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5章 第八七一、八七二章 承影剑的大秘密

不止三井泰听明白了,周围的很多人此时都明白了。

白铭悄悄的给李阳伸了伸大拇指,他最先理解李阳的目的,对此可是全力的支持。

中国专家们全都微笑看着李阳,林郎则给了李阳一个意味很深的眼神,在他的心里还有些感叹,人不只能看表面,李阳这一手还真厉害。

“李阳,三天之内,我一定会来找你!”

三井泰死死的盯着李阳,说完和身边的林郎小声告辞,直接离开了。

三井泰走的很果断,他明白李阳的意思,此时继续留在这里也没任何的意义,还不如回去多做些准备。

“李先生,林先生,不好意思,我也要告辞了!”

青木未央早已站了起来,但他的脸色依然很苍白,很难看。三井泰输了之后并没有失去斗志,还想着找李阳再赌,赢回自己的宝贝,可青木未央已经完全没了信心。

一而再,再而三的输给李阳,可以说彻底击碎了他所有的信心。

“青木先生,轻等一下!”

李阳突然叫了一声,青木未央刚想转身,又回头惊愕的看着李阳。

看着青木未央,李阳笑道:“青木先生,你上次说的那个手札我很有兴趣,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做个交换?”

“手札,什么手札?”青木未央瞪大了眼睛,心脏却不争气的跳了起来。

李阳淡淡一笑,道:“活动第一天中午,你对我说的那个手札!”

他所说的那个手札,就是青木未央第一次主动找李阳时候的叩门砖,记载有随侯珠的那份古代信件,青木未央说过之后,李阳对这件事可是一直惦记着。

“我想起来了,那个手札还在,你想交换什么?”

青木未央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着。交换,他此时最关心,最想要的就是天丛云剑,李阳总不会要拿神剑来换那个手札吧?

尽管知道这很不可能,可青木未央忍不住还是往这方面去想了想,就像溺水绝望的人,遇到稻草他一样会去抓。

李阳哑然失笑,道:“青木先生,你别激动,我还有个问题,青木龙一和你是什么关系?”

青木未央激动的样子,周围只要不傻的人都能看到,稍微聪明点的人,都能猜到他为什么这么激动,李阳不算笨,自然也能明白。

拿手札来换神剑,恐怕也只有青木未央敢这么去想了,也太不实际了点。

“青木龙一?”

青木未央的眼睛突然瞪大了,急忙问道:“那是我大伯父,很多年前他在中国失踪了,那时候我还没有出生,你怎么知道他?”

青木龙一,是青木未央的嫡亲伯父,他在中国的任务很隐秘,哪怕最后死在中国,也是家族的重大秘密,外人很少知道。

不过他们的关系李阳之前就调查清楚了,不然也不会提出这个交换,在青木未央找上门收购神剑的时候,李阳就让刘刚对青木未央的家族展开调查。

李阳微微一笑,道:“我意外得到了一份他的日记,我想拿这份日记,来交换你手上的那份手札,你觉得怎么样?”

青木未央的眼睛猛的向外凸了一下,恍然的看着李阳。

他总算明白了,天丛云剑为什么会落入李阳的手里,原来是他得到了青木龙一当年的调查结果,那是他们最接近天丛云剑的一次。

李阳所说的日记,他很清楚是什么东西。

“李先生,龙一伯父失踪多年,多谢您能把他的遗物还回来!”

青木未央慢慢的低下头,稍稍弯身,李阳嘴角的笑意更浓了,青木未央这是答应了交换。

青木龙一留下的那份文件,在宝贝取出来之后就没了任何的作用,至于那个山洞,也被军方的人彻底封存了起来,那里是边境地区,比较敏感。

这份文件对李阳没用,但对青木未央则不一样,他需要知道当年青木龙一的调查结果,更需要这份文件,去给天皇一个交代。

相反,那份手札对他们来说才是没用的东西,记载着个模糊的信息,又是几百年前的东西,文物价值也不高,青木未央甚至都没当成过一回事。

青木未央离开了,但走的时候心里很不是滋味,家族几代人,还有天皇的支持,最终努力的结果却给别人做了嫁衣。

林郎一直静静的站在旁边,两人所说的话,让他有些模糊。

不过林郎并没有开口去问,他是个聪明的人,李阳和青木未央都没把话说明白,那证明他们两人都有心隐瞒这件事,这个时候贸然去问,肯定会惹得人家不高兴。

青木未央离开之后,剩余的几个日本一起跟着三井康灰溜溜的离开了,他们都没有脸面继续留下来。

和林郎说了会话,李阳也带着身边的人离开了林氏庄园,林郎还特意派了二十多个保镖护送他们,李阳今天带回去的宝贝价值可不低。

“李老弟,你发了,这次你真的发了,回去可要好好的请客!”

