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4章 第八四一,八四二章 五分钟解决

六福画卷了起来,放在了一边,白铭,柳骏以及毛老不时的还看上一眼,很是不舍。

这几幅画的出现,确实出乎了他们的意料,山本太郎人看起来不怎么样,收藏的东西倒还不错,这些画也都算是精品了,在国内很难见的到。

一旁的荷官开始介绍赌局的规则,李阳仔细的听着,和电视上看到的差不多,倒没什么需要特别在意的。

山本太郎则一直都盯着李阳面前的筹码,嘴角高高的扬起。

严格说起来,他这几幅画的市场价值绝对超过三百万美刀,上拍卖会的五百万美刀都有可能,这可是他收藏品中最好的几件,多年努力珍藏的结果。

若不是想引李阳上钩,他也不会把这几幅最重要的画拿出来。

不过在他的心里,就从没想过自己会输,他十几岁就开始赌,今年五十岁,有高达三十多年的赌场经验,对付李阳这样的赌场雏鸟,还不是手到擒来。

“李先生,可以开始了吗?”

荷官一介绍完,山本太郎马上又问了一句,三百万的筹码,他心里甚至能估算出个时间,二十分钟,最多半小时,就能把李阳赢光。

“开始吧!”

李阳随手甩出去块筹码,脸上依然带着平日里最为自信的笑容。

丢出去筹码之后,李阳又看了眼放置在旁边的那些古画,六福画,五幅都是中国名画,这让李阳的心里很是感叹。

曾经有专家做过调查,中国有二十多万的古字画在外流传,其中日本一国就占了三分之一,山本太郎只是个普通的商人,还是在外的商人,就有这么多中国字画的精品,比国内一些收藏名家的还要多,就完全可以证明这个调查结果了。

这么多中国的财富,可都是别人通过战争掳掠出去的。

李阳感叹的时候,荷官已经开始发牌,桌子不长,李阳的特殊能力不需要扩散,就可以清楚的看到所有的牌面。

这一手牌,李阳是一手对子,山本太郎也是,李阳的牌稍微大一点。

赌局开始了,青木未央,三井康他们都坐直了身子,林伯文也一直注意着李阳。

山本太郎打的什么主意他很清楚,李阳真输急了的话,林伯文也会跳出来提醒他,不会让他真陷入山本太郎的圈套之中。

周文,李培两人一直都在一旁,听着李灿在那不断的说着李阳这两年的事。

两人几年没见李阳,对李阳现在的情况根本都不了解,李灿说的越多,两人的嘴巴也就张的越大,最后更是像听神话一样的呆在了那里。

几年没见,他们的老大,现在已经是赌石界第一人,还是国内著名收藏家和鉴定家,更是这次鉴宝大会上最出风头的人。

他们两个没看电视,但鉴宝大会的事还是听说了一些,特别是下午的时候,无论是顾客还是赌场的工作人员,很多人都在谈论鉴宝大会的事。

这几天,多伦多最有名的事也就是这个鉴宝大会了。

不过两人对此事的关注并不高,两人现在还都是打工起步的阶段,根本没那个闲功夫去搞收藏,对收藏也没什么兴趣。

两人之所以听说了鉴宝大会,还是因为中国神器传国玉玺的出现,今天上午鉴宝大会结束之后,有不少的赌场同事都对他们说过这事。

这间赌场的中国人本来就不多,两人可是地道的中国人。

因为别人的描述,让两人知道传国玉玺在这次的鉴宝大会上出现了,还闹出了很大的动静,以及之后的日本刀和中国剑的争论,还有日本神器天丛云剑也出现了。

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造成这一系列轰动的竟然是他们的同窗,同寝室的老大,上午别人说起李阳名字的时候,当时他们还以为是同名同姓的老头呢,根本没去详细的去问。

两人的印象中,来参加鉴宝大会的,都是收藏界有名气的专家,那自然年纪都大一些。

周文还记得,李培说李阳名字的时候就笑着对他说过“这个拿出传国玉玺的李阳是他们老大就好了,为国争光啊,他们脸上也能跟着有光。

现在这句话,竟然成为了事实。

李培使劲吞了口唾沫,又往李阳那看了看,李灿所说的这些总让他感觉有些虚幻,不像是真的似的,眼前的老大,也让他有了陌生感。

“二哥,四哥,你们辞职了最好,回头找老大帮忙,一定能帮你们找到更好的工作,我现在拍卖公司高层的工作,就是老大给我安排的!”

