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4章 第八五四、八五五章 天丛云剑是个诱饵

青木未央静静的看着李阳,他这会的样子倒显得是有些悠闲。

十二件宝贝,不算多,但质量却全是上乘的,这十二件宝贝,价值上就没有低于千万的。

特别是前三件,那绝对是一级国宝的存在,任何人看到这些宝贝都会心动,在看到李阳以及周围几位专家的反应之后,青木未央的把握更大了。

等了两三分钟,李阳终于开口说道:“青木先生,这些东西真的不错!”

青木未央的脸上露出一丝小小的得意,能被李阳承认这些宝贝,就是他的心里也有些自豪,不知不觉中,李阳在青木未央的心里已经有了如此高的地位了。

只是一句小小的称赞,就让他有些沾沾自喜。

事实上来参加活动的很多专家,都已经把李阳提到了很高的地位,不说第一,但除了霍斯先生,约瑟兄弟之外也是无人能比,青木未央有这种心态也算正常。

“但是!”李阳语气突然一顿,青木未央脸色稍微一紧,马上死死的盯着李阳。

李阳继续道:“这些东西都不具备唯一性,丧乱帖很出名,可惜目前还有争议,不能确定是不是书圣的亲笔之作,曜变天目釉茶碗很珍贵,但我们也有,凤凰琴只是把名琴,我们还有比之更好的唐琴乃至汉琴,凤凰琴只能算是把名琴!”

看着青木未央,李阳的脸上渐渐带起一丝笑容,道:“青木先生,我想问下,贵国能不能找出比天丛云剑更好的东西呢?”

“你,你这个理论根本不成立!”

青木未央猛一窒息,大声的叫道,他之前的从容也都没了,还显得有些恼怒。

青木未央又显得有些焦躁,急忙分辨道:“天丛云剑确实没有可比的,但我们也拿出了十二件宝贝来,足以证明了我们的诚意!”

李阳哑然失笑,再次道:“真有诚意的话,那我要战争期间被你们掳掠走的那几十万件文物,虽然它们大部分都不是国宝,但它们却是我们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这些,你能答应吗?”

“说的好!”

白铭心里暗叫了一声,黄老和周老他们互相看了看,嘴角都翘起来不少,李阳这话可说到他们心坎里去了。

刚才他们见到这份名单的吃惊,这会也消失了许多。仅仅十几件宝贝,自然无法和被他们掳掠走的庞大文物数量群相比,中国的文物一半多都在国外流传,这一半,又有相当多的一部分都在日本。

这些都是历史原因造成的。

“李先生,您这个要求太高了,别说是我,任何人也不可能答应!”

青木未央深吸一口气,压住心中的火气,继续道:“李先生,我知道您对我们日本人有些误会,所以我这次带着山本君和三井君前来给您道歉,三井君也说了,认打认罚,悉听君便!”

认打认罚?

李阳抬起头,三井结衣的头则更低了,眼中的怨毒神色更为旺盛。

他今天来,就是给李阳陪不是的,山本太郎也是一样,但山本太郎只要道歉就行,他要惨一些,摆出一副任凭对方处置的样子来。

也就是说,李阳想揍三井结衣的话,他不仅要把脸伸过去让李阳揍,还要大叫揍的好,难怪他会显得这么愤怒,这么憋屈了。

“李先生先生,我为之前的事向您道歉,还请您多多原谅!”山本太郎站了起来,头一低,大声的说道。

他的心里也很委屈,可惜这个要求是他家族内重要人物传来的,让他不能不听。

山本太郎一直在外打拼不假,但他的根却在日本,这次家里人要他配合,还会给他一定的补偿,思量之后,他才决定按照家里的吩咐来做。

“山本先生不用道歉,说实话我还真要谢谢你呢!”

李阳笑着摇摇头,山本太郎脸色一紧,站在一旁不在说话了。

黄老,宋学民两人互相看了一眼,一起轻笑了一声,眼中还有些谐趣。

李阳这话说的没错,他真的要多谢山本太郎,那幅仇英和唐伯虎的双面画可是极其难得的宝贝,山本太郎不拿出来输给李阳,这样的宝贝也不会落入李阳的手里。

“李先生!”

