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1章 第八六六、八六七章 神剑承影

这句话,真的把中村一郎吓住了。

此时的他脸色微微有些发白,,他的手掌还握在底牌上,却是僵硬在了那里,手指头一动也不敢动。

刚才那句话,就是李阳说出来的,声音不大,语气也不重,但在中村一郎那里就是个炸雷,还是能把他炸的粉身碎骨的炸雷。

中村一郎慢慢抬起头,惊愕的看着李阳,眼中甚至带有点恐惧。

小拇指和食指,这两个手指头的动作,正好是他掌心换牌的两个最紧要的步骤,小拇指把牌挑出去,食指紧接着把要换的牌推进来,这就是他换牌一瞬间的动作。

而这也是他刚刚要进行的动作,被李阳这么一叫,他整个身子都僵硬在了那里。

“换牌的动作被发现了!”

这是中村一郎瞬间的想法,同时也让他的心变的无比的冰凉。

换牌被发现,那结果比输了牌还要惨,赌桌上充斥着各种赌术,也有着很多的千术,出老千没问题,但前提不能让别人知道,若是被当场发现出老千,那会被群起而攻之。

这里赌桌上只有他们两个人,但还有一个担任仲裁的林郎在。

中村一郎很明白,他出千换牌一旦被揭穿,真会和李阳所说的一样,今天不要走出这个大门了。

就算求饶,得个最轻的结果,那也是这双手保不住,人可以离开,手却要留下。

而且不会有任何人为他伸冤,相反,很多人还会落井下石,看不起他,赌桌上被现场抓住出千,对一个赌道高手来说就是个耻辱。

“中村先生,开牌吧!”

李阳淡淡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这个时候,这个声音对中村一郎来说不次于恶魔的索命声,不换牌,就这样开牌他必输无疑,把这些宝贝输了,天丛云剑还没能带回去,天皇也饶不了他。

“四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灿极其小声的对李培问道,李阳说的话大家也都听到了,可惜他根本不懂赌,也不懂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只是心里隐隐有一种猜测。

李培满脸惊然,愣愣的看着李阳。

他和周文此时都看出来了,中村一郎是想要出千,却被李阳提前发现了,出声制止了他。

不过发现一个人出老千,比自己出老千还要难,这需要更高的眼力和水平,李阳在他的眼里渐渐变的有些陌生。若不是眼前这个人还是他熟悉的老大,他还真以为是世界上某个排名前列的赌道高手坐在这呢。

“四哥,你怎么了?”

见李培没有反应,李灿又急忙叫了一声,这次声音稍微有些大。

“没,没事,我猜,老大快要赢了!”

李培急忙摇头,回头对李灿露出个笑脸,既然中村一郎有出千换牌的心思,那他的底牌肯定不是富尓豪斯,现在出千的路子被李阳打断了,他只能掀开现在的底牌。

还有一点,中村一郎此时的神情也说明了很多问题,他真是富尓豪斯,可以赢李阳的话,根本不用摆出这副样子来,直接开牌就是了。

他的表情,以及李阳的话,无不在证明,这场赌局,李阳要获胜了。

“老大要赢了!”

李灿惊叫一声,这次的声音更大,连黄老他们都回过了头来看着他。

李灿丝毫没在意这些,他第一个动作就是转身去看那摆着的十二件宝贝,李阳要赢的话,这十二件至宝岂不是就变成李阳的了,这次的收获特太大了。

比上次赢山本太郎的收获还要大的多。

青木未央同样听到了李灿的话,看着迟迟不开牌的中村一郎,他的眼皮激烈的跳动了起来,一股极其不好的预感出现在他的心里。

中村一郎输,和山本太郎输对他的意义可不一样。

中村一郎输了的话,他回去一样要倒霉,无法向天皇交差。

“中村先生,没问题的话,就请开牌吧!”

林郎发话了,此时的他也注意到了中村一郎的不对,林郎从不赌牌,但不代表他不懂这些,林郎可是经常受邀参加一些赌赛,此时的他,心里所想的和李培差不多。

这也让他的心里有些不高兴,在他坐镇当裁判的时候,中村一郎竟然想要出千,这是一种没把他放在眼里的行为。

好在中村一郎出千没能成功,真被李阳抓现行的话,林郎那有把很锋利的古刀,中村一郎这双手就要留在林氏庄园了。

这还只是他对出千人的惩罚,若是李阳坚持的话,那真会和李阳说的一样,他再也走不出这个大门了,出,也是横着出去。

出千被人抓到,以这场赌局的规模,李阳直接要了中村一郎的命,林郎也不会反对。

中村一郎抬头看了林郎一眼,又回头看了看李阳。

他的脸上突然出现一股笑容,一股凄惨的笑容,这个笑容的出现,等于这场对赌出了结果。

中村一郎就这样看着对面,轻声道:“李阳,从头到尾我没有轻视过你,但我还是错了,不该一开始就把你当成新人来看,这是我致命的错误,可惜我明白的太晚了!”

