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0章 第八四八、八四九章 出了什么事情?

主持人的话音一落,场上各种红灯亮了起来,这青铜鼎可是开门的好物件,别的专家并不知道这青铜鼎的来历,全都给予了红灯的肯定。

“林公子,能不能帮我个忙?”李阳凑到林伯文那里,小声的问了一句。

林伯文马上点头,道:“李先生,您请说!”

“帮我查查这个朴原生的资料,他的兴趣爱好我都要,越详细越好!”

李阳的声音极低,除了刘刚靠的比较近之外,其他人都没有听到,刘刚惊讶的看着李阳,眼睛却是来越来亮。

“没问题!”

林伯文立刻答应了下来,这里是多伦多,是他们的地头,只是打听一个人的资料太简单了,又不是让他去绑架了这个朴原生。

绑架这个人,林伯文也能做到,但就要考虑事情的后果了。

“那好,我先谢了,这些资料最好尽快!”

李阳说完,在手腕上按下了红色的按钮。这是正宗的商朝青铜鼎,绝对的重器,宝贝本身没有任何的问题,可惜在卑鄙小人的手里被蒙了尘。

红色全场通过,站在台上的朴原生显得更为得意,带着青铜鼎下来的时候,又往中国专家代表席这边看了一眼。

不过这一次,回视他的则是一个个想要吃人的眼神。

特别是张盛老师,眼睛冒着火气,双手还紧紧的握在一起,指甲都钻进肉缝里去了。

“李哥,你是想?”

刘刚伸过头,在李阳的耳边小声的问了一句,还伸出双手虚空抓了下,做了个拿的姿势。

他刚才听到了刚才李阳和林伯文所说的话,对李阳的性格也极为了解,此时李阳打听这些消息,那说明李阳的心里绝对有别的想法了。

李阳轻轻摆了下手,道:“暂时还没想好,不过知己知彼才能更好,先多了解一些没有坏处!”

刘刚点了下头,不在说话,在他的心里则非常的相信李阳,相信他一定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李阳从没有让他们失望过。

“这人看起来相貌堂堂,很有学问的样子,没想到是这样的人!”看着走远的朴原生,李培很是感叹的说道。

“看人不能只看外表,到我们赌场赌的倾家荡产的,比他样子忠厚的人多了!”

