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6章 古画的秘密

“我跟了!”

山本太郎的话把所有人都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这次的赌局比刚才还要快,只是一手牌,连牌都没发完,就已经梭哈了。

周文无奈的摇了下头,转头看了看李培。

李培和他的表情一样,这下不用去提醒了,同住了四年,他们还从没见过李阳这么疯狂过,这会也不用去做什么提醒了。

不过这让他们彻彻底底的感受到,李阳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而且,他们和李阳有了明显的差距,六百万美金,这可不是六百块钱,李阳眼睛都不眨的就推了出去。

换成他们,肯定是没有这个魄力。

白铭,柳骏他们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心脏也不争气的快速跳动着,六百万美金啊,这可是三千多万人民币,加在一起就是七千多万,这要换成钞票的话,还不得摆满一桌子。

青木未央,三井康等日本专家的呼吸这会也有些急促。

今天见到仇英的画本来就很意外,又见到这么快的赌局,这会任何人都保持不住平常的心态了。

不过他们这些日本专家的心里,多多少少都希望山本太郎能够赢得了李阳。先不说别的,这幅仇英的画绝对是国宝一级的宝贝,而且有着很大的升值潜力,这样的宝贝,自然不希望被敌人所争走。

眼前的李阳,绝对算是他们的敌人。

荷官平息一口气,慢慢的开始发牌。

这个荷官是赌场的高级工作人员,给很多富豪赌徒发过牌,几百万美金的对赌他见过,但像这样一手就全扔出去的,他还是第一次见。

再有钱的人,进了赌场也不会这么疯狂。

五张牌很快发完,李阳和刚才一样,没去看过底牌,只是面带微笑的坐在那里。

牌面上,山本康有两张A,一张七和一张九,底牌是个没用的花脸,他手上隐藏的牌是A和七,换了底牌的话,最大可以配三条A。

三条A,梭哈中已经是不小的牌了。

李阳的牌面是四五七八,差一张六就是个小顺子,若底牌是六的话,那李阳的牌对山本太郎就是绝杀,不过底牌若不是六的话,换别的什么牌都赢不了山本太郎。

这一次的牌面,李阳比上次好一些,但也好的有限,至少牌面上占优势的还是山本太郎。

山本太郎犹豫了一会,最终放弃了出千更换底牌。

他没想到发牌的结果会是这样,底牌换不换已经没有了意义,三条A和两个A的结果一样,只要李阳出了顺子,他就必输。

反之,李阳的底牌换成其他任何一张,这手牌李阳就别想赢了。

现在,真的是只能去赌运气,山本太郎的心里慢慢的祈祷着,他在赌桌上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祈祷过,这次竟然还是被一个纯粹的新手给逼到这种地步。

“六,一定是六!”

周文,李灿等人这个时候也在祈祷着,三井结衣以及那几个日本人亦是同样,不过三井结衣他们的祈祷正好和周文相反。

他们都希望李阳的底牌是别的,只要不是六就行。

李阳慢慢伸出了手,伸出手的时候,还一直看着山本太郎。

山本太郎没看李阳的脸,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李阳的手,他的底牌根本不用去揭,李阳这张牌只要打开,最后的结果就能揭晓。

这种命运在别人手中控制的感觉,让山本太郎很不舒服,但却无可奈何。

“我记得有人说过,我的运气很好,我相信运气今天一定会站在我这边!”

李阳嘴里说着,手上突然加快,直接挑开了底牌。底牌是张红色的牌,鲜红的六以及那几颗红心此时是那么的刺眼,所有看到底牌的人都忍不住的屏住了呼吸。

山本太郎,整个人更是一下子跳了起来,不敢相信的看着李阳的牌面。

四五六七八,小顺子,这牌已经对他宣布了死刑。

绝杀。

无论山本太郎的底牌是什么,都不可能赢了,这一手牌,这一轮的赌局,结束了。

这次的时间比上次还要快,李阳慢慢站起身来,直接走到一旁,把仇英那幅画拿了起来,今天能见到这样一幅画,并且能赢到手上,对他来说也是份意外的惊喜。

输了,山本太郎又输了。

他那高超的赌术,甚至提前准备了底牌想要出千都没能起任何的作用,就这样彻彻底底的输了。

这一刻,山本太郎心中满是后悔,他后悔主动去找李阳对赌,后悔托大跟着李阳去梭哈,可惜这些都没用了。

李阳拿着画,走回到自己人的身边,白铭,毛老他们都显得很激动,这幅画也变成李阳的了,那岂不是说,等回去之后他们又可以好好的欣赏,以后回国了,只要想看,到李阳那里还能见到。

“老大的运气,真的很好!”

