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5章 第八八四、八八五章 给老爷子的惊喜

李阳在机场耽搁了半个多小时,最后才在大家依依不舍的送别下离开。

这些人的热情比多伦多那些粉丝还要强大,他们都是最早在论坛或者在社区收听了现场直播的那些人。

也可以说,他们是李阳最忠实的粉丝,李阳拿出传国玉玺,和天丛云剑震惊全场的时候,他们这些人可是兴奋的喉咙都喊哑了。

机场门口,停靠着几辆车,有收藏协会和故宫的人,其中还有一辆大巴。

中国专家这次在国际鉴宝大会上的表现可以说非常的好,特别是李阳,为整个中国专家代表队都增加了不少分,提高了同行们在国际上的整体声望。

这些人都在等着他们,准备给他们召开庆功宴。

车队的前面,还有辆路虎,路虎车上靠着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正微笑看着不断向后挥手走出来的李阳,后面的那些粉丝,还有很多人不舍的离开,跟在后面。

看到这两个人,李阳微微一愣,快步走了过来。

“大英雄,感觉如何?”

李阳还没说话,站着的那个男子已经开口了,满脸的谐趣,语气更带着浓浓的调侃。

李阳苦笑一声,摇着头道:“杰哥,你这不是故意笑我吗?”

“姗姗,你怎么来了?”

王佳佳也快步走到那女孩的面前,惊喜的叫着。

这对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来机场接机的何杰和何姗姗兄妹俩,两人刚才本来在机场内,看到那些来接李阳的疯狂粉丝,临时改变了主意,在外面等着他们。

“我来接英雄,以及英雄夫人回国啊!”

何姗姗嘿嘿笑了声,跟着的李灿和周文等人都强忍着笑意,没笑出声来,一个个脸上都憋的通红。

“好了,走吧,老爷子在家等着呢,不按时把你接回去,今天我们俩都得挨板子!”

何杰大笑一声,他刚说完,何姗姗就拉着王佳佳上了车,也不管他们,发动着路虎,一溜烟的先跑了,何杰只能在后面不住的摇头。

路虎的旁边,还停着何杰的车,李阳与周老他们告别之后,这才跟着何杰上了车。

庆功宴李阳会参加,但他要先回去见见老爷子。

李灿,柳骏和周文他们暂时和李阳也分别了,他们去了公司在北京的临时办事处,休息之后,还要忙着组建北京的分公司,这边从无到有,一切都要他们来操办。

****

别墅里面,老爷子很反常的没有躺在椅子上,而是站在门口向外看着。

身边的警卫,以及今天正好在家的何振东都没有说话,何振东就站在老爷子的身后,看着老爷子的神情,他的心里也有些吃味。

老爷子对李阳,比对他们这些亲子女还要好啊。

不过这次李阳确实争气,在异国他乡为国人大大的涨了一次脸,听说了李阳这些事,何振东自己都忍不住叫了声好,老爷子有这样的表现也能理解。

“来了!”

何振东眼睛微微一亮,赵永和老爷子派出的人开着防弹车到了别墅门口,开始往下搬卸装着的那些宝贝,每一件都异常的小心,这每一件宝贝都可以说是价值不菲。

老爷子只是往他们看看了一眼,随后吩咐他们把东西先搬进客厅,便不在说话了。

他依然看着门口,谁都明白,他等的并不是东西,而是人,一个离家不到半个月的人。

李阳被粉丝耽搁了一会,还好高风路上开车开的快一些,在东西全部搬进客厅后不久,何杰与何姗姗的车终于出现在了大家的视线之中。

这次,老爷子的脸上也终于露出了笑容。

“爷爷,我把您的英雄接来了!”

何姗姗首先下车,快速的跑了过去,家里人不给她买车,她只能霸占着李阳的车来开,每次开车的时候都不敢让老爷子看到,今天若不是因为李阳回来,她也不敢这么正大光明的把车开回家。

这个时候,自然要表现好一些,她可知道爷爷最喜欢什么。

听了何姗姗的话,老爷子的笑容更灿烂了,甚至笑出了声来,随后还往前走了两步。

何杰与李阳也下了车,两人快步都走了过去,在李阳的脸上有着一丝激动。

“老爷子,我回来了!”