周文无奈摇摇头,他这话倒是让李培很是赞同,两人在赌场工作的这半年可是见过不少众生百态,人不可貌相这句话理解的最为深刻。

活动还在继续,这次没引起冲突,让那电视台经理很是失望,网络上也没有引起什么动静来。

这件青铜鼎确实不错,他的来历大家并不清楚,也没人追问,能看懂的人此时都在欣赏这件宝贝,没人去想这件宝贝的来历。

青铜鼎算是起了个好开始,接下来上去的是位俄罗斯专家,带的宝贝也不错,是罗马帝国时期曾经一位国王的权杖。

这件权杖的出现让德国一些专家大肆愤怒,这是当年二战德国战败后,被苏联从柏林带出去的一件宝贝,德国人还找过一段时间,但苏联人不承认。

他们没想到,会在这次的鉴宝大会上见到这件宝贝。

不过他们并没有公开说出什么过激的话来,几个德国专家准备活动之后再去协商,没让会场出现混乱,一切都井井有序的往下进行着。

上台的专家很多,但也不是每位专家带过去的东西都是真正的宝贝。

印度一位专家带上台的宝贝就遭遇了半场黑灯,专家的实力渐渐的也被分开了,这位专家算是收藏大家,鉴定水平上只能说是一般,被这件高仿给骗了,还把人丢到了国际舞台上。

这位印度专家看到那超过半场的黑灯之后,脸都气绿了,特别是国际上那些权威专家都选择了黑灯,等于宣判了他这件宝贝的死刑。

即使还有更严格的重复鉴定,那意义也不大了。

从这个印度专家之后,鉴定的结果开始慢慢不在是全场一样,有不同的意见出现。

而组委会委托专家带去的赝品也慢慢浮现,更让所有的专家提起十二分的精神,对每件宝贝的鉴定更为慎重。

就是李阳,见到这一件件的宝贝之后也是感叹不已。

在国内他已经见到不少的好宝贝了,可上了国际舞台才知道,国内见到的那些还是小巫,难怪老爷子说,想成为真正的顶尖大师,必须和国际的同行多进行交流。

一上午的时间很快过去,中午返回酒店简单吃了点东西,下午的活动还在继续。

下午的活动更为热闹,一下午有七十多件宝贝出现在了展宝台上,极大的开阔了大家的眼界。

白铭,周老的宝贝也在下午登场,引来不少的好评。

下午有三件宝贝引起了极大的争议,其中竟然出现了一件中国的朱访,当年的朱访有部分流传到了国外,没能被收回来,今天在国际鉴宝大会上又欺骗了不少专家的眼睛。

这件朱访让全场九成的专家都打了眼,好在打眼的人多,专家们也都不是那么在意了。

慢慢的,参加活动的五百多位专家也开始分出了高低,李阳,霍斯先生以及约瑟兄弟都是最最顶层的人,任何国家的任何宝贝,他们几个都没有判断错误过。

一次都没有。

黄老,梁老以及其他一些国家的有威望的人属于第二梯队,青木未央也在这一行列之中,这类人数量也不多,大概有二十多人。

不是特别让人难以辨别的东西都瞒不住他们,至少那件朱访都没让他们打眼。

剩余的,就是以柳老和周老这种水平为代表的第三梯队了,这类人很多,足有两百多人,大部分都有很不错的眼力,但那些以假乱真的高仿却能欺骗他们。

最后都是第四梯队,这类人像宋学民一样,大都是大收藏家,随后才是鉴定家,他们来的目的更多的是展示宝贝,让大家看看他们的珍藏。

活动进行的很热烈,当天结束的时候每位专家都很满意,若没有周公鼎的出现,中国专家代表也不会有任何的意见。

活动结束之后李阳没有出去,直接回了酒店。

“李哥,林公子来了!”

李阳正准备进房间休息会,就看到林伯文匆匆的追来了,他的手上还拿着一份文件袋。

上午李阳找林伯文帮忙后,他便离开了,现在才回来,这一天的时间他都亲自出动,去调查李阳想要的东西。

“李先生,这是您需要的资料!”

坐在沙发上,林伯文水也没喝一口,就直接把手上的文件袋递给了李阳,里面的文件不多,但却是他一天努力的结果。

这里面,就是他今天所调查到的关于朴原生的所有资料。

李阳打开文件袋,慢慢的翻看了几眼。

里面的文件不多,只有十来张,但却非常的详细,朴原生一生的简历,他的兴趣爱好,以及曾经的辉煌成就和曾经出国的经历都在里面。

林伯文今天可是听到了张盛的诉说,知道李阳想要什么。

“林公子,谢的话我就不多说了,这份情我记下了!”

李阳看了几张,满意的点了下头。林伯文则咧嘴笑了笑,李阳这句话比说出再多感谢的话都有用,他这一天的辛苦这会也感觉到值了。

“李先生,这些您先看着,除了这些之外,一些深入的资料我正找人调查着呢,争取早点给您送来!”林伯文又说了一句,他所做的这一切,就是要拉拢李阳,这些努力总算没有白费。

林郎和林伯文都非常看重李阳未来的成就,特别是在赌石方面,那对他们林氏也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李阳点了下头,又说道“好,林公子,我还有个小事想请你帮下,能不能帮我换个住的房间?”

换个住的房间?

李阳这个要求刚说出来,林伯文就愣了下,就连一旁泡茶的王佳佳也回头惊讶的看了李阳一眼。

他们到多伦多之后就一直住在这,也没听李阳说起过这里不好,怎么李阳突然间想起要换房间来了?

“没问题,您是不是住的不舒服,您想换到哪都行,总统套房可以吗?”

林伯文愣过之后,马上说道,换房间确实是小事,不管李阳换房间是因为什么,这个小要求他都不会拒绝。

李阳微笑摇了摇头,指着资料上的几个数字说道:“不是,我不要总统套房,我想换到这间房的楼上,正对着这间房的那一间!”

林伯文顺着李阳的手,看到那几个数字之后,脸上显得更惊讶了。

李阳所指的,赫然就是朴原生现在所住的地方,资料上有他现在住的房间号,也在这个酒店。

林伯文马上说道:“这个我要查一查,您稍等,有的话我会马上帮您安排!”

对这个要求他真的很不理解,但聪明的他不会去多问什么,只要能让李阳满意就行,不过在他的心里对李阳的印象又多增加了一条:性格古怪。

“多谢林公子,楼上没有的话楼下的房间也行,实在不行就两边!”