李灿笑呵呵的说着,说到工作的时候直拍胸脯,李灿对李阳更为了解,自家兄弟只要找到他,他肯定就会帮忙,更不用说,周文和李培的辞职和李阳还有点关系。

“你放心,老六,我这次是跟定老大了,回家发展去!”

李培猛点头,心里也有些兴奋,为李阳兴奋,也为自己兴奋。

在国外打工,听起来挺不错,可其中的辛酸只有真正在国外打过工的人才知道,早两年他们在船上,有次差点连命都丢了,后来到了加拿大,在多伦多赌场做着最底层的工作,更是吃尽了酸甜苦辣。

如今有机会回国,自己老大又能帮到自己,性子比较直的李培没想那么多,心里只有高兴。

周文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李阳。

他想的稍微多一些,若是能跟着李阳回国,又有好的发展那就再好不过了,不过要是让李阳麻烦的话,那还不如不开这个口。

同寝室的六个人之中,周文是最细心的一个,也是最喜欢站在别人角度去考虑问题的人。

刚才他主动要拉着李阳离开,就是性格上最好的证明。

“李先生,佩服!”

山本太郎把三张牌一收,直接PASS了,这手牌他把握不是太大,只跟了两轮便放弃了,不过李阳的态度却让他有些摸不准。

他下多少,李阳都跟多少,而且李阳脸上一直都带着那股自信的微笑,连底牌都没去看。

这和其他的赌徒完全不一样,但山本太郎也没特别在意,这只是第一手牌,他也不过输了十万美金,下面还有更多的机会。

第一手,在大家注意几幅画还聊天的时候,就快速的结束了,李阳赢。

荷官接着发牌,李阳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这一手牌很有意思,李阳是三条三,牌面上会出现两张三,底牌也是三,山本太郎的底牌同样是三,但他牌面上则是对五和对十,两对的牌。

两对出现在牌面上,那可是有机会出富尔豪斯的好牌啊。

果然,第一个对子出现的时候,山本太郎脸上的笑容就多出了许多,下的注,也从十万加到了二十万。

很快,两人的牌全都发了下来,周围正小声说话的人一看到这次的牌面,马上都安静了下来,静静的看着赌桌。

“五十万!”

山本太郎最后下了注,他的牌面两对,李阳只有一对,他的牌赢的可能要比李阳大的多,看着李阳的牌面,周文和李培都不在说话了,眉头也都紧紧的凝结着。

另一旁,山本结衣则露出了愉快的笑容,李阳越倒霉,他就越高兴。

现在桌面上两人都下了五十多万的筹码,这个时候若是跑的话,这五十多万也就没了,跟的话,有可能会输一百多万,李阳无论是跟还是跑,都会倒霉。

在三井结衣的心里,已经认定李阳这把会输了。

“五十万,不要跟了,赢的希望不大!”

周文嘴里轻声的说了一句,脸上还有些着急,李阳一对三,无论怎么看都没有山本太郎对五和对十的牌面大,要是山本太郎出了富尓豪斯,那这次李阳更是稳输无赢。

山本太郎下过注后,心里也微微有些紧张。

这一次,他其实很想梭哈,直接让李阳输个精光,只是怕把李阳吓跑了,才下了五十万这个数。

他的底牌不是富尓豪斯,但却是三,也就说整副牌只有一张三在外了,李阳那张底牌是三的可能性很低。

而且李阳的牌面上,还有一张六和一张九,哪怕配成最大的双对,对九对三,也赢不过山本太郎的两对。

此时无论怎么看,山本太郎赢的可能性都要比李阳大的多。

李阳轻轻一笑,道:“五十万,我跟!”

山本太郎的心轻轻松下一口气,这口气还没松完,李阳已经把面前大部分的筹码都推了出来。

“我再大你桌面的所有筹码,梭哈了!”

李阳把筹码推出去之后,所有的人都愣住了,牌面占着绝对优势的山本太郎没有梭哈,处于劣势的李阳却梭哈了,好几个人脑袋还都嗡嗡的,有些看不明白。

还有,这才第二手牌,时间还不到三分钟,这个时候就梭了,这场赌局进行的也太快了点。

推出去筹码,李阳依然微笑的坐在那里,脸上还是那股自信。

“老大,还没看过底牌那!”

李培突然小声呻吟了一声,其他人再次愣了下,没错,李阳从头到尾就没碰过牌,他连底牌都没看就梭哈了,大家这会都有了一种眩晕感。

李阳还没动过底牌,确切来说,从坐在这张桌子上后,他连牌都没碰过一下。

只是推了几下筹码。

没看过底牌,牌面还极为不利的情况下,李阳竟然还敢梭哈,这简直就是疯子才做的事,李培捂着眼睛,已经不敢去看了。

周文也是紧皱着眉头,哪怕对李阳很有信心的李灿和白铭他们,这会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我跟!”

