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3章 郑板桥的画

赌场五楼,一共有三个单独的小房间。

这里平时都是接待大客户的地方,说是小房间,其实每个房间的面积也有近两百多平方米,房间的中间放置着一章圆形的赌台,旁边还有个吧台和沙发,能让二三十人共同观看。

这样的房间,周文只是听说过,还没从没进来过,他怎么也没想到,第一次进这样的房间,是在这种情况下进来的。

“老大,玩一把就行了!”

周文紧皱着眉头,轻声说了一句。在他看来,无论李阳现在再做什么,都不该答应山本太郎,赌场的事他要比李阳了解的多。

可惜李阳已经答应了,他只能这么劝说,周文此时还不知道李阳和山本太郎之间有什么矛盾,但他却明白,山本太郎一直都是针对着李阳。

李阳轻笑一声,道:“老二,你还不了解我吗,尽管放心!”

周文看着李阳,心里稍微放松了一点,大学几年里面,李阳这个老大是让大家最信服的,无论遇到任何事,李阳总是最理智的一个人,也是大家的好大哥。

这也是当初他为什么想把李阳一起拉出来出国的原因,很早以前,李阳就让他们感到很安心。

“二哥,现在的老大可不是从前了,你尽管放心!”

李灿小声说了一句,又嘿嘿笑了一声,他对李阳可是信心更足,不像周文和李培,几年都没见到李阳了,只是和李阳刚刚相逢。

“李先生,请!”

山本太郎嘿嘿的笑着,把李阳请进房间,又对身边的人低身吩咐了几句,这才坐在了赌桌上的主位上。

李阳坐在了山本太郎的对面,一般来说,这样的房间最多可以容纳八个人一起进行对赌,不过山本太郎并没有邀请其他人,只是笑呵呵的看着李阳,这次也等于只有他们两个人在一起赌。

这对山本太郎来说是一次机会,绝佳的机会,他自然不可能邀请其他的人进来了。

三井康,青木未央都只是稍微皱了下眉头,两人什么都没说,直接坐在了一旁。

三井康是没了资本,他这次应邀来还有自己的目的,若是可以的话,他还想着从山本太郎那筹借一笔资金,缓解他这个大窟窿,不然的话他就等着放弃公司的控制权了。

青木未央想的比较多一些。

若是李阳真的输了天丛云剑,对他来说只有好处,山本太郎赢到这把神器的话,他也能轻松很多。毕竟山本太郎是日本人,比李阳好打交道的多,只要山本太郎愿意把这件神器带回日本,那都有他的功劳。

只不过是功劳的大小不同,对青木未央来说,总比把神器带不回去要强的多。

门外,有几个年轻人带着几件东西走了过来,看到这几件东西,山本太郎脸上的笑容变的更为旺盛,亲自把这几件东西接了进来。

山本太郎最喜爱的就是收藏字画,这几件,都是他最近这些年辛辛苦苦收来的一些宝贝。

“李先生,这是我最近几年收藏的一些收藏品,我喜爱字画,犹喜中国字画,您别在意,您先看看这幅郎世宁的《荷花图》,您认为能抵多少?”

山本太郎慢慢的说道,说的时候脸上还有些得意,这是他打开的第一幅书画作品,画是一副荷叶图,画上的名款则是郎世宁。

郎世宁,清代著名宫廷画家,也是历代以来最有名的外国传教士之一,是所有外国人中和清廷关系最深的一位。

也可以说,郎世宁的名气,仅比马可波罗低上一线,即使南怀仁也比过他,若是郎世宁先进入中国,说不定他就是最有名的传教士了,没有之一。

郎世宁在清廷中的一个身份就是宫廷画家,他画了不少的画,大部分现在已经失传,少数流传的,还大都在国外。

山本太郎拿出这幅画后,那几位日本专家立刻都坐直了身子,就连青木未央都直直的立起了身子,仔细的看着这幅画。

李阳这边,白铭,毛老的眼睛也都变直了,李灿和柳骏死死的盯着山本太郎拿出的第一幅画,仔细的看着。

“不错,是郎世宁的真迹!”

过了一分多钟,李阳才慢慢的说了一句,郎世宁的画存世量不多,不过故宫还有几幅。李阳在故宫的时候特意研究过里面的书画,看过郎世宁的画,仔细分析下,可以确定这是郎世宁的真迹。

“李先生,既然是真迹,您认为能值多少?”

山本太郎哈哈一笑,李阳认为是真的就行,即使李阳反对,他还有其他的证据,不过李阳赞同了,正省的他麻烦。

“郎世宁的画很不错,这幅画,我认为值三十万美金!”