三井结衣站了过来,脸色通红,叫了李阳一声之后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低着头站在那里,身上还有些发抖。

李阳则轻叹口气,做人到三井结衣这个份上也挺悲哀,看似家族显赫,事实上也不过是个棋子,说弃的时候就会被放弃。

林伯文看着三井结衣,眼中轻蔑之色暴露无疑。

这样的人,当初怎么就和他打交道了,还让他认识了自己的妹妹,现在感觉真丢人。

林伯文又把三井结衣和身边的李阳比了一下,他马上自己摇了下头,两人根本没有可比性,对比就是对李阳的侮辱。

“青木先生,如果只是要交换的话我不同意!”

李阳站起身来,淡淡的说了一句,他的态度也十分的明了,十二件宝贝交换天丛云剑,价值还不够。

黄老,白铭他们也都跟着起身,这会他们都赞同李阳的选择。

一开始他们都被这几件宝贝震了一下,现在回过神来,感觉李阳说的很对,中国的宝物在日本流传的太多了,拿回这几件根本算不得什么,就是大象身上蚊子般一块肉。

可天丛云剑却不一样,这是日本天皇最著名的神器,这把剑摆在中国的话,意义大不相同,现在着急的是日本人,而不应该是他们。

“等等,李先生!”

青木未央急忙叫住李阳,人也站了起来,这会他的头很痛,和李阳打交道果然没那么容易,好在他还有后招,国内这次为了带回神剑,想了很多不同的策略。

“李先生,不交换,我们还用赌的方法来决定,您觉得怎么样?”

青木未央大声的说道,这就是国内给他的第二个方案,若是换不来,就想办法让李阳答应赌局,在国内的人看来,李阳能答应山本太郎,那就能答应他们。

用赌的方式吧天丛云剑赢回来,这样还能更轻松一些。

当然了,前提条件是李阳答应才行。

赌?

李阳停了下来,回头看着青木未央,脸色还有些古怪。

青木未央也紧张的看着李阳,李阳不答应赌的话,他的任务也等于宣布失败,不仅在天皇那落个不好的印象,回国之后还会有一些其他的麻烦。

“青木先生,怎么赌!”

李阳轻声说了一句,黄老的眉头再次皱动了下,若不是这里那么多人在,又牵扯到国外人,他真想直接说上李阳几句。

赌这东西,能不沾还是不要网上沾的。

青木未央心里微微一松,马上说道:“和您与山本君赌的时候差不多,我们以这十二件宝贝为筹码,赌您手上的天丛云剑!”

李阳站在那里,没在说话。

青木未央也没有追问,只是紧张的看着李阳,这会他也没把握李阳会答应下来。

提出赌局,不管怎么说都是他们占优势,尽管李阳之前赢过山本太郎,可谁都不会认为李阳是凭真本事赢的,在大家看来,山本太郎之所以会输,是他实在太大意了。

过了一会,李阳才慢慢点头,道:“好,我答应你,不过地点要我来安排!”

黄老的眉头瞬间一凝,青木未央心里则重重松了口气,李阳答应了就好,至于李阳提出的要求在他看来根本算不得什么。

对付李阳这样的赌场雏鸟,任何地方都没问题。

“那好,明天活动结束后我会联系您,李先生,先告辞了!”青木未央说完便直接离开了。

李阳答应之后,他还需要做出很多其他的布置来,没时间在这浪费,中村今天晚上就会到,休息一天,正好参加明天的赌局。

明天也是活动的最后一天,再往后就是展览了,时间对青木未央来说很是紧迫。

看着青木未央匆匆离去的北京,李阳的嘴角不自然的又扬起了许多。

赌,可以是李阳最不怕的,可怜这些家伙还都以为他真是靠运气才赢的山本太郎。

不过这样也好,这几件宝贝李阳也很是眼红,现在有人眼巴巴的送上门来,李阳再拒绝那就是傻子了。

十二件宝贝,特别是前三件,那可都是至宝,正好可以充实下李阳的收藏。

严格说起来,李阳的收藏品并不多,整体算起来也就几十件,不过他的收藏都属于精品,论收藏品的价值和意义,国内现在没人能和李阳相比了。

“小李,我昨天说的话你都忘了!”

黄老重重的叹了口气,昨天他就劝过李阳,刚才也在担忧,这会担忧却变成了事实,

“黄老,您放心,您什么时候见我做过没有把握的事!”

李阳轻笑一声,回头小声对黄老说了一句,在他的心里还加了一句:日本人愿意把宝贝都送上门来,那他就收着,送的越多越好,有天丛云剑这个大诱饵在,还真不怕他们不上钩。

“好吧,明天对赌的时候,我也过去看看!”