刚一上车,白铭就大叫了起来,他们来的时候是两辆车,白铭就和李阳在一个车上,回去的时候是五辆车,林郎的保镖更是荷枪实弹,一路严密的保护着。

加上林峰等国安局暗中的保护,没有几百人是别想攻破李阳他们的车队。

几百人的武装力量,在战乱地区出现没任何问题,在多伦多几乎就是不可能,李阳的安全也可以说是达到了最严密的程度。

“白大哥你放心,等回国后,我买下一个饭店,你可以天天去,吃到你腻为止!”

李阳哈哈大笑,可以看出他的心情真的很不错,和李阳同车的黄老和周老他们脸上也都带着浓浓的笑容。

“李阳,你最后说的青铜器,是不是指的那件?”

周老笑呵呵的问了一句,周围的几个人眼睛都亮了起来,全都回过头直直的看着李阳,这辆车上一共就十几个人,李阳顿时成为了焦点。

李阳微笑点点头:“算是吧,我们不能自己去买,若是三井泰能帮忙收回来那是最好!”

他没有隐瞒自己的目的,最后那句话,他指的就是周公鼎,这次鉴宝大会,出现在国外人手中最好的青铜器,除了神器之外也就是这个鼎了。

鼎是被偷走的,无论是李阳还是其他的人,都不合适上门去收购回来,这样会更助长盗墓,盗卖,出现更多的小偷。

再说了,自己的宝贝被偷了,再拿钱去买回来,心里也不是个滋味。

李阳他们不合适,三井泰出面则没什么问题。

不管朴原生想不想卖,那都是他和三井泰之间的事,三井泰收不过来,心里就会怨恨朴原生,日本人和韩国人之间出现矛盾的话,任何一个中国专家心里恐怕都会开心。

三井泰收回来,损失的是三井泰的钱,李阳很乐意再把这只鼎赢回来,赌桌上,三井泰再好的运气,也比不过他的特殊能力。

对这点李阳很有信心。

简单来说,就是让三井泰和朴原生去狗咬狗,无论什么结果对李阳自身都没有损失,白铭,周老他们都想到了这点,才会对李阳的行为那么的支持。

三井泰也想到了,可他没有办法,只能去按照李阳的意愿去做,除非他不想和李阳去赌,不愿意去报这个仇。

这显然不可能,三井泰比任何人都显得要骄傲,他肯定会回来找李阳。

车子一路安然无恙的到了酒店,林伯文跟在车里,跟来的二十多名保镖也没回去,这些人今天会留在这里进行保护。

明天李阳会把这些宝贝暂存在林氏金库内,在那比酒店安全的多。

回到酒店,时间还不到晚上九点,从出去到回来,一共只有两个小时,这两个小时李阳所获得的收获,让人无法想象到。

“这个,李老弟!”

酒店电梯口,白铭突然叫住了李阳,黄老正想说话,见状马上合上了嘴巴,把想说的话暂时忍住了。

李阳回过头,道:“白大哥,你放心,请客的事我绝对不会忘,不把你养胖誓不罢休!”

周围所有人都愣了下,随即一起大笑了起来。

这一笑,让白铭略有些尴尬的神情马上消失了,白铭笑骂着叫道:“看你小子说的,好像我只知道吃似的,我问你是别的事!”

“等等,毛老,您说,白老师是不是只知道吃?”李阳突然摆了摆手,对一旁的毛老问道。

毛老微微一怔,马上笑道:“对,这厮就是个吃货!”

周围的人笑的更厉害了,一向严肃的毛老也开起了白铭的玩笑,和几位专家刚刚熟悉的周文和李培,也跟着笑的抬不起腰。

“毛老说的很对,哎,白大哥,你别生气,我那还有点好吃的,你干脆跟着我去尝点吧,省的你老是抱怨!”李阳很无奈的摇着头,还摊了摊手,好像真在为白铭伸冤似的。

“诸位前辈,你们没事的话,也到我那吃点夜宵吧,算是陪着白老师,别让他不好意思!”

