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8章 完美翡翠龙石种(6)

“涨了,又涨了!”

“还在涨啊,这块毛料能出天价翡翠了!”

李阳这一刀刚切完,周围就起来不少叫喊声,特别是解石厂周围的街坊们,他们已经没了一开始的稳重,每个人都显得很是兴奋。

顶级翡翠,对很多人来说,这是他们一辈子第一次亲眼看着解出来的最好翡翠。

“三千五百万,就现在的表现,最少也得值三千五百万!”

人群中,一个和林郎年纪差不多的中年男子大声的对身边人说道,他也是从小学习玉雕,现在学有所成,也是附近街坊比较有名气的一位玉雕师傅。

说话的这个人还去过好几次缅甸,对赌石的了解很深。

“三千五百万?我看不止,最少三千八百万了,不信你去问阿郎!”

他旁边马上有人反驳他,说话的是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这位老人也是街坊中有名的玉雕大师,他所说的阿郎自然指的是林郎,这里的人人基本上都认识林郎。

“问就问,阿郎,你说说,现在这块毛料值多少钱了?”

林郎刚傍李阳固定好毛料,李阳这边还没下刀,旁边的几个人还真来到林郎的身前问起这个问题。

林郎回头看了李阳一眼,苦笑摇摇头:“若是三千八百万李先生愿意卖的话,我马上接手!”

三千八百万,就是四千万林郎现在也敢接,可惜人家还不愿意卖呢。

对李阳的实力林郎算是比较了解的了,李阳不会去打没把握的仗,而且被李阳看好的毛料,已经可以说是赌涨的保障了。

“看吗,我就说吗,这可是顶级翡翠!”

估出三千八百万的那位老人高兴的咧着嘴,大笑着又走到了一旁。

周围的街坊们都笑了起来,这些人对李阳解出了价值连城的顶级翡翠很是羡慕,心里也有嫉妒,但这种情绪不会影响他们正常的活动,等过了之后就会恢复正常,这件事只会成为他们的谈资。

亲眼看到眼前有人一下子增加了好几亿人民币的财富,心里没一点想法的那叫圣人,现实中根本不存在。

不过有些人例外,三井康、三井结衣的眼睛却是越来越红,这种自私自利,总感觉一切好处都应属于自己的人,这会看着李阳解涨,心里只会有那种像被刀割了一般的感觉。

“哗啦!”

第三刀很快解完,周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所有的人都注视着刚分开的切面,想看看这一刀的结果。

“哗!”

一盆水浇了上去,下面又露出了那鲜艳的红色,李阳这一刀把握的极准,皮壳分开,但没对里面的翡翠造成一点的损失。

“还在涨,还在涨!”

“这块原料,要是能交给我来做就好了!”

“就你,想的美,我看咱们谁也轮不到!”

周围的人再次叫了起来,一些玉雕不错的师傅还很渴望的看着这块毛料,如此顶级的翡翠,若是能加工上一次,留下自己的名字,此生无憾。

就是陈华,眼睛也是火热的。

陈冲老人一直静静的坐在那里,脸上带着微笑,看着李阳解石。

从始至终,陈冲老人都一句话也没说。

三刀之后,翡翠的样子出来的差不多了,这块玻璃种血美人不小,别说四千万加元,就是五千万加元,各大珠宝公司也会抢着来要。

前提条件是李阳愿意去卖。

“嗞嗞!”

解石声又响了起来,周围一些街坊们都拿出手机对着毛料拍照,拍视频,这还是刚才一个年轻人的举动提醒了大家,才让他们这么做。

还有人干脆跑回来带来摄像机,照相机,这些专业的工具比手机拍的更清楚。

第四刀,第五刀。

李阳切的很小心,这块毛料按照菱形的方式去切,这样切的次数是要多一些,但却能最佳的去保护里面的翡翠。

每一刀,毛料都在上涨。

每一次露出里面的红色翡翠,周围的人都会显得极为的兴奋,这样好的毛料只要不跨就行,顶级翡翠跨了,恐怕这里的每个人都会心疼。

当然了,那几个日本人是不能算在里面。

“小灿!”

王佳佳突然回头对李灿招了招手,李灿急忙凑了上去,小声道:“嫂子,什么事?”

“你能不能出去下,看看可不可以买到鞭炮?”

“鞭炮!”

李灿眼睛猛的一亮,这么厉害的大涨,的确是要放鞭炮来庆祝一下,王佳佳不提醒他差点都忘了。

“嫂子,你等会!”

李灿马上点点头,走到林伯文的身边小声的说了一句,两人一起向解石厂外走去。

李灿不傻,这里他人生地不熟的,他哪知道什么地方卖鞭炮,有林伯文这个地头蛇不问白不问,李灿还打算多买上几挂,好好的庆祝一下。

被李灿一提醒,林伯文也想到了这点,眼前的大涨,的确值得放鞭炮庆祝,二话不说就带和李灿一起离开了。

王佳佳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以往李阳解涨,总会有人来鞭炮庆祝,这次在国外,李阳身边没有那么多的人,这放鞭炮庆祝的事就由她来操办了,只要李阳开心、高兴就行。

这一切李阳都不知情,他正全身心的解着面前的毛料,此时李阳已经换上砂轮来解石。

能切到的地方全都切了下来,剩下沾附的石层只能靠砂轮,而此时整块翡翠的轮廓也全部显现了出来。

“要我说,最少五千五百万!”