站在老爷子的面前,李阳就像个孩子一样,轻声的说了一句,何老伸出手,拉着李阳,大笑了几声,笑的非常开心。

笑声中,还有着浓厚的自豪。

李阳这次在多伦多的表现,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李阳现在的成长比他估计的还要好,还要强,有这样一个弟子继承衣钵,对一位老人来说,确实没有比这更开心的事了。

这段时间,他可接了不少的电话,很多都是国际友人打来的。何老美国的老朋友,霍斯先生在电话里面丝毫没掩饰自己的嫉妒,他甚至在电话里直接表示,自己都不一定比得上李阳的水平,何老收了个好徒弟。

“回来就好,你的东西都送来了,走,让我们都开开眼界,我可知道,你这次的收获很不小啊!”

老爷子开心的笑道,直接拉着李阳往屋子里走去,何杰与何姗姗互相看了一眼,两人同时无奈的摇摇头,他们都发现了对方眼中的嫉妒。

老爷子,可从来没对他们这么好过啊!

别说他们了,就是何振东也在摇头,他同样也没有过这样的待遇。

一家人,开开心心的进了客厅,客厅的一旁摆放着李阳从加拿大带回来的宝贝,出去的时候只有几件东西,回来的时候却是一大堆,多出了不知道多少倍。

“老爷子,您坐下,我打开来让您慢慢欣赏!”

李阳把何老带到躺椅那,这次带来的东西真不少,这次的收获,也超过了李阳的想象。

传国玉玺在林峰的手里,那本来就不是他的宝贝,这会被国家秘密收回去也没什么。况且传国玉玺在他手上的时候,李阳早就仔细欣赏了个够,其他的专家可没他这种机会。

三把神剑,是李阳自己的宝贝,也是这次的主力。

这三把神剑立功不少,湛卢剑向全世界展示了中华的威严,展现出了那股所向风靡的锋利。

这三件神器没必要打开了,所有的人都见过,李阳直接先把他们放在一旁。

李阳打开的第一个箱子,里面放着六幅卷轴,这是李阳在赌场从山本太郎手里赢回来的六幅画,这六幅画可都是高价值的画,李阳书画收藏品本来就好,正好可以填充下空白。

六幅画,李阳一幅幅打开,打开一幅,老爷子就微笑点了下头。

郑板桥的竹叶图老爷子看的时间最长,笑的也最开心。

郑板桥的画流传的不多,老爷子手上就有一幅,不过那幅是郑板桥早期的画,而李阳手上的这幅,则是郑板桥最鼎盛时期的作品。

六幅画收起来后,全都暂时放在了一边,除了老爷子和李阳之外,所有的人都看不懂这些画,他们只是看个热闹。

李阳打开了一个特制的箱子,在里面露出了幅特殊的画来。

这幅画的画卷也有颜色,花花绿绿的,何杰与何姗姗都好奇的多看了几眼,两人再不懂,也该知道画的背面是干净的,哪像这个那么古怪。

倒是老爷子一看到这幅画就站了起来,这幅画的照片他早就看过,但却没看过实物。

“老爷子,这就是那双面画了,这一面是仇英的《宫廷仕女图》,背面则是唐伯虎的《百鸟朝凤图》,这幅画回头我送到方老那修复一下,就可以完全展示它的风采!”

拿着画,李阳笑呵呵的对老爷子说道,听到唐伯虎的名字,何杰与何姗姗他们眼睛同时一亮,也都好奇的看起这幅画来。

没办法,唐伯虎的名气太大了,这还要归功于那几部出色的电影,让大家知道了这个明代的风流才子。

“好,很好!”

何老上下不断的打量着面前的画,忍不住的点着头。

无论是仇英的画,还是唐伯虎的作品,都是极其难得的佳作,老爷子有一幅高价买来的仇英作品,但唐伯虎的却从没有收藏到,主要是唐伯虎的画实在太少了。

面前这件,可以说是唐伯虎画中精品的精品,百看不厌。

过了一会,李阳才收起这幅画,收起的时候李阳还在想着,方老见到这幅画又会是什么表情,看到这幅画,那位老人家不知道会不会把眼珠子瞪掉在地上。

唐伯虎的画收起后,李阳又打开了个大箱子,里面有好几个小箱子,李阳拿出其中一个,小心的打开了。

这里面是只黑彩斑斓的小碗,看上去很漂亮,碗上还反射着一股亮光,同时还带着一种古朴的沧桑感。

李阳刚拿出这只碗,老爷子就直接走了过来,慢慢的,小心的从李阳手里接过碗,仔细的翻看着,刚才唐伯虎的画老爷子都没上手,这次终于忍不住了。

耀变天目釉茶碗,对老爷子的吸引力同样不小,老爷子对瓷器可是尤其偏爱,最擅长的方面也是瓷器。

耀变天目釉茶碗,在老爷子的手里不停的变换着位置。

站在外面的何振东,何杰与何姗姗等人眼睛慢慢瞪大了,老爷子每摆放在不同的位置,他们都能看到不同的颜色和形状。

“不错,这就是日本的那只!”