他的话,让青木未央双眼猛的一黑,而中国专家们,全都露出狂喜的神色,很多人还不断的打量着那十二件宝贝。

中村一郎说完,自己叹了口气,直接把底牌揭开。

他的底牌,赫然是张七,双对的牌,输给了李阳的富尓豪斯。

从被李阳叫住他的动作之后,中村一郎就明白,这轮赌局他已经输了,彻彻底底的输了。

即使他强行换牌,恐怕也不会成功,他的心已不在是平静,换牌连一成的成功率都没有,若是换牌失败,两张牌一起出现的话,那样的他才最倒霉。

此时他的心,也乱了。

心乱的情况下,他根本不敢去赌,也失去了换牌的勇气,这样虽然输,但手和命能保住,强行换牌,很有可能会一无所有,甚至把命都赔进去。

叹了口气,中村一郎慢慢的站了起来,他的身子瞬间仿佛老了十岁,也没和林郎告别,就慢慢的向外走去。

输了,彻底的输了,他不仅输了牌,还输了信心。

输了继续和李阳赌下去的信心。

“中村君!”

青木未央大叫一声,他的眼睛还在发黑,这会他真想倒下去,天丛云剑没拿回来不说,现在又赔了十二件至宝,他真不知道回国后该怎么交差。

中村一郎回头看了他一眼,慢慢的摇了下头,又继续向外走去。

他是失败者,这里属于胜利者,这个时候的他,不愿意在这多留一分钟。

林郎派人把中村一郎送走,不管怎么说,中村一郎最后没有出千,既然没能出千,那林郎该做的事还是要做。

“赢了,老大赢了,我们赢了!”

李灿怪叫了一声,站起身来,快步朝着那十二件至宝跑去,跑到面前的时候,他又突然停在了那里,贪婪的看着每一件宝贝,

这些宝贝,已经变成李阳的了,变成他老大的了。

黄老,宋学民等人也都站起身来,脸上惊喜之色没有任何的掩饰,他们慢慢朝着十二件宝贝那走去,走的很慢,很多人都看注意到,两人的身子都在轻轻的发抖。

这让好多人都担心,这两位老人家可千万别出现什么意外。

“好,好……”

周老连说了两个好字,下面的话再也说不出来了,李阳能把这些东西赢回国,其意义更为重大。

那丧乱帖、曜变天目釉茶碗以及凤凰琴可都是流传在日本的中国国宝,曾经有人做过总结,日本流传的中国十大国宝之中,就有这三件。

让这三件国宝回流,李阳的功绩无人能比,流芳百世或许有些夸张,但收藏界的人却会一直的流传下去。

这也是一个别人无法相比的功绩。

除了这三件之外,另外九件也都是不可多得的宝物,同样有着很深的意义。

“李阳,恭喜!”

林郎走了过来,对着李阳伸出了手,他的身后,林伯武双拳使劲在胸前一握,仿佛赢了的人是他自己似的。

“谢谢!”

李阳微笑点头,这会他的心情真的很不错,这趟加拿大之行的收获实在太大了,大的超乎了他的想象。

特别是这十二件宝贝,他绝对是意外中的意外,这会李阳最想通知的就是老爷子,让他老人家也跟着开心开心。

“李阳,我们走吧!”

王佳佳站了过来,小声的说了一句,李阳坐在赌桌前的时候,她说不紧张肯定是骗人,不过无论多紧张,她的表情都没有过变化,她怕自己的紧张会影响到李阳。

“好!”

李阳握住王佳佳的小手,轻轻点了下头,又回头和林郎告别。林郎没有挽留,这会李阳肯定很高兴,回去说不定还有别的庆祝,而这里确实不是适合庆祝的地方。

“等下!”

李阳刚往前走了两步,一道声音又响了起来,青木未央马上回头,叫住李阳的,就是他身后的三井泰。

这位三井家族的直系成员,正紧紧的盯着李阳,在他的脸上,还带着那股高傲的神情。

李灿,柳骏和白铭他们几个证收拾那十二件宝贝的人也都停了下来,林郎皱了下眉头,静静的看着三井泰,并没有说话。

三井泰大步向前,他身后的两个保镖也跟了过来,赵永,赵奎轻轻挪动了脚步,站在了李阳的旁边,刘刚则站在了李阳的面前。

“赌局还没有结束!”

