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2章 没脸皮的人

林郎脸色瞬间变的有些难看。

三井康则惊愕的看着他,三井康对赌石知道的并不多,但他对林郎却是下了功夫去了解过。林氏集团在加拿大的影响很大,他这次除了参加鉴宝大会之外,就是想着和林氏集团建立好关系。

让三井结衣提前来也是他的主意,对三井结衣追求林伯文妹妹之事,他是举双手赞同的。

能和林家结成姻亲,那他在三井家族的地位则可以大大的提升了。

也正因为三井康做足了准备,他才知道林郎在赌石上有着很强的能力,他自己对赌石是一窍不通。

不过现在看林郎的样子似乎很不高兴,三井康还不知道自己怎么拍马屁拍到了马腿上,惹的林郎不喜欢。

林郎低下头,看了看陈冲老人。

他又回过头看了眼李阳,心里不断的骂着这个三井康。

奉承的话谁都喜欢听,平时说说也就罢了,林郎不会为这些马屁而动,但心里肯定会是高兴的。

可眼下,教他赌石的师傅就在眼前,这可是号称赌石之王的人,而他的旁边,则是目前赌石界公认的第一人,在他们两个的面前说自己的赌石能力无人能比,这不是赤裸裸的打脸吗。

这种情况下,林郎能高兴才怪。

林郎不高兴,但对三井康的要求真不知道怎么拒绝,三井康的脸皮之厚也让他很是惊讶。

“不好意思,这几块毛料都是李先生的,我是去帮他解石!”

轻咳了一声,林郎慢慢的说道,这话已经很明显了,东西不是我的,是和你不对路人的,你可以走了。

“他的?”

三井康似乎很惊讶,不断的看着李阳,眼中更是时不时的闪烁着阴狠。

“对,不好意思,我们先走了!”

林郎急忙说了一声,说完也不等三井康反应,推着轮椅就往前走去,李阳笑着摇摇头,跟着一起往前去,他算是看出来了,三井康就是一个典型的小人。

林郎走了,大家也都跟着一起离开,留下三井康自己站在那里,脸上阴晴不定。

“爸!”

三井结衣小心的走过来,三井康回头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突然跟着林郎追了过去。

三井康一走,几个日本人都跟了过来。

解石厂就在街角,大门很不起眼,也显得有些破旧,这是很久以前的老建筑,林郎几次想改造这里,把下面的街道扩宽,原来的门面也能扩大增加,让这些街坊们的生意变的更好。

可惜陈冲老人不同意,其他的一些街坊也都习惯了现在的样子,让林郎也没办法。

解石厂比较简陋,除了一个两层的办公楼外,就只有两间仓库,解石机院子里有,仓库里面也有,一共有两台。

院子里的解石机看起来比李阳明阳家里那台还要破旧,上面还有个凉棚。

刚进解石厂,林郎的眉头忍不住又凝结在了一起,那个三井康居然又追过来了。

这人的厚脸皮就是三井康也绝没有见到过,真没想到,日本那里还能出现这样的人。

“林先生,我们正好都没事,顺便来看看这里的解石,您不介意吧?”

林郎明明说了这些毛料是李阳的,可三井康根本不搭理李阳,只是谄媚的对林郎笑着,林郎无奈的点了下头。

不管怎么说,三井康都是这次邀请来的客人,林郎无法直接开口让他们离开。

三井康可以不要脸皮,但他林郎还要呢。

有了林郎的答应,三井康屁颠屁颠的跟着过来,还站在了林郎的另一旁,林伯文主动让开了位置,苦笑着摇了下头。

这人的无敌脸皮,让林伯文也算是涨见识了。

“算了,不跟畜生一般见识!”

李阳的身后传来道沉闷的声音,几个人一愣,马上又都笑了起来,说这话的不用猜都知道是谁,肯定是白铭。

白铭正揉捏着鼻子,一副找茬的样子,三井结衣狠狠的瞪着白铭,而那三井康竟然连头都没回,仿佛没有听到白铭所说的话似的。

“白老师,您这就不对了,畜生都是没脸皮的,和他们一样我们成什么了?”

笑声还没停,李灿又跟着说了一句,白铭微微一愣,随即哈哈大笑了起来,走到李灿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李灿所说的话,很对白铭的胃口。

李阳再次摇留下头,这两人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这不是找着想和人家打架吗,听到这些话这些小日本肯定受不了。

不过真打起来李阳可不怕,他身边的刘刚一个就顶十个,还有林郎的人在,李阳相信,他和三井康起了冲突,林郎肯定会帮着自己。

别的不说,陈冲老人在这就不得不让他如此去做,老爷子的哥哥对陈冲老人可有过救命大恩,怎么也不能让李阳当着老人家的面吃亏。

让李阳他们没想到的是,三井康竟然还没有一点的反应,倒是林郎回过了头。

“白老师,先不说了好吗?”

