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4章 完美翡翠龙石种(2)

“啪!”

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让每个人都抬起了头,此时解石机周围也有二三十人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三井结衣的身上。

三井结衣正捂着脸,怔怔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林先生,犬子教导无方,您别在意!”

三井康回头给儿子甩了个大巴掌,又转回来对林郎弯了弯身,林郎本来还有些火气,见到这一幕也瞪大了眼睛。

三井结衣摸着半边脸,又低下了头,在他的眼中,还闪烁着阴毒,不知道是针对李阳,还是针对他的父亲。

“没事!”

林郎无奈的摆了摆手,人家当众教训了自己的儿子,他要是再不依不挠,就显得小家子气了。

三井康见林郎的脸色转变,也跟着露出了笑容。

李阳他们则都暗中摇了摇头,有这样一个父亲也够那三井结衣倒霉的,这么多人,毫不留面子的就打一个耳光,这对自尊心的伤害得有多大啊。

在国内这种行为很少很少,别说三井结衣这种成年人,小孩子也不会被父母当众去打。不过某个民族的人压根就没有自尊心,在他们身上出现这样的事也能够理解。

门口又进来了三四个人,都是这里的街坊。

平时解石厂也会解一些毛料,给周围的街坊们提供玉雕原料,偶尔解石的时候也会聚来一些人观看,不过来看的大都是年轻人,他们都是看热闹的,人数也不多,也就是几个人,很少超过十个。

今天大家是听说林郎在解石,这才过来那么多人,林郎在这里可有着极高的威望。

李阳把其中半块毛料放在一边,在另半块毛料上面上下仔细的打量着,看过之后,李阳才在其中一个位置行划了条直线,准备重新固定毛料。

见到李阳所划的位置,陈冲老人再次点了下头,脸上显露出一种非常满意的神色。

陈冲老人年纪大了,又半瘫在轮椅上,让他自己解石肯定是不行,这些年,陈冲老人最多也就是练练手,雕琢一些小物件自娱自乐。

这些雕出来的东西和他年轻鼎盛的时候根本无法相比,他的年纪毕竟那么大了,腿已经没有了知觉,手还经常有些发抖。

好东西是做不出来,但老人的眼力却还在,这一眼,就让他看出李阳所选择的位置极佳,里面如果出翡翠,这一刀是最合适的位置,既能切出翡翠,还能不对翡翠造成损害。

固定好毛料,李阳重新带上解石眼镜。

“嗞嗞!”

解石声再次响了起来,这次三井康那些日本人不在说话,有几个人还小心的看着三井康,三井结衣因为一句话让林郎生气,都会被三井康毫不留情的扇耳光,更不用说他们这些下属了。

倒是那些后来进来的街坊们都小声的议论着,这条街本来就是玉器加工的地方,有着上百年的历史,后来陈冲老人来了之后,加上林氏珠宝的走出,让这里玉器加工行业变的更为昌盛。

做玉雕的人,多少都会对赌石有一定的了解,这毕竟是翡翠的来源,这条街的玉雕,雕刻的大都是翡翠。

此时赌石的表现可以说大都不看好,就像上次在潘家园牛老板那,李阳也是从中间切出了雾层,只要懂的人,都有种担忧。

半块毛料,李阳选择的又不是中间,而是边缘比较薄的地方,这样切起来更快。

几分钟后,这一刀便切完了。

“哗啦!”

林郎帮着分开毛料,刘刚则把事先准备好的水全泼了上去,刚切开的切面马上展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这是什么?”

“蓝色,里面是蓝翡?”

“出翡翠了,涨了!”

看到切面,周围那些街坊们首先议论了起来,林郎看着面前的切面则有些发愣,李阳这一刀切的恰到好处,切面上依然还有着雾层,但已经可以用肉眼看到下面那隐藏着的大片蓝色。

蓝翡,从目前看翡翠的品质还不低,极有可能是高级翡翠,若是高级翡翠的话,这个块头加上高级蓝色价值可不低。

三井康眼珠子转了下,继续看着李阳切开毛料的切面,什么话都没说。

“李先生,给!”

林郎把砂轮帮李阳拿了下来,两刀之后露出了颜色,任何人都不会继续切下去了,换成砂轮则是必然的选择。

“谢谢!”

李阳轻轻一笑,李灿和柳骏他们都抱着手上的毛料往前探了探脑袋。

白铭,毛老也是一样,他们两人也不是第一次见李阳解石了,每次李阳解石,总会带给他们一种惊奇。

“这个颜色,很熟悉啊?”