山本太郎一下把面前的筹码全都推了出去,咧着大嘴在那笑着,显得有些激动。

他刚才下五十万,只是想着这把能不能多赢五十万回来,怎么也没想到李阳竟然敢梭哈,这岂不是正好让他如愿,要知道刚才他可是想着梭出去呢。

短短三分钟不到,这场赌局就梭哈了,这个速度让大家都没有预料到。

见山本太郎推过来筹码,李阳的笑容变的更为开心。

李阳还转头看了眼放在一旁的那几幅画,这些画,用不了几分钟就会变为他的战利品了。

六张画,那张日本画先不说,其余的五张中国画可都是精品,特备是郑板桥的《竹叶图》,更是大师级的代表之作,在国内也很难见到,这次由李阳带回去的话,意义更为重要。

“李先生,请开牌吧!”

山本太郎还在咧着嘴,牌面的几率他已经计算过了,他能赢的希望在九成以上,李阳只有不到一成的获胜几率。

而且李阳根本就没看过底牌,这样他获胜的几率将会更低,连零点一成恐怕都没有,换句话说,等于这场赌局他已经赢了。

山本太郎的话,让周文稍稍松了点气,但提着的心并没有放下来。

山本太郎说的是请开牌,而不是自己直接掀开底牌,那证明他的牌并不是富尓豪斯,是富尓豪斯的话,他只要直接掀开底牌,就可以绝杀李阳了,李阳任何牌都不可能比他大。

只要不是富尓豪斯,李阳就还有机会,尽管这个机会很渺茫。

周文是个细心的人,他在想着这些的时候,周围其他的人也都小声的议论着,这场这么快就结束的对赌,大家对李阳都有着担忧。

除了王佳佳和刘刚之外,跟着李阳一起来的人,这会对李阳都不太看好。

也只有他们两个,对李阳有着盲目的信任。

“开牌啊,怎么不敢开啊,怕输啊,哈哈!”

三井结衣那让人讨厌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白铭他们几个都狠狠的瞪着他,可这会又不怎么来反驳,只能把他当苍蝇一样的晾着。

“李先生,你不开,那我先开了!”

山本太郎笑着直接掀开了自己的底牌,一张鲜红的三让周文悄悄吐了口气,和他猜测的一样,山本太郎不是富尓豪斯,李阳还有机会。

不过山本太郎的底牌却是张三,那也就是说,李阳唯一获胜的希望就是最后那张三,哪怕是李灿,这会对李阳的信心也有着极大的不足。

“哈哈,你还有赢的希望,你不是经常说自己运气好吗,就开张三出来让大家看看啊!”

三井结衣又大叫了起来,大声的笑着,三井康的脸上也满是笑容,就是青木未央心里也有些喜悦,总算能压一次李阳了。

三井结衣在那放肆的大笑,李阳则轻轻的摇了下头,伸出手,把桌面上的底牌翻了过来。

看着翻开的牌,李阳轻轻拍了下手:“多谢你的吉言,我的运气确实很不错!”

三井结衣的笑声戈然而止,山本太郎的笑容直接僵硬在了那里,周围众多人,看着李阳翻开的那张牌,顿时变的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极小的几率,最后那一张三,真的出现在了李阳的牌面上。

三条三,这局对赌,李阳赢了。

只经过两手牌,李阳就完全获得了胜利,这个结果,哪怕是对李阳很有信心的李灿也都没有想到,从赌局开始算起的,连五分钟的时间都没有。

这个结果,同样不是山本太郎所能想到的。

对方根本没看过底牌,甚至连碰都没碰过,怎么就开出了那唯一的一张三,这个几率实在太低了,低到山本太郎自己都不愿意相信的地步。

“小灿,把画都拿过来吧!”

李阳转过头,对着还在发愣的李灿说了一句,李灿猛然间醒了过来,快步走过去,把那六幅已经卷起的画都抱了过来。

“画,快打开再看看!”