林郎的脸上还有些无奈,他的心自然是帮着李阳这边的,可惜真闹出斗殴事件,对他这个地主的影响也不好。

“好,我什么都不说了,李灿老弟说的对,畜生都是没脸皮的!”

白铭马上摆摆手,他的话让李阳和王佳佳他们又笑了起来,而林郎的脸上的笑容则更显无奈。

三井康依然是老样子,三井结衣几个人脸都气白了,可三井康不发话,他们谁都不敢乱动,也不敢随便应话。

这会,林郎对三井康竟然有了些感激,刚有这种想法就被林郎抛之脑后,对没脸皮的畜生感激,那他成什么了?

“李先生,我们过去吧!”林郎又对李阳说道。

解石厂的人已经跑了出来了,见是林郎还有陈冲老人都不敢怠慢,在解石厂工作的也是这里的街坊,这一片对多伦多的华人来说,就是他们最后的净土,没有融入到西方的净土。

“好!”

李阳点了下头,大步朝着解石机走去,三井康的事也被他抛到了一边,想到要解出那块比玻璃种更好的翡翠,李阳的心里就忍不住有些激动。

这种激动澎湃的心情,比他第一次见到那垫脚石,解出玻璃种帝王绿还要强烈,这种感觉李阳也很久没有体验过了。

解石厂的人知道了林郎来的用意,急忙去收拾解石机,没一会解石机便清理的干干净净。

李阳他们没去屋子里,屋子里解石噪音更大,远不如院子里好,况且院子里更明亮。

“李先生,请!”

林郎对李阳伸了伸手,对一旁的三井康根本没去搭理。

这会三井康也是憋着一肚子的火气,他刚才之所以不反击,就是想给林郎留下一个好印象,看他们多讲礼仪,这次来加拿大,交好林郎对他来说可是件重要的任务。

看林郎对他的态度,他的目的似乎达到了一些。

不过他若知道,林郎也把他当成没脸皮的畜生的话,估计会暴跳起来去和白铭拼命,林郎对他的印象如此糟糕,以后想结交可就不容易了。

“好,谢谢林先生!”

李阳没有客气,大步走到了解石机旁,李灿,柳骏还有刘刚都急忙跟了过来,他们的手上还拿着李阳重金买下来的三块毛料。

两亿人民币,绝对算得上是重金了。

“李先生,先解哪一块?”

林郎笑呵呵的看着李阳,又看了眼柳骏手上的毛料,他最想李阳先解的自然是这块水石毛料,这也是林郎最好奇的一块毛料。

“先解这块吧,这块比较大!”

李阳伸出手,指了指刘刚手上的毛料,这是那块二十公斤重的黑乌砂皮壳毛料,这块毛料最重,一开始就被刘刚拿到了手上。

“好!”

林郎略有些失望,但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陈冲老人就坐在轮椅上,一直微笑看着他们。

“爷爷,您在这边,李阳解石很有趣,总能给人带来意外的惊喜!”

林郎推着轮椅到了视野最开阔的地方,在这个地方看解石最清楚,也最安全,林伯文和陈华都站在了轮椅的旁边,照看着老人。

林郎自己又走了回去,他去帮李阳打下手,林郎和李阳的配合也不是第一次了。

刘刚站在了另一边,其他人都不大懂赌石,倒是刘刚帮忙的次数多了,很熟练。

解石机通好电,准备好水,一切就绪。

三井康他们几个日本人都站在了解石机的另一旁,特别是三井结衣,好奇的看着解石板上的那块毛料。

在他的眼里,这就是块黑不溜秋的石头,想不通这样的石头还有变成宝贝的可能。

李阳仔细在毛料身上摸了摸,最后又叹了口气。

这块毛料很光滑,没有一点裂缝,皮壳上面还有着好几个蟒纹,这些蟒纹是带蜞蟒,在蟒纹的周围,还有着很多很长的条形松花,这可是极佳的表现。

俗话说,带蜞有松花,必有色,这样的好毛料放在公盘上,也会成为高价毛料,若是开了窗,露出雾层或者里面的玻璃种翡翠,那价格就会变成了天价了。

这么好表现的毛料,就是李阳也没见过几次,李阳看着这样的毛料就像看艺术品一样,过了好久才去固定毛料。

…………

第一更,月票还差十几票才能到三十票,朋友们能不能再给小羽几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