看着正有些兴奋的李阳,周文突然小声感慨了一句,刚才李灿就说过李阳的运气好,他们还没怎么在意,这会总算明白了,李阳的好运到底有多变态。

不过这到底是不是真的运气,恐怕只有李阳一个人最为清楚了。

“哈哈,二哥这下你相信了吧,我就说老大肯定能赢!”

李灿显得比李阳还要兴奋,叫了一声,马上又跑到李阳的身边,庆祝李阳今天的收获。

这次的收获真的不小,光这幅仇英的画,在国内上拍的话就能拍到四五千万的高价,加上其余的六福画,李阳今天至少赚了七八千万人民币。

这只是纯粹用价钱来衡量,从艺术角度来说的话,今天的收获则是无价的。

“不,我还要赌!”山本太郎突然大叫了一声。

他的眼睛变的有些发红,不甘心,此时山本太郎的心里就是这种感觉,他的赌术根本没能发挥出来,纯粹在运气上输给了李阳,让他很不甘心。

李阳回过头,看着山本太郎,轻声道:“赌可以,但今天就算了,还有一点,我只赌宝贝,不赌钱,你若还有其他宝贝的话,可以再来找我!”

山本太郎现在是失败者,看起来很可怜,不过李阳心里可不会升起任何的怜悯之心,这些宝贝,本就是他们的祖辈当年从中国掳掠出去的,现在只不过是让这些宝贝游子回乡罢了。

想到这里,李阳又有些庆幸,幸好这张画的秘密没被泄露,泄露的话,他还能不能遇到就是个未知数了。

说完之后,李阳再也没有回头,大步向外走去。赵永他们几个接过这几件古画,刘刚去收回一开始买筹码的支票,几个人一起离开了房间。

在这个房间里面,李阳前后呆了也不过是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的时间,原本是山本太郎想要搞定李阳的时间,现在这会输光了宝贝,一无所有的人却变成了他自己,这个结果,还真让山本太郎有些接受不了。

不过好在他还没有彻底的疯狂,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来。

出了赌场,天色已经很晚,在林伯文的带领下,几个人很快找到一家餐厅,大快朵颐美餐了一顿。

这顿饭笑声不少,大家都很开心。

吃饭的时候,周文,李培对李阳这几年的经历有了更多的了解,李阳和李灿也知道了他们这几年的经历。

说起来,兄弟六个人中他们两个算是最苦的,在船上跑了两年,钱没挣多少,吃了两年的海风,还差点没被绑架,也是因为那次的惊吓,让他们两个决定上路不在出海。

在多伦多这才半年,他们的工作也是刚刚有起色,周文更是刚当上庄家不到一个月,又出了今天的事,相对比李阳来说,他们的运气确实不怎么样。

这也让两人喝了不少的酒,最后两人都喝醉了。

回到酒店,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多,周文和李培都被李阳带回了酒店,两人还是赵永他们帮着忙架上的床。

送走白铭和毛老以及李灿和柳骏他们,李阳才带着这七幅战利品古画返回自己的房间。

坐在沙发上,李阳慢慢又把那幅仇英的仕女图打开,轻轻的抚摸着画纸。

这张画纸和普通的画纸不同,稍微厚一些,不过明代厚画纸并不是没有,这算不得什么问题。

这幅画,也的确是仇英的真迹,特殊能力之下的淡黄色光圈,表明了这幅画的时间和仇英所处的时代完全的吻合。

有其他古画不同的地方,就是这幅画最大的秘密了,这个秘密在画的背面。

这张画,并不是一幅整体的画,画的背面和前面不是同一张画纸。简单来说,这幅画由两张画纸组成,背面的那部分,其实只是薄薄的一片空白纸,贴附在这厚画纸上的。

这是使用的是一种高深的装裱手艺连接在一起的,让人看起来,这幅画只是一张画纸组成。

李阳打开画,轻轻的摸动着画纸的边缘,小心的揉捏着。

王佳佳就依偎在他的身边,刘刚则在泡咖啡,自从李阳的宝贝亮相之后,刘刚就和李阳一直住在一起。

李阳他们住的是间大套房,有两间卧室,其中一间就是刘刚的。

这也是为了更方便保护李阳。

画纸揉捏了一会之后,外面贴附的那层薄纸被李阳捏动了,李阳轻轻舒了口气,异常小心、慢慢的把后面贴附的薄纸给揭开。

好在这张薄纸只是贴在上面,并不是粘上去的,不然李阳真不敢这样直接揭开。

…………

四更完毕!(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