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3章 完美翡翠龙石种(1)

固定好毛料,李阳微微松了口气。

摸了摸面前的毛料,李阳的嘴角又扬起了一丝笑意。

李阳的笑容,在王佳佳他们的眼里则显得无比的自信,林郎也惊讶的看着李阳,看着李阳一遍又一遍的抚摸着面前毛料的皮壳。

此时,陈冲老人的眼中也闪过道和他年纪完全不符合的精光。

看着李阳,陈冲老人的笑容更盛了。

“这是精美的艺术品,不过里面却是可以百世流芳的精华!”

李阳轻叹一声,慢慢的说了一句,刘刚,李灿还有白铭他们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已经站在李阳身边的林郎倒是没有多少吃惊,依然微笑看着李阳。

他对李阳所说的话最有感触,这种赌石皮壳的表现,完全可以说是艺术品了,是赌石中的艺术。

这样表现的皮壳,可以说极为少见。

“李先生,开始吗?”

过了一会,林郎才轻声问了一句,李阳使劲的点了点头,不在看皮壳的表现,带上眼镜,把之前固定好的毛料推了出去。

“嗞嗞!”

刺耳的切石声响了起来,对这种声音王佳佳已经很熟悉,听到这股声音,她没有任何的反感,嘴角反而带起一丝的笑容。

切石的时候,李阳似乎还带起了很多的回忆。

严格来说,李阳就是通过赌石发家的。

说起李阳,所想到的都是李阳在收藏上那极高的成就,但却没有人知道,李阳从没有依靠他的收藏拼去赚过钱,李阳自己收藏到的宝贝,几乎就没往外卖过。

特别是那些国宝神器,每件都价值连城,这些宝贝任何一位收藏家都极为眼馋,李阳更不可能去卖。

至今为止,李阳所有的财富几乎都是赌石带来的,准确来说,赌石才是他真正的事业。

李阳仔细的看着切刀,切刀从毛料的身上慢慢的穿过,周围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

哪怕是三井康他们,看着林郎那严肃的表情,也说不出话来了。

解石厂又进来了不少人,都是周围的街坊。

解石厂的工人就是本地人,听到林郎要在这解石,就通知了自己的亲朋好友。

这里的人虽然不多,不过很多都从事玉器加工,对赌石的了解也很多,听说林郎的朋友在这解石,不一会就有五六个人跑了过来。

解石厂还算空荡,李阳他们的人也不多,多出五六个人来根本算不上什么。

李阳只是抬头看了一眼,继续专注的按着切刀,这块毛料不小,可惜里面不全是翡翠,有一大半都是石层。

剩下的一半还有些雾层,其余才是翡翠,翡翠虽然少,但品质极高,这块毛料里面的翡翠,李阳还从没解出过。

“嗞嗞!”

解石声继续响动着,解石厂又进来了四五个人,都是附近街坊的人,听说林郎在这里解石,都跑了过来。

“哗啦!”

外面来的这些人刚站稳,李阳这一刀也切完了,切刀从毛料的中间完全穿了过去。

林郎急忙凑上前,把两块切好的毛料分开,刘刚已经准备好了水盆,一盆水浇在了两块分开毛料的切面上,把两个切面冲洗干净。

李阳这边一刀选择的是中间,说起来这是不懂赌石人最常用的解石方法,中间分开,一目了然。

林郎一开始想说点什么,可一想起李阳的战绩就闭上了嘴巴,论水平,李阳绝对要比他强,李阳这么多,那就一定有李阳的原因。

“雾,白雾!”

李灿突然叫了一声,李灿对赌石是不懂,但对雾层却非常的了解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更何况李灿在缅甸的时候没少帮过李阳的忙。

“是雾层,还是很好的白雾层!”

这次说话的是林伯文,林伯文是林氏珠宝原料部的主管,赌石也接触过不少,比起林郎来差的很远,但比李灿要强上许多,毕竟这和他的工作有着直接的关系。

李阳这一刀,赌石从中间正好一分为二,两个切面上都露出了浓白的白雾层,面对这种情况,一般的人根本不好判断。

一般来说,雾层在皮壳边缘出现的可能性较大,所以很多人一块毛料擦出雾层之后都会涨价,从中间切开,又出现雾层的可能性并不多见。

出现这样的情况,一是毛料出现了变异,二就是皮层太深,到中间才出现雾层。

就像李阳之前解的那翡翠玉龙,天然的翡翠玉龙,也是毛料中间出现了雾层。

看到毛料的表现,林郎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对陈冲老人这些毛料的表现林郎是百分之百的相信,可他也没想到,一块毛料从中间切开之后会看到雾层,这总归是一种不太好的表现。

“赌石解出的不都是玉吗?难道这就是玉?”