白铭刚想说话,李阳又回头对其他的专家说了一句,黄老他们稍愣了一下,过了会才慢慢的点了点头。

其实白铭刚才的意思就是想到李阳那去,黄老也是这个目的,只不过黄老不好意思开这个口。

李阳今天赢回的那些宝贝,对他们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谁都想趁现在还没放起来好好的再看一看,过了今天,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还能有这么好的机会。

李阳是看出了他们意思,没等白铭开口,主动提出了邀请,还趁这个机会涮了白铭一把。

十二个专家,一个不少的出现在李阳的房间。

还有李灿,柳骏,周文和李培,再加上跟过来的林伯文以及刘刚和赵永他们,李阳这间不算大的客厅一下子显得热闹了很多。

“李先生,您稍等,我让人来帮忙准备下!”

林伯文急忙说了声,客厅只有两张桌子,几个沙发,都很小,不太适合摆放那些宝贝。

那些宝贝,可不能出现一点的意外,任何一件出现损伤的话,这里所有人的都将成为罪人,对林伯文的主动,李阳没有任何的拒绝。

黄老他们也明白,都站在那里等待着。

没一会,外面的服务人员带着两张长方形桌子走了进来,并且把沙发整理了一下,又带来了十几把软椅,把客厅简单的布置成了简单的小会场。

刚布置好,黄老他们就迫不及待的坐了下来,全都眼巴巴的看着李阳。

在他们的眼中,还有着浓浓的渴望。

李阳稍稍摇了下头,让刘刚先把那十二件宝贝拿了出来,十一位专家,每人正好欣赏一件,还有一件能让大家轮换着看,让每个人都能看个过瘾。

十二件宝贝刚一拿出来,宋学民就指着要那件《丧乱帖》,他最喜爱的就是玉石和字画,这两样相比,字画对他的吸引力更大,书圣王羲之的作品,他早就等的心急了。

黄老则抢先拿到了耀变天目釉茶碗,黄老擅长的是瓷器,也是瓷器的收藏大家。

有窑变的瓷器他也收藏过,而且还收藏过不少,故宫那件和李阳手上万历大缸相似的瓷器,就是他捐赠过去的。

不过这耀变天目釉瓷器,他却没有一件,这类瓷器太稀少了,毫不夸张的说,比元青花还要稀少。

拿着这只碗,黄老很小心的,上下不停的仔细翻看着,脸上还有种满足感。

这只碗,他不是第一次见,十几年前在日本展览会上见到过,黄老还记得,他在日本的时候,那里的同行介绍这件瓷器时候的得瑟劲,以及他心中那时的无奈。

而且那一次,这只碗只是摆放在展台里面,黄老只能透着玻璃去看,根本没能上手。

再次见到这只碗的时候,他不仅能够上手近距离观察,这只碗还重新回到了中国,这会他心中的那股自豪和激动,根本无法用语言来描述。

看了会碗之后,黄老又抬头看了看李阳。

他的眼中带有点惆怅,但更多的却是欣慰。

他似乎看到了未来中国收藏界在李阳的带领下步入了辉煌期,看到一个又一个的天才人物不断的出现,看到那些流传在外的国宝不断的回归。

李阳似乎有所感应,往黄老那边看了看。

黄老对着李阳微笑点了下头,又接着欣赏手上的这只国宝级的瓷器,他的时间并不多,还有很多专家都等着欣赏呢,多看一眼是一眼。

在李阳的手上,现在正拿着一把剑,一把神剑。

在李阳手上的正是承影剑,李阳握着剑柄,小心的观察着这件神器。

在灯光最亮的地方,这把剑方法消失了一般,让你只能看到剑柄,而看不到剑身,李灿,柳骏以及周文和李培都在李阳的身边,小心的看着面前的空气。

他们看不到剑,但却知道这把剑的存在,尽管承影剑不是以锋利著称,但他们也不敢随意的靠前,十大神剑之一那,这个名头就足以吓住他们了。

更何况,李灿和柳骏早就见识了湛卢剑的锋利,这把剑的锋利程度,哪怕只有湛卢剑的十分之一,也不是他们能承受了的。

李阳眼睛看着前面的长剑,表情慢慢变的有些严肃。

他的眼睛在看,立体画面之中也在全面的分析着这把神剑,眼睛看不到的地方,立体画面之下却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李灿他们对这件神剑的担心,在李阳看来纯粹是多余。