李阳轻笑着说道,三十万美金,差不多两百万元人民币了,一副普通,又不大的荷花图郎世宁画,这个价钱也无可厚非。

山本太郎稍微愣了下,随即笑道:“李先生真厉害,这幅画我的确是三十万美金收来,此时就抵三十万美金如何?”

这幅画,确切来说,是山本太郎五十万加元收来的,还是最近两年收来的,不过这个时候他也没想那么多,李阳说值三十万美金,那他就认这个数。

对山本太郎来说,最怕的就是李阳不同意去赌。

“也好,那就抵三十万美金!”

李阳轻笑一声,马上掏出支票本,写了张三十万美金的现金支票,等会来兑换筹码。

这次到加拿大来,特别是上次林郎给他支付的玻璃种海洋狼翡翠的那些钱,都被李阳兑换成瑞士银行的美金,这些支票几乎能顶得上银行本票了。

也可以说,李阳所签下的支票,马上就可以兑换成现金。

赌场的工作人员拿走支票核对后,对着山本太郎点了点头,山本太郎马上大笑了一声,他没有立刻开始赌局,又让人把身边的几幅画一起打开。

周文,李培眼睛都已经值了,他们已经知道自家老大现在不比从前,肯定要比他们强,可也没想到,李阳签一张三十万美金的支票,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他们两个,一直都在赌场工作,根本不知道鉴宝大会的事。了解鉴宝大会的,大都是收藏圈子的人,他们两个和收藏圈子几乎就没瓜葛,这会还不知道,李阳已是世界扬名。

“高翔,还有林散之!”

这几幅画刚展开,就有人惊叫了一声,李阳回头看了一眼,白铭马上低下了头,刚才叫出声的就是他。

展开的几幅画,就有高翔和林散之的画,高翔,字凤岚,号西唐,普通人知道他的不多,不过他是清代著名画家之一,最有名的扬州八怪之一。

林散之,则是近代著名大画家,这人的画最近最为流行,山本太郎能有一副他的画,也确实不容易。

“郑燮!”

毛老突然叫了一声,山本太郎这次拿出了六福画,这是最后拿出的一幅,这幅画打开之后,就是毛老也无法镇定了。

郑燮,又名郑板桥,这可是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大画家之一,扬州八怪之一。山本太郎拿出的这几幅画,中国字画就占了绝大部分,谁也没想到,还有郑板桥这样牛人的画。

这是一副《竹叶图》,郑板桥最善画的,这也是郑板桥的代表作之一。

“李先生,就这些画,作价三百万美金,怎么样?”

山本太郎又说了一句,这些画基本上是他大部分的收藏了,这些画的总体价值肯定要比三百万美金高,但一想起第一幅郎世宁的画,他宁可忍着点,说低点价钱。

不过这些话也比这个价高不到哪去了,郑板桥的画是难得,可惜有些残缺,很大的影响了价值,但这些画都是真品,这点确实很不容易。

“不错,很值得!”

李阳轻笑一声,他只想着给山本太郎一个教训,没想到会看到这些让他都意外的画来,这会李阳自然非常的满意。

“那就好,拿三百万美金的筹码来!”

山本太郎大叫一声,三百万美金,对他来说也是不小的负担,这都是他这么多年积攒的结果。

李阳轻轻摇了下头,马上又签了两百七十万美金的支票,加上之前那三十万,正好三百万,三百万美金,不到两千万人民币,对李阳来说还真没多大的压力。

周文,李灿愣愣的看着筹码拿上来,两人互相看了一眼,想说什么,却都没说出口。

猛然间,他们觉得自己的老大变的有些陌生了,三百万美金,那是他们一辈子奋斗都不一定赚得到的数目,李阳就这么简单的签了出来,还换成了筹码。

哪怕是他们知道李阳现在不简单,这会也有些犯晕。

几幅画放在了一边,李阳经过验证的支票也放在了一边,筹码换了上来,每人三百个,高高的垒成一摞。

三百个筹码,每个就代表一万美金,也就是说,在这赌桌上,最少也要下一万美金。

荷官走了过来,李阳已经坐好了,周文的眉头再次凝结在了一起,整张脸都快成‘山形’了,他看着李阳,眼中只有担忧。

反过来看那山本太郎,这会眼中则有些兴奋,不过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他要让李阳把这些钱输完,然后再输,直到把所有钱都输光,再拿出其他的东西来抵押。

…………

三更完成,这几天总算忙完了一点私事,求月票。

恳求朋友们三十张月票的支持,明天能有三十票,最少四更爆发更新,好几天没爆发了,求朋友们给足小羽动力!(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