黄老仔细的看着李阳,最后再次摇了下头,这会他也只能选择相信李阳了。

晚餐是大家一起吃的,今天吃饭的气氛比前几天要差了许多。

柳老,周老脸上的担忧丝毫没有掩饰,上次的赌局,李阳直接用莽劲杀了山本太郎一个措手不及,这次日本人只要小心一点,李阳想直接赌运气的方法恐怕就得泡汤了。

真论起赌术来,没一个人看好李阳。

晚饭进行的很快,吃过饭后林伯文先告辞离开了。

李阳之所以提出条件,要由他来安排赌局的地点,是因为怕对方在发牌人上面做手脚,李阳只能预先知道牌,但不能控制住牌,若是对方出千联合好发牌的人,那他还真的没辙。

即使不会输,也别想赢,说不定还会暴露什么。

赌局的地点由他安排,那发牌的人自然也由他来指定,这样的话李阳就不用担心被串通了出老千,那结果自然也在他的控制之中。

可以说,从李阳答应青木未央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为自己设置最有利的条件。

林伯文早离开,就是去安排这次赌局的地点。

多伦多李阳是两眼瞎,能信任的人更少,林家至少和自己有着利益关系,又是非常清楚自己背景的人,而且这事也只能交给他们。

至于发牌的人,李阳早就想好了,他的身边就有两个非常信的过,又可靠的专业人士,李阳不需要他们配合自己去出老千,只要安心的发好牌就行。

在知己知彼的情况下,李阳要是输的话,可以直接找地方抹脖子了。

“李老弟!”

李阳刚走到电梯口,白铭突然追了过来,他身边还有李灿、柳骏、周文和李培四个人。

白铭略显的有些紧张,直接问道:“李老弟,你给我说老实话,你到底有多大的把握?”

一旁的四个年轻人也都直直的看着李阳,特别是周文和李培,两人最是担心,他们对赌场的了解最深,赌博看似运气,但技术也非常的重要。

对方若是出动一个高水平的人,李阳的好运也会变的没用。

“白大哥,咱认识时间也不短了,你什么时候见我做过吃亏的事!”

李阳笑着摇摇头,看着周文他们,李阳又道:“老二,明天你来帮我,由你发牌我放心,小灿,小俊,明天给我加油,咱们这几件宝贝都赢回来,扬眉吐气的回去!”

“可是……”

白铭刚一皱眉,李阳马上又打断了他:“没什么可是,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话,现在咱们就去我房里玩上两把,看看是你们赢,还是我能赢!”

李阳说着的时候,显得更为自信。

白铭一愣,马上点头答应了下来,周文和李培互相看了看,对李阳的这个提议也很是心动。

半个多小时后,白铭带着李灿他们离开了李阳的房间,出去的时候白铭的脸上还有些发愣。

短短的半个小时,白铭,李灿,周文他们轮番上阵和李阳对赌,无论换成谁,用不了几把面前的临时筹码就会输光,而李阳,一直都是笑眯眯的样子。

连周文都大肆的感叹,老大是不是真的被赌神附体了,就李阳今天的表现,比他见过的那些赌中高手还要厉害。

还有,每次李阳掀牌的时候,无论拿再好的牌,周文都不感觉自己能赢,就好像一切都在对方手中控制着一般。

有了这个试验,让白铭他们心里的担忧都减少了许多。

这也是李阳的目的,明天的赌局,可能要比对付山本太郎的时候更要麻烦,先给他们点信心也好,这样就算赌局上李阳表现的突出一些也没什么了,至少让他们心理上能够承受。

第二天,是活动的第五天,也是鉴宝环节的最后一天。

今天鉴定的宝贝也不少,有一百多件,这五天,大家所看到的宝贝一共有七百多件,这些可都是世界各地著名收藏家所珍藏的精品。

各地的精品汇聚在一起,这在收藏界中尚属第一次。

这次的活动,也极大的开阔了每个人的眼界,提高了不少人的知识水平。

单从这一点来说,这届活动举办的就非常成功,第一届成功,下一届自然也能办起来,这个活动就能一直的延续下去了。

“李阳,来给我签个名吧!”

“李阳,我为你骄傲!”

“李阳,加油哦,希望你能拿出更多的宝贝来!”