三井结衣突然叫了一声,他对赌石不了解,但却知道赌石解开之后要出的是翡翠,眼前的双层白雾从哪方面来说都无法称为好翡翠,这些白雾颜色太浓,一看就知道价值不高。

“这当然不是玉,这脸屎都不如!”

三江结衣旁边的一个中年男子接着说了一句,几个日本人都在那放肆的笑了起来,刚才白铭说话讽刺他们的时候,这几个人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气,这时候总算发泄了出来。

林郎眉头一动,回头冷冷的看了这几个人一眼,脸上马上又恢复了平静。

屎都不如,这可是陈冲老人的毛料,这种评价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也是陈冲老人带来的这些毛料得到的最差的评价了。

林郎仔细的看了看刚才说话的那个日本人,这个人的相貌完全被林郎记在了心里。

这个人到现在还不知道,他这一句话就深深得罪了林郎。

三井康又笑着说道:“林先生,我不懂赌石,不过看现在这情况,是不是赌跨了?”

林郎抬头看了他一眼,像看白痴一眼,不过神情也有些无奈。

要是切的皮壳边缘,一刀切出雾层那绝对是切涨,哪怕皮壳偏里一些也是切涨,在赌石的中间切出雾层,是涨是跨还真不好确定。

即使林郎这么高的赌石水平,也不好说下面的结果会是什么。

“往下看看再说吧!”

林郎淡淡的说了一句,三井康不懂赌石,但他说的也不是没有可能。这块毛料赌跨的可能性确实有,现在切开一半,没出高翠,还在中间出现了雾层,只能说是凶多吉少。

即使在两块分开的毛料中解出翡翠,也要看看翡翠的品质才行。

达不到高级翡翠,这块毛料赌跨的可能性依然很高,毕竟这是李阳花了三千多万人民币买下的毛料。

“林先生您说的好,往下看就知道结果了,幸好这块赌石不是您的,据我所有知,赌石赌跨了,那可是一文不值啊!”

三井康大笑着说道,说这句话的时候还看了看李阳,他眼中的挑衅神色非常的明显。

“没关系,他们输不起我们可以,你是多少钱买的?卖给我们得了,这笔损失我们帮你们承担了?”

三井康身边的一个人大笑着,很放肆的大叫着,刚才被白铭他们压着羞辱,这几个人早就憋着气,这会有释放的机会,全都跳了出来。

“就是,多少钱,这点损失我们帮你承担了!”

“只要林先生喜欢,这些赌石我们都买下了,你尽管开价!”

“赌跨了别逞能,能赚回一点就赚回一点,我们三井家族不缺这点钱,哈哈!”

三井康身边的几个日本人都放肆的大笑着,这会轮到白铭他们瞪直了眼睛,怒视着这些人了。

“三井先生,有些过了!”

林郎淡淡的说了一句,那几个日本人马上不在说话,三井康也有些担心的看着林郎,还狠狠的瞪了身边几个人一眼。

他们所说的话并不是三井康授意,但刚才白铭所说的话确实让他们的心里都很气愤,这会有机会,都跳出来发泄了。

“林先生,您别在意,这些都是下人,我回去会好好惩罚他们!”

三井康谄笑着又对林郎说道,他身边这几个日本人都不在说话,只是狠狠的等着白铭他们。

陈冲老人抬起头,在这几个日本人的脸上扫过一眼,脸色很平静。

林郎也一直注意着陈冲老人,见他没生气心里也松口气。中国和日本是世仇,他是华人没错,但是在加拿大出生长大,对国家的感情远不如李阳他们。

这会,林郎只想着他们能安静的在一起,减少摩擦,至少熬过今天再说。

“这块毛料五百万,是加元,你们谁愿意接手?”

李阳突然说了一句,脸上还带着灿烂的笑容,林郎回过头来无比震惊的看了李阳一眼,他怎么也没想到李阳会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五百万加元,你抢钱啊!”

三井结衣大叫了一声,五百万加元快相当于五百万美金了,即使三井康也不敢说能一次拿出这么多的钱来,难怪三井结衣的反应会这么大。

“三井结衣,说话请慎重,这块毛料我可以证明,的确是李阳先生五百万买来的!”

林郎的脸色马上又阴了下来,三井结衣这句话让他非常的难看,这毛料可是陈冲老人卖给李阳的,他这话就等于是在质疑陈冲老人,比怀疑他自己还要让他接受不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