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5章 完美翡翠龙石种(3)

“真是玻璃种啊!”

“玻璃种海洋蓝,超级大涨!”

“不是林先生解的毛料吗,怎么是他朋友解的了?”

周围街坊们都小声的议论了起来,每个人都显得有些兴奋,玻璃种翡翠,就算是他们这些街坊,也是很多年见不到一次。

还有些消息灵通的人,已经知道毛料不是林郎的,对此感觉特别的惊讶。

陈冲老人以前的毛料解出过不少,不过大部分都是秘密解出来的,街坊们见到的并不多,现在周围这些街坊们,见到玻璃种的人更少。

玻璃种海洋蓝。

翡翠已经完全露了出来,林郎不断的摇着头,还是站在旁边帮忙。

白铭,毛老,李灿还有柳骏,脸上都有着浓浓的兴奋。

他们对赌石懂的不多,但对翡翠的价值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做为鉴定专家,玉器的鉴定可是一大类。

翡翠是玉器中的重中之重,各种颜色和品质之间的翡翠价值如何,鉴定专家们都很了解。

“如果解出来的翡翠够大,老大这次又发了!”

李灿了解的算是多一些,他毕竟去过缅甸,参加过缅甸公盘,此时他正在柳骏的耳边小声的说着悄悄话。

说的时候李灿显得更为兴奋,眼下人虽然少,可解出的翡翠又让他感受到缅甸公盘那最疯狂一夜的场景了。

就是那疯狂的一夜,李阳战胜了翡翠王,成为了赌石界的第一人。

“小灿,目前来看,最大解出的翡翠,价值能有多少?”

柳骏也凑过来,小声的问了一句,眼下李阳只是擦出了玻璃种海洋蓝的翡翠,整块毛料的翡翠到底有多少,谁也不敢保证。

“要我说,这半块毛料都会是翡翠,价值最少三四个亿!”

李灿仔细看了一眼,随即小声的说道,目前的毛料还有不到十公斤重,若是全解出玻璃种海洋蓝的翡翠,三四个亿都是小数。

柳骏伸了伸舌头,不在说话,这些翡翠的价值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

在缅甸的时候,拍卖那些极品翡翠就给了柳骏很大的感触,那时候柳骏就知道,所拍卖的翡翠都是李阳解出来的。

不过柳骏并没有亲眼看到李阳解出来这些翡翠,每次想起这么多高价值的翡翠他还有些不相信。

直到今天,他才算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相信,李阳确实有这个实力,而这些赌石,这些翡翠,真的有那么疯狂。

“李先生,恭喜啊!”

林郎有些复杂的看了李阳一眼,今天这地方是他带李阳来的,李阳所选的毛料也是陈冲老人的,解出了玻璃种翡翠,林郎的心情确实有些复杂。

“林先生,还要多谢您,是您的介绍才能让我获得这么好的毛料!”

李阳呵呵笑了一声,又架起了砂轮机,继续擦起面前的毛料来,刚才他只是擦出一个小窗口,并没有把里面所有的翡翠都擦出来。

见李阳重新擦石,林郎也不在说话,帮忙固定好毛料之后,就站在一旁微笑的看着。

这会谁也不知道林郎心中的想法。

这地方的确是林郎带李阳来的没错,不过来之前林郎可没想那么多,他只想把李阳带过来介绍给陈冲老人认识。

陈冲老人在林郎的心里就像亲爷爷一样的尊敬,李阳是故人之后,加上李阳在赌石上又有那么高的成就,肯定会让陈冲老人喜欢。

即使陈冲老人把毛料仓库开放给李阳,卖给李阳三块林郎也没什么感觉,只是羡慕李阳。陈冲老人积攒的毛料非常的好,李阳能买走三块只能说是幸运。

哪怕李阳挑出毛料的时候,林郎也没那么多的想法,陈冲老人的要价并不低,这些毛料开出这样的价格来,可以说是完全是合适的,就算是林郎也不会有任何的意见。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李阳挑选的三块毛料,第一块就解出了块玻璃种翡翠,玻璃种啊,哪怕是他也很少解出来。

“哗哗!”