国际会展大厅,李阳一出现就有一群人尖声叫了起来,其他路过的专家都羡慕的看了李阳一眼,随后快步进入活动现场。

从第二天开始,李阳的粉丝就没断过,不过今天的人数最多,足足有一百多人。

这些人大都是多伦多的留学生,还有一部分是特意从渥太华和其他城市赶来见见李阳的,甚至有两个人是特意从国内赶来的,就是想看看李阳。

给十几个人签了名,李阳才走入会场,得到签名的人全都开心的大笑,没得到签名的则有些惋惜,但都没有气馁,等李阳下次出现的时候,他们还会再来。

会场今天的气氛要比之前几天还要热烈。

连续五天在一个地方举行活动,加上大部分专家都上过台,让很多人彼此成为了新的朋友,哪怕不是一个国家的人,此时也都友好的打着招呼。

“黄老,宋老,今天就靠您二位顶梁柱了!”

坐下来后,李阳笑呵呵的对着前面的黄老以及宋学民说了一句,其他的中国专家都上过台,展现过自己的宝贝,就黄老和宋老还没有。

李阳打头阵,黄老和宋老压阵,这也是之前定下来的策略,今天的宝贝,不会比第一天差多少。

“小李,没来之前我还很有信心,可见了你的宝贝,又见了大家这么多宝贝,现在我真后悔当初答应在最后压阵了!”

宋学民苦笑一声,使劲的摇着头。

他和黄老最后一天压阵,是没来多伦多之前就定下来的事,那时候的宋学民对自己很有信心,他手上确实有几件不错的宝贝,可来到之后,见识了这么多重要国宝之后,他的信心也被一步一步的摧毁。

至少前几天展现的宝贝之中,就有好多件宝贝比他手上的要好。

“各位专家大家早上好……”

宋学民还想说什么,主持人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李阳朝日本专家那看了看,今天日本专家又有人缺席,青木未央没来。

想到昨天的赌约,李阳嘴角的笑容又扬起了一分。

青木未央怎么做准备,李阳都不会害怕,地方林伯文已经确定了,在林氏家族家族的总部来进行这场对赌,那里的安全性绝对不用担心。

到时候林郎会亲自担任裁判,发牌的人是周文,天时、地利、人和俱在,加上特殊能力,李阳对这场赌局甚至期待了起来。

此时的他,反而有些担心青木未央他们会放弃赌局了。

“鬼谷子下山,这是鬼谷子下山!”

李阳正想着,白铭的声音突然响起来了,周围的很多中国专家们都往台上看去,台上有个四十多岁的英国男子,这是今天第一位上台的专家。

展宝台上,刚刚放上一个青花大罐,这个青花大罐每位中国专家都无比的熟悉,正是创下了瓷器拍卖史上最高纪录的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图纹大罐。

台上的中年英国男子摆正大罐之后,就微笑站在一旁。

台下众多的专家们都纷纷的议论了起来,这件元青花大罐的出现,比第一天林郎拿出的元青花还要让人震动,这个大罐可是世界闻名,元青花之所以那么举世闻名,这个大罐功不可没。

“卡塞•埃斯凯纳齐,这是老埃斯凯纳齐的儿子,子承父业,现在也是位著名的鉴定家和收藏家!”

黄老轻声的说了一句,周围的中国专家们都恍然的点了下头,羡慕的看着展宝台上的这件元青花。

李阳也默默的点了下头,这人是老埃斯凯纳齐的儿子,那他能带着这个大罐出现就没什么值得奇怪的了,上次创下纪录,拍走这件元青花大罐的人,就是老埃斯凯纳齐。

老埃斯凯纳齐是英国伦敦著名的一位老古董商,卡塞能带来这件元青花很正常,这本来就是人家的东西。

“今天第一件就是价值这个高的元青花,下面的竞争可想而知了!”

宋学民又无奈的摇摇头,轻声说了一句,他现在的信心再次被打击了,这届鉴宝大会的水平确实很高,连元青花鬼谷子下山都能在这里见到,真不知道还有什么看不到的了。

“老宋,别灰心,你的宝贝也不差,回头一样能让别人大开眼界!”

黄老大笑一声,安慰着宋学民,黄老的安稳总算让他好受一些,宋学民的宝贝价值比不过这件元青花,但同样是件难得的宝贝,很值得欣赏。

元青花的展示时间稍微长了一点,大屏幕上不断的给这件元青花不同部位的特写,所有的专家们都仔细的看着。

几分钟后,鉴定开始,不出意料的全是红灯通过。

元青花的开场也让气氛变的更为热烈,下面上台的专家拿出来的宝贝也都不差,虽说价值上比不过之前的元青花,但都有自己的代表性。

这鉴宝活动最后一天,果然有很多专家留着压箱底的宝贝呢。

…………

二合一。

求月票,平均每天三更,小羽没有偷懒啊,月票到现在还没超过个位数,心里真的很不是滋味。(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