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9章 完美翡翠龙石种(7)

李阳第二块毛料解完了。

周围的人看着李阳把翡翠拿起来,眼睛全都瞪的圆圆的,很不舍的看着李阳手上的鲜红翡翠,每个人的心里都明白,这块翡翠现在是能多看一眼就多看一眼,一会就没了。

李阳自己看了会之后,便把翡翠交给了刘刚,刘刚抱着鲜红的翡翠站在了后面。

李灿则被刘刚顶到了前面去,刘刚现在要看着这块顶级翡翠,没办法帮李阳解石,只能先让李灿去帮忙。

李灿不懂赌石,但总是全程跟着李阳参加过缅甸翡翠公盘的人,也帮忙打过几次下手,只是帮忙的话,他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外面的鞭炮声终于完全停了下来,所有的鞭炮都被林伯文放完了,响亮的鞭炮声又引来了许多人,解石厂这会已经五十多个人了。

这些人,全都围在解石机的旁边,把解石机围的满满的。

林伯文走了过来,最后站在了刘刚的旁边,看着刘刚手上的那块鲜红的翡翠,他的眼中就闪烁着炙热的光芒。

玻璃种血美人,这样的顶级翡翠对林氏珠宝的意义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别的不说,只要能收下这块翡翠,哪怕是一半对他来说也是件天大的功劳。

李阳朝着柳骏那走去。

今天所解的这三块毛料,对李阳来说意义也很重大,可以说比缅甸翡翠公盘最后一天,和翡翠王对赌的那三块毛料还要重要。

最重要的一块,也就是此时柳骏手上抱着的这块水石毛料,李阳用两千万加元买下的毛料。

缅甸公盘最后一天,李阳创下了一个记录,除了赌赢了翡翠王之外,他创下的这个记录也是无人能比,正因为用了最辉煌的战绩赢了翡翠王,才会让大家把他记的那么清楚。

这个记录,就是连续解出三块玻璃种翡翠。

玻璃种翡翠,有很多的赌石大师都解出来过,每年至少有二十多块各种各样的玻璃种翡翠出现,行情好点的时候,超过三十块玻璃种翡翠出现也不是没有可能。

不过一个人,在一个地方连续解出三块玻璃种可就非常的难了,至今为止也就听说翡翠王做到过,但他所做的成绩还不无法和李阳相比。

李阳所解出的三块玻璃种翡翠,有两块都是极品颜色,至尊黄和紫眼睛。

三块玻璃种,其中有两块都是顶级翡翠,这样的记录,也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属于李阳的记录。

而在今天,李阳即将打破自己的记录,或许还会创造一个无人能比的记录,创造这个记录的关键,就是柳骏手上抱着的这块水石毛料。

看着李阳拿起水石毛料,走到解石机前,就是林郎心里也起了些激动。

这块毛料,在林郎的印象中至少拿出来过两次,毕竟水石毛料很多都是出高翠的保证,这块表现又那么好,之前让林郎挑选毛料的时候,几次都选中了它。

可惜每次都被陈冲老人拦了下来,直到今天卖给了李阳。

这块毛料,若是李阳提前知道是非卖品的话,估计也买不下来,要是李阳提前十年来,这块毛料也不可能买走,那时候陈冲老人对这块毛料还很看重,像宝贝一样珍藏着。

如今陈冲老人年纪实在太大了,李阳正巧不知道这个缘故,又选中了这块毛料,最终才落到了他的手上。

这些,也可以说都是巧合。

李阳把毛料放在了解石板上,周围遭乱的说话声马上小了许多,连续两块玻璃种,其中还有一块顶级翡翠,已经让李阳形成了一股无形的威望。

任何有能力的人,到哪都会受到别人的尊重。

放好毛料,李阳也使劲的吸了口气,现场这五十多人,他是唯一知道这块毛料里面情况的人,也正因为如此,他也是最激动的一个人。

“等一下!”

一道苍老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李阳正准备固定毛料,听了这个声音急忙回过头,惊讶的看着陈冲老人。

刚才说话的,就是陈冲老人,陈冲老人正坐在轮椅上,微笑看着李阳。

陈华推着老人,慢慢走向了解石机,这也是陈冲老人示意的。

“这块毛料,我想帮忙参与解石,可以吗?”

陈冲老人看着李阳,慢慢的说了一句,李阳慢慢的张开了嘴巴,就是一旁的林郎也愣愣的看着老人。

见李阳没有说话,陈冲老人再次说道:“这块毛料,我想一起来解,我来帮忙打下手,好吗?”