擦石声继续,李阳擦出的翡翠窗面越来越大,周围的议论声也越来越高,对任何人来说,看到玻璃种翡翠解出来,都是一种让人兴奋的事情。

解石厂外,又走进来了七八个人,整个街坊目前在的人最多也就一百多人,这会进来二十来个人了,差不多五分之一的人都来了。

新来的人向前面的人打听着,然后他们都看到了解石机上那显眼的玻璃种翡翠,随后每个人都显得极为振奋。哪怕翡翠不是他们解出来的,能亲眼看到玻璃种翡翠出世,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极其愉快的事情。

更不用说,这次的玻璃种翡翠和林郎还有关系。

二十来分钟后,李阳停下了砂轮。

这个窗面上的雾层已经被李阳全部擦了下来,下面那玻璃种海洋蓝的翡翠显得格外耀眼,所有懂翡翠的人,都痴痴的,十分喜爱的看着这个切面。

三井康他们除外,这几个日本人就没一个真正懂翡翠的人。

不过三井康也知道玻璃种翡翠的价值,他的眼珠子还在不断的转动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把窗面擦好之后,李阳摘下眼镜,长长舒了口气,准备休息一会。

这块毛料里面的翡翠不小,就这一块,就足以抵挡他这次买三块毛料所花费的费用,甚至还要高出一些来,这次的买卖,对李阳来说绝对是稳赚不赔。

林郎也停了下来,不过他的眼睛就没离开过面前的毛料,这会说他不后悔肯定是骗人的,陈冲老人仓库的毛料,在一定程度上来说也是他的。

卖给李阳三块毛料算不得什么,可李阳第一块就解出了玻璃种,真让林郎心里有些发酸,妒忌也是在所难免。

“李先生,两千万加元,我接下你剩下的半赌毛料,如何?”

过了一会,林郎的心情也恢复了正常,不过眼前玻璃种海洋蓝翡翠对他的吸引力却是巨大的,尽管他知道这么做很不礼貌,还是问了出来。

眼前的毛料,恐怕任何人都想得到手。

李阳惊愕的抬起头,他解石的过程中经常出现有人出价,这对李阳来说已经习以为常,可他没想到,林郎会在这里,这个时候对他出价。

周围那些街坊们再次议论了起来,这次的议论声更大。

林郎这句话也可以确定今天解石的确实是他的朋友,不然林郎也不会主动开价收购半赌毛料。两千万加元,那相当于一亿多人民币了,李阳这块毛料也不过是五百万加元买下来的,现在卖的话,就等于赚了四倍。

“林先生,您开玩笑吧!”

李阳微笑着说道,林郎和他的关系也不算浅,特别是在缅甸公盘的时候两人可以说是一个阵线上的,李阳很多翡翠原料都是林郎买走的。

“我真没开玩笑!”

林郎无奈摇摇头,李阳这句话他就知道了李阳的意思,说这些,他不过也是想尝试一下,玻璃种海洋蓝,他还真的有些眼红。

这次缅甸公盘,林郎是从李阳的手里买走了不少玻璃种翡翠,但玻璃种海洋蓝这样的高级表现却是极少,顶级翡翠更是没有一块,李阳对顶级翡翠有一种执着,无论如何都不卖。

“林先生,解完再说好吗?”

李阳回头看了林郎一眼,笑笑说道,林郎点点头,也不在这个话题上过多纠缠。

李阳这么说,林郎也明白,李阳在解出来之前他肯定是不会卖了,这也算是李阳的一大特点,翡翠都是解出来后才卖掉,极少去卖半赌毛料。

不过李阳没说死就好,钱多点没关系,只要能收下来这块原料就行,林郎现在对高级翡翠的需求,可比以往要高的多。

李阳重新架起了切割机,沿着切开的翡翠边缘,重新按下了切刀。

“两千万加元,卖了就赚四倍啊!”

白铭忍不住伸了伸舌头,两千万加元对他来说也是一个天文数字,这次他对李阳的赌石能力更加的佩服。五百万加元买下的毛料,只切了两刀擦了一会就变成两千万了,那一会还不知道是个什么价。

想到这里,白铭又眼热的看了看李灿和柳骏手里抱着的爆料。

这可只是第一块,李阳这次总共买了三块,一共花了三千万加元,一块现在就能值两千万,按平均法来说,那三块岂不是值六千万了?

也就是说,李阳这一会最少赚一倍。

当然了,翡翠的价值不是这么计算的,白铭这是一厢情愿的想法,最后的结果有可能比这多,也有可能比这少。

“嗞嗞!”

在大家的议论声和猜测中,李阳这一刀很快切完了,那些街坊们都不在说话,全都看向李阳所切的毛料。

林郎上前,把毛料一分为二,刘刚紧接着一盆水浇了上去。

“海洋蓝,还是海洋蓝,涨了,又涨了啊!”

“擦出的窗面再切涨,那几乎等于整块毛料必涨,这块翡翠得值多少钱那?”

“玻璃种海洋蓝,我看最少两千五百万加元,这可是超级大涨啊!”

周围的街坊们又都叫了起来,刘刚这一盆水浇开,让大家马上又都看清了新的切面。

切面上,玻璃种海洋蓝的翡翠鲜艳明亮,陈冲老人还满意的点了点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