这把剑并不怎么锋利,严格来说,它和锋利根本就挂不上边。

这把剑的剑锋,比起湛卢和渔场来差的太远了,甚至和现代一些没开锋的兵器相似,拿这把剑去砍人,还不如拿个铁棍去砸人效果更好。

难怪历史传说中,这是把不杀人的剑,他不是不杀人,而是很难杀死人,除非有傻子站在那,让你拿着剑不断的刺他的脖子,那才能刺死。

即使刺,一下也刺不死人,承影剑的剑尖并不是那种锋利状,而是一种略带有椭圆的形状,看起来很奇怪,若不是前面稍微锋利些,就这样的剑尖根本刺不动人。

在这把神剑的身上,有着独特的寒气,却没有一点的杀气,他最大的特点是无形,但无形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杀人,这或许是十大神剑之中,唯一不为杀而存在的神器。

这个时候,李阳又想起了它的另外一个名字。

优雅之剑,这个名字真的很贴切,这的确是把优雅之剑,在亮光和暗光之剑若隐若现的时候,更显得优雅,也更显得神奇。

李阳注意到,这把剑的剑身其实并不是平的,有着各种不同的三菱形。

这个形状,在固定状态下别人也能发现,只是他一出现在强光下就会隐身,或者变的模糊,让大家很难注意到这点。

这些三菱形,应该就是造成剑身隐身的原因,具体怎么回事,李阳暂时无法确定,还要深入的研究。

李阳突然深吸了口气,神色变的更为严肃了。

这把剑,在林氏庄园的时候李阳就发现了它一个巨大的秘密,但那个地方并不是观察这个秘密的好地点,加上和三井泰的赌局还没结束,让李阳专心去应付赌局,没去多想。

等回来之后,再次用特殊能力仔细观察后,李阳完全可以确定,这把承影剑,真的存在着一个巨大的秘密。

这把神剑之中,还隐藏着一把剑。

剑中有剑,类似于子母剑,但又有所不同,这让李阳想起了一个传说故事。

传说中,承影剑有一个孪生兄弟,名为含光剑,含光承影,在春秋时期,都是名剑收藏家孔周的收藏品,不过后人只见过承影,从没有人见过含光。

后来却有人透漏出,含光和承影本身就在一起,含光一直被承影隐藏着,可惜传出这些话的时候,无论是承影还是含光都不见了踪影,没人能来验证这句话。

渐渐的,这件事就成为了一个传说,很多人都不相信的传说。

“老大,你怎么了?”

周文最为心细,发现李阳神情的不对,急忙问了一句,李灿,柳骏和李培纷纷回过头,和他们在一起的林伯文也抬头看着李阳。

王佳佳则是紧紧的拉了李阳一下胳膊,李阳的不对劲,她比周文发现的更早,不过她知道李阳肯定是在想事情,就没有过问。

“我没事,你们跟我到房间来!”

李阳轻轻叹了口气,摇着头说道,说完直接拉着王佳佳先进了卧室。

李灿他们互相看了一眼,都显得有些莫名其妙,最后还是一起跟了进来。

李阳进房间有他的考虑,外面的人太多了,里面这把剑他能用特殊能力看到,但放出来后是个什么样子,他可就不清楚了,他在外面不敢贸然的做下一步的动作,只能带着他们进到房间里面去。

卧室比客厅小一些,但人却更少,安全上反而更好一些

“老大,到底怎么回事?”

刚一进来,李灿就急忙的追问了一句,这些人之中,他跟着李阳的时间最长,也最为了解李阳,知道把他们叫进来肯定有别的事。

“先别问,现在我还不敢确定,一会你们就知道了!”

李阳抬头摆了摆手,直接在茶几那坐了下来,李灿他们这些人,全被他赶到自己的身后,站在他的后面。

李灿没问出来原因,只能憋着好奇心,瞪着大眼睛看着李阳。

柳骏,周文和李培亦是同样,卧室的大灯没开,只开了小灯,灯光有些暗,承影剑的剑身大部分都显现了出来。

灯光若是再暗一些的话,承影剑的剑身还会消失,强光和强暗,都是让承影剑隐身的条件,单凭这一点,就不得不佩服一下我们的老祖宗。

几千年前就能有这样的手艺,确实值得我们所骄傲。

李阳把剑放在茶几上,对承影剑的锋利他倒没有担心,手放在剑刃上也不会有任何的问题,他不放心的,则是隐藏在承影剑之中的那把剑。

看着承影剑的铭文,李阳深深吸了口气,手指头轻轻的往‘影’字上按了下去。

………………

二合一,今天最少四更!

感谢朋友们的支持,月票只差五票就到五十票了,朋友们能不能再给给力,小羽继续去码字,后面两章尽快更出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