毛老突然叫了一声,刚才郑板桥那画他就没看够,现在这些画是李阳的了,他们可以放心的、好好的欣赏了。

山本太郎嘴角猛的一哆嗦,还不敢相信的看着李阳摆出的那五张牌。

他输了,他竟然输了,输给了一个从没赌过的人,而且还输的那么快,两手牌,不到五分钟的时间。

山本太郎回过头,狠狠的瞪了眼三井结衣。

这会三井结衣成了最尴尬的人,刚才他的大叫不过是讽刺李阳,可没想到李阳竟然真的翻出了他叫出的牌,他的话真的好像变成了吉言。

尽管知道这不可能,可山本太郎的心里仍然对三井结衣有了疙瘩。

这个疙瘩一旦起来,想消失就难了。

赌桌上向来如此,信赌的人都很迷信,有时候一句话,一个小动作就可能把人彻底的得罪,三井结衣这会就等于得罪了山本太郎。

“啪!”

三井康脸上的肌肉狠狠的抽动了下,挥起手使劲的给了三井结衣一巴掌,这一声脆响把房间内的众人都吓了一跳,而三井结衣也被自己的父亲给打懵了。

“多嘴!”

打完之后,三井康又对着儿子训斥了一句,三井结衣摸着脸,低下了头,眼中不断的翻滚着各种怨毒的神色。

三井康这会的心里确实很恼怒,这次接到山本太郎的邀请,他就想着好好和山本太郎打好关系,看看能不能先从他这里借一笔钱,弥补公司的窟窿。

山本太郎要比三井康有钱的多,若不是三井康背后有三井家族在,恐怕人家都不正眼去看他一眼,结果这借钱的事还没开口,儿子就因为无意的话得罪了人家,也难怪他恼火了。

“走吧!”

对三井康所做的一切,李阳都没有在意,他站起身来慢慢向外走去,虽然被山本太郎耽误了点时间,但收获还算不错,得到了扬州八怪两个人的画,这会李阳的心情也开始好转了。

白铭,毛老还有柳骏他们,小心的收起这几幅画来,满是感叹。

“李先生,等一下!”

山本太郎急忙叫了一声,看着那几幅画,他的心还在滴血,这可是他这么多年收藏下来的最好的宝贝啊,一时大意,竟然在这里输了出去,心里别提是什么滋味了。

这会山本太郎不在去想天丛云剑,只想着怎么把这几幅画再赢回来。

“山本先生,你什么意思?”

李阳没动,林伯文已经走了过来,面色很严肃,他还以为山本太郎输不起,不想让李阳离开呢。

“林公子,我没别的意思,我是想继续和李先生赌!”

山本太郎急忙摆了摆手,这里是他的地盘不假,但在这里他也不敢去得罪林家的人。

“还想赌,你还有东西吗?”

李阳回过头,饶有兴趣的看着山本太郎,这几幅画让李阳心情大为好转,也不在意之前他的态度了,如果他的手里还有别的精品之作,李阳不介意浪费点时间,再陪他玩上两手。

前提是不比这几件差,能拿得出手的好宝贝。

而且,有人送宝贝给自己,李阳也没有拒绝的理由啊。

山本太郎稍愣了下,马上明白了李阳的意思,李阳这是还让他拿东西出来赌,不愿意和他赌钱。

咬了咬牙,山本太郎大声道:“有,我还有一件更好的!”

“更好的,好,先拿出来看看吧!”

李阳坐在了那里,微笑看着山本太郎,山本太郎吩咐了身边人几声,快步走出了房间,他住的地方就在赌场,他的宝贝也都在他的房间内。

“老大,要不,咱们不要赌了!”

周文犹豫了一会,这才轻声对李阳说了一句,李阳刚才能赢,在他看来纯粹就是运气,赌桌上这种运气可以出现,但绝对不会一直都出现。

山本太郎浸淫赌场这么多年,只要发挥出一点的实力来,就能稳赢李阳。

“老二,你放心,在耽误一点时间,回头我们兄弟再好好的聚聚!”

李阳大笑一声,心里却有些感动,几年没见了,周文的脾气还是一点都没变,还是总喜欢先替自己身边人考虑。

李阳对赌是不怎么在行,但只要特殊能力在,他就不可能输,除非山本太郎出老千。

在立体画面之下,山本太郎任何的千术都会变成透明,他敢出千,李阳就有办法揭穿他,这方面李阳还真没什么担心。

不到十分钟,山本太郎就抱着一幅比较大的画回到了房间,回来之后他还有些气喘。

他手上拿的画不算大,来到房间之后,山本太郎也不休息,直接在桌子上把画展开给李阳看,这幅画,可是他重金刚刚收到手的。

画一展开,周围坐着的那些专家们就全都站了起来。

不管是日本专家,还是正在欣赏其他几幅画的中国专家,这一瞬间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这幅刚刚拿进来的古画身上,就是李阳也不例外。

……

光棍节,大封,啥也不说了,今天四更!

还有,月票能再多给几张吗?还差十一票就能达到三十票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