李阳微笑点头,没解释什么,也不可能解释。他不会告诉林伯文,自己和这个朴原生靠的近一些就是想观察下他的隐私,好想出对付这个人的办法。

住在楼上,那五十米之内的一切都在他的控制之内,等于朴原生的一切都在他的监控之中,还是没有盲点的。

当然了,这个方法有些卑鄙,不过对付卑鄙之人,就不需要正大光明的办法。

……

“老板,白老师他们来了!”

赵奎突然走进房间来,对着李阳叫了一声,赵奎和海东一直都是最好的门神,至少在多伦多这些天他们必须打起精神来,不能有任何的松懈。

他们知道白铭和李阳的关系,对白铭自然不能像对青木未央那样,但也不会直接把他们放进来。

林伯文回头看了眼,起身站了起来,道:“李先生,那我先走了,房间的事我马上去安排!”

正好他也想离开,李阳想要的是朴原生楼上正对着的房间,那林伯文就会尽可能的满足李阳的要求,若是楼上的房间有客人的话,还要进行协调对换。

李阳也站起身来,把林伯文送到门口,轻声道:“好,那多麻烦你了!”

门口站着不少的人,林伯文出去后稍微愣了下,微笑打了个招呼,快步离开了。

白铭,毛老以及其他十一位中国专家代表此时都在门外,一个不少,连张盛也被周老给拉了过来。

这些前辈们今天的心大都痒了一天,晚上一到,就联合在一起来找李阳,想看看他昨天在山本太郎那赢来的几幅画,爱画的宋爱民心情更是焦急。

“李老弟,不是我把大家聚集在一起的,是他们把我拉来的,你可不要怪我!”

一见李阳,白铭就大声的叫了一句,为自己分辨,惹来其几他几个人的笑骂,不过倒掩饰了大家急切的心情。

这些人,毕竟都是年纪一大把的前辈了,急着到一个后生晚辈来看宝贝,脸上多少有点挂不住。

若不是对这几件宝贝很好奇,又很想看到,他们也不会聚集在一起这个时候主动过来,白铭这一闹,也让大家自然了许多。

“黄老,宋老,快请进!”

李阳哭笑不得的看了眼白铭,走出门外把辈分最高的黄老和宋老接了进来,其他的专家们也都一一走进了李阳的房间。

这间套房和他们住的一样,都是两间卧室,不同的是李阳单独一个套房,他们都是两人一起,李阳是小两口一起来的,又有极其重要的国宝神器,对这个安排没人会有意见。

进来之后,几个人直接坐在了沙发上,刘刚和王佳佳一起去泡茶。

黄老四处看了一眼,最后感叹着说道:“山本太郎这个人我知道,他收藏也有不少的年头了,其他的不收,只收字画,尤爱中国古画。他最喜欢的画家是唐伯虎,一生都想收藏件唐伯虎的真迹,没想到唐伯虎的他没收到,倒是收到了仇英的画!”

其他人还没反应,宋学民就接着说道:“黄老说的没错,山本太郎我和他打过交道,我知道他那幅郑板桥的画是在英国拍卖会上高价争回来的,当初我找过他,想买下这幅画,没有成功!”

两人在那说着,其他知道山本太郎,或者听说过这个人的专家们也都跟着搭话。

这会李阳的表情则有些古怪,山本太郎他还真没什么了解,就昨天和他赌了一场,赢了他几幅画。

让李阳没想到的是,这个山本太郎竟然最喜欢的是唐伯虎,难怪他把仇英那幅画视作珍宝,一开始都不拿出来,估计就有上面唐伯虎题跋的缘故。

若是山本太郎知道,这幅画实际上是双面画,背面就有唐伯虎的真迹,这家伙会不会气的吐血呢?

“小李,说了这么多废话,差点忘了正事,我们今天到你这来是看宝贝的,还不把宝贝拿出来!”

黄老突然叫了一声,其他几个正说话的专家马上都闭上了嘴巴,全都看向李阳。

“黄老,您稍等,我这就去拿!”

李阳无奈摇了摇头,起身到房间内,从保险柜内把郑板桥《竹叶图》等六幅画拿了出来,仇英的画李阳犹豫了一下,暂时没拿。

这幅画已经变成双面画了,被他们看到的话,指不定有多吃惊呢。

画一拿出来,就吸引了大家的注意,白铭主动把桌子清理干净,其他的众位专家都从口袋里掏出白手套来,准备上手好好的欣赏。

宋学民更是站了起来,满是激动的看着李阳手上的这些画。

六幅画,一一摆放在了大家的面前。

“高翔,这是高翔的山水画!”

