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0章 完美翡翠龙石种(8)

这块水石毛料并不大,李阳所选的位置也不是正中间,五六分钟后,这第一刀便切完了。

“哗啦!”

林郎帮着分开毛料,两个切面全都露了出来。

陈华急忙往切面上浇了一盆水,陈冲老人虽说也在帮忙,但他能做的有限,泼水这工作他就不可能做得了,只能陈华来帮忙。

“这白雾表现不错,有可能又是大涨!”

“要我说肯定大涨,我刚才打听了,这个年轻人叫李阳,就是这次缅甸翡翠公盘赌赢翡翠王的那个人,现在号称赌石界的第一人!”

“竟然是他,难怪这么厉害,连连解出玻璃种!”

周围的人又都议论了起来,李阳的身份已经被人打听了出来,是大嘴巴李灿说出去的,别人看他和李阳是同伴,就特意来询问,人家一问,他就主动把李阳介绍了出去。

他还生怕别人不知道,把李灿的光辉战绩也都说了出来,说的时候显得无比的骄傲,仿佛这些成绩是他自己获得的一样。

打听到李阳身份的人,在这个时候正直接当众说了出来,以显示他的见识渊博。

没一会,周围的这些街坊们就都知道了李阳的身份。

周围的街坊几乎都是从事玉雕加工的人,他们或许不赌石,但和翡翠相关的消息却非常的了解,这届缅甸公盘创下了好几个记录,特别是在公盘上一举成名的李阳更受大家的关注。

这个时候他们知道连续解出玻璃种的人是李阳,让他们对李阳更加的佩服。

街坊们说话的声音都不小,三井康也低下了头,他抬着头还真怕别人看到他那双发红的眼睛。

这个时候三井结衣的眼睛比三井康还要红,两块翡翠就能价值上亿美金,他心里不断的在怒吼着,这两块翡翠为什么不是他的?

不得不说,遗传性很重要,这会三井康和三井结衣两人的想法几乎都一样。

李阳把切下来的小块皮壳丢在一旁,仔细的看着面前切开一角的水石毛料,过了会才重新固定。

固定好毛料,李阳接着下刀,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擦开雾层,把里面的翡翠擦出来再说下刀。

林郎张了张嘴,最后又自己摇了下头。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解石习惯,林郎是很想尽快知道水石毛料里面的情况,但他不会干涉李阳的解石过程。

直到现在,林郎对这块毛料的信心还很足。

这块毛料,购买的价格可是比刚才那两块解出玻璃种翡翠的毛料加在一起还高出一倍,而且还是陈冲老人和李阳都看好的毛料。

李阳不看好的话,也不会花那么大的价钱去买了。

在林郎的心里,已经把这块毛料解出的翡翠归类于高级翡翠了,甚至是玻璃种,在林郎的感觉中,这块毛料出玻璃种的可能性至少在八成以上,甚至有可能这也是块顶级翡翠。

不过最后的结果,还要等这块毛料完全解开才能知道。

再李阳解石的时候,林郎的心里隐隐还有着另一种感觉。

他感觉,这块毛料或许会给他一个想象不到的惊喜。

这种感觉很奇怪,连林郎都觉得好笑,顶级翡翠都出来了,还能有什么惊喜?大不了又是一块大点的顶级翡翠,真这样的话更好,他正好可以向李阳收购一块顶级翡翠来。

到时候厚着脸皮也要收购,解出两块顶级翡翠来,李阳总得让给他一块。

“嗞嗞!”

切石声又想了起来,李阳这次所选的位置依然是边缘,看样子就像切皮壳一样。

几分钟这一刀就切完了,分开的两个切面,和刚才第一刀的结果一样。

一小块皮壳,另外一边的毛料上带着浓白的白雾层。

“雾层看起来很厚啊!”

“是啊,这样的雾层,出的翡翠可能不多,估计比不过刚才的顶级翡翠!”

周围的街坊们又都小声的议论了起来,特别是对赌石懂点的人,这会都像是专家一样,给身边的年轻人介绍着赌石的种种不同。

不过他们都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赌石所特有的最大赌性。

赌石不到最后一刻,谁都不敢保证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也正因为如此,那么多有赌性的石头里面,只有翡翠毛料才被真正的称为赌石。

第二刀切完之后,李阳继续固定毛料,依然没有打算去擦开毛料。

第三刀,第四刀。

毛料的皮壳被李阳切除了四分之三,光皮壳就切下来了好几斤,这会毛料上面的表现依然还是那浓白的雾层,一点其他颜色都没有看见。

三井结衣这个时候竟然抬起头了,脸上还露出了笑容。

他不懂赌石,但却知道李阳这几刀不像前面那样露出了翡翠,石头里面没有翡翠的话,那就等于只是石头,没有任何的价值。

没有价值,就是赌跨,看到李阳赌跨,三井结衣比看到自己赚钱还要开心。

“李阳!”