毛老突然皱了皱眉头,眼前薄薄雾层下那隐现出来的蓝色让毛老有着一种无比熟悉的感觉,忍不住自己小声说了一句。

他的声音很小,不过白铭和他靠的很近,听到了这句话。

白铭跟着点了下头,道:“我看着也熟悉,怎么跟那海洋蓝那么像?”

“海洋蓝?”

毛老忍不住惊叫了一声,脑中豁然开朗。没错,这个颜色就是和他在潘家园赌石擂台所见到的海洋狼很像,若没这层雾层,颜色再明亮些估计就一模一样了。

毛老叫的声音很大,周围很多人都看了他一眼。

特别是那些街坊们,又都往切面去看,雾层下的蓝色很深,但毕竟隔着雾层,只能分辨出是蓝色,具体是什么蓝还不清楚,毛老这么一叫,所有的人马上都往海洋蓝上去想,越想就觉得可能性越大。

就是林郎,也默默的点了下头。

刚才的蓝色他看着也像海洋蓝,只是没说出来罢了,没想到毛老师瓷器界的鉴定大师,对赌石也这么的了解,一下子就看出了这块翡翠的颜色。

毛老要是知道林郎心中所想,肯定会哭笑不得,他认出来颜色,主要是他见到的蓝色翡翠太少,也就一种海洋蓝,加上这种颜色让他有过很深的印象,又经过白铭的提醒,这才想起来,压根和林郎想的不一样。

这种小误会就这样产生了,没人说开的话,或许会一直产生着。

其实人生之中有很多这样的小误会,有时候朋友吵架,后来才发现双方都想歪了,只有互相交流沟通,才能让误会更少。

李阳回头看了毛老一眼,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回过头来,李阳立刻架起砂轮,在切面的雾层上轻轻的擦拭了起来。

沉闷的擦石声让周围的议论少了很多,大家都目不转睛的看着李阳所擦的切面,只有王佳佳的眼睛一直盯着李阳在看,眼中还有浓浓的爱意。

李阳解石的时候,身上所带出的那股自信是王佳佳最喜欢的。

这个时候的李阳,最接近那晚的高大身影,而那个身影,让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雾层越来越白,林郎的注意力也全部都集中在了切面上,每次李阳解石的时候,四周的焦点基本上就是他。

“海洋蓝,真是海洋蓝!”

“纯正的海洋蓝啊,好漂亮!”

周围的街坊们很快叫了起来,雾层很薄,一会就擦出了下面的翡翠,翡翠还没完全露出来,但颜色已经显现了出来。

这些街坊很多都是从小就学习玉雕,各种颜色的翡翠都见过,但像海洋蓝这样的高级颜色并不多见,即使见了,也要交到这里水平最高几个老人的手上去雕琢。

这些人议论的同时还不时的看看李阳和毛老两个人。

看李阳的时候他们都带有羡慕,海洋蓝毕竟是高级颜色,如今翡翠的透明度很高,若是冰种的话,以这个块头来说至少也值两三千万人民币,高冰种的话价值还能更高。

这样的话,即使李阳五百万加元买下的这块毛料,他也不会赔钱,还有可能赚上一些。

看毛老的时候,他们的眼中则流露着一种敬佩,这么快就把颜色判断出来了,比他们的水平要高的多,在街坊们的眼里,毛老已经变成了一个赌石专家,还是很有水平的赌石专家。

这些美丽的小误会对解石没有任何的影响,李阳继续擦拭着面前的切面。

三井康的脸上倒是显得有些阴沉不定,三井结衣还低着头,这会一句话也不敢多说了。

“玻璃种!”

林郎突然叫了一声,脸上还有些震惊。

他距离最近,又是一直帮忙的人,最先看出了里面翡翠的品质,那清澈透明,水头十足的翡翠,已经向他表明了一切。

“玻璃种海洋蓝!”

林郎又叫了一声,脸上还有些无奈,又有些羡慕。

陈冲老人的好毛料很多,原来解开的三百多块毛料就出过不少的玻璃种翡翠,不过李阳从剩余的毛料中挑出的三块,第一块就解出了玻璃种海洋蓝这样的极品翡翠,让林郎也很是嫉妒。

当然,这种嫉妒的心情没一会就被林郎调节过来了,他明白李阳能选中这块玻璃种翡翠不是偶然,和李阳自身强大的实力有着很深的关系。

不懂赌石的人,这样的毛料放在他的面前,他都有可能会当作垃圾踢到一边,根本不去捡。

…………

最近几天再跑贷款,晚上应酬多,第二章的更新总是晚一些,还请朋友们见谅,月票还差三票突破个位数,朋友们能不能再给三票的支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