“五千八百万!”

“我说能到六千万!”

几个刚才就猜测价格的街坊们又争了起来,争的自然还是这块翡翠的价值,如今翡翠的大小基本上都可以判定出来,价钱也差不多能猜出来了。

不过顶级翡翠的市场价绝对不能按照常规去猜,市场价无法衡量这种有价无市的顶级翡翠,只有真正交易成功之后才能明白这类翡翠的价值。

事实上,解出顶级翡翠的人很少有卖出去的,李阳自身就是个典型的例子,极品翡翠可以卖,玻璃种也可以卖,但顶级翡翠绝对不卖。

也可以说,这类翡翠的交易量是翡翠市场最低的。

“呼!”

十分钟后,解石机所有的声音都停了下来,李阳抱着这块鲜红如血,亮如美人的翡翠对着阳光仔细的看了看,脸上的笑容更多了。

解石厂外面,李灿,林伯文总算跑了回来,李灿的手上还抱着一挂大大的鞭炮。

林伯文手上什么都没拿,不过他身后跟着好几个人,都背着纸箱子,他真把人家商店所有的鞭炮都买回来了。

很多人都痴迷的看着李阳手上的翡翠原料,特别是周围的那些街坊,他们都是做玉雕生意的人,这样的好原料没人不愿意上手。

“嫂子,任务完成!”

李灿把手上抱着的那挂沉沉的鞭炮刚在地上,跑到王佳佳的身边小声的说了一句。

这挂鞭炮是那家商店最大的一挂,不过这里毕竟不是国内,鞭炮不像国内那么旺盛,好在这里属于唐人街,有一个专门的鞭炮销售点,李灿买下商店那最大的鞭炮,他和林伯文又把旁边鞭炮销售点内的鞭炮全都买了回来。

这会正好回来。

“好!”

王佳佳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一旁的林伯文猛的呆了一下,随后又自己摇了摇头。

王佳佳这么可爱的女孩,绽放出灿烂笑容时的杀伤力可是不小,那张阳光可爱的笑脸,足以秒杀很多的年轻男子。

这会,李灿已经跑了出去,压根没看到这些,他正兴致勃勃的拿着打火机,准备点燃鞭炮。

他们回来的时候李阳这块毛料已经完全解了出来,现在正是燃放鞭炮庆祝的时刻。

“啪啪啪啪!”

鞭炮声响了起来,李阳正好把刚解出的顶级翡翠收了起来,交给刘刚。

所有的人都回过了头,李阳也放下翡翠,回过头看了看。

李阳正好看到,因为估算失误,而四处乱跳躲避鞭炮的李灿。李灿点燃鞭炮的时候,竟然把自己放在了鞭炮中间,这会不跳才怪。

李灿又惊又叫的场面也让周围的人都笑了起来,林伯文更是指挥着身边的人,把刚才买的鞭炮一挂接一挂的点着,不让李灿从里面跑出来。

众人的欢笑声完全混合在了一起,李灿则是不停的又叫又骂,直到旁边出现一个口子,才算跑了回来。

跑回来的李灿直接捂着脸蹲在了那里,嘴里还在不断的抗议着,他的身上被蹦出了四五个黑点子,过了一会李灿才松开手,可怜汪汪的看着李阳。

他这一松开,周围的人又都大笑了起来。

李灿的脸上虽然逃过一劫,但他的手本来就不干净,这么一捂,刚才又有鞭炮的烟雾让他流出了些泪水,再松开手的时候,脸上已经变成了大花脸。

李阳也跟着哈哈大笑了起来,身边的几个人全都捂着肚子蹲在那里,就是王佳佳也用小手捂着嘴巴,转过头去,不敢回来看李灿那张脸,转过头来的话肯定会笑的肚子痛。

大家的样子让李灿再次大声抗议了起来,最后还是林伯文带他去洗了脸,才算好一些。

李灿的样子只是个小插曲,也只能怪他太积极了,跑的太快了,摆放好鞭炮竟然不知道自己是在最中间,一直等他跑出来,鞭炮声都没有停止。

鞭炮声一直持续了十几分钟,这次林伯文带来的鞭炮太多了,若不是很多鞭炮都是一起放,能放一两个小时,时间甚至更多,林伯文带来的鞭炮可都是成箱的。

“李先生,这块翡翠?”

鞭炮声刚停,林郎就忍不住对李阳问了一句,眼睛还火辣辣的看着李阳手上的那块玻璃种血美人。

林郎眼睛中闪烁的光芒,恨不得直接去到李阳的手上把这块翡翠给吞进肚子里去。

李阳微笑摇摇头,轻声道:“林先生,这点等回酒店我们再说好吗?”

这也是刚才李阳的意见,在解石现场不说这件事,不管卖不卖,单独的时候再谈。

“好吧!”