过了好几分钟,老爷子才重重的感叹了一句,老爷子曾经带着访问团去过日本,见过这只碗,他和黄老一样都没能上手观察过,那边把这碗当成了宝。

不过这碗确实难得,无论是工艺还是文物价值,都是当之无愧的国宝。

“爷爷,这不在是日本的了,现在是咱们的啦!”

何姗姗突然说了一句,众人全都愣了下,随即一起大笑了起来。

笑声在大厅里不断的回响,众人对何姗姗的话都非常赞同,这件宝贝早期是在日本,可从现在开始,它已经回家了,回到了自己的家。

“李阳,好!”

老爷子又重重的说了一句,何振东脸色轻轻一变,能被老爷子这么赞赏可不容易,就连他都很少有过,老爷子只有真正高兴,真正认同的时候才会用这种语气来说话。

王佳佳笑了笑,说道:“何爷爷,您别急,还有呢!”

还有,确实还有,李阳这才打开几个箱子,十分之一都没有,下面还有好多的宝贝,大件的都没出来呢。

大箱子里面,除了装有耀变天目釉茶碗的小箱子之外,还有几个小箱子,李阳拿出个比之前小箱子大点的,又打开了。

这些宝贝,都是层层包装,拥有着强烈的防震功能,保证里面的东西万无一失。

这次李阳取出来的,是一件稍小的卷轴,比之前那几幅画都小多了。

看着李阳手上的宝贝,何老又露出了一点的激动,他已经猜到这是什么宝贝了。

李阳慢慢打开卷轴,下面露出一副书法作品,何老马上接过来,上下仔细的看着,越看,他的脸上就越显得激动。

“丧乱帖,这是真的丧乱帖!”

老爷子轻声的说着,这幅书法作品他也在日本见过,是日本最珍贵的一件中国国宝,尽管之前他已经知道这件宝贝到了李阳的手里,可亲眼见到的时候,还是有些激动。

“老爷子,您怎么看这幅字?”

李阳突然小声的问了一句,正在激动的老爷子微微一愣,惊异的看了李阳一眼。

李阳这话问的有些奇怪,老爷子眉头皱动了下,又仔细的去翻看着面前的书法贴。

这幅字,苍劲有力,笔锋老道,意境深远,怎么看都像是书圣王羲之的真迹,老爷子看一会之后,又摇了下头。

过了一会,老爷子才慢慢的说道:“这字没问题,纸也没问题,这件书法我在日本见过,确实就是那一件!”

李阳笑了下,点了点头,没在说话,现在不是说这个问题的时候。

老爷子仔细看了会丧乱帖之后,李阳又打开了其他几个箱子,这些都是李阳从中村一郎手上赢回来的宝贝,这也是他这次的大收获。

大箱子里面有五个小箱子,开完这些,李阳又打开了另外一个大箱子。

这次大箱子里面依然是小箱子,但只有三个,李阳拿出最长的一个,打开之后一副古朴的长琴展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凤凰琴。

这把唐代名琴,历经战乱沧桑,能一直保持完整就很不容易了,被日本人掳掠带回去后,现在终于回了家。

凤凰琴是伏羲琴的样式,何老在琴弦上拨动了几下,琴声还是那么的清脆,同时带着一种古朴的声韵。

这件古琴,也是中国的国宝,李阳的收藏品中,一件古琴都没有,这又一个空白被填补了。

欣赏会古琴之后,李阳把其余的几个箱子都打开了,这里面有永乐著名的官窑瓷器,绝对的重器,还有件完整的柴窑镂空孔雀绿釉双耳瓶,这样的瓶子在国内都没了。

每一件东西打开,都让老爷子忍不住称赞。

这一次,李阳真的是有了大收获,当初让他去多伦多,真是非常明智的选择。

十二件宝贝全部拿了出来,赵永和刘刚又抬着个箱子走了过来,李阳突然嘿嘿笑了一声,走到何老的面前。

“老爷子,这件宝贝,您看了可不要太惊讶哦!”

“什么宝贝,还能惊住我?”

老爷子眼睛微微一瞪,可惜他此时一直在笑,这瞪眼也没有任何的威严,更像是在闹着玩。

何振东,何杰则撇了撇嘴。

两人心里同时想着,就刚才那些宝贝,您老人家的表现就已是够吃惊的了,还说有什么宝贝能惊住您,也不想想,刚才看到耀变天目釉茶碗的时候,谁的眼睛是瞪的最大。

当然,这些话两人只是敢想想,绝对不敢说出来。

“好嘞,那我把宝贝拿出来了!”