第一幅画刚打开,宋学民就轻声叫了起来,脸上还显得很是激动。

高翔,字凤岗,扬州八怪之一,清朝著名大画家,他画的山鸟图别具风格,很有自己的神韵,在画坛上也有着很高的地位。

宋学民仔细的看着这幅画,最后不断的点头,这幅画的确是高翔的真迹。

一旁的黄老,又打开了第二幅画,这是郎世宁的那幅画,西式画家别有的不同风采立刻展现了出来。

郎世宁的画一出,又把宋学民的眼睛给吸引过去了。

平心而论,郎世宁的画功真的很不错,绝对的大师级,和高翔也不相上下,两位高级大师的作品往这一放,让有人种耳目一新的爽快感觉。

众位专家看了足足有十来分钟,才不舍的合上两幅画,重新拿起另外两幅。

桌子不大,一次也只能打开两幅画来。

林散之,郑板桥的画一开,又引来了几声惊叹。

特别是宋学民,当初他特意找过山本太郎,就是想买这幅郑板桥的《竹叶图》,费了很大的功夫,最终还是失败而回。

那时候山本太郎就说过,除非他有唐伯虎的画,那样的话他会加钱来换,加多少钱随便他去开,宋学民手上哪有唐伯虎的画,此事也不了了之。

不过那时候他亲眼见到了这幅画,让他没想到的是,第二次再见到这幅画竟然是在这里,这幅画已经转手了。

看完画,宋学民又很复杂的看了眼李阳。

他不是没想到从李阳手里在去买这幅画,不过只是想想他自己便放弃了,他和李阳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但对这个年轻人的脾性却有了一定的了解。

好东西,好宝贝,李阳到手之后是从不往外出的,李阳经常说的话就是:钱没了可以再挣,东西没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这句话听起来很简单,很朴实,但也表明了李阳的一个态度,那就是很多宝贝,李阳是绝对不往外卖的,绝对不拿这些宝贝去换钱。

六福画全部看完,每位专家的脸上都有股满足感,再次小声的交流着。

山本太郎这么多年收藏中的精品,的确非常的不错,可惜他这些年的努力都为别人做了嫁衣。

“不对,李阳,你不是还有幅仇英的画吗,那张画呢?”

周老突然叫了一声,正在说话的专家们全都停了下来,一起回头看向李阳。

他们今天来,最大的目的就是要看看那仇英的画,这才是重中之重,周老这么一叫,大家才想起来,李阳根本就没拿仇英的画出来。

“好啊,小李,你也开始滑头了,是不是想把宝贝藏起来,不给我们大家看啊!”

黄老跟着叫了一声,好几个专家都笑了起来。

李阳把宝贝藏起来不给大家看的可能性几乎没有,让大家看看宝贝掉不了一点肉,更何况李阳也不是这么自私的人,他在北京的那些神器可就经常拿出来给大家看的。

李阳急忙摆了摆手,大声道:“不,黄老您别误会,我没这个意思!”

说到这里,李阳又露出一点尴尬:“那张画,出了点小意外!”

“意外,出了什么意外?”黄老脸色微微一变,急切问道:“难道是,画被伤了?”

周围的专家们都不在说话,全都直直的看着李阳,仇英的画啊,那要被伤了太让人心痛了,这会大家都和黄老一样,还以为李阳所说的意外,是不小心伤到了画。

毕竟在很多时候,‘意外’两个字就是这个意思。

“不,不是,您别误会,这样吧,我拿出来您一看就知道了!”

李阳再次摆手,把画伤了,那他可就是罪人了,这些都是民族财富,国家瑰宝,任何人都没有损坏的权利。

“好!”

黄老点了下头,几位专家的眉头都有些凝结,静静的等着李阳。

李阳叹口气,这个时候画不拿出来也不行,他本想修复好,重新装裱后再拿给大家看这幅画,计划赶不上变化,这会只能先拿出来让大家看一看。

重新回到房间,拿画的时候李阳又在想,这些前辈们见到这幅双面画的时候,不知道嘴巴会张多大。

双面画,李阳特意用了个黑色画套装着,防止溅落太多的灰尘。

见李阳抱着个黑长的画套走了出来,黄老和宋学民他们的眉头再次跳动了下,心里变的更为担忧了。

李阳刚才只说不是损伤,但并没有解释,难道这幅画,比他们想象的还要严重,出了什么事情不成?

……………………

二合一大章(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