳骏也不禁莞尔,就是王佳佳和刘刚的脸上也都露出了笑容。

林伯文脸上的笑容变的更盛,林郎嘴角也扬起了一丝笑意。

“昨天故意骗我儿子的是你!”

三井康眼中寒光一闪,冷冷的说了一句,他对林郎很谄媚,对李阳可不一样了,甚至可以说有些阴冷。

“三井康先生,话可不能乱说,你若认为我骗了你儿子大可以去报警,否则的话我会告你诽谤的!”

李阳微笑摇摇头,说话的语气更为不客气,李灿的心中都忍不住对李阳叫了声好。

一旁的李灿,则用手机偷偷拍了张照片,照片上三井康那阴沉的脸很明显,而李阳只是个背影,这张照片后来被柳骏发到了微博上,写下了前因后脉,结果又引来了不少人的转载。

“三井先生,不好意思,我们要去解石了!”

林郎笑着站了出来,适时的打断两人的话,无论是李阳还是三井康,都是来参加这次国际鉴宝大会的,林郎再对三井康不感冒,也不合适让两个客人在这争吵起来。

“解石,是解赌石吗?”

三井康马上转过头,笑呵呵的看着林郎,脸色变化之快就是林郎也感到异常的惊讶。

“没错,李先生买了几块赌石,我陪他一起去解!”

林郎轻点下头,心里也在暗叹这个三井康很不识时务,他这么说意思很明显了,我们要走,你不要跟着了,没想到三井康还在继续发问。

让林郎没想到的是,三井康居然又凑了过来,笑呵呵的说道:“解赌石,好啊,林先生,我能跟着一起去看看吗?早就听说林先生您赌石能力非常的强,有着无人能比的实力!”

…………

很久没熬夜了,吃了夜宵后感觉瞌睡,就眯了会,没想到一眯就是两个小时,醒来急忙码字,更新的时间还是晚了,但总算把第三章赶出来了。

三更,求点推荐票,因为没有发单章要票,推荐票这会已经被人甩到东南地区了,朋友们能不能给小羽助助力,每人一票,帮小羽挤上分类推荐榜。

还有月票,咱们第六的位置岌岌可危,望朋友们再支援三十票,保住现在的位子。(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