李阳再次笑了一声,老爷子怎么都感觉李阳这笑声有些诡异,对这件宝贝也更加的期待了。

箱子打开了,里面包着一件瓷器,因为有防震的泡沫,此时只能看出是件大瓷器,还看不出到底是什么宝贝。

慢慢的,防护的东西去除掉,里面露出个青花大罐来。

李阳小心的把青花大罐拿出来,放在了桌子上,而一旁,老爷子眼睛已经彻底瞪圆了,呆呆的看着这个大罐。

老爷子真的被惊住了,他老人家可是很少有这样的表情。

“你,你,这东西怎么在你手上?”

老爷子指着大罐大声的问道,声音还一偶写发颤,可以看出他现在的心情真的很激动。

摆在桌子上的,是一件青花大罐,还是一件元青花大罐。

这件元青花大罐,就是在鉴宝大会上出现的鬼谷子下山人物图纹罐,这件宝贝应该在英国古董商埃斯凯纳齐家族的手里,这次是老埃斯凯纳齐的儿子卡塞带去的多伦多参加活动。

老爷子喜爱瓷器,这点谁都知道。

在瓷器之中,老爷子对元青花更是情有独钟,可惜元青花存世量太少,出现的次数不多,上次锦香亭人物罐出现之后,老爷子就下了必夺之心。

最后还是李阳在香港帮他拍回了这件瓷器,成为了老爷子手上的一件重器收藏品。

锦香亭是好,但却有修复,而且元青花之中,名气最大,最珍贵的就是鬼谷子下山。,正是这件瓷器,让本来不太重视的元青花一下火爆了起来,更是带动了整个瓷器的市场。

鬼谷子下山,是八国联军时期被抢夺出中国的,这件瓷器中最有名的作品,一度是中国人心中的一个痛。

“老爷子,您别激动,听我慢慢说!”

李阳急忙拉住老爷子,让老爷子坐下来,何振东也急忙走上前,扶着老爷子。

这会何振东的肚子里肺腑不已,谁刚才说不会吃惊,这会就差把眼珠子掉下来了,不过鬼谷子下山元青花大罐出现在这里,由不得老爷子不惊讶。

李阳慢慢的说起来,他又想起了展览第一天结束后,三井泰来找自己的场景。

三井泰运气确实不错,三天的时间,就收购了足够重要的宝贝,来找李阳再赌一场,宝贝一共有十六件,除了金鸡钻石实在拿不出来,剩下的还有十五件。

这十五件宝贝,有些还在展览,但他的手上有签下的合同,这份合同可以证明宝贝已经属于他,李阳只要赢了他,直接拿合同就能把宝贝领走。

这十五件宝贝,第一件是周公鼎,而第二件,就是这件元青花大罐。

这个大罐,是他用八千万美金从卡塞手上买回来的,卡塞父子是古董商,追求的是利益,这元青花是好,升值也快,但拍卖的话可不一定能拍到这个天价。

八千万美金,相当于人民币五亿,等于这件大罐几年之间就翻了差不多四倍的价值。

有这么高的利益在,卡塞和父亲通了电话之后,毫不犹豫的把这件大罐卖给了三井泰,当三井泰把这份合同摆给李阳看的时候,李阳眼睛也瞪大了。

这件元青花的出现,那可绝对是意外的惊喜。

看到这些宝贝或者合同,李阳心里快笑开了花,答应和他在赌一次。这次两人直接在酒店赌的,仲裁依然是林郎。

三井泰是个极度相信运气的人,哪里跌倒他能从哪里爬起来,这次,依然和李阳赌抽牌比大小。

不过这次他要求派其他人洗牌,两人都不碰牌,也不能看洗牌。

这个看似很不合理的要求,李阳毫不犹豫答应了下来,碰不碰牌,看不看牌,对他来说没有一点的影响,结果依然在他的控制之内。

三井泰的运气确实不错,连抽了两手黑桃A,可他的好运没能一直延续,第三手牌,只抽到了黑桃Q,这张黑桃皇后,还没上次的国王大。

结果可想而知,三井泰瞪着大眼睛,很不相信的离开了,他又输了,再次输给了李阳。

这次的输,给他的打击比上次要大的多,连续两次输给李阳,不仅输掉了财富和宝贝,还输掉了他的信心,他第一次对自己的运气产生了动摇。

而赢了的李阳,则把刘刚和和林峰都叫了过去,请他们为此事保密,暂时不要告诉老爷子,目的就是给老爷子一个惊喜。

现在来看,效果确实不错!(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