陈冲老人连说了两次,脸上还带着严肃的神情,他一边看看那块水石毛料,又一边看着李阳。

不管怎么说,现在这块水石毛料的所有权是李阳,已经不属于他了,陈冲老人想跟着解这块毛料,也需要经过李阳的同意。

“可以是可以,但,陈老您?”

李阳急忙晃了下脑袋,说话的时候又回头看了看林郎,他没想到陈冲老人这个时候竟然要过来一起解石。

陈冲老人年轻二十年,或者身子骨硬朗点他根本不会说任何的话,可眼下陈冲老人都九十多岁了,而且还是半瘫,这种情况下别说解石了,恐怕就是最简单的固定毛料陈冲老人也做不好。

“你放心,我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

陈冲老人大笑了一声,陈华推着轮椅,把陈冲老人推到了李灿的位置上,而刚站了没两分钟的李灿,被迫挤了出来,脸上还显得有些委屈。

“我只要帮着冲水,洗洗毛料就行了!”

陈冲老人拿起一只水管,又笑呵呵的说了一句,陈华还小心的帮老人整理下水管,以免里面的水溅落在老人的身上。

无论是解石还是擦石,水都是必不可少的,帮忙泼水也是最简单的工作。

李阳没有说话,又看了眼林郎。

林郎急忙走了过来,小声的问道:“爷爷,可以吗?”

“绝对没问题!”陈冲老人大笑着说道,周围的那些街坊们这个时候说话声更大了。

陈冲老人在这里有着极高的威望,可以说要比林郎的威望还要高,现在大家看到陈冲老人要亲自解石,每个人都显得很是兴奋。

一些年纪大的人,还想着年轻的时候看陈冲老人解石的场景,他们年轻的时候,最喜欢看的就是陈冲老人解石了。

那时候的翡翠价值远没有现在高,玉器加工也不像现在那么火热,但生活在这里的数千人,都是靠雕琢玉器一直延续着,陈冲老人来了之后,帮过这里很多的忙,特别是原料方面。

“李阳,可以开始了!”

陈冲老人站号位置,又对着李阳说了一句,李阳仔细看了看,这才把毛料固定在解石板上。

看着眼前被李阳固定好的毛料,陈冲老人的眼里又有着一种不舍的神色,不过这种神色很快在他的眼睛里消失了。

水石毛料,在以往的毛料中非常的多见,简单来说,就是溪流或者江河中直接捡出来的毛料。

缅甸的翡翠矿贯穿乌鲁江,水石毛料在以往有很多,以往有很多人在河里面挑选石头,从这些石头中找出水石毛料来。

上好的水石毛料价值很高,它们的赌涨率没有老象皮那么夸张,但却极容易出高翠,表现好的水石毛料,解出高级翡翠的几率甚至不比老象皮毛料差。

李阳手上的这块水石毛料,就是一块极佳表现,上等的水石毛料。

这样的毛料即使在缅甸公盘,也是极受大家关注的上等毛料,全赌毛料的价格不会有上亿人民币那么夸张,但也会超过千万人民币。

若是擦出点好翡翠,或者露点雾层的话,那价值还会高出许多。

达到上亿也不是没有可能。

陈冲老人对这块毛料开出了两千万加元,这个价格不能说低,一般的人恐怕还不会有那么大的决心来购买,不过换成李阳就不一样了。

李阳已经完全知道了这块翡翠里面的情况,别说两千万,就是五千万,六千万,甚至上亿加元,李阳也不会放弃这块毛料。

李阳回头看了眼陈冲老人,陈冲老人正好也在看他,并且递给他一个鼓励的眼神。

一旁的林郎也在看着陈冲老人,对老人这次直接参与到解石中来林郎也有些意外,不过一想起这块毛料被老人保存了那么多年都没解开,他也就释然了。

这块毛料,可以说是老人最喜欢的一块毛料,现在卖了出去,要被别人解开,他想跟解石也是能理解的。

深吸口气,李阳带上解石眼镜,不在看周围,果断的按下了切刀。

“嗞嗞!”

这次的声音显得更为清脆,李阳没划线就按下切刀的行为让周围不少人又议论了起来,陈冲老人也深深的看了李阳一眼。

这是最后一块毛料了,柳骏往前靠了靠,紧张的看着李阳的切刀。

他和李灿刚才有过打赌,他们两人手上的毛料谁的先解开,解出的翡翠谁的价值更高一些都下了重注。

如今柳骏已经输了一场,比翡翠品质这场也不好赢,李灿刚才那块毛料解出的可是顶级翡翠,而且块头还不小,翡翠出来之后李灿还几次到柳骏面前来炫耀,说这两场赌都是他赢了,等回去之后要柳骏实现赌约呢。

…………

第一更,今天最少三更。月底了,朋友们能不能继续把月票投给小羽,支持小羽?(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