林郎重重点了点头,李阳不愿意在这里说这件事,他也不能强求,不然对他是没一点的好处,毕竟现在李阳是毛料的主人,这块翡翠无论从哪点来说,都是属于李阳的。

“六千万,我看这块买料最少值六千万!”

街坊那边站着的人中有人突然说了一句,李阳这块玻璃种血美人比平洲那块还要大,高价值已经是肯定的了。

“这块翡翠至少能做三四副镯子,每副镯子都值一千五百万以上,我看六千万不止,最少也得八千万!”

有人摇了摇头,小声的说了一句。

最低六千万,在这里肯定说的是加元,六千万加元也就相当于三亿多人民币,接近四亿了。

这个价格,比缅甸翡翠公盘的标王价还要高了,四亿人民币,那绝对是天价了。

缅甸公盘的标王解出来的是玻璃种帝王绿,后来在翡翠王的手里输给了李阳,当时大家给这块翡翠的估价是三亿九千万,后来涨到了四亿两千万。

不过谁都明白,眼下翡翠市场,特别是高级翡翠方便都属于卖家市场,卖家不愿意,就算是四亿五千万你也不一定买得不来。

顶级翡翠的价值任何人都明白,六千万加元,不管从任何方面来说,确实不怎么符合眼前这块翡翠的表现。

“李先生,八千万,八千万我愿意接手,您看怎么样?”

林郎突然回过头,不管李阳的光反应,小声的说了一句,他根本没去想周围人的猜价,直接给了一个高价。

八千万,相当于人民币五亿了,这块玻璃种血美人不小,比得上李阳解出来的玻璃种至尊黄,这个价格也算是个实在价。

李阳那块玻璃种至尊黄若不是雕成摆件,只看原料的话也能有五亿的这个价值。

林郎的话,让周围所有的人顿时又安静了下来。

所有的人都在看着林郎和李阳,三井康他们也不例外。

刚才三井康就想过,两块石头的价值能比得上他公司的所有资产,不过他那时候只是猜测,而眼下变成了事实,只要李阳愿意,这两块石头卖出超过亿元的价格是很轻松的事。

第一块翡翠,李阳已经卖出了三千八百万加元的高价。

而这一块,林郎也开出了八千万的天价,加在一起就是一亿一千八百万加元,换成美金,也在一亿一千万之上。

三井康目前负责的那个机械公司,所有的资产,无形资产加有形资产一起,最高估价也不过一亿美金多点,还不如这两块石头呢。

三井康正在看着林郎,这会他的眼睛变的更红,和刚才的三井结衣差不多了。

“八千万,李先生,您若是不满意,您还可以再开价!”

林郎又说了一句,眼睛还直直的看着李阳,为了这块顶级翡翠,林郎真有种豁出去的感觉了,竟然说出让李阳随便开价的话。

这也就是说,李阳开一亿加元他也会买。一亿加元,那可是六亿多人民币了,一个无法让人想象的价格。

“林先生,您误会了,此时我们只是解石,现在不谈买卖!”

李阳轻轻摇了下头,他能看出林郎此时的焦急。

缅甸公盘上,李阳也解出了顶级翡翠,而且不止一块,不过那次是和翡翠王对赌解出来的,当时的场面根本无法让林郎去出价收购。

后来李阳把他的翡翠举办了专场拍卖会,好翡翠是不少,玻璃种也有好几块,不过顶级翡翠李阳没放出来一点。

等林郎想找李阳的时候,李阳又到了矿区,有重要的任务。

而且李阳在当时也明确表示了,顶级翡翠都不卖,他还有别的用处,在李阳从矿区回来后,林郎因为急着回国,也就没再要求收购那几块翡翠,只是给李阳说了鉴宝大会的事。

一直到现在,林郎还惦记着李阳手上的那几块高级翡翠。

这次李阳来到加拿大,林郎还想着找个机会说说那些顶级翡翠的事,没想到他还没开口,李阳又解出了一块。

“好,不谈买卖,回去再说!”

林郎是聪明人,看出李阳不愿意在这说这块翡翠的事,也跟着点了点头,只要李阳愿意谈就行。

顶级翡翠啊,这会林郎的心里真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滋味。

这块毛料,严格说起来也属于林郎的。陈冲老人造就立过遗嘱,他去世后,那些收藏的毛料所有权归属陈华,但解开的时候必须林郎在场,如何应用,陈冲也要听取林郎的建议。

说白了,这些毛料就是陈华和林郎共同应有,保证陈冲未来生活的情况下,这些毛料所创造的财富,要尽可能的造福街坊们,造福这条唐人街。

这也就是说,这些毛料林郎有着很大的处理权利。

若是过上几年,陈冲老人百年之后,这些翡翠解出来,全部由林氏珠宝收购也不是没有可能,只要林郎给足陈华收购的资金,相信任何人都不会有意见。

可眼下,因为林郎把李阳带来,陈冲老人又卖给了李阳三块毛料,导致这块玻璃种血美人落入了李阳的手里,这会林郎的心里真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表达。

…………

五千字,欠一千字,小羽回头会补一章,这两天事太多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