林郎小声的叫了李阳一声,叫李阳的时候他又看了看一旁的陈冲老人,这块毛料可是陈冲老人的珍藏,眼下却一直都是雾层。

雾层这么厚,也就是说至少还有几斤都是废料,这样的话,这块毛料已经可以确定一半都没用了,严格来说起来,这块毛料目前可不是什么好表现。

大块毛料的话还好说,可这块毛料并不大,只有十来公斤重,不大的毛料现在一下子失去了一半,就算是乐观的人这会也有点失望。

“阿郎,你就是沉不住气,这点你要好好的跟李阳学学!”

李阳还没说完,一旁的陈冲老人先说了一句,林郎苦笑点着头,不断的答应着。

他比李阳年纪大的多,但只论赌石的话,他确实比不过李阳,这点他是心服口服。

李阳笑着摇了下头,把毛料重新固定好,这次李阳没有再用切刀,而是换上了砂轮。

李阳终于开始擦石了,此时李阳握着砂轮机,深深的吸了口气,慢慢在那白雾层上打磨着。

雾层确实很厚,磨了好几分钟,下面依然没有任何的变化,还全是那种白颜色。

这让周围人的议论声更多了,这些街坊们即使懂赌石,但懂的也不多,就像一般的赌石爱好者一样,看到表现不好,就感觉要赌跨,看到表现好了,就以为一定能赌涨。

刚开那两块毛料的切出来之后表现都很好,所以大家都看好,没人说不好的话,这会眼前的毛料表现并不好,很多人就开始认定,这一定是块赌跨的毛料了。

大家越不看好,三井结衣脸上的笑容就越盛,正好李灿看到了三井结衣的笑容,愤怒的对三井结衣瞪了瞪眼。

一旁的柳骏脸上也很是无奈,平时他和李灿打赌大都是他赢,就这次赌本下的大点,没想到两个赌约输了。

这会,就是柳骏也不看好这块毛料了,认为它不可能比得过刚才的玻璃种血美人。

周围的议论声没有影响到李阳,李阳继续专注的擦着切面的白雾,陈冲老人拿着水管,在为李阳浇水。

看着李阳专注的样子,陈冲老人又微笑着点了点头。

这个年轻人不骄不躁,做事稳重,不被外界所影响,眼力更是没得说,是个好苗子。要是早几十年遇到这样的年轻人,陈冲老人一定想要把他收进门下,可惜现在年纪太大了,心有余而力不足。

但这不影响别的,陈冲老人的脑子里还有他这么多年积攒下来的丰富经验,只要李阳愿意,这些都可以传给李阳。

“有绿,出绿了!”

有人突然大叫了一声,几乎所有的人瞬间都把目光转向了李阳正在擦的地方,刚才因为一直都是白雾,关注的人都不多了。

“真的有绿,颜色还很正,应该是高绿,不知道能不能达到帝王绿!”一位年纪大点的人马上使劲点着头,大声的叫道。

此时仅仅能透过雾层看到那么一丁点的绿意,不仔细看还看不出来,不过这个时候要是拿灯去照的话,那绿意一定很明显了。

李阳抬起头,手上的砂轮稍微停了下,一旁的王佳佳急忙去帮李阳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连续解石,让李阳身上已经是热气腾腾了。

“要是出帝王绿的话,那这个年轻人也太厉害了!”有人又说了一句。

他刚说完,旁边就有人反驳:“要我说,不仅能出帝王绿,还是玻璃种,他可是玉圣,当然厉害了!”

反驳的人年纪不大,对李阳还很是崇拜,说这话的时候还一直看着李阳。

林郎的脸上慢慢的也露出了笑容,这块绿,以他的经验来看,即使达不到帝王绿也会是祖母绿,这确实是高绿的表现。

这块翡翠能出高绿就好,证明陈冲老人没有看错,最好是帝王绿,还是玻璃种的品质,林郎此时也巴不得能再出顶级翡翠呢。

休息了一下,李阳继续擦石,切面上那层绿意,越擦露出来的越明显。

几分钟之后,大拇指大的一块翡翠总算露了出来,这个时候,李阳更加的小心了,比刚才解玻璃种血美人的时候还要小心。

“帝王绿,真的是帝王绿,还是玻璃种!”

林郎咧嘴大笑着,眼下的翡翠已经出来了,颜色也非常的明显,和李阳靠的最近的林郎,最先发现了翡翠的品质。

“不对,这不是玻璃种!”

陈冲老人突然叫了一声,眼睛瞪的大大的。

陈冲老人竟然扶着轮椅站了起来,陈华急换忙去搀扶住老人,林郎他们这才发现,老人并不是真的站了起来,他刚才纯粹是用胳膊撑起了身体。

…………

第二更,还有第三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