站在李阳的面前,三井泰大声说道,说完,又指了指天丛云剑,继续道:“我要和你赌,就赌这把剑!”

林郎眉头紧紧凝结在一起,这个时候,他不出面也不行了。

“三井先生,赌局已经结束了!”

林郎走了过来,还有林氏庄园的几个保镖也跟在他的身后,虎视眈眈的看着三井泰,只要林郎一声吩咐,他们就能把这个狂傲的小子直接丢出去。

这里是林家的地盘。

“那是他和中村的赌局结束了,他还没和我赌,现在我要和他赌,就赌运气!”

三井泰慢慢的说着,说话的时候一直都盯着李阳,青木未央和三井康都呆呆的站在身后,愣愣的看着三井泰。

三井泰是跟着中村一郎来到的多伦多,三井康得到的消息就是照顾好他,让他多增加些见识。

家族给他的命令中,可没有让三井泰去找李阳对赌。

“赌运气,你拿什么来赌?”

白铭快步走了过来,很不客气的说了一句,李灿,周文他们也都围了过来,林伯武更是直接跳过来的,怒视着三井泰。

“我当然有东西赌,就看你们敢不敢接!”

三井泰轻蔑的看了白铭一眼,向后挥了挥手,他身后一直带着箱子的那个人,马上把手中的东西拿了过来。

看着三井泰拿出的箱子,林郎眉头再次跳动了下,不过这次他并没有说话。

青木未央和三井康也都靠了过来,三井泰慢慢打开箱子,里面露出了一把宝剑,确切说是一把古剑。

古剑没有剑鞘,剑把为黑色青铜,剑身却是青光色,散发着一股莫名的寒意。

看到这把剑后,周围所有的人都愣了一下,就是林郎也不例外。

三井泰显得更为高傲,伸出握住剑柄,把剑从箱子里拿出来,在他拿出来的那一瞬间,这把剑仿佛消失了,三井泰的手上只有剑柄。

等三井泰把剑竖直起来之后,那剑身才重新显现出来,背光的人能够看到剑身,对光的人,所看到的还是有些模糊。

剑柄下方,剑上还刻着两个字的铭文。

看着这神奇的一幕,周围顿时变的鸦雀无声,有些人还慢慢走动着身子,看着这把剑的剑身从无到有,再从有到无。

“承影,这是承影剑!”

周老突然失声叫道,他是最先看到那两个铭文的人,铭文上的两个古字他认识,正因为认识,才显得这么惊讶。

承影剑,无形之剑,中国十大神剑之一。

“哗!”

周围仿佛瞬间爆发了一般,所有的人都在那交谈着,青木未央的眼睛也是瞪的大大的,他没想到三井泰竟然还带着这样一件宝贝。

承影,虽在十大神剑之中排名最后,但也是十大神剑之一,对中国人有着不一般的意义。

若是早知道有这把剑,拿出来和李阳交换天丛云剑也不是没有可能,可此时,三井泰竟然拿出来还是要和李阳来赌。

这会,青木未央的心情也无法放松了。

青木未央再次往前走了一步,站在了三井泰的旁边,小声的问道:“三井君,您,您什么时候得到的这把神剑的?”

“一年前,我在北海道散心的时候,从一户人家内发现的,这把剑被藏在了屋梁之中,我路过那的时候,屋梁正好咧开,此剑就出现在了我的脚下!”

三井泰仰着头,慢慢的说着,周围听懂他说话的人都感觉很是无语,这可是神器,真正的神器,竟然自己跑到三井泰的脚下。

这运气,还真没办法说。

林郎突然间又想起三井泰之前所说的话,他要和李阳赌天丛云剑,赌运气。

这三井泰还真点自傲的本钱,这样好运气获得神器的方式,其运气真的能和李阳相比,而承影剑的价值,也足够去和天丛云剑来赌。

这两件,可都是神器,还都是神剑。

青木未央又显得有些激动,继续说道:“三井君,您这把神剑准备怎么处理?”

这句话才是青木未央真正的心理话,他恨不得直接说出用神剑换神剑的话来,可惜承影剑不是他的东西,无法做这个主。

现在的他,只能慢慢诱导着三井泰。

若是承影成功的换回天丛云剑,那他的功劳依然是最大的,中村一郎的死活也和他完全没有了关系。

“青木君,我刚才说了,我要用这把剑做赌注,来和李先生赌一把运气!”

三井泰昂着头,大声说道,他身后跟着的两个人,也都直直的看着李阳。

赌运气,他们相信三井泰绝对不会输,哪怕是李阳刚刚赢了中村一郎。

三井泰的确是个有好运的人,除了承影剑之外,他还有过很多好运气的事,三井泰不太懂古玩,但他捡的漏却不少,承影剑就是其中之一。

除了承影剑之外,他的手上还有伊势千子村正这把名刀,伊势千子村正,可是比妙法千五村正名气更大的一把村正妖刀。

而这把神刀,只是他花了区区一万日元,在一个流浪汉的手里买回来的。

另外,三井泰每到一个地方,基本上都会遇到好运,他曾经在美国捡到过三克拉多重的钻石项链,在韩国无意中买到过朝鲜王室国王的贵重祭祀用品,在欧洲,还买到过文艺复兴时期的著名雕塑品。

也可以说,他走到哪,好运就伴到哪,这话一点都不夸张。

这一点,要比李阳还要强,李阳所有的一切都是在特殊能力的基础上发现的,而三井泰真是纯粹凭借着运气获得的这些宝贝。

“赌?”

青木未央并不知道这些,听了三井泰的话,他的脸色又变的有些古怪。

这会,他最怕听的就是赌了,山本太郎和中村一郎连续的失利,让他再也不敢对李阳有一点的轻视,从赌上来说,青木未央不认为三井泰能赢了李阳。

在他的印象中,三井泰也是个从没有接触过赌的新手。

“李阳,敢不敢和我赌?”

青木未央还没想好怎么劝,三井泰又大叫了一声,直直的看着李阳,眼中还带着一股挑衅。

“怎么赌?”

李阳淡淡的说道,这次他没有丝毫的犹豫。

刚才他的特殊能力一直都在中村一郎的身上,没有观察过别的人,没想到这里还隐藏着这样一件神器。

既然被他看到了,那他自然不会放过,赌是李阳最不怕的,就算三井泰不提出来,他也会想法提出对赌的要求来。

承影剑,对李阳来说真的是个意外中的意外,惊喜中的惊喜。

三井泰笑了笑,马上说道:“很简单,一把定输赢,我们每人抽张牌,直接比大小!”

抽牌比大小。

这也是一种赌的方式,一般的人很少用,除非特别厉害的高手能记住牌,他们用这种方式对赌,抢夺最大的那一张牌。

李阳和三井泰,怎么看都不像是那么厉害的人,这种方法对他们来说,则就是纯粹的赌运气。

这也是三井泰的目的,单论运气,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比他更厉害的人。

天丛云剑,就好像是在等着他一样,是他这次到多伦多的最大收获。

之前中村一郎和李阳赌的时候,他心里就祝愿着中村一郎输,只有中村一郎输了,他才有机会赢走天丛云剑,获得这巨大的声誉。

还有那十二件至宝,李阳愿意的话,他不介意再赌一把,到时候把那些宝贝也都赢走,此时三井泰已经完全认定,今天获胜的肯定是他了。

听到三金泰说出的对赌方法,李阳再次露出了笑容。

“好,我答应你,我就以天丛云剑下注,神剑赌神剑,不过我有个要求,我要先抽牌!”

李阳慢慢的点着头,抽牌比大小,这对他来说比梭哈还要有利,不答应才是傻子,要知道这些牌往那一放,对他来说可都是明牌,找到最大的一张根本不是问题。

“不行,我要先抽牌!”

三井泰马上摇了下头,拒绝了李阳的要求,一副牌抽的话,最大的牌可只有一张,三井泰对自己的运气是很有信心,可李阳的运气似乎也不赖,这个时候他也要抢占先机。

“方法是你提出来的,理应我先抽牌!”李阳也摇了下头,坚持着自己的意见。

这点对他最重要,争取到先抽牌的机会就是必胜,争取不到虽说不一定输,但却有了输的可能,李阳可不会给自己输的机会。

“方法我提出来的,牌我也要先抽!”

三井泰丝毫不让步,周围的人都小声的议论了起来,特备是中国专家那边,很多人都声讨着三井泰,支援李阳。

赌的方法是他提的,按照常规,李阳的确应该先抽牌,三井泰还抢着先抽牌的机会,就好像要霸占住所有的好处一般。

“要不这样,你们一起抽,谁抽到最大的谁赢?”

林郎这个时候发话了,周围很多人顿时都不在说话,林郎的这个提议听起来确实很公平,一起抽,就不用乱先后了。

…………

二合一,东莞的一位朋友来了,小羽一直都在招待,很忙